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5章 战前侦察

    格里菲斯离开图杨水库附近的军营以后,换乘双马沿着道路往旧镇方向疾奔。他在16日黄昏抵达了旧镇,发现旧镇的城防军已经集中起来。港口一带堆积了许多物资,景象十分忙碌。

    他从瓦伦斯将军那里得到的安排仅仅是赶到旧镇的城防军司令部,把马匹留给那里的斥候,自己搭船沿河西进行,前往维罗纳第一军团下属的两个大队担任观察员,并且将情况汇报给旧镇方面。

    表面看依然是很简单的任务。

    但是,吃过一次亏的格里菲斯一路上揣着十二分的小心,生怕又遇到陷阱。他很快发现,军方根本没有心思管他,为数不多的军官正在忙着清理旧镇的港口卸货区,调运物资。

    整个地区的回音水晶信号非常嘈杂,连占星塔报时都难以听清。

    他在司令部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一个军官和他交接。

    “你可以去武器库挑选一些武器,没有什么好东西了,别抱什么希望,”忙碌的军官说道,“我很高兴看到你有一件不错的锁甲,我们这里的仓库空的跑老鼠,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

    “物资都调去东线了呗,”军官答道,“去年初全部的盔甲和武器就都运过去准备决战了,到现在也只是补充了一点点武器。”

    格里菲斯点点头,表示理解:“还有没有别的命令或者战情通报。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军官摇摇头,“我们突然接到命令,把所有的城防军都集结、武装起来,然后动员民兵,整理港口和仓库,时间很紧,根本忙不过来。”

    军官说完,就站起来给格里菲斯指点了武器库的位置,一边指路一边说:“你要是有时间就去帮我们看看城防军,然后给上级汇报一下,他们从来没有打过仗,装备也不齐,一点用也没用,何必浪费时间调集呢?”

    格里菲斯凭借手令来到军需处,发现这里没有衣服靴子、没有盔甲、没有装备,甚至连军需官都没有。

    一个技术军士茫然的在那里坐着。他看到格里菲斯进来,很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你好,我是12军团的工程兵技术军士塞纳蒙,最近刚被调任这里。军需官去港口那边了,让我在这里帮他看管一下,

    “你也看到了,其实没有什么可以管理的。”

    格里菲斯在空荡荡的仓库里转悠了一圈,找到了一柄短枪,还有一些匕首和短斧,连佩剑也没有。技术军士塞纳蒙登记了一下,把手一摊:“就这些了,我们的装备也很紧张,尤其是盔甲,甚至连靴子都不够。这还是看在上头要派你去维罗纳军团的面子上给你的。

    “等到你离开旧镇返回拜耶兰的时候可要还给我们啊!损坏要补偿的。”

    格里菲斯接过装备,在自己的兜里掏了掏,往桌面上排出两个亮晶晶的银郎,“这两天就没有送一些新的东西来么?”

    塞纳蒙一把搂走桌上的银币,神色严肃的说道:“过两天再来看看吧,据说会送一批长戟和虎枪,配合城防军的枪阵。”

    长戟不错。格里菲斯立刻就记在心里,然后接着问道:

    “维罗纳军团这支部队情况怎么样?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

    塞纳蒙轻蔑的撇撇嘴:“他们的军团现在就是个空架子,有经验的老兵都被遣散了。将军住在自己的领地里,你要去的地方只有两个大队不到一千号人。统领马格利乌斯是他们的指挥官。”

    “他们要做什么?”

    “不清楚,听说要调往北面,去攻击一大股叛军,”技术军士塞纳蒙想了想,“有人怀疑本地贵族联军打不过叛军,一部分可能会叛变过去,之前战报看着好好的,其实肯定有问题。上头派像你这样的军士来,应该也是要了解一些实际情况。”

    “有人?具体是谁发现了疑点?”格里菲斯警惕的问道。

    技术军士摸摸鼻子说道:“是我猜的。当然上级肯定也有怀疑。

    “你见过本地的城防军和守备队吗?那些不属于我们的体系,直接由本地军官和贵族管理的军队。

    “他们简直和乞丐差不多。我看到他们吃不饱饭,经常去偷地里的马铃薯和骑士老爷家里的鸡,然后被吊起来鞭打。

    “这样的军队怎么可能靠得住?”

    ……

    格里菲斯当晚就乘船逆河而上,然后登上给马格里乌斯的军队输送给养的马车。

    一路上乱糟糟的,许多难民一样的人从远方逃来。听他们说,有一股叛军正从北面过来,却没有人说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3月19日中午,格里菲斯终于抵达了维罗纳军团大队的军营。

    他刚一到这就听到了索尼娅他们遇袭的消息。

    更惊人的是野营小组明明只要再越过一条不算宽阔的贝特河就能进入比较安全的区域,但是他们一动不动的停留在那里过了一夜,18日清晨叛军旗下的马贼就已经切断了男爵城堡和渡口之间的道路,把他们围困起来,想走也走不了。

    格里菲斯第一时间无法理解这个状况,还以为是个编造的谣言。根据他的常识,索尼娅她们人数并不多,轻装简行,又有强大的超凡者庇护,毫无疑问应当尽快脱离包围圈,和援军汇合。

    这太荒唐了!

    军事史上经常有一些奇怪的战例,明明可以跳出包围圈的军队莫名其妙的在逃脱的最后关头停了下来,坐困愁城,齐唱灭亡之歌。

    格里菲斯在霍蒙沃茨看到这些战例的时候都是一笑而过,心想那伙真是蠢的可以。

    没想到这种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当地糟糕的通讯情况让格里菲斯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根本没有想到索尼娅会陷入包围。

    他担忧不已。从18日到现在,索尼娅她们已经被包围了一整天,也不知道有没有遭到围攻,有没有受伤……

    格里菲斯立刻来到马格里乌斯统领的营帐:

    “
统领大人何时领军出击?”

    “明早。”执勤的军官倒是很爽快的回答了他。

    这么快?索尼娅的情况很危险,尽早对叛军施压也是好事。格里菲斯在心里高兴了一下,接着问道:“斥候侦察过附近的地形吗?”

    “哪里来得及,”军需官耸耸肩膀,“贝特男爵的城堡在平原上,附近布置不了伏兵。你要不要这里的地图,给你一份。”

    这份地图是军用版,做的相当精细。从地图上看,马格里乌斯统领的两个军团大队急行军以后占据了贝特庄园的东南方向的河对岸,需要渡过维洛河才能踏上对岸的土地。现在并非雨季,河水并不深,凭借军团步兵的实力,即使涉水徒步突击也可以击破对岸叛军的防御。

    叛军呈弧形切断了贝特庄园以东的区域。他们至少有三个营地分布在维洛河北岸至贝特河西岸的各个高地,正在围攻附近的好几个贵族领地。

    维罗纳方面除了马格里乌斯大队以外,一支工程兵部队正从沿海地区开来,他们携带着轻型投石机和一些弩炮,准备用来强攻叛军的防线。这支东方开来的援军由一些轻步兵和当地民兵掩护,走的很慢。

    格里菲斯并不是这支部队的作战人员,可以按照自己的习惯行动。

    自从离开了东方战场,格里菲斯经历了一连串的阴谋、伏击和陷阱。虽然他还是保持着服从命令的本能和习惯,但是越来越觉得做一个听话的好士兵是有局限的。他开始意识到,许多理所当然的事情其实矛盾又荒唐,有必要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做出创造性的独立判断。

    他并不准备在军营里休息到明天早上,而是计划抓紧时间调查一下附近的地理和叛军形势。

    这时候正赶上开饭。大队的步兵们排成长队,安静地等着他们的饭食。

    虽然大战结束以后军队的供给改善了不少,但是行军状态下方便保存的黑面包还是大家的主食。配菜是土豆、番茄和萝卜的炖汤,一看就是刚从地里拔的。汤里没有肉,炊事兵只能往里面狠狠的倒了许许多多猪油。

    格里菲斯排了五分钟的队,轮到自己以后打开随身的铁饭盒装了汤,又拿了两大块硬梆梆的面包便走向正在吃饭的统领。

    统领和军官们围在指挥部的一张桌子边,正在啃他们的面包。格里菲斯走进来的时候统领身边的一个副官才勉强抬了抬头:“有什么事,二级小队长?”

    “长官,”格里菲斯严肃地向军官致敬,“我注意到贝特河的上游是一片丘陵和林地,距离我们不远。我担心那里隐蔽了叛军的部队,而且春季雪化以后可能会形成山洪,我建议对那一带进行侦察。”

    正在吃饭的军官们都停了下来,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盯着他。

    “那啥,军事民主,东方军团那套,”一个中队长耸耸肩膀,转头对格里菲斯说道,“二级小队长,不管你们东方是什么规矩,在我们这里,长官决定,士兵服从,明白吗?”

    “那就去看看嘛~”统领放下勺子,“我决定了,就由你对那一带进行侦察,侦察结果必须在明早送到我这里。”

    围着桌子坐着的军官们立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格里菲斯看着营帐里的军官们,缓缓开口:“能否拨给我一些人手和马匹?”

    “你觉得我这里有多余的人手和马匹吗?UU看书 www.uukanshu.com”统领问道,“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了。失陪了,统领大人,各位长官,”格里菲斯神色坦然的再次行礼,转身退出了营帐。

    虽然马格里乌斯统领没给自己好脸色,不过这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格里菲斯现在仍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官,而且是来自中央的大贵族的封臣,要是维罗纳地方军团对他客客气气才是怪事。

    现在离天黑还有好几个小时,抓紧时间出发格里菲斯可以赶在日落以前抵达北面的山脚,顺带完成对整个战场的战前侦察。

    他这一路沿着贝特河的东岸行动,初步了解贝特庄园的局势和附近山贼的大致情况,对即将成为战场的这片平原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如果山林中没有隐藏更多的叛军,那么明天的战斗就不会有什么悬念。他可以在山脚下休息一会,黎明前返回大营回报,一起给索尼娅她们解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