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1章 索尼娅直击灵魂的初次体验

3月18日,格里菲斯刚刚脱离封印物的那一天早上。

  索尼娅坐在船舷边的软椅上,摇晃着手里的羽毛笔望着河面。漂亮的日记本放在手边,上面写了一些心得随笔,厚厚的作业和报告一点都没有动静。

  “我们离开旧镇,来到骑士与种植园之地,名叫“古老西方”的世界。

  “在这里,宏伟的城堡非常少见,大多数堡垒是用泥土和木材草草建成,护城河淤积的只剩下浅浅的水沟。真正的骑士精神更是稀有。最近发生的悲剧让我们得知,大多数维罗纳骑士和武艺高强的盗贼没什么两样。他们有闪闪发亮的盔甲,却罕有高尚的品格和仁慈的美德,缺少匡扶正义和追求荣誉的崇高理想。

  “他们不认为自己应当扶弱济贫。相反,我们一离开旧镇就看到他们忙于恐吓底层百姓,威胁他们接受城堡主的管制并且按时缴纳供奉。

  “那个故事中的美好世界,已经随风而逝。”

  包括索尼娅在内,五十个春季野营小组成员乘坐一条舒适的单桅帆船,从旧镇的水路逆流而上。

  春冬两季的野营也叫作参谋旅行,是霍蒙沃茨学员每学期一次的重要活动,目的是让学生们积累见闻,对所到之处的风土民情、交通和魔法研究状态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只不过今年春天的这一次更加特别。

  去年冬天大家徒步前往守望堡遇到的危险还很是在拜耶兰轰动了一番。这一次,校方仔细的安排了新的计划。密涅瓦院的一至三年级分成好几个小组,分别由担任教授的高阶法师和一些助教带队,在各地城防军的警卫力量护送下前往维罗纳进行为期一周的旅行。

  随队的修托拉尔们也全副武装,携带除了战马以外的全套装具,甚至准备了封印物和圣器。

  他们的目的地是维罗纳大区的城镇和乡村。一年级的同学们被安排在第一批,在局势还算平和的当下完成野营。他们的旅行从旧镇出发,经由水路和陆路向西旅行,在遍布西境贵族庄园的维洛河中下游调查学习,往返时间共计七天。

  索尼娅的小组在3月16日当天下午就抵达旧镇,换乘舒适的单桅帆船沿河向上游旅行。有了价格不菲的尘晶和魔法的驱动,单桅帆船哪怕逆着水流平缓的维洛河也能借风而行。在那些实在不方便通行的河道,当地的纤夫也能提供便捷的服务。

  白色的宽大船帆下,漂亮的游船划过镜面一般平滑的维洛河。

  这里也是不久前爆发的维罗纳老兵事件的策源地,那些被遣返的老兵们都已经被送回原籍。他们和本地贵族的矛盾在这段时间里变得更加剧烈了,甚至有不少边境地区已经发生了起义和战斗。

  有一些家族和学生们提出了不同意见,西境的形势已经不稳,怎么还能在这里旅行呢?

  校方和拜耶兰方面仔细研究了一天,也可能根本就没有研究,然后简短地做出了回复——

  “这不是旅行。”

  好在,至少表面看来维罗纳核心地区的形势还算平静。叛军被阻挡在山区边缘,受到当地贵族联军的围攻。报纸上刊登的战报形势喜人,联军正在追击穷途末路的叛军,每天都杀死他们的头领。等到晚些出发的高年级小组来到这里的时候,说不定叛军已经被剿灭了。

  当地的贵族城堡和庄园一个接着一个,可以提供接待和庇护。参谋旅行不仅要游览沿途的风物、结识当地的权贵,还要在假设发生战事的情况下制订沿途的行军、运输和驻防计划,在霍蒙沃茨社会实践和指挥类课程的期末分数里有很高的权重。

  霍蒙沃茨的传统由来已久,各地贵族也熟知其中的规则。

  来自拜耶兰的知会和安排早就送达当地。来访的少爷小姐们会奉上合适的见面礼,沿途的贵族也要按照传统迎来送往,安排精致的饮食和宴会,也免不了介绍一番当地人文、物产。对于那些未来要接手家族产业和军队的年轻人来说,这次旅行也是他们深入了解维罗纳大区的好机会。

  索尼娅的小组里有菲欧娜和伊修斯。除了有自己安排的嘉拉迪雅和执行任务的格里菲斯以外,另有几个大贵族家族和他们的修托拉尔也没有因为临时任务被差遣出去。旧镇派来了一个12人的小队沿途护送,听命于小组的指挥。

  其实索尼娅一点都不担心安全。维洛河两岸平静富饶,沿途的贵族大部分是维罗纳公爵的封臣,他们不直接听命于拜耶兰国王,但是在税收、作战等方面也有许多间接的义务,对参谋旅行小组分外殷勤。

  叛军和战事出现在更遥远的西北面和西南山区。一些边境贵族和骑士已经挡在叛军前往富饶平原的路上。

  最近几天的报纸和消息都说在经过最初的激战后,那里的战事已经趋于平静。

  只要维罗纳本地的军团、辅助军团和威风凛凛的西境骑士主力抵达那里,这场动荡了金融市场,给大家造成不小损失的小叛乱就会彻底平息。

  维洛河给这里的商业带来了繁荣和便捷,当地贵族们可以将农作物和矿产用船送达拜耶兰的市场,换回香水、新款时装和马车,还有金属构件、让盥洗室变得整洁神圣的陶瓷洗面盆和马桶,以及必不可少的各种附魔制品。

  他们还非常积极的投资于证券和期货市场。这种贸易和金融联系让维罗纳大大小小的贵族和王领贵族的关系一直很融洽,如果不是因为旅程时间表排的很紧,索尼娅她们光是出席当地贵族的舞会和宴会就能用完一周时间。

  索尼娅一边翻着书一边旋转着指间的羽毛笔。比起局势,她更担心作业和报告,对于课题要求关注的社会关系、贵族军队编制、魔法研究和物流情况一点头绪也没有。虽然她的魔咒学成绩非常好,但是野营报告所需的知识她只是通过每个学期一门的选修课了解一下,连怎么分析相关的情报都不会。战略、指挥和军政方面的作业平时都是格里菲斯帮她准备的,她可以省出很多时间研究好玩的魔咒或者玩神秘之王。


  说到这个……索尼娅打开笔记本,取出出行当天发下来的高等数论与魔咒建模试卷。

  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C”。

  对于从小到大每次考试都是A的拉莫尔小姐来说,C的分数简直是天崩地裂。

  出发当天,评完分数的试卷就被发了下来,她一直没敢看。直到菲欧娜睡着了才悄悄摸摸的瞅了一眼,当时就呜呜呜的躲进被子里去了。

  啊——!我为什么寒假没复习,为什么要让格里菲斯帮我喝掉占卜茶呢!

  又一次看到试卷上大大的C,索尼娅无可挑剔的容貌当场垮了下来。

  这可真是天大的事情。

  好在菲欧娜没有发现,还有时间。索尼娅试图冷静的解决目前的困境。她揉着淡金色的长发,严肃的思考起来:

  “长期来看,我需要购买一本新的高等数论与魔咒建模的辅导书,要详细,康威尔的课本还是太肤浅了。

  “短期来看,不能让菲欧娜发现,她早就等着疯狂打我脸的机会了!不能让妈妈知道,要体面!

  “怎么办呢……

  “我可以把C涂成A!不行不行,太蠢了。

  “要不就说这不是我的卷子,有人写错名字了?哎,谁会信呢。”

  “啊~怎么办!”索尼娅把头埋在胳膊里,如果这里是她自己的房间就要在床上打滚了。

  就在这个时候,菲欧娜像故事里的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从客舱蹦跶了出来。

  不能让菲欧娜看到!

  情急之下,狂乱之中,无路可逃的索尼娅咬了一口这糟心的卷子。

  也许是应激反应的一种,当你过度憎恨讨厌一个事物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出现撕咬的古老本能。

  索尼娅下意识的想到要销毁证据,准备赶在菲欧娜发现以前把一大团白纸黑字吃掉。

  她朝着卷子眉心写着分数的地方狠狠咬了一大口,UU看书 www.uukanshu.com在蒸发的理智恢复以前,像模像样的咀嚼起来。

  长那么大,索尼娅还是头一次吃卷子……

  入口有一点干枯,纸片粘在舌面和口腔上,非常难以咀嚼。索尼娅努力用舌尖上下舔舐,润湿了一点。她慢慢熟练起来,感觉自己还挺有天分的,小巧的香舌左右蠕动,银牙轻启,把它卷起成团,努力咀嚼了两下。

  一种淡淡的纤维感越来越明显。上好的纸张非常硬,几乎不可能咬断,但是有种融化的口感。

  在融化的过程中,有一点明显的苦味。那个大大的红色的C的墨水化开了……

  干涩和苦味让索尼娅一阵作呕,她从来没有体验过嘴里被塞进这样奇怪的硬硬的东西的感觉,特别难受,隐藏着一种朦胧而不可描述的奇怪触感。但是,还是很难受,难受的直击灵魂。

  “索尼娅,我来做作业啦!”菲欧娜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在恶心的边缘支撑的索尼娅一头扑进自己的胳膊里,低下头,努力吞咽。

  一团干涩坚硬带着怪味的触感撞击她敏感的咽喉深处。

  拜耶兰的珍珠,优雅神秘不可侵犯的魔法少女,美貌又聪慧的伯爵小姐,想要把卷子吃掉的索尼娅再也忍不住了,起身扑到船舷边,在惊骇的闺蜜面前吐得昏天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