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9章 来自西迪厄斯的预言

一个长得像大蚯蚓的神话生物和它相伴数百年的村庄……

  格里菲斯体会了一下其中的感受,有些难以感同身受。但是,他多少能够理解一些,从钻地魔虫的角度来看,人类就是人类,数百年来都在它的附近忙忙碌碌没有什么改变;但是从村民的角度来说,它们对地龙的感激和友谊可能已经在岁月中淡忘,古老的守护者最后变成了一个赖着不走还不能交流的大蚯蚓。

  数百年以后,我的墓碑边都长出大树了吧,我的后人会以怎样的眼光来看嘉拉迪雅呢?她在之后的岁月里会有怎样的生活?对她来说,我会成为怎样的一段记忆……

  格里菲斯沉默的站在那里。精灵小姐讲述了钻地虫的记忆以后也一言不发。

  他们就像两尊雕塑,想着各自的事情。

  直到冰凉的寒意从脚边升起,格里菲斯低头一看,才发现清澈的水面已经漫过脚踝。

  “快,找个门板或者树干什么的,”嘉拉迪雅晃了晃头,像是在驱赶什么念头,把翡翠塞进格里菲斯手里,“封印物正在瓦解,我记得你说过这里在现实中是个水库。”

  经提醒的格里菲斯急忙在祭坛附近四处寻找,只在附近的小屋找到一大块可以浮在水面的木板。

  不知来自何处的水越涨越高,即便这个地势较高的山丘上也被很快淹没。那些短暂跟随格里菲斯的活尸已经几乎全灭,只剩下那头巨大的屠夫活尸。

  它却有一点不同,凝视着格里菲斯和他手中的翡翠,缓缓走近,向着翡翠伸出手去,然后瓦解破碎。

  冰凉的洪水淹没了这里。格里菲斯把精灵放在木板上,自己也上去试了试。

  “不行不行,要沉的!”

  格里菲斯发现承载不了两人。他满脸肉疼的丢了双层甲、大部分武器和物资,只留下盾牌和腐化羽击剑,把药水药剂、剩下的巧克力都装在小包里扔上木板,自己泡在水里推着前进。

  笼罩在空中的黑色穹顶已经消失,冰冷的水面在月光下犹如平滑的镜面。世界展现出它本来的样子——平静冷寂的水库。

  嘉拉迪雅眺望了一下远处,像船长一样指出前进的方向:“加油,格里菲斯,游出去我们就胜利啦!”

  冰冷的寒意包裹着格里菲斯,初春夜晚的凉意甚至在他的脸上冻上了一层白雾。起初还只是觉得水有点凉,但是随着体力的消耗和时间的延长,格里菲斯开始连喘气都感到困难。

  这个水库大的惊人。虽然越超凡人的体质让格里菲斯能够长时间坚持,他也渐渐感觉到体温的下降。

  岸边就像是永远不会到来一样遥远……他觉得自己的大脑都要被冻住了,水下划动的双脚愈发沉重。

  嘉拉迪雅立刻发现了他的异样,伸出手去握住了他冰凉的手背:“你快上来,我来替换你。”

  “你的体质支撑不了多久,”格里菲斯摇摇头,“我还行。”

  精灵少女的手指纤细修长,非常漂亮。冷的够呛的格里菲斯迷迷糊糊的欣赏着这双手,不知不觉间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他的神智略微振作了一些,已经被冻僵的身体恍惚间好像变得灵活了。

  格里菲斯心里大叫不妙。在冰冷的水中长时间浸泡的人会有短暂的时光感受不到痛苦和寒意,这可是危险的信号。

  我要死在这里了吗?格里菲斯用力游动起来。岸边还在数千米之外,自己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在我的包裹里还有一些增强力量的药剂,但是现在喝可能会加速体温降低,”格里菲斯的大脑异常平静,“巧克力,给我吃一点巧克力,这种军粮能补充热量。”

  他一边说,一边动动手指指了一下扔在木板上的小包。

  听到这话的女孩一下慌了神,急忙打开巧克力的纸包,往他的嘴边递过去。

  “扑通。”

  “啊!!!”

  突然,手忙脚乱的嘉拉迪雅失手把巧克力全都掉进了水里。眼看着宝贝丢失的格里菲斯伤心的差点咽下最后一口气。

  “对不起,对不起!”精灵几乎要哭起来了,如画的眉目间满是焦急的神色,要不是格里菲斯拦着,她估计要跳进水里。

  初春的湖水竟然会这么凉。

  等到好容易登上了岸边,格里菲斯已经冻的有出气没进气了。他看到精灵嗖的一声冲上岸,手忙脚乱地跳进草丛找来石块、灯芯草和树枝开始点火。

  她一点都不擅长这事,被冻的发麻的手还是湿的,几次点火都没有成功,躺在一旁岸边的格里菲斯已经快没声了。

  嘉拉迪雅向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神明祈祷,眷顾她的银月与星光女王好像也不管生火这事。她吟诵了好些伟大的善良守序存在的真名和仪式,乱七八糟的祈祷一点回音也没有。气急败坏的她开始咒骂起来,从圣光、幸运的眷主一路骂到主管灶台和酿酒的神明。

  “嘭~!”

  小小的火苗终于照亮了夜晚的黑暗。精灵小姐也不知道自己骂到第几个神明才成功的,欢喜的几乎要跪倒在地轻吻泥土。她急忙点燃了附近的树枝,然后才想到去脱掉格里菲斯身上湿透的衣服。

  ……

  这有点奇怪呢~回光返照竟然是这么一种体验。不冷了,我的体力正在恢复。

  格里菲斯动了动眼皮,感觉自己睡着了一会。他的身上盖着一件半干的猎装外套。除了篝火的温暖之外,还有美好的体温和温润如玉的触感。

  他的胳膊感觉到了让人安心的心跳。

  “这样好点吗?”嘉拉迪雅紧紧靠在他的身边。

  格里菲斯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身体的感受并不是回光返照的效果。

  他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飞快的看了一眼同伴。

  嘉拉迪雅只穿着紧身的单衣,窈窕的身体躺在他的身旁。

  格里菲斯的心脏差点从胸口跳出来。

  精灵看到他恢复知觉,很高兴的坐起身,用那件半干的外套遮挡着自己,轻轻笑着:“好饿啊,你还有吃的吗?”

  格里菲斯遗憾的摇摇头,吃的早就和大部分武器盔甲一起丢光了,巧克力也没啦!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惊人的扰动,仿佛撕开了一道透明而虚幻的门。在两人的面前,西迪厄斯的身影正在逐渐变得清晰。

  迦南执政官之子身穿精甲,腰挎战刃,身披银白色的华贵长袍出现在两人面前。

  “哥,你总算来了!”嘉拉迪雅欣喜地说道,“每次话都说那么大,到头来还是来的那么晚。”

  不,来的好快,竟然是不需要目标位置协助的传送魔咒!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迦南和西迪厄斯的魔法力量竟然如此之强吗?格里菲斯有些紧张的想着。

  西迪厄斯还没有来得及和妹妹打招呼,他就震惊的看到格里菲斯几乎是没穿衣服,又看看刚从他身边起身,同样没好好穿衣服的妹妹。

  高阶精灵法师的惊世之貌瞬间涌起风暴和雷云。威力惊人的法球在西迪厄斯的身边旋转。他的怒意几乎化成烈焰,眼看着就要烧死格里菲斯。

  “该死的虫子,你要为嘉拉迪雅的名誉付出代价。

  “我要让你后悔来到世上,下辈子哪怕做一只哥布林都胜过此身的经历。”

  嘉拉迪雅一把推开有些不知所措的见习骑士让他转过身去,对狂怒的哥哥说道,“别啰啰嗦嗦的,快把你的长袍脱下来给我,把可可脆饼都交出来!”

  西迪厄斯飞快的给妹妹披上长袍,然后解下腰间的束带给她系上。嘉拉迪雅摸出饼干吃了起来,还塞给格里菲斯一块。

  “这里是哪?”

  “距离瓦尔纳不远的湖边,属于封印物原本覆盖的范围内,”西迪厄斯说道,“异象已经解除,我带你去附近的法师塔休息。”

  “恩,格里菲斯你呢?”

  “我去附近的军营报告,任务完成了,我还来得及赶去旧镇附近和索尼娅她们汇合,”格里菲斯想了想,“请送我一程,这里的军队可能会谋害我。”

  “没问题,我们和你一起去!”嘉拉迪雅立刻回答道,“哥哥,把你的锁甲给他吧。”

  “使不得使不得。(不行。
)”

  格里菲斯和西迪厄斯一起说道。

  嘉拉迪雅先是瞪了格里菲斯一眼,然后虎视眈眈的看着哥哥:“是你自己脱还是要我动手。”

  ……

  虽然西迪厄斯来的很快,但是三人要前往附近的军营还是只能靠走路。

  没有事先的布置和足够的物资,就算是西迪厄斯这样的超凡者在传送完成后都机动力都会大减。他一定有很多办法急速赶路,但是要带上碍事的格里菲斯和没有装备的妹妹就没有别的好方法了。

  嘉拉迪雅的身上开始出现一些异样。她变得很疲惫,神智昏昏沉沉的,似乎随时会睡着。

  这是试炼完成后可能出现的症状之一,她已经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身体还不适应。

  “你在这里休息一会,”西迪厄斯清理出一块干净的草地,让妹妹躺下。嘉拉迪雅立刻就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格里菲斯紧张又尴尬的看着西迪厄斯。

  “过来,我有话和你说。”高阶精灵巫师就像是在和臭虫说话,强忍着没有去捏自己的鼻子。

  格里菲斯跟着他,忐忑不安的移步到不远处的湖边。

  “你对嘉拉迪雅做了什么?”西迪厄斯摸着佩剑冷冷说道,但是他好像比格里菲斯还紧张。

  “什么都没有!”格里菲斯急忙说道,“我因为低温失去了知觉,嘉拉迪雅照顾我,她只是……”

  “行了,别说了,”西迪厄斯打断了他,“她和你说过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吗?”

  “没有。”

  这也是格里菲斯关心的问题。他能察觉到嘉拉迪雅对他隐瞒了有关试炼的重要情报,但是几次尝试都被她耍赖糊弄过去了。

  神秘学是严谨的理论和实践体系。虽然还有无穷无尽的未解之谜。但是权威的理论认为,神秘世界是普遍联系的世界,看似偶然的事件背后有必然的联系。

  数百年来,这一理论不断被实践所检验。

  格里菲斯与嘉拉迪雅的相遇,之后的一系列事件,以及出现在这场试炼都有可以探寻的原因。

  “哼,真是讽刺。”西迪厄斯认真的看了看他,深邃的目光仿佛要洞彻他的心灵。格里菲斯心里发毛,甚至想逃跑。

  西迪厄斯充满了厌恶和鄙夷的视线渐渐的染上了几分笑意。他收回极具压迫感的目光,像他妹妹一样自顾自说道:

  “根据预言,只有当嘉拉迪雅独自在东方行省一个叫作马尼萨的地方冒险时,她才会找到注定的守护。事后来看,那就是你。精灵会和自己的守护在神灵的注视下订立排他的神圣契约。你注定会在她陷入危险时出现,背后的缘由有待调查。”

  格里菲斯被吓了一跳。也难怪嘉拉迪雅从来没有详细解释她在马尼萨村附近的冒险活动的真实目的和收获。这种事情她当然会不好意思,说不出口。

  而且,这意味着嘉拉迪雅总有一天会发现他和索尼娅的契约。两份契约都是排他的!

  西迪厄斯倒是没注意他的表情,继续说道:

  “虽然听起来很荒唐,但你就是预言向她昭示的守护,你的某种尚未被查明的特性对她意义非凡,注定将你们联系在一起。

  “我的族人们自然也有一些意识到个问题。根据过往案例和推测,你们两个早晚会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丑闻,就像是罗兰和我的表姐蒂德薇熙那样让人羞耻又荒唐的闹剧,最终损害迦南的利益。

  “因此,我的一些族人行动起来,他们通过精心的安排,在没有引起拜耶兰方面警惕的情况下,赶在拉莫尔伯爵察觉以前,把你送来执行必死的任务。”

  格里菲斯脸色苍白。

  迦南的执政官因为女儿的事要打死他,这个想法有时候被格里菲斯当作一个自己乐呵乐呵的玩笑。他实际上并不认为执政官真的会这么干。

  你可以讨厌蟑螂,但是为了一只蟑螂冲进别人家里布置陷阱去弄死也太过分了吧!

  西迪厄斯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呵呵,你看,他们失败了。我在察觉到他们计划的同时就知道他们必然失败。

  “伊露瓦什的预言难道是后街的占卜把戏么?他们自作聪明的戏耍最终把你送到了我不谙世事的妹妹身边,要不是你的存在,就她那单纯又鲁莽的性格,还真是有可能死在试炼中。”

  谢谢,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格里菲斯在心里说道。

  没等他的小心思动完,一股寒意突然笼罩了他。

  西迪厄斯全身散佚着可怕的气息。他的眼眸中失去了凡俗的光彩,仿佛已经抵达世界的本源,比传说中的巨龙威势更甚一筹。

  格里菲斯曾经想过对抗西迪厄斯。但是在这样的威压之下,他发现自己脆弱的像是路边的小草。

  西迪厄斯步步紧逼,用戏谑的语气问道:

  “格里菲斯,听我说了这些你是不是很得意?

  “觉得自己像是故事的主角一样,不知不觉中就有美丽单纯的公主送上门来?你可以在她和其他鲜花中随意挑选。

  “好吧,别紧张,嘉拉迪雅不希望我杀掉你。小事一桩。

  “你继续做主角好了,我成全你。

  “只不过,不是男主角,

  “是女主角。”

  西迪厄斯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锋锐绝伦的冰蓝色长剑。它是闪电和雷霆的聚合体,神秘而无法抵挡的断钢剑。

  “我来帮助你,格里菲斯,”西迪厄斯笑了起来,一把扼住想要逃跑的格里菲斯的咽喉,“快点给自己准备一个新名字,好听一点,可爱一点,适合美丽的女骑士。我来帮助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呵呵,毕竟我也不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