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8章 黑域 尾声

“格里菲斯,吸引它过来,让活尸跟上我的行动!”

  嘉拉迪雅呼喊一声,转身先一步向着地龙的洞穴跑去。

  格里菲斯紧随其后,绕过祭坛的尖塔向另一侧跑去,成群的蟑螂蜂拥而来,有前有后的拉成几条衣带般的线条。

  格里菲斯转身丢出几份次级减速药剂,这些大虫子立刻乱成一团。

  他紧接着调动符文,向地面施加“寒冰构造”的魔咒,竖起掩护的冰墙,以平滑的坚冰覆盖地面。

  巨大的异种兽人一看到他们逃跑,立刻大步追来,刚刚踏上去冰面就险些滑倒。

  但是它的力量蛮横无比,甚至全身涌动着毁损魔法效果的气息。它稍一用力便大步踏上,毫无阻碍的冲了过来。

  它将手中巨镰掷出。黑黄的凶器卷着狂风扫过,掀起一片破碎的冰凌和惊人的风压。

  两头活尸突然从旁边扑了上来,用身体挡住了巨镰的投射,自己也被当场切断。被这一下阻碍的凶器失去了部分威力,紧接着又被冰墙挡了一下。

  虽然这一次的防御比较成功,但是格里菲斯还是被巨镰又一次击中。他翻滚着砸塌了一面矮墙,落进一片碎砖瓦砾之中。

  不等他手忙脚乱的爬向一处遮蔽物,狂暴的兽人已经挥拳砸来。它的拳头如磨盘一般,双手紧握向下就砸,狂暴的气势胜过惊雷。

  就在同一时间,嘉拉迪雅已经灵巧地跳上附近的一个木棚。木棚的下方便是地龙的洞口,但是三头活尸拥挤在那里阻挡了视线。

  她抽出羽箭,右手如迅影般接连射出。

  三道宛若陨星的箭芒次第袭来。

  第一箭直扑兽人的右眼。原本即将抓住格里菲斯的兽人仓促间抬手一挡,堪堪护住自己的眼睛,却让格里菲斯有了喘息脱逃的机会。

  第二箭命中了兽人的脚踝,贯穿血肉而出。这个强悍的怪物在这一击之下也不得不轰然跪倒。

  第三箭没有瞄准兽人,而是向着旁边的土墙射去。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矮墙轰然倒塌,腾起的沙尘隔绝了兽人的视线,将格里菲斯隐蔽在模糊的烟尘之中。

  这三箭在一瞬间完成了援护、迟滞和掩护的作用。不久以前,嘉拉迪雅还只会简单而直接的攻击。她几乎没有恶战的经验,纵然天姿绝伦,但是对于战场和自己能力的理解浅显而幼稚,甚至面对哥布林和蟑螂都会遇到危险。

  她就像是坐拥万贯家财的幼儿一样,根本不了解财富的价值和伴生的危险。

  直到刚才的一刻。

  眼看着格里菲斯就要被抓住捏碎,嘉拉迪雅没有惊慌也没有盲动,而是继续执行原定的战术,在危急之中做出了效率极高的判断,掩护和牵制一气呵成。

  虽然兽人强悍的身体可以承受大量的伤害,但是面对这样精妙的连击和协同却无可奈何。

  等到它从脚踝的伤痛和漫天烟尘中缓过来的时候,格里菲斯早已拉开距离,正向着下一处遮蔽迂回,即将再次以凝聚的冰枪狙击。

  眼看着即将到手的猎物逃走的兽人发出愤怒又不甘的咆哮。它捡起巨镰,强有力的双腿无视伤痛和流血发力跃起,向着威胁极高的精灵冲刺,然后跳劈斩去。

  它恐怖的爆发力掀起狂风,轰鸣袭来,仅仅是目睹突击的气势和狂乱就让人肝胆俱裂。虽然受到了封印物规则的削弱和压制,但是这一击依然如气压山海,风烈剧变。

  嘉拉迪雅眼看着兽人劈头盖脸的砸来,只是微微躬身,收敛气息,平静的眼眸注视着排山倒海般斩来的一击。

  快闪开!格里菲斯心中焦急喊道。还不及他开口,巨镰已经轰鸣落下,近在咫尺的精灵身边卷起疾风,化作淡绿色的虚影急速闪避。

  “轰!”兽人如同攻城投石机的石弹般轰击在地面上。落点附近的木棚和石砖全被粉碎,呈环状溅射开来。

  格里菲斯眼看着精灵闪电般地躲向自己这边,紧接着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迎面袭来,两人如同秋天的落叶一样眨眼间就被吹飞出去。

  破碎的砖石夹杂着木片噼噼啪啪的掉落在地上。格里菲斯被尖利的碎石糊了一脸,强忍着疼痛睁开眼睛。嘉拉迪雅窈窕修长的身影从风暴中来,靓丽的长直发在狂风中飞舞。碎石铺天盖地,却没有丝毫触及她灵动的身姿。

  她高冷而优雅的站在那里,尘埃、碎石、四溅的木片就像是诚惶诚恐的臣子拜谒君王般小心翼翼的避开。明明正处冲击波和碎片的中心,精灵也毫发无伤。

  她的身形在以难以描述的方式律动。虽然她就站在那里,却像是无法捉摸的幻影。

  多么强大的力量和天赋啊!

  仅仅是一两次战斗的历练,她就从稚嫩中成长起来,展现出惊人的实力和天赋。与她相比,无数次血战历练的格里菲斯显得笨拙而平庸。

  换作别人,肯定会不甘而气愤的咬牙跺脚。

  不过格里菲斯可不这么想。他两眼放光,欣喜的看着精灵平安无事的从冲击和危险中全身而退,轻盈的身姿如同舞会上那样美艳的不可方物。

  真的是好看极了!

  “我们后退一点。”格里菲斯还是有点理智的,赶快提醒一句。

  “为什么?”嘉拉迪雅得意洋洋的说道,“你没看到我有多强吗?这些小石头根本伤不到我。”

  她的非凡能力“风行”显然超越了正常的非凡能力规格,几乎达到了物理伤害免疫的程度。她淡绿色的猎装上连灰尘和污渍都没有留下。这已经不是能力所能做到的,几乎可以说是元素甚至神灵的加护。

  随着冲击平息,嘉拉迪雅开心的解除了疾风的加护,向着灰头土脸的格里菲斯扬了扬下巴。

  就在她想再说点什么,表扬一下自己的时候,一团飞到空中的碎石和尘土劈头盖脸的从天上落了下来。

  被兽人掀起的地板和土石有好些飞的很高,这个时候才落了下来,转眼间就把两人涂成脏兮兮的泥人。

  “……”

  嘉拉迪雅一时都接受不了。她傻傻的站在那里,眨了眨全身上下唯一不是土黄色的眼睛。

  “咚!”

  几块大点的石头落了下来,其中一块正好砸在她的头上。

  嘉拉迪雅当场头破血流,扑通一声就倒进格里菲斯的怀里。鲜红的血迹止不住地蔓延渗出,转眼间就染湿了她的衣衫和长发。

  格里菲斯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匆忙取出一瓶治疗药水,翻转精灵的身体,小心地灌了下去。

  精灵姣美精致的容颜已经白的像纸一样,额头的伤口鲜血潺潺,把见习骑士的衣袖都浸湿了。

  格里菲斯急忙取下携带的少量绷带和烧酒,先清除伤口边的污渍,
再除去插进精灵肌肤的碎石片,抹上药膏缠上绷带。这个情况着实出人意料之外,他一边包扎一边惊慌地扫视四周,却未见兽人魁梧的身影。被派去遮蔽视线的活尸只剩下壮硕的屠夫滚到了一旁,另外两个已经消失不见。

  虽说嘉拉迪雅非凡的能力轻松躲开了兽人落地的一击,但仅仅是攻击余波落下的石头就打倒了她。

  这弱的不像话的体质和防御能力真是和安柏难分伯仲。

  格里菲斯的额头上冷汗直冒,心跳的像是进军的战鼓。他一边包扎检查着同伴的伤口,一边警惕随时可能再次出现的兽人。脑海中却不可遏制地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纵然是这样天赋异禀的上位种族,也很容易被击倒嘛。嘉拉迪雅罕见的拥有游侠和施法者的双重非凡特性,移动速度、闪避、攻击速度、精密度和杀伤力都非同凡响,魔咒还能提供应对复杂情况的对策,但是一旦被范围杀伤命中,轻盈灵巧的身体会难以承受……

  如果精灵一族都是如此,未来与他们交战,我可以用数量维持厚重的战线压迫他们的机动性,再投入投石机用大范围杀伤击败他们,投射距离要远,避开法师的射程……格里菲斯手里的包扎不停,但是满脑子都动着怎么击败杀死精灵的念头。

  想着想着,他竟然进入了忘我的状态,有头有尾的飞快构思了一个对精灵战术。刚刚因为惊慌和焦急而紧咬的嘴唇也放松起来,缓缓的翘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嘿~”满脸是血的精灵突然发出一声轻柔的呼唤,“我是不是伤的不重?”

  “嗯?什么?”格里菲斯的幻想立刻被打断了,他愣了愣神答道,“没事,小伤口。”

  “那就好,你笑眯眯的想什么歪脑筋呢?”嘉拉迪雅挣扎着坐起身来,“那个兽人怎么样?”

  刚才重击的落点已经成了砸开了一个巨大的地洞。那里就是地龙洞穴的洞口,嘉拉迪雅站在洞口的木棚上射出三箭以后,兽人就砸了过来。

  随着那一记惊天动地的跳劈,兽人直接砸进了地洞里消失不见。冲击波和碎片打退了蟑螂,一时还没有聚拢上来。

  就在此时,地洞中传出一声从未听闻的长啸。骇人的气势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远远站在洞外的格里菲斯就像是被恐怖的异兽摄住一般,惊恐的双腿发软。

  全身的汗毛纷纷竖起,格里菲斯全身都颤抖起来。洞中的巨响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仅仅是听到这怪声就让人动弹不得。

  地面开始剧烈抖动,石块像长了脚一样弹跳起来。格里菲斯立刻就想要转身逃跑,但是有某种强大的意念正在试图侵入他的神智,双腿像灌铅一样无法挪动。

  “是那头钻地魔虫!”格里菲斯喊道,“它要袭击我们?”

  “不会的,”嘉拉迪雅摇摇头,“这里终究只是封印物的世界,眼前的一切都只是泯灭的意识留下的灰烬。”

  惊悚的巨响和地鸣渐渐平息。两人身边仿佛灼烧般的异象开始层层脱落,UU看书 www.uukanshu.com像破碎的镜子般跌落在地上,化为乌有。

  一块漂亮的翡翠出现在原本应当是地龙洞口的位置。

  嘉拉迪雅捡起碎片,闭上眼睛,以她非凡的灵感细细体会,片刻之后,她从冥想中返回:

  “结束了,封印物的骚动已经平息。

  “这是梦境途径的序列7‘夜魇’的非凡特性结晶,是钻地魔虫留下的,上面还有一些它残留的意念。它生前虽然是强大的拥有超凡特性的神话生物,但是被猎杀后只有这一点点残骸和不甘的意念留存,

  “它的使者被可怕的敌人杀死,相伴数百年的村民与它反目成仇,大水即将彻底毁灭它数百年生存的故乡。在愤怒、不甘的折磨下,它离开巢穴,与入侵的敌人爆发战斗。

  “它最终还是被杀死了。它庇护的村庄无人生还,遗迹沉没在不见天日的水库之下。

  “在毁灭的前夕,它向它的神灵祈祷,希望有人能够知晓它和村庄的遭遇。那个奇怪兽人的本体杀死了它,也可能得到了其他力量的辅助,这并不重要,钻地魔虫也并不清楚。

  “聆听到它的意志的某个神祗祂虽然不能直接干涉我们的世界,但是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引导着我们探寻它悲剧,祂的力量介入了我的晋升试炼,让我出现在这里。

  “这块翡翠般的特性结晶,算是对我们探寻隐秘的酬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