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4章 诱饵

    跑是不能跑的。男爵仓促之间只能召集了民兵,准备迎战。

    男爵的管家老怀特先生正带着领民加固庄园的城墙。这一带的贵族领地除了领主城堡有石墙保护以外,城堡外围的庄园也会将民房的墙壁连片加固构成一道四米高的外墙。男爵领的庄墙外还挖通了河水,作为环绕庄园的防御。外墙出口以吊桥通行,战时竖起吊桥,整个庄园就被河水和城墙环绕,按理说是比较坚固的。

    但是由于年久失修,护城河淤积严重,最浅处只能过膝。老怀特和庄民也来不及挖深整修,只能在吊桥附近10米范围内挖掘一番。

    遥远的山林里一直都潜伏着山贼。说是山贼,其实很大一部分是不愿意缴纳赋税或者成为雇农的自由山民。当地的贵族觉得这些人只要不惹事也没什么威胁,也不会花钱费时的去剿灭他们。

    从去年冬天开始,局势突然严峻起来。据说,陆陆续续从东方回来的士兵中有一些和山贼头领聚集在一起,把山民和盗匪训练成山贼,接着没过多久,几股山贼聚集起来变成了叛军。

    靠近这里的山区有一支较大的叛军,由一个叫作兰斯的叛乱骑士统帅,拥有骑兵和步兵,甚至还有一些作乱的军团老兵。他们袭击了一些庄园,一些游荡的马贼出现在附近,抓走了一些领民。

    有一个靠近山区的领主意识到了威胁并且立刻动员手下进行征讨。结果一天时间就被叛军击溃,领主的脑袋据说已经插在了叛军的长枪上。

    更大规模的战斗在新年后爆发,几支贵族联军分别向不同位置的叛军发动攻击,一开始形势还不错。

    但是,突然之间,一位子爵和好几个贵族带着他们的队伍让开了大路,好几支叛军就这么冲进了富饶的维洛河流域,向着贝特老爷的领地席卷而来。

    贝特男爵的庄园现在要直面叛军的攻击了。

    领民们大都没有作战经验,也没有精良的甲胄和武器。整个庄园里只有男爵和他刚成年的儿子有锁甲。仓促集合起来负责据守外墙的民兵只有一百来号人,根本不是几千叛军的对手。

    正在加固外墙的老怀特突然接到通告。一群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来到了庄园的南门外。他们有男有女,其中几个年轻女子十分貌美,在领民中引起了骚动。

    老怀特赶了过去,远远的就看清了她们华丽服饰上的纹章。女孩们戴着精美的首饰,工艺比男爵的传家宝还要好,纯粹的色泽不像白银,应当是铂金,不说工艺,仅仅是那镶嵌的钻石就至少值30个金弗罗林。她们的容貌气质浑然天成,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且毫无造作之感,如同百合般清雅优美。

    有点见识的老怀特立刻拿出了十二分的恭敬。

    领头的是一个叫作拉纳的武士,他身披重甲,背着双手大剑。容貌虽然年轻但是高大英俊,举止间都气势逼人。

    “我们来自拜耶兰的各个家族,在不久以前遭到了叛军的袭击,”拉纳用右手捶了一下左胸表示致意,“我们需要食物和水,小姐们需要妥善干净的房间。附近的驻军已经接到了我们的求援,在此之前我们需要男爵的保护和帮助。”

    伊修斯从旁边走了上来,口袋里拿出一些银郎:“我们会支付报酬和费用。”

    老怀特接过递来的银币,打量着眼前这个强壮的年轻人和他身上的盔甲寻思着,“打起仗来可能也是很管用……”

    总得来说,男爵庄园此时非常需要防御的人手。由于时间仓促来不及招募雇佣兵,只能尽量增加能上城墙的壮丁人数。相对于无防护的民兵来说,披甲的战士是十分宝贵的,哪怕只是一件皮甲。

    老怀特已经掌握了情况,就连他身边的民兵也识趣的收起武器,摆出面对贵族老爷的恭敬态度。

    不过,没有男爵的首肯,老怀特也没有权利接纳他们,正寻思着应该进去禀报一声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身穿华贵长袍的男子,以倨傲而高贵的目光扫过老怀特:

    “唤你们的领主出来,快点。”

    维茨莱本教授不耐烦的俯视着犹疑不定的庄园管事:“来自霍蒙沃茨的超凡巫师维茨莱本要求征调他和他的庄园民兵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

    贝特男爵立刻赶来,恭敬的向维茨莱本教授致意无比的敬意:

    “没想到会劳您大驾,我的先祖曾经跟随您的家族征战,在睿智而强大的……”

    “够了,”维茨莱本一一声喝斥打断了男爵的恭维,“整理一下你的民兵和粮食,告诉我详细的情况。”

    男爵立刻退了下去。

    维茨莱本成为了庄园和城堡的主人。他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俯视自己的学生们。

    教授疯了吗?他要停留在这里?

    索尼娅涌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立刻说道:

    “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

    “我的提案是让男爵搜集附近的船只送我们过贝特河。赶在叛军聚集以前尽快撤离,向旧镇附近的其他队伍靠拢。”

    发现单桅帆船进水以后没多久,那艘倒霉的船就真的沉了。万幸发现及时,大家全须全尾的逃了出来,找了一些马车向东继续撤退。

    教授带着大家制作了一些飞行的使魔,向旧镇方向发出了警讯并且报告了他们的位置,要求支援。

    回音水晶依旧被严重干扰,超过一定距离的通信毫无结果。

    他们一边走,一边和旧镇方面断断续续的联络。传回的通信也只能通过渡鸦和信鸽发来,耽搁了不少时间。

    到了3月17日中午,撤退的野营小组收到的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兰斯的军队已经从北面包抄了过来。他们的人数接近4000人,分成好几支队伍。行动迅速的马贼沿着河岸前进,很可能将野营小组堵在贝特河西岸、维洛河北岸。

    “有我在,没有这个必要。”维茨莱本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直接越过贵族同学们下达命令:

    “拉纳,缪拉,诺娜,编组庄园民兵,分成三部分守卫除了城堡之外的三面围墙。库拉拉,带人建立狙击点,我要看到每一面被攻击的围墙都能得到远程掩护。”

    “贝尔蒂埃,确认一下庄园的粮食和饮水,我需要一份完整的配给方案,净水药剂可以下发给他们。人畜粪便必须分离,可以让村民集中起来熬成金汁。德迪乌斯,布置使魔,建立警戒体系,要24小时不间断的戒备。

    “伊修斯,带人搭建临时的回音枢纽,我来和旧镇方面接通联系。”

    这一下,不仅是修托拉尔,就连出身高贵的魔法科学生也安排上了。

    索尼娅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同是委员会成员的伊修斯和菲欧娜,
犹豫着举了一下手:“教授,我们有自己的指挥体系……”

    “指挥体系?你指的是没有你的见习骑士帮忙就做不出来的参谋旅行报告吗?”维茨莱本一向严肃的脸上看不出他是发自真心还是在讽刺,“我可不是维洛诺斯那样的饭桶,这一回遇到的是真正的实战,我要你们每一个人都坚守岗位。

    “这个庄园要作为吸引叛军的磁铁,强大的援军作为铁锤,将云集而来的叛军在此粉碎。

    “你是拜耶兰的玫瑰,也是利剑,是威严不可侵犯的魔法师,我要用鲜血和哀鸣来浇灌你们。”

    所有人唯唯诺诺,教授和超凡者的身份和气势让人无法反驳。

    “都给我提起精神来!”

    教授厉声喝道:

    “两个维罗纳军团的大队正在从南面赶来,维罗纳贵族的领地和私军遍及原野,旧镇附近还有城防军。你们有9个序列8的非凡者,这样的战斗竟然还想逃跑,你们的父辈还敢把家业和荣誉传承给你们吗?”

    被骂了一顿的所有人都动摇了,准备照做。

    “教授,请至少调查一下船只的情况!”索尼娅不愿意退缩,固执的坚持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渡口,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船只,分批运送大家安全离开。”

    “不行。”教授冷冷说道,“作为教授和超凡者,我有决定权,拉莫尔小姐,在你继承爵位以前,有服从的义务。”

    一向温柔的索尼娅毫不退让:“您的权力无权要求我们作战。而且作战计划需要经过我们委员会的批准才能执行。”

    维茨莱本教授惊人的魔力波纹像触手一般蔓延开来。超凡者的威严是不可抗拒的,更何况索尼娅与教授处于同一非凡途径,没有自己的修托拉尔在身边,她独自直面超凡者,连呼吸和站立都感到困难。

    贝尔蒂埃和德迪乌斯想要站出来给索尼娅说几句话,但是他们也被摄住了。菲欧娜不知所措,伊修斯的立场模糊。

    “退下,”维茨莱本再次喝道,“执行命令。”

    他的话语带上了无可抗拒的暗示和魔力,在耳边和脑海中如涟漪般层层激荡,瓦解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神,开始执行他的计划。

    ……

    几个修托拉尔的责任最重。

    男爵的庄园里没有合格的骑士,甚至连老兵都没有,所有的民兵实际上需要由他们指挥。

    不过这些事也没有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每一个修托拉尔在东方都有过指挥辅助兵的经验,从军务军法、训练、作战到小部队后勤都能一肩挑。这是他们被选拔的基本要求之一。

    “库拉拉,”德迪乌斯走过来,拉住自己修托拉尔认真叮嘱,“狙击点一定要安置隐蔽的撤退通道。”

    “好呀~”发色呈现很罕见的银色的见习骑士小姐点点头。她是所有修托拉尔里面最漂亮的一个,如果不看她背着的强弓和精致的胸甲,完全和那些贵族小姐没有区别。

    “每次狙击以后一定要迅速移动,不要贪图战果。”德迪乌斯继续补充道。跟在他身边一起来的贝尔蒂埃本来想叮嘱诺娜几句,发现他把自己想说的都给说了。

    “知道~对面只是山贼和叛军,”库拉拉哼哼两声,“我可是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哪像你只看过书。”

    诺娜叹了口气,指出库拉拉的疏漏:“上次的敌人只是哥布林,阵地战阶段你不也是第一个倒的吗?这经验可不光彩。”

    “啊,你们好烦啊!”库拉拉嚷嚷起来,“别老抓着那破事不放啊,拉纳不也被几个哥布林干翻了吗?我好歹是被巨怪打败的。”

    “我那时候没有装备。”站一旁的拉纳惭愧的摸摸鼻尖。

    “没有问题吧?”沉稳的贝尔蒂埃问道,“我们就像是诱饵一样置身于叛军之潮。”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索尼娅遗憾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去找庄园的管事。

    诺娜看了他一会,歪歪头说道:“既然你觉得有问题刚才为什么不反驳教授?”

    “我……”

    “你们标榜的独立和自由精神其实也很容易屈服于权威不是吗?”诺娜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这话把贝尔蒂埃给说愣了,他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诺娜……”库拉拉悄悄拉拉她的手甲,“别那么说。”

    英气逼人的修托拉尔小姐并不是在批评大家,她走上前,用力拍了一下封君的肩膀:

    “事已至此,别再去烦恼过去的事。这一次就用实战和鲜血来铭记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