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2章 修托拉尔的反击与超凡者的威力

菲欧娜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看到,一脸平静的坐在闺蜜对面的软椅上。

  其实她惊呆了。索尼娅怎么了?晕船了?不可能啊,非凡者怎么还会晕船?难道……

  格里菲斯你这个浓眉大眼的,想不到也是个坏蛋……不可能,不可能,这太惊人了。应该是我误会了什么……

  吐完了卷子的索尼娅已经平静了,获得了源自心灵深处的安宁。

  早知道就撕碎了扔河里啊~我为什么要吃它……

  好在分数的部分已经融入了美丽的维洛河。索尼娅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把卷子剩下的部分折好塞进小包。

  这件事算是结了,接下来是报告的问题。

  报告可以等回到了霍蒙沃茨再提交,可是格里菲斯没有一起来他也编不出报告需要的材料呀!

  坐在对面的菲欧娜已经小心翼翼的观察好朋友的神情有一会了,笑盈盈地伸手摸了摸她散开的金发:“想什么呢?”

  索尼娅想了会,突然抬起头,“我是不是应该写信给格里菲斯,把情况说一下?”

  “噗!”菲欧娜刚刚端起手边的红茶,小小的抿了一口,差点喷出来,“是不是有点太直接了?”

  直接?为什么直接会有问题?索尼娅疑惑地歪了歪头,调整了一下思绪:“我认真想了一下,再不和他说清楚就来不及了。”

  “咳咳~”菲欧娜被呛了一下,急忙放下茶杯,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就好像已经不认识她了一样。一个念头在菲欧娜心里翻滚——索尼娅你们发展这么快吗?你和格里菲斯认识才几个月!又不像我和拉纳。

  “但是想说的事情太多,我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索尼娅扭头望着船舷外的远方。清风吹起披在肩上的淡淡金发,静静的河水倒影早春的山色,在她湛蓝色的眼眸里流淌,仿佛风月的忧愁和思念正在浓浓化开。

  不,不是吧,难道真的?就算我刚才误会了什么,这眼神也不一般啊!你还真的和格里菲斯怎么怎么了吗?菲欧娜被惊到了,密友的双眸中那一汪春水让她充满了责任感,小心地试探道:“这么急迫?”

  “恩,很紧急,不能再拖了。”刚刚考砸了一次的索尼娅可不敢大意。

  “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菲欧娜揉着额头,“有人和你竞争吗?嘉拉迪雅?”

  精灵和我们又不一样,她以后要回自己的国家去的,霍蒙沃茨的成绩也许不重要。索尼娅轻轻叹了口气,随口说道:“她的条件太好了,起点又和我不一样。”

  菲欧娜开始为好朋友担心,非常非常担心。确实,精灵有那么多的天赋,美丽、优雅、天资绝伦又身份高贵,唱歌也好听,再加上她和格里菲斯一起在东方冒险的经历,索尼娅形势严峻。

  格里菲斯你这个罪孽深重的坏蛋!怎么办!怎么办?菲欧娜意识到斗争形势的艰巨和严重性。她张了张嘴,但是喉咙里堵着什么说不出话来,急忙又抿了一口红茶。

  索尼娅捋了捋长发,突然下定了决心。她很认真的看着好朋友问道:“能把拉纳借我用一下吗?”

  把拉纳用,用一下!这是什么展开?菲欧娜差点晕过去:“你,认真的吗?”

  “恩,”拉莫尔家的千金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他也挺厉害的,我不会用很多的时间就还给你。”

  何等虎狼之言!这种事情我做梦都……做梦都只是偶尔想想!菲欧娜的脸一下就红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闺蜜,扭扭捏捏地小声说道:“这,不好吧,他会很累的。”

  “说的也是,抱歉,我不该提这种要求,”索尼娅虽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菲欧娜会这么抗拒,但是既然好朋友觉得不好那就不应该继续这个话题了。

  就在这时,单桅帆船的水手们传来一阵呼喊声。右舷岸边有一群人正在向他们打出信号旗。

  水手们跑出船舱,向着岸边举起信号旗应答。船身随即调转航向,向前方不远处的一个码头驶去。

  索尼娅没有太在意这事,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书。现在已经是临近中午,多半是附近的家族给她们送来新鲜的饮食。

  “菲欧娜,到船舱里坐一会吧,”全副武装的拉纳走了过来,向坐在对面的索尼娅也行了一礼,“拉莫尔小姐也请随我来。”

  “你,你,你要做什么?”菲欧娜突然跳了起来,红着脸拼命摇头,“三个人,这种事情不可以的,吧?”

  拉纳困惑的看了菲欧娜一眼,不知道她在又在想什么,不过这种情况他已经遇到多次:“这里不是王国的核心领地,按照操典,参谋旅行过程中需要在假定会遭到袭击的情况下对指挥官的安全进行充分的保护。请进入船舱防范危险。”

  索尼娅点点头,收拾自己的书卷站了起来。这次的旅行和冬季的呓语森林徒步一样是特定条件下的模拟。

  自从去年冬天吃了大亏以后,再松懈的修托拉尔都对制度和安全看得很重,几乎每个人都要变成大大小小的格里菲斯了。

  校方和父辈们都没有阻止这种行为,这说明他们的执着应该也有一定的道理。

  三人离开甲板来到里舱。那里有一个宽敞的休息室,伊修斯、贝尔蒂埃和德迪乌斯三人正和他们的修托拉尔一起玩六人自走棋。其他人和教授大都在自己的舱室里下棋看书。

  “是送午饭的吧?这一路真是没意思,”伊修斯注意到帆船的动静,打开一点舷窗向外面观察,“缪拉,按计划明天我们会下船进行考察的是吧?”

  “是的,子爵,”缪拉翻看了一下日程表,“另外这个位置和时间应该是附近里希特庄园送来的午餐和当地资料,按原计划他们应该在下一个渡口才与我们联系,时间也提前了半小时。”

  “在船上坐了一天连信号都没有,”伊修斯子爵向大家晃了晃手里的回音水晶,“我的水晶从昨天开始信号就很嘈杂,今天是彻底什么都听不到了。你们那怎么样?”

  “不知道哎~我爸不让我和不明身份的灵能节点建立联系,”菲欧娜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你不就想听那些可疑的回音终端传来的讯息吗?你连那声音的主人是不是人类都不知道为什么还那么感兴趣,就不怕黑魔法信徒甚至是深渊的恶魔在魅惑你吗?”

  “深渊的恶魔?魅惑?如果是魅魔,我可以啊!”伊修斯往沙发上一躺,“坐船真是无聊透了,要是真有黑魔法信徒来给我找找乐子也好啊。”

  书卷气很重的贝尔蒂埃也测试了一下水晶,确实信号很差,旧镇的回音枢纽和占星塔的报时都听不见了。他神色凝重的想了一会,犹豫着说道:“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有谁在干扰我们或者这一带的灵能。”

  “新型魔法物品都有这问题,过两年就成熟了,”德迪乌斯满不在乎的说道,又瞅着库拉拉的棋盘,“嘿,你的水元素太靠前了,刺客站后排。”

  “你不懂,瞧着吧,下一个回合就打爆你!”库拉拉一边飞快的调整棋子的位置一边说。

  贝尔蒂埃还是觉得不妥。去年的哥布林袭击把他吓的厉害,从属的修托拉尔诺娜也在后来的战斗里受伤。

  虽然他没有证据,但是冥冥中总有一种模糊的预感:“这附近没有叛军吧?”

  “有一股小规模的叛军,贝尔蒂埃先生,统领他们的是一个叫作兰斯的叛乱骑士,他们自称听命于西北山区一股自称闪电大王的叛军领袖,”拉纳回答道,“特雷特子爵的军队正在距离我们两天路程的地方和他们交战。

  “一支本地城防军和民兵组成的援军已经加入了特雷特子爵的军队。我注意了他们的战报,兰斯的军队即将土崩瓦解。

  “较大规模的叛军离我们很远,主要集中在西南和西北的山区。”

  索尼娅坐了下来,舷窗外可以看见渐渐靠近的一个小码头。在那里聚集了一队人和装着大包小包的马车。他们挥动着信号旗,正在指引帆船靠岸。

  “咣当。”缪拉放下舷窗的木板,挡住了她的视线。

  “我到甲板上去,缪拉,舱室巡视交给你,”看到即将靠岸的拉纳对大家点点头,拿起武器转身就走出了船舱。

  拉纳穿着一声黑色的精良铠甲,铠甲下还有一层致密的锁甲。他的腰间插着大大小小的匕首和短斧,背着几乎和普通成年男性身长相等,用来破阵和对抗大型生物的重型斩马剑。按照操典,他应该在停船前抵达舰桥并且监视码头的情况。但是这一身大大小小的装备在拥挤的船舱过道里走起来非常不便,身边不时跑过关心午饭吃什么的同学也让他不得不侧身避让一下。

  “诺娜,库拉拉,披甲就位,”缪拉又提醒了一遍还在玩的两个女性修托拉尔,“贝尔蒂埃和德迪乌斯先生,请准备一下,本次靠岸补给你们也要参加警戒演习。”

  “啊——!明明就要赢了的!”留着银白色披肩发的漂亮女孩嚷嚷起来,“自走棋就不能暂停一下吗?”

  “库拉拉,披上盔甲,”已经穿上半身板甲的诺娜把放在一旁的胸甲塞到同伴手里,然后很严厉地对还是一脸迷惑的贵族少年说道,“贝尔蒂埃先生,别再盯着拜耶兰邮报瞎想了,我们都知道上面除了日期没有真的东西。”

  驾驶舱在游船甲板上第二层后半部分,是一个半敞开的空间,船舵和航行图都在那里。船长正指挥着水手们靠岸放下缆绳和船板。随着“咚”的一声响,游船靠在了码头上,接着便是一阵滑动船板和缆绳的声响。

  由于休息室和通道里耽搁了那么一会,原计划在靠岸前登上舰桥的拉纳这个时候才刚刚爬上狭窄的楼梯。

  格里菲斯在的话得说我动作慢了……身材魁梧的拉纳无奈地摇摇头,一边爬一边想通过缝隙向外张望,但是只能勉强看到一个个人影在岸边移动。

  “你们干什么?!”突然间,楼梯尽头驾驶舱里的船长喊叫了起来。拉纳心中一紧,正要加速,便听见一声破空的弦响。

  糟了!

  喊话的船长额头中了一箭,笔挺地向后倒在甲板上。随着一连串的响声,箭雨朝着敞开的舰桥灌了起来。舰桥里顿时乱作一团,一个水手尖叫着窜进楼梯,向还在往上爬的拉纳头顶跳了下来。

  甲板上发出一连串的咚咚声,有什么东西被扔了上来。

  “见鬼!闪开!”拉纳被这个跳下来的水手直接撞回了甲板一层的客舱里。

  现在再去舰桥也没有意义了,他一把丢开水手,踢开附近的侧门冲向甲板。

  随行护卫的一小队旧镇城防军正在抱头鼠窜。
连绵的箭矢从甲板上掠过,压的他们抬不起头。

  一支箭矢咚的一声钉在拉纳身边的墙壁上。他扫了一眼,发现制作工艺相当低劣。袭击者们正在用弓箭射击驾驶舱,并且封锁通往甲板的通道。

  一群手持火把的人借着箭矢的掩护飞快攀上船舷。他们穿着破旧的外套,手持短枪、短斧和火炬,一上来就破坏船帆和缆绳。

  “缪拉,上甲板来!”

  拉纳怒吼一声。船舱狭窄的空间不容他取下背上的斩马剑,他把身体一沉,冒着不时袭来的箭矢冲上甲板。

  两个正在破坏船帆的袭击者立刻发现了他,端着短枪就向他冲来。拉纳一手抓住一柄短枪,抽出腰间短刀就刺进了他的心窝。另一个人举起短枪乘机朝着拉纳的腰间捅了过去。

  枪尖被盔甲弹开。拉纳毫不在意,转身一拳将袭击者打倒在地。他用脚尖挑起一支短枪,挥手接住刺进了袭击者的喉咙。

  捅在腰间的短枪不值一提,这种武器穿透不了精良的重甲。

  拉纳拔出斩马剑向着船舷边爬上来的袭击者扫去。一组袭击者正咬着匕首,手持火把跳上甲板,还不等他们站稳脚跟,斩马剑已经横扫过来,将他们劈成一片散落肚肠的尸体掉进河水中。

  刚刚登上甲板的袭击者向拉纳扑来。但是他们没有盔甲,没有破甲的武器。在重甲大剑的敌人面前无一合之敌。

  拉纳像砍瓜切菜般转眼间杀死了七八个人,其余的尖叫着跳过船舷,向岸边溃逃了下去。

  “杀!”

  岸上突然又传来一片吼叫声。上百个穿破衣烂衫的人从远处的灌木丛和树林里钻出,向着靠岸的帆船这边冲了过来。他们没有盔甲,也没有明亮的武器,手里拿着五花八门的弓箭、投石索、火炬和油瓶。

  这伙人一转眼就穿过码头,点燃了火油瓶,朝着船上丢来,其他人加入到第一批射手的行列,用密集的箭石在甲板上洗刷。

  ”轰!”火油瓶在甲板上碎裂开来,立刻燃气一团烈焰,引燃了甲板和船舷向四周蔓延。

  拉纳拔出匕首掷出,击倒了一个敌人,但是更多的袭击者举着火油瓶冲来。虽然他们装备粗劣,战斗里不值一提,但是船帆被点着就麻烦了!

  “嘭!”

  一个举起的火油瓶突然爆裂开来,锐利的箭矢射穿了陶罐,火舌立刻窜了下来,转眼间吞噬了袭击者,把他变成惨叫扭曲的火炬。

  另一支利箭贯穿了远处一个正在瞄准拉纳的射手,直穿他的眼窝。他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拉纳,缪拉,下船反击,不要让他们靠近!”诺娜和库拉拉冲出船舱,立刻射杀了两个敌人。

  这两箭吸引了袭击者的注意力。他们拉开弓箭,或者挥动投石索,一片弓箭和石块叮叮咚咚的往甲板上劈头盖脸砸来。

  诺娜和库拉拉也不寻找掩护。她们顶盔贯甲,在甲板上傲然而立,迎着漫天飞来的箭石向着岸边的人群弯弓搭箭,以疾风般的速射压制住了岸边的敌人。

  她们没有携带强弓,而是以轻便的骑弓为武器快速射击,形成连绵如骤雨的密集箭雨和弓弦回响。

  那些在岸上仰射的袭击者一个接着一个被点名,被箭矢贯穿的头颅就像一朵朵蔷薇满地绽放。他们叫喊着向着两人发动反击,但是孱弱的弓箭和投石索只能打中甲板和船帆,回应他们的则是精准的快速攒射。

  衣衫褴褛的袭击者们就像是狂风下的树苗一样,一个接着一个中箭倒下,在岸边的栈桥上肝脑涂地。也有人还没来得及扔出手里的火油瓶就被一箭射爆,火焰顷刻将他吞食,手舞足蹈的扑向河里。

  拉纳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岸边栈桥上,双手斩马剑向前一扫,立刻就有三四个手持火油瓶的袭击者被拦腰斩断,碎尸和火焰一起跌落河中。

  很快,他们就崩溃了。在诺娜和库拉拉两个非凡者的爆发射击压制下,不到半分钟就有三十几个袭击者被射杀。如果不是因为伤亡来的太突然太恐怖,他们可能早就溃逃了。

  但是,在溃散的人群里竟然还有人不肯退却,他们咬着牙,试图把连火把和火油瓶扔上来。

  下船反击的拉纳和缪拉用大剑长戟撕碎了他们。

  岸上传来了急促马蹄声,一队骑手正从远处向着这边过来。袭击者竟然布置了第三波的伏兵。

  虽然他们前后几轮的袭击彼此脱节,但是看到这些骑手出现,原本已经溃败的头两轮袭击者也有一些转身杀回。

  “去拦住骑兵,他们带着火把往这里来了!”黑发褐瞳的诺娜一边点射岸上逃窜的袭击者,一边向三个同伴喊道,“驱赶他们离开,给教授留出安全的阵地。库拉拉,召集水手和城防军灭火,保住船帆。”

  ……

  一队骑兵纵马向着拉纳奔来。他们的骑术精湛,手持马刀、长枪和火炬,迎头向着修托拉尔踏去。当先的骑手纵马持枪,照着拉纳就刺。另有两骑手持马刀,从左右包抄过来。

  会用骑枪的马贼?难道是有官方的军队投向了叛军?

  枪骑兵气势汹汹,马蹄隆隆,直面长枪快马的压迫力足以让新兵崩溃。

  拉纳不闪不避,侧身冲向可以洞穿自己的骑枪,漆黑的斩马剑迎头斩下。骇人的呼啸和撕裂声中,骑手、马头和骑枪拦腰而断。断裂的骑枪弹在胸甲上划出一道火光,拉纳视若无睹,从喷血的人马尸首间踏过,腰身发力,往包抄的马刀骑手一剑斩去。

  骑手胯下马匹被从左肩劈入,连着骑手的腰腿一直撕裂到马匹的右下腹,惨叫下的肚肠烂肉洒出几米开外。

  第三骑已经慌了手脚,手中的马刀还不知该往何处去,那把双手大剑已经如雷霆般压来。

  “铛!”

  斩马剑将马刀断成两截,接着切开头颅,将脊柱、喉管撒了一地。

  其余的马贼齐齐惊叫一声,这血腥疯狂的场面真是见所未见。

  拉纳毫不停滞,收回剑锋的同时已经向着这队骑手的头领冲锋,迎头跳劈斩来。

  “哇!”

  那头领只一声尖叫,头颅便在重击下像西瓜一样炸碎,剑锋砸碎脖颈切入胸膛,这才将他从中间一刀两段。

  来势汹汹的马贼乱作一团。诺娜和库拉拉正在船上狙击他们,连绵不绝的羽箭又将他们射倒了四五个,其余的人慌忙调转马头就跑。

  “追击他们!”拉纳喊道,“缪拉,我们去抓一些舌头!”

  话音刚落,远处的树林中竟然飞出一个燃烧的火球,划过半空直向帆船砸来。

  “嘭!”

  火球拖着浓烟轨迹,UU看书www.uukanshu.com掠过船身砸进河中,掀起几米高的水浪。

  “投石机!”诺娜高喊道,“去端掉那个投石机。”

  在不远处的灌木中竟然布置了一台投石机,距离并不太远。它被隐藏着森林边缘并且用灌木和树枝隐藏,此时已经乘乱撤除伪装,正由一圈人忙碌着重新装填燃耗的石弹。只要被命中一发,单桅帆船的船身一定会被重创,至少会烧掉船帆。

  诺娜和库拉拉丢了骑弓,抓起身边的长弓,拉出让人赏心悦目的满圆,向着投石机的方位射去,羽箭划过长空,准确的射杀了两个袭击者。但是这还不足以消灭投石机的危险。

  “我去干掉它!”拉纳扬手一指,“你们原地防守。”

  他的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灵能波动从背后涌起。仿佛要撕裂一切的骇人魔力在激荡,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维茨莱本教授来到了甲板上。他快速吟唱无法辨认的咒语,右手持魔杖在空中勾画。

  “低贱的虫子,”高居超凡者位阶的教授目视投石机的方位,“让你见识下冒犯霍蒙沃茨威严的下场。”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悬空的法阵,赫然笼罩在投石机的上方,密布的阴云中火浪汹汹。随着红云翻滚,位面和空气都被撕裂,燃烧的陨石倾泻而下。

  “在流星火雨的攻击下灰飞烟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