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0章 惨烈攻防

球状闪电在轰鸣。烈焰在它的手中塑形,冰霜在凝结延展。

  叛军披甲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虽然他们坚韧不拔而且勇敢,却无法理解这个非人的生物。

  它右手挥舞火焰长鞭,左手握持以坚冰铸造的巨剑。

  狂暴的气流托起贝伦乌斯的形体,向着叛军碾来。后者下意识的举起盾牌结成坚固的盾墙。

  若是对抗大型生物和变异的怪物,这样的确是没错的。

  但是元素生物另有不同。

  贝伦乌斯没有锋利的牙齿和利爪,也不用骇人的体型冲撞。它举起冰霜巨剑扫过盾墙,剑锋裹着暴雪将他们齐齐击退,好几个叛军披甲都被击倒在地。火焰长鞭紧随而至,抽打在一个叛军披甲的腿上。

  涌动的炙热能量发出撕裂空气的巨响,切开了叛军披甲的大腿,像滚烫的小刀切黄油一样轻松。平滑的断面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血管、骨髓和神经,创口连灼烧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杀了它!”

  其他的叛军披甲大吃一惊,一拥而上用利刃和破甲锤猛击贝伦乌斯。晶莹的护盾发出阵阵涟漪,面对足以撕裂坚甲的攻击纹丝不动。

  它双手一挥,冰剑和火鞭消弭无形,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汹汹烈焰宣泄而出。

  叛军披甲措手不及,当场被火焰乱流烧的面目全非。烈焰穿过盔甲的缝隙撕咬他们,把金属烫的通红,披甲兵们转眼间溃散开来。

  贝伦乌斯冲过它们,径直扑向后面的叛军大队,用炙热的火流向他们扫去。

  两百多跟在兰斯披甲卫队身后的叛军眼看着像战象一样的庞然大物冲进人群。火舌转眼间撕裂了他们的队形,烧的他们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贝伦乌斯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不时挥舞双手投下火焰,尽情杀戮。它沉闷的声音在咆哮:

  “我们在燃烧,我们,在冻结!”

  矛盾而混乱的力量汇聚成扭曲的灵能乱流,驱使着恐怖的元素领主横冲直撞。

  正在交战中的兰斯突然发现自己的步兵已经在溃败了。

  他定了定神,不慌不忙的以羊骨盾压住拉纳的攻击轴线,挥动链枷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拉纳被打的步步后退。

  若是换作泛泛之辈,他可以仗着重甲护盾硬抗敌人的伤害,以斩马剑或者磅礴之怒的锋芒硬压。无论是大剑的重量还是断钢剑的锋锐都足以克敌。

  甚至,库拉拉还在用连绵不断的狙击策应他。

  但是,尽管兰斯的身上插着好几支利箭,却一点妨碍也没有。

  拉纳面对兰斯精准而强力的打击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被卷进了冰雹一般,凌厉的攻势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的动作开始变形,节奏乱成一团,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感觉到疲惫,甚至连呼吸都错乱了。

  两人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虽然他没有像缪拉和诺娜那样被瞬间打飞,但是眼看着也要坚持不住了。

  拉纳以斩马剑反手一挡,握住腰间的断钢剑扫去,想要给自己创造一点喘息的时间。

  谁知兰斯趁势一退,转身就向着贝伦乌斯的方向追去。叛军披甲如心有灵犀,立刻转过身来封堵了拉纳的追击,将他拦住。

  兰斯魁梧的身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冲向贝伦乌斯。在遭遇的瞬间,他的链枷再次浮现出恍若位面穿行的幻影,在震耳欲聋的呼啸声中,向着元素领主砸去。

  “轰——!”

  厚重的护盾发出让人牙痒的嗞嘎作响,如同玻璃一样出现大片的龟裂缝隙。大地和空气都颤抖起来。远远助战的索尼娅差点被狂风吹走。但是,贝伦乌斯激荡的魔力立刻修复了破损的护盾,以炙热的火流席卷而来。

  ……

  “贝尔蒂埃他们真是强大。”缪拉欣喜的喊道。他和诺娜被打飞之后陷入了长时间的眩晕和迟缓状态,等两人爬起来的时候这边的交锋都已经结束了。

  “不,还没有,”诺娜抹掉额头的血迹,低声否定,“贝尔蒂埃和德迪乌斯是血脉相连的亲族,能够施展一些神秘的禁咒。

  “但是,他们的高阶降临与融合完全超过了他们的能力极限,只能维持不到三分钟时间,否则就会有极大可能无法恢复人类的身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他们的家族早已施加了禁制和暗示,限制他们的持续时间。

  “在兰斯的攻击下,他们能坚持的时间肯定更短。”

  叛军披甲和步兵大队已经脱离了元素领主的追击,转变了攻击方向,向三人的阵地扑来。

  诺娜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发现小臂都已经在刚才的攻击下反折了九十度。

  “缪拉,接你的手一用。”

  话音刚落,她就抓过老战友的手往自己嘴里一塞,右手按住左手关节用力一掰一按。

  “咔嚓!”

  “哇啊!”

  缪拉大叫了一声。

  诺娜的左手小臂被复位了,在永世牧首的加持下,断骨和神经损伤会加速治愈。她连忙给自己灌了一瓶治疗药水,嘴角抽搐,痛的汗如雨下。

  这样简单明了的治疗方案看的拉纳眼皮直跳。他重新收回断钢剑,握持斩马剑在手说道:“那么,无论贝伦乌斯那边的战斗胜负如何,我们都要尽快清理这些叛军。”

  缪拉从背后取下一面盾牌抛给诺娜,自己双持长戟立在她的侧后。

  六个叛军披甲和上百叛军步兵举着长枪利斧,向缺口再次冲锋。

  守卫在那里的三个修托拉尔突然离开了他们的阵地,以诺娜为先导向他们逆袭而来。

  “投枪!”

  “射杀他们!”

  为首的六披甲取了破甲投枪在手,向着迎头冲来的诺娜掷去齐射。他们一定都曾经是军团老兵,连技战术都如出一辙。

  投枪先是穿透护盾,接着在坚固的盾牌上发出一连串的破甲声。虽然它们的力量被两层防御削弱,但还是有一支投枪刺伤了诺娜的胳膊,另一支贯穿盾牌后击中了她的胸甲肩部,直接将她击倒。

  诺娜尚未倒下,缪拉已经从她的背后闪出,长戟如闪电般穿透了一个躲闪不及的叛军披甲,打的他倒飞出去,直接在人墙中凿出一个缺口。

  缪拉毫不停顿,直接从剩下的披甲身边穿过,一头冲进紧跟在后的叛军大队中间。长戟在血肉间横扫,斧刃和枪头撕开漫天血雨。好些叛军试图从后面围攻他,突然被一个沉重的铁球扫过。

  长戟的尾部配重像陨石一样在人脸间冲撞,带起噼噼啪啪的骨裂和惨叫声。

  叛军披甲刚要回身营救。一个凶残的黑影像陨石一样直接跃进了缪拉凿开的缺口。

  拉纳轰然落地。他单膝而跪,肩扛沉重的斩马剑,寒光闪闪的双目扫过四周,嘴角闪过一份残酷的笑意。

  森然的剑锋如狂风席卷。簇拥在身边的叛军披甲突然就失去了重心。等他们回过神来,便看见黑狼一般凶残的战士正在用斩马剑在他们的膝盖间肆虐。

  两条喷着血水的短腿还呆呆的立在泥水里,怎么看都像是自己的小腿。

  短短的一次突击,三人就破开了叛军的队列。拉纳和缪拉转眼间斩杀了全部的叛军披甲,向惊恐万状的叛军步兵发动追击。

  两人如狼如羊群,砍瓜切菜一般大肆屠杀。

  这一队叛军的步兵比之前两个波次坚韧勇敢的多,好些人殊死相搏,半步不退。

  叛军们用密密麻麻的短枪刺来。枪头撞上护盾,接着在倾斜的胸甲上纷纷折断。破碎的枪头甚至弹飞到枪兵的脸上。

  “这是什么防御!”

  一阵阵惊呼声中,拉纳的大剑将顶盔贯甲的叛军小头目撕裂,缪拉的长戟扫过人群,斧刃掀起一片碎肢。无论有甲还是无甲,在他们的攻击下都和纸糊一般。

  “这是什么攻击啊!”

  叛军中的勇士发动一轮又一轮的冲锋,但是他们既不能贯穿拉纳他们的重甲,自己也在雷霆般的打击下即刻死亡。

  一队投枪手挤了过来,在一旁摆开阵势,准备用破甲投枪来消灭修托拉尔。但是,不等他们和混乱的大队错开,身披重甲的拉纳已经冲进了他们之中,像割草一样将他们成片杀死。

  叛军们疯狂的追击上来,但是他们的速度也追不上重剑重甲的非凡者。等到他们赶到投枪手的阵地,拉纳已经留下遍地碎尸冲进了一群弓箭手之中。

  “这是什么速度!”

  坚韧的叛军在惨烈的伤亡下动摇了。他们是很勇敢,但是也从未遇到过这样打不穿、防不住、追不上的敌人。两百多人的叛军精兵像狂风中的树苗一样岌岌可危,而拉纳和缪拉就是两股飓风。

  “怪物啊!”

  一个叛军惨叫起来,拔腿向后面的木筏逃去。

  “拜耶兰的骑士都是怪物!”

  “败啦,败啦!”

  叛军在极短的时间里损失了近一半的士兵,剩下的人疯狂的逃向来时的木筏。在水位较深的区域,还有更多的叛军援兵赶到,但是他们一看血肉横飞的战场和凶残的徒步甲骑兵,就一起崩溃了。

  成片的叛军像倒卷的草席、退潮的海水一样向后翻滚溃逃。他们惨叫狂呼,疯狂的逃向后方,甚至不管会不会游泳都一头跳进混浊的水中。

  拉纳和缪拉正要追上去把他们杀个干净,突然听到了诺娜的声音。

  “你们两个,快回来,贝尔蒂埃他们撑不住了!”

  ……

  激战中的贝伦乌斯正在龟裂、瓦解。虽然它是强大的元素领主,但是它的力量受制于降临魔咒的局限。它也没有自己的武器和装备,完全靠魔力和兰斯消耗。

  在杀伤力惊人的链枷打击下,它节节败退,最后终于碎裂开来。

  贝尔蒂埃和德迪乌斯以人类的形态重重摔在地上。他们面色和嘴唇白的像纸一样,
精神力极度衰竭,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

  “呼~终于!”

  兰斯喘了口气,举起链枷就朝着德迪乌斯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呯!”

  一支利箭射中了他的手腕,竟然将这致命的一击打停下来。

  库拉拉来不及转移位置了。她看到拉纳他们正在赶来,还要至少五秒钟才能抵达,这点时间够兰斯把她的封君德迪乌斯拍烂三回了。

  她抽出破甲重箭,向执着想要拍死德迪乌斯的兰斯又是一箭。

  这一箭穿透了兰斯的肩甲缝隙,竟然把他打的摇晃了一下。

  伤到他了!

  战斗打到现在,库拉拉至少命中了兰斯七八次。这个叛军头子全身上下箭插的像头刺猬一样却依然凶悍至极,也就这一次的攻击终于是有了点实质的创伤。

  兰斯扔下德迪乌斯不管,风暴般回转身体,用惊人的气势和怒意注视着她,从满是死尸和武器的地上抓起了一副弓箭。

  库拉拉觉得自己像是被深渊的凶兽凝视一般,冰冷的寒意向她的四肢蔓延。她“嗖”一声跳进早已构筑好的掩体通道,彻底躲开了敌人的注视。

  但是,难以描述的危机和恐惧在空气中具象成若有实质的恐怖影子,可怕的怪物已经咬住了她。杀戮的气息仿佛活了一样,无论她躲至何方都挥之不去。

  “怎么回事?”她惊疑的自言自语,“我已经隐蔽了啊!”

  “库拉拉!快跑!”远处传来诺娜的惊呼。

  跑?往哪跑?危险在哪?

  还不等她想明白,一支重箭突然出现在她的头顶,击碎了一处砖石。箭杆在撞击的同时折断,锋锐的箭头改变了角度,向她弹射过来。

  “呯!”

  银发的修托拉尔连哼一声都来不及,仰头就从搭盖了掩护的墙壁上栽了下来。

  ……

  诺娜向着兰斯全力冲刺,抓起地上一根投枪就掷了过来。

  在她之前,缪拉已经掷出长戟,威力更大。

  为了狙杀库拉拉,兰斯没有来得及用羊骨盾抵挡。

  “嘭!”

  “嘭!”

  随着两声沉闷的穿刺声,兰斯的胸甲和腿甲分别被贯穿两处。他咬着牙,奋力切断投枪和长戟的枪杆,带着枪头向后退却。

  拉纳如侵袭的黑色烈焰,挥舞斩马剑在空中旋转,一剑斩来。

  强大而造型诡异的羊骨盾挡住了这一次攻击。与此同时,兰斯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黑气萦绕的短剑。他反手压下拉纳的剑锋,短剑一送就贯穿了拉纳的胸甲。

  远处提供护盾支援的菲欧娜全身一震,露出惊慌的神色,那层晶莹的护盾也消失了。

  诺娜持剑扑了上来,刺进兰斯的右侧小腹。强壮的筋肉像钢铁一样夹住了她的长剑,竟然不能进也不能出。

  兰斯挥手一击,直接把诺娜打倒在地。虽然自己也是伤势沉重,但是他依然抽出链枷向着赶来的缪拉挥去。

  没有了长戟的缪拉用长剑迎击,只一个回合就被敲断剑刃击倒在地。

  “呵,你们这些,小……噢!”

  兰斯刚要放一句狠话,突然他全身一颤,鲜血直接从他的嘴里喷射出来。

  拉纳一手抓住刺进胸膛的怪异短剑,一手拔出磅礴之怒,朝着他的胸膛捅了进去,还用力搅动了一下。

  两人各自挨了一剑,恶狠狠的互相怒视。最后还是兰斯的实力更甚一筹,他拼命挣脱了拉纳的力量,捂着喷血的伤口连退几步。

  “小混蛋,我要,杀了你……”

  他一边吐血一边赌咒,但是虚弱和颤抖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上。

  里德巫师奔了过来,他身边的叛军跑的一个不剩,只有他还能大着胆子来到这里。

  叛军的领袖已经摇摇欲坠,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拜耶兰来的贵族子嗣和他们的近卫。

  里德巫师正要吟唱攻击魔咒收了他们的性命,突然察觉到一个挥剑持盾的银色身影朝他冲了过来。

  还有骑士?里德巫师大吃一惊,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金发银甲的少女挥剑向自己斩来,他措手不及,魔杖和两根手指一起被斩断落进水里。

  “撤退!”兰斯低吼道。

  菲欧娜赶到了,她像修托拉尔一样身披胸甲,手握利剑,全身上下为淡淡的金光包裹。在她的身后,索尼娅正在勾勒魔咒的构型,一团冰冷的气流正在成形。

  “退回营地。”兰斯和里德巫师丢下即将到手的战果,飞快退下。

  ……

  索尼娅坐在桌边,轻轻卷着发梢。

  虽然她很紧张,很害怕,但是大家好像比她更紧张更害怕。教授死了,修托拉尔全部倒下。在场的只有一些从事杂务的低级助教和几十个同学。

  贝尔蒂埃正在梳理战况,轻点伤员和损失:

  “叛军可能会趁夜突破防线。所有的修托拉尔都负了伤,拉纳和库拉拉重伤,男爵正在带人修补破碎的庄墙。

  “伊修斯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在展开魔咒时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冲击,现在还处于混乱中。”

  索尼娅点点头。在她的身边,菲欧娜哭的像个泪人一样。拉纳挨的一剑非常奇怪,一种诡异的黑色气息一直在伤口萦绕,无法消退。

  索尼娅咬了咬嘴唇,握握拳头,对自己说道——要冷静,索尼娅。现在靠你了,你要担其责任。

  索尼娅努力维持着淡淡的微笑,平静而清晰的对已经快要崩溃的一屋子同学们说:

  “格里菲斯正在旧镇附近,那里还有一批城防军,只要格里菲斯发起进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贝尔蒂埃呆滞了一下,小声提醒:“索尼娅,根据之前的情报,格里菲斯,不能发动进攻……”

  “……”

  索尼娅惊的呆住了。

  德迪乌斯受不了同伴磨磨唧唧的说话方式,接口说道:“回音水晶的通讯逐渐恢复了,格里菲斯在18日就到了军团的营地。他是否幸存,尚未可知。”

  索尼娅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人锤了一下,UU看书 www.uukanshu.com差点晕过去。

  她紧咬着嘴唇,羽毛笔滚落在桌面上。她把手紧紧贴着书桌,不让大家发现自己在颤抖:

  “大家先回去休息吧,修托拉尔会值夜班的,明天我们都要早起。”

  “菲欧娜,贝尔蒂埃,德迪乌斯,请留一下。”

  索尼娅的声音很温柔,其实她已经摇摇欲坠了。

  为什么?为什么格里菲斯会去南面的营地?事情怎么就到了这种地步……

  我不应该屈服于维茨莱本教授,不应该退让,我应该号召所有的同学一起反对他,就算没有成功,我们也应该趁夜晚逃跑。

  如果我逃离了这里,格里菲斯就不用遇险的……

  索尼娅感觉自己快要哭出来了,她急忙拭去眼泪,稳定了一下说道:“我们必须突围。所有人都冲出去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让一两个人冲出去。去旧镇召集援军,在拜耶兰的支援抵达以前帮我牵制住叛军。”

  “叛军会拦截我们,”贝尔蒂埃努力挥去惨淡的愁容,“我们可以掩护他们冲出去一段,但是突围的人必须要有充分的防护和一定的战斗力。”

  “那我们就集中力量送一个信使出去,”索尼娅觉得自己的思维变得清晰了,“信使不但要前往旧镇寻求援军,而且要有足够的影响力监督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