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8章 烙印在灵魂深处无法抗拒的恐惧

一个身穿法袍的巫师失望的看着逃回的木筏。派上去的近两百步兵只回来不到一半,剩下的也是失魂落魄,尽是一副从恶鬼獠牙下生还的庆幸表情。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转身说道:

  “看来要攻破这道外墙也并不容易。那里的地形一次只能展开七八个战士。就算击败了那个恶狼般的骑士,我们很可能还要面对更多更强大的非凡者。

  “我们需要破甲锤、战斧、重剑,坚定的士兵和强大的非凡者。

  “兰斯大人,总而言之,只有大军中的头领和好汉亲自出马才可以击败这样凶残的敌人。”

  巫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身边一众披坚持锐的武士纷纷转过头去,望向一个身披重甲的高大恶徒,纷纷附和。

  “法师老爷说的没错。”

  “兰斯大人,听你的!”

  叛军领袖兰斯波澜不惊的看了眼帐下一个目光如秃鹫般锐利的男子:“毒牙霍兰,如果你能干掉那个骑士,贝特庄园三分之一的财富给你。”

  被点到名字的头目只是冷哼一声:“就这?谁都知道这些穷酸贵族除了领地和粮食没几个子,他们的钱都已经变成了证券和债券,想要变成现钱可不容易。要我去和这种铁罐头拼命得是庄园二分之一的缴获,另外疯狗马特,瘸子鲁平跟我一起去。”

  兰斯微眯双眼,缓缓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营帐另一边的一个战士:“那便如此。钢棍费洛,你带上双刀马索、铁斧沃尔一起去。你们两路各领两百好汉,谁能杀了那个骑士谁便可以得到庄园二分之一的缴获。

  “达鲁诺法师,你带两百步兵跟上,攻破庄墙后立刻突击城堡。”

  七个头领接到命令,纷纷应和一声,接着便你推我搡地向着帐外走去。

  投靠叛军的里德法师注视着头目们离去,转身再次进言道:“头领们虽然勇武,达鲁诺阁下的诅咒也很厉害,但是庄园里还有着序列6的强大超凡者坐镇,仅凭头领们只怕力有未逮。”

  兰斯站起身来,小小的眼睛里精光毕露:“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先派他们上去?”

  ……

  拉纳在土坡上坐了一会,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转过头去,发现菲欧娜竟然身穿精美的银色胸甲跑到了缺口这来,不由得大惊失色道:“你怎么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封印物呢?”

  “封印物准备好了啊~我给你带了早饭!”长发及腰的少女打开手中的纸包,把一块香气扑鼻的肉肠塞到拉纳手里,“你吃那点面包吃不饱的。”

  拉纳嘿嘿地笑了一笑,接过肉肠就往嘴里塞去,一边大嚼一边说道:“叛军很快还会上来,这一次他们的非凡者和精兵会出手的,你把东西留下,赶快回去。”

  菲欧娜连连摇摇头,踮起脚尖望着远处的一片汪洋:“他们马上就要到了,我是来掩护你的,你听我说嘛——!教授他们等会在城堡上发动大范围攻击魔咒,在此期间,我们要堵住缺口不能让他们冲进来。

  “而且而且,没有我持续给它们供应魔力,等会你要用的时候效果会打折的。”

  女孩一边说,一边指指被建筑遮挡的方向:“如果我们支撑不住,缪拉会带民兵预备队上来接应我们。”

  不等两人争论出一个结果,黑压压的大木筏已经再次出现在黄浊的水面上。

  山贼们一个个用肮脏的红黄头巾包着脑袋,手里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远远地就吼叫起来。这一次他们的队伍里有超过五分之一装备了各式盔甲,刀枪齐整,气势远胜之前。

  木筏上钻出一个强弓手,照着拉纳张开强弓,“嗖”的一声射来羽箭。菲欧娜闪电般地抽出腰间的长剑,抢在拉纳之前一击将羽箭打落在地。

  “你瞧!我很厉害的!”

  泛滥的洪水已经平息,毒牙霍兰和一众头目等木筏靠近城墙下的泥地就叫骂起来,催促着手下的喽啰从木筏上跳下,踏着浅水往斜坡上涌来。

  “新神和旧神在上,那片烂泥上有个美人,是不是我眼花了?”

  一个叛军刚刚咬着匕首挤下木筏,一抬头就望见斜坡上高大的黑甲卫士身边竟然还有一个身材窈窕的金发少女。

  她全身包裹在精美的银色板甲下,头戴双翼伸展的银盔,长长的金发垂到纤细的腰间,窈窕高挑的身段仿佛壁画上的仙女般诱人。

  “我用灶神老爹的胡子担保,你没有眼花。那个小美人盔甲下面还穿着白裙子,竟然一点泥都没有沾上。”

  山贼们交头接耳的嘀咕起来,甚至开始商量起抓着少女之后谁先谁后的问题。本来是带人殿后的堕落法师达鲁诺甚至大骂手下,让他们给自己让开路第一波登岸。

  只有毒牙霍兰双眼中心思闪烁,竟然往人群中退了一退。

  山贼中的弓弩手已经逼近到十几步之外,向着拉纳射去一轮飞蝗般的箭矢。拉纳急忙将菲欧娜藏在身后,往斜坡背面退了半步,以斩马剑和大氅抵挡箭雨。

  “住手住手!射死了小美人我要你们的狗命!”钢棍费洛已经是狂叫起来,一脚便将一个弓弩手踢到水里。

  ……

  贝特男爵低矮而没有屋顶的城堡塔楼上,维茨莱本教授俯视着蚂蚁般爬来的叛军,抬手虚划,吟唱一句句晦涩的咒语。血腥的空气中涌动起一团波动的迷雾,缺口外叛军云集的地域上空隐隐浮现出模糊的虚影和阵阵电弧。

  凝重的压抑感出现在战场上,风和空气仿佛被无形的墙壁挡住,正在不引人注意的慢慢压缩。

  维茨莱本冷漠的眼眸扫过数以百计的叛军,嘴角浮现出冰冷的笑意:

  “各组准备,启动我布置给你们的魔咒。

  “伊修斯,启动精神链接,给所有人指示坐标。”

  伊修斯子爵点点头,在早已准备好的魔咒法阵中洒下充能的尘晶。清晰的意念向着在场的以及聚集在塔楼下的几十个魔法科学生的意识延伸,在他们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虚幻而清晰的立体影像。

  在这影像之中,城堡、庄墙、水面和蜂拥而来的叛军栩栩如生。阻击的拉纳和分散在远处的友军以柔和的蓝光提示,叛军大队则呈现出密密麻麻的蠕动红点。

  几秒之后,红点的前方出现了淡淡的虚线,标记出他们的行动轨迹。

  巨大的战场影像中浮现出网格状的虚影,数个柱状的漩涡气团上标记了各个魔咒小组的施法阵位。这些阵位分别置于破口和四周的水中,将涌来的叛军三面包围在庄墙之下。

  这一连串的漩涡轨迹的核心,也就是叛军即将抵挡的位置,有三团互相交错的波纹在聚集蠕动,将几乎所有叛军都覆盖其中,不详而恐怖。

  灵能网络链接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无需放开心神和隐私就能得到伊修斯绘制并共享的战场实时全貌,根据早已定下的布置,一场浩劫即将降临。

  贝尔蒂埃、德迪乌斯正和几个同学围在一个蓝色的法阵边,齐声吟唱。对于精神力不足的见习法师来说,共同施法可以激活序列7的施法者才能使用的强大魔咒,但是对每个人之间的协同、相性和资质有非常高的要求。

  索尼娅也和另外几个同学站到早已绘制的法阵边,他们的构型也已初显成效,更加稳定,也更强大。

  木筏一个接着一个地冲撞上来,钢棍费洛为首的头目们立刻叫喊着直扑拉纳。

  拉纳将菲欧娜护在身后,向着蜂拥而来的山贼一剑斩去。

  剑芒所到之处,四五个敌人立刻惨叫倒地,其他人为之气夺,纷纷守住了脚步。

  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个身影急窜过来。

  “卸了他的大剑!”

  叛军头目瘸子鲁平那双平淡无奇的双手突然膨胀成水桶般粗壮的巨大肢体。他手持一把大的惊人的钢叉闪身而出,向着拉纳的大剑插去。

  “呯!”

  沉重的剑锋与钢叉相撞,迸射出一串火光。双手怪异的不似人类的鲁平和他手中的钢叉直接弹飞开来,但是拉纳也感到双手巨振,虎口迸裂,手中的斩马剑竟然也被击飞出去!

  瘸子鲁平竟然拥有怪异非人的力量。他的出手早有预谋,一个回合就完成了缴械。

  早已蓄势待发的众头目狞笑着一拥而上。他们之所以能成为一队头领也是因为身怀绝技和非凡特性。

  没有了斩马剑的威慑,钢棍费洛手持一根骇人的狼牙棒迎头砸下,数支长枪也如林刺来。

  失去武器的拉纳深深吸了一口气,向着扑来的叛军怒吼,可以大范围控制和减速的撕心裂肺立刻将他们摄住,狂风骤雨般的攻击都为之一窒。

  就在这一瞬间,隐藏在人群中的堕落法师达鲁诺悍然捏碎胸前一个造型丑陋怪异的布娃娃,一团黑雾穿过叛军的人群像拉纳卷来。

  拉纳莫名的觉得自己即将遭受厄运,战意和斗志都蒙上了一层黑布般失去光彩,行动变得迟缓而无力。身为破障者的他本不应轻易被魔法所困,但是这股黑雾好像拥有生命的生物一般挥之不去。

  刚刚施展了非凡能力的他一时间无法调动足够的力量对抗这诡异的魔法,竟然有种在黑暗中越陷越深的无力。

  眼看拉纳一个回合就丢了主武器并且陷入困境,塔楼上观战的霍蒙沃茨同学们也是发出惊呼,连正在施法的贝尔蒂埃他们都不免心生动摇。

  这个时候,索尼娅却是平静说道:“大家继续准备魔咒,不要停。”

  伊修斯的脸上不掩忧色,忍不住说道:

  “拉纳情况危急。如果围墙被突破,我们准备的攻击也发挥不了作用。

  “现在距离魔咒生效还需要至少两分钟的时间。我必须赶快让缪拉上去支援。”

  “不用担心。”索尼娅微笑着摇摇头,“失去了双手斩马剑的那一刻,
拉纳才会展现真正的力量。”

  ……

  斩马剑旋转着,发出沉闷的嗡鸣声掠过斜坡落在围墙后。眼看胜利就在眼前,叛军头领和数以百计的部下已经全部跳下木筏,口衔匕首手提短斧,踏着血水和碎尸,恶狠狠地围杀上来。

  三四百个叛军一起冲击,几乎将缺口下的浅滩填满。

  “怎么?发现机会了么?”拉纳退了两步,扫视黑压压涌来的人潮,嘴角上翘起一丝残酷的笑意。

  你们以为克制了斩马剑就能限制我么?这样沉重的长兵器根本就不是为你们这些单薄的小身板准备的。

  现在,便让你们领教下狂暴的力量!

  他脱下沉重的头盔随手扔下,向着身后低吼:

  “剑来。”

  在几百道目光的焦点,银袍银甲的菲欧娜展开随身绸缎束缚的背囊,玉手轻扬,两道寒光便飞向拉纳手中。

  她的气息与寒光相连,双目绽放出粒子般的金色炫彩,与光影呼应:

  “以夏龙血脉的名义解放双剑的真名。

  “向我的骑士献上你们的力量!

  “于敌寇的攻击和诅咒下捍卫,防剑·永世牧首,

  “在他们的面前掷下恐惧,断钢剑·磅礴之怒!”

  ……

  “费洛急躁了。”

  远处观战的兰斯淡淡说道,仿佛在说无关痛痒的小事。他已经在里德巫师的伴随下来到城堡三百米之外的水面上,身处披甲精兵的重重护卫之中。

  在人潮涌动的斜坡之上,昂然屹立的拉纳手中已出现了一明一暗两把流淌神秘气息的魔剑,蒸腾的血气从他的四肢百骸中涌出,与剑光汇聚成有若实质的交错剑气出现在头顶上,迸发出精戈交错的清澈撞击声。

  达鲁诺施加的巫毒诅咒转眼间被剑芒焚烧殆尽。

  费洛换了刀盾,当先向着拉纳一刀砍下:“这有何用?”

  他这一刀上血光映照,早已将他屠戮生灵的血煞怨气释放开来。在这一击之下,哪怕敌人有着魔咒和附魔武器的威能加持也可以撼动。

  “呯!”

  拉纳左手反握兵器一挡。费洛感觉自己的全力一击像是劈在了城墙上一般,手腕震裂,血水和长刀一起飞起。

  让人头痛欲裂的嗡鸣声激荡开来。在跳动的火光之中,只见拉纳左手赫然拿着一把防剑。这把无刃的武器有四棱,上端略小,下端有柄,剑身上还有道道凹槽。

  “这是什么武器?”铁斧沃尔赶来策应,朝着拉纳一斧劈下。他的重兵器也非常克制长剑,如果持剑者用武器格挡,轻则造成剑刃折断,甚至可能直接从中路斩杀。

  拉纳以防剑随手一扫,斧刃下溅起一片火花。惊人的反震从斧头握柄上传来,沃尔双手几乎都要拿捏不住手中的兵器。

  拉纳右手魔剑已经改劈为挑,剑锋直穿沃尔双臂的间隙直刺咽喉,如闪电般一刺即收。

  铁斧沃尔的脖颈被贯穿,后面的叛军甚至可以在喷溅的血水中看清前方拉纳的身影。他捂着喉咙尚未退下,一道金光向他劈头盖脸砸来,破开头颅,将粘着毛发碎骨的脑髓砸的如喷泉般爆裂四溅。

  在血光之中,拉纳旋风般施展开来。他左手防剑拨开如林刺来的长枪短矛,右手寒光闪闪的断钢剑只是一劈。

  层层叠叠的枪刺和刀斧被一扫而过,如同纸糊麻秆般当者即断,成捆的枪头齐齐断裂飞起。

  双刀马索喊叫着一个翻滚,直接从人群中闪到拉纳腿边,举起利刃就朝着腰间捅去。

  若是在两军对阵时,长枪手互相突刺,马索这样悍勇的武士便从枪林之下翻滚过去,专剁对面枪兵的大腿和脚踝。突然间他发现头顶一亮,密密麻麻刺过去的长枪短矛已经只剩下一撮木棍,大大小小的枪头如雨点般掉落下来。

  “不!”

  不待他惊呼转身,拉纳已经朝着他的脸面一剑削来。马索举刀抵挡,钢刀当即断成两截,刀刃、半张惊叫的脸和头盔一起飞了出去。

  拉纳接连剁倒沃尔砍翻马索,向着叛军的队列撕扯,如砍瓜切菜一般大肆屠杀。

  叛军攻不破防剑的阻挡,盾牌和盔甲在断钢剑下形同虚设。转眼间就有一大片横七竖八的伤兵在烂泥地上手按喷血的伤口,抓着身边刃的裤腿挣扎。

  密密麻麻涌向缺口的叛军大队被硬生生迎头顶住。一波冲上去转眼就被杀散一波,任凭他们怎么狂叫也无法寸进一步。

  “稳住阵型!”

  叛军的头领和强者叫喊起来,收敛阵型不再硬冲。

  “弓弩手,上来射他!”

  就在这时,密集的叛军队伍里有些感觉敏锐的人感觉到一股无法描述的恐惧和心悸,仿佛一头狰狞巨兽正在从脚下的泥水里伸出触手,张开骇人的口器要吞噬生者。

  贝特男爵的城堡塔楼上一阵阵魔法力量的异动正在激烈震荡。

  红黄相间的泥水中突然放射出蓝色的光晕,半空中对应的位置上也浮现出怪异的圆环在逐渐成型,缓缓降下。

  “这是什么东西!”

  拥挤在人群里的好些叛军惊呼起来。但是个别像毒牙霍兰这样的头领却是一言不发的疯狂推开身边的喽啰往人群外挤去。堕落法师达鲁诺抱头鼠窜。

  脚下和头顶的光芒和纹路迅速变得清晰而稳定,转眼间,强大威压和致命的气息就已经笼罩大地。

  洪水和泥土发出阵阵轰鸣,不远处的庄园城堡上,同样的光芒正在波动放射。

  哪怕是最没有见识的山贼都意识到大事不好,那种烙印在灵魂深处,对天敌和掠食者无法抗拒的恐惧让他们想起——

  这是一个被魔法支配的世界!

  他们已被大范围攻击魔咒笼罩。

  悬浮升起的三个法阵在人群中迅速旋转着向彼此靠拢,UU看书 www.uukanshu.com每靠近一分,空气中就越是充斥着残忍和恐怖。与此同时,叛军的外围也出现了好几处无形的空气立场,如同狂风之墙不可侵入,将他们逃亡的退路隔断。

  “快跑啊!”

  叛军齐声惨叫起来。

  “嘶——!”

  撕扯麻布般的呼啸声响彻战场,成群成群的叛军被刀锋般的漩涡卷入,就像是被投进了绞肉机一样,瞬间碾成碎末。

  密集的叛军队伍的另两处,蚀骨的寒气突然出现,将身着单衣的山贼裹上苍白的冰霜。

  一个正在逃跑的山贼听到自己的大腿发出咔嚓一声响,眼角的余光便看到自己白色的双腿已经在膝盖位置齐齐断开,露出断裂的碎骨和冰冻肉渣,而自己的两条小腿已经如同冰柱一般冻结在血水之中。

  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在急冻冰寒的核心位置,成片的名山贼一齐碎裂成七零八落的冰块,落在冻结的冰面上发出瘆人的声响。

  “啊——!”

  被魔法的余波扫过侥幸未死的山贼们发出一阵惨叫。一半是因为他们的手脚也被骇人的魔法攻击撕碎了一半,另一半则是因为亲眼见到近在咫尺的同伴瞬间化作一团团肉泥和冰渣。

  三股可怕的魔法力量彼此交错,剧烈碰撞。狂风和极寒撕扯着叛军队伍,愈演愈烈,范围不断扩大,转眼将数百人全部卷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