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6章 奸奇诡道

    盘算妥当的见习骑士抓起短枪,去炊事兵那又讨要了些外勤的食物,向着北面起伏的丘陵走去。

    维罗纳大区的东部平原上零星点缀着农田和草甸。虽然河岸区域没有什么道路,但是沿着河滩行走也非常顺畅。

    如果说有什么危险的话,那就是河对岸的叛军。格里菲斯眯起眼睛举目四望,偶尔可以看到零星的叛军游骑正在活动。

    要是他们主动来挑衅我就好了……格里菲斯飞快地走着,一点不在意可能的威胁。虽然没有得到友军的支援,但是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他反倒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自己的力量,再加上随身的腐化羽击剑、恐惧护腕等神奇物品,真实实力绝不是常规的序列8可以比拟的。

    格里菲斯沿着河道绕过一个转弯,迎头就看见五个成年男人正围坐在一起吃着干粮。他们随身带着武器,服饰杂乱,显然是叛军的哨探。

    河岸边茂盛的水草和灌木提供了绝佳的隐蔽,不走到近前根本无法辨认里面有没有藏一两个山贼。

    他们中最强壮的那人穿着一件皮甲,手边还放着长剑,应该是这伙人的伍长。另外四人没有披甲,但是有三人拿着粗劣的短枪,还有一人背着弓箭。

    格里菲斯几乎没有发出声响就靠近了他们。直到他出现在面前,坐在地上的五人才发现他,顿时惊的跳了起来。

    精良的锁甲和手里的制式武器一下就暴露了他的身份,更别提他的衣甲上还有二级小队长的徽记。

    叛军的前哨竟然布置在距离军营这么近的地方,马格里乌斯统领未免太大意了。格里菲斯挨个扫视了一遍面前的五人组,指指为首的那个大汉:“把你的皮甲脱下来。”

    话音刚落,一个手持短枪的叛军就大叫着冲了上来。他的步伐凌乱不堪,一看就未受过训练。

    格里菲斯不等他靠近就向前滑出一步,左手抽出羽击剑切开了他的喉咙,紧接着右手的短枪向着一侧刺出,将一旁手忙脚乱的弓箭手刺到在地。

    “杀!”为首的叛军伍长挥剑斩来。他的气势和力量倒是有几分意思,但是被见习骑士轻松避开,一枪刺伤右腿跌倒在地。

    剩下的两个山贼当时便慌了神,其中一人丢了短枪尖叫着便向河道里跑去,余下一人竟然愣在原地,举着破枪颤抖起来。

    叛军的战斗经验不足。格里菲斯心里转过一个念头,但是手脚却不停歇。他一脚挑起一根短枪,伸手抓住向着逃跑的叛军掷去。

    “噗呲!”逃进河道的叛军胸膛被扎了通透,扑通一声就扑倒在河水里。

    “大人饶命啊~”最后一个叛军丢了手里的武器,跪倒在地上哭喊起来。

    “你和贵族的走狗求饶什么!没用的东西!”被刺伤大腿的伍长捂着伤口大骂起来,嘴里尽是格里菲斯不熟悉的当地脏话,末了又对着他来了句狠话,“要杀便杀!”

    格里菲斯点点头,接着便一枪刺进伍长的咽喉,搅动了一下。刚刚还在叫嚷的大汉嘴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咕噜声,血沫从嘴里喷了出来。

    他抽回短枪,取下伍长的长剑挂在腰间,转身望向仅剩的叛军。

    “你们的任务是什么?从哪里的营地过来?”

    他一边问一边剥下叛军伍长的皮甲,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竟然还挺合身。

    “别杀我别杀我!”剩下的叛军短枪手惨叫起来,“兰斯大人派我们出来盯着军营的动向,有动静就过河报告回去。其他的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你们有多少人,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格里菲斯收拾了地上的弓箭和武器,随口问道。

    “有五千多人,兰斯大人说明天要在河边痛击,哦不,迎战官军。”

    五千多,数量不少啊。格里菲斯点点头,挥手一剑就切开了叛军的喉咙。他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能从这些哨探口中打听什么消息,身边也没有人手可以把他们押送回去,更不可能把正在作战的敌人放走。

    收拾了叛军武器的格里菲斯给自己增添了一把长剑,一副弓箭,三把短枪也可以用来投掷。最大的收获便是那套皮甲,进一步提升了他的防护力。虽然装备的重量增加了许多,但是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夕阳渐渐沉下远方。在落日的余晖下,格里菲斯隐约可以看见一座城堡的轮廓。

    那里就是索尼娅和同学们被困的贝特庄园,附近分布着五千多凶恶的叛军。一想到这事,格里菲斯心跳就开始加速。

    就这样又走了好一会,天色已经渐渐昏暗。

    远方的山脚下突然出现了三个骑兵,沿着河岸边奔驰过来。

    这里也有叛军的哨探,还是骑兵?格里菲斯眺望了一下黑暗的山林,心想那里莫非真的隐藏着大群叛军的营地,否则为什么要在这里布置宝贵的骑兵哨探。

    哨探也发现了格里菲斯,三人三马立刻朝他扑了过来。

    很好,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格里菲斯取下背上的三把短枪和弓箭插在地上。从军以来他一直没有专注过箭术,远距离射击的精度一般,但是对于投枪术还颇有几分心得。

    三骑兵已经逼近。他们不是能够骑射的精兵,胯下的马也不是好马,只是举着马刀冲击过来。

    眼看着骑兵靠近,格里菲斯拔出一支短枪在手中一掂,向着正前方的一骑用力掷去。

    短枪在空中划出一声尖利的呼啸。骑手胸前绽开一团血花,仰头就栽下马去。他右手的同伴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就勒住马缰。

    紧接着空中又是一声嘶鸣,
短枪命中了停下来的马贼腰腹,将他射下马来。

    丢了骑手的两匹马受了惊吓,扭头就跑。

    仅剩的骑兵也发了狠,纵马持刀直扑上来。格里菲斯来不及投出第三支投枪,弯腰向着一侧翻身滚去。

    一人一骑就这样错身开来。还不等骑兵调转马头,格里菲斯已经急速追上,朝着叛军骑手的后腰一剑劈去。

    格里菲斯砍倒骑手的同时,也拽住被惊吓的马匹,好容易才让它安静下来。

    回头再看那地上的叛军。他的腰几乎是拦腰而断,早就没了呼吸。剩下两人也都已经毙命,连个询问的活口都没有了。

    格里菲斯牵着缴获的马,挨个检查了一下被杀的叛军尸体。

    这伙哨探的意义和之前的那股不同,他们的装备更好而且有马匹,巡视的地点已经远离可能的战场和征讨军的营地。既然他们在这片丘陵附近配置了更多的警戒力量,那个这片山林中一定隐藏着什么。

    格里菲斯望了望渐渐沉入黑暗的丘陵。在这种没有道路的山地骑马也走不了路,而且还容易暴露自己。想到这里,他将刚刚缴获的马拴在附近的树干上,自己徒步走了进去。

    会是藏着什么呢?

    伏兵?也许叛军准备在第二天早上会战前展开另一支队伍,以庞大的军力威吓维罗纳的军队。

    邪恶的祭祀?也很有可能。

    格里菲斯沿着贝特河向上走去。地势落差让这一带的水流变得湍急,水声很好地掩盖了他的脚步和行动。

    在树林里中摸索了半个小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黑暗的树林中突然出现了几处闪烁的明亮火光。

    格里菲斯急忙隐藏到树丛中,借着枝叶的掩护向光亮靠近过去。

    山林中竟然耸立着一座百米长的石坝,用巨石修葺的非常坚固。石坝背后还有一个一眼望不到头的山中水库。

    几百个身着短衣的大汉正聚集在水坝前。他们在筑坝的巨石上泼油,纵火焚烧,等到石头被烧红以后就浇上冰冷的河水,接着拿起大斧和重锤敲打碎裂的石块。在掘开的堤坝处,他们用巨大的树干堵住水流暂时维持水库不至于破口。

    格里菲斯大吃一惊,从水库的规模来看,一旦石坝决堤,洪水将会把下游变成一片泽国。马格里乌斯统领的正规军驻地地势很低,夜晚突然遇到山洪就凶多吉少了。

    如果控制的好的话,叛军甚至可以在马格里乌斯的人半渡的时候掘堤放水。

    多么歹毒果断的策略,我学到了!

    格里菲斯发自内心的佩服了一番叛军首领,UU看书 www.uukanshu.com接着便开始思考自己的行动。

    叛军的工程进度很快,已经破坏了一段堤坝。一旦他们开始烧毁树干,决口的堤坝很快会发生整体性的崩塌。

    聚集在这里的叛军还有几十个手持武器巡视的士兵,在更远一点的西岸有一片营地,那里可能隐藏着更多的人手和武士,仅凭格里菲斯一个人连干扰都做不到。

    格里菲斯无奈的摇摇头,向后退入黑暗中准备撤退。如果马格里乌斯统领多给他派些人手也许还能有所作为,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快返回大营报警。

    就在这时,黑暗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微的响动。身后的灌木好像被什么压过折断。格里菲斯顺势向着传出声音的地方挥出手中的短枪。

    刺目的银光闪烁,将格里菲斯的短枪断作两截,撕开皮甲,在锁甲上扯出一道火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