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6章 黑域 其8

木屋的墙角处,水流渗透了表面的泥土,勾勒出清晰的痕迹地向下渗去。

格里菲斯拔出剑插进缝隙中,左右滑动了一下向上挑开。在一块覆盖着泥土的厚实木板下,果然隐藏着一个地下室。

“木板很厚,上面覆盖着粘土,敲击检查的时候很难发现这里,”格里菲斯点起火把,向着地下室探去,“我先下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

木屋的地下室潮湿又阴暗。在不大的空间里弥漫着恶臭的气味。格里菲斯一脚就踩在一团软乎乎的东西上。他用火把晃了晃,发现这是一个乡绅打扮的成年男子。乡绅的脖颈被拧到了背后,面貌扭曲。

再往前躺着一个老者。他的身体被利刃拦腰切断,肠子流了一地。

这里有搏斗的痕迹。在地下室的最里面,一个高大魁梧的巨汉坐在墙边。格里菲斯保持着距离,借着火光检查着。

巨汉赤裸着上身,腰间披着一条油腻的麻布,已经死去多时。他长着一个圆圆的大脑袋,体型身高与袭击两人的怪物颇为相似。结实的肌肉好像被利刃反复捅刺,到处是血洞和伤痕。致命伤来自颈部,某种可怕的凶器切断了他的喉咙,血迹已经渗透了地面,把附近的泥土染成了深黑色。

嘉拉迪雅跳了下来,和格里菲斯一起检查现场,在确定没有其他发现以后,他们一起搬开了巨汉的尸体。

死去的巨汉沉重无比,两人用尽力气才把他从墙边推开。在已经被血浸染的墙根,遗落着一个笔记本。

清晰工整的笔迹不像是出自眼前巨汉的手笔。格里菲斯甚至很怀疑以他的大手能不能拿住笔。漂亮的小本也不是巨汉会用的,倒是像死去的乡绅所写的日记。

【日期不明的日记一】

“地龙的神使固然痴愚,但是弗拉德村长也太顽固了。我们只是要迁移到更好的地方生活,并不是要和过去的传承一刀两断。

“我们会坚守对地龙的信仰,就像过去数百年一样,地龙可是村庄的守护者。

“驻守法师德梅尔·哈克大人倾听了我的苦恼,他说能够帮助我,但是需要准备。在此期间,我必须和神使囚禁村长一段时间,不要让村民和地龙的矛盾进一步激化。说实话,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好,村民们会更加担心的。但是法师大人既然这么说了那一定有道理。他可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

【日期不明的日记二】

“我照着法师大人的吩咐做了。

“村长很生气,我向他保证只要驻守法师大人到来就会释放他。在那以前,我们不能继续让村长和神使在村民面前发生冲突。”

【日期不明的日记三】

“听说驻守法师大人来到了村里,但是我没有遇到他。

“杀猪的混蛋对村长态度很差。见鬼,这样是不可能调和矛盾的,我明明千方百计叮嘱他要恭敬,要心平气和!为什么古老的地龙会寻找这样的蠢货担任神使?

“如果不是他拙于言辞,没有能够将地龙的意志清晰传达,矛盾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不就是搬个家吗?怎么会闹成这样。”

【日期不明的日记四】

“法师大人和骑士老爷失踪了。

“村庄里有很多人说神使戴着他的油腻的破口袋四处游荡,散发着恶臭的气味,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村民,就想要吃人一样。

“但是,不应该啊,我明明叮嘱神使在得到驻守法师调解以前躲在他的小屋里看好村长,他也答应照办的。为什么还有人说他出现在村里惹事?

“我该怎么办?也许我应该把村长放出来,地下室确实很臭,对老人家的健康不利。

“恩,我得去把他放出来。”

【日期不明的日记五】

“有人影在神使的木屋附近出没,还有大的吓人的蟑螂,我很害怕。

“怪物出现了,他伪装成神使的模样,

“哦不,他们在争斗,太可怕了。神使败退了,受了重伤,我们一起躲进地下室。

“谁来救救我啊!”

【最后的潦草字迹】

“他来了,他发现了我们,他在上面!”

嘉拉迪雅收起日记,向着格里菲斯轻轻摇摇头:“这下麻烦了。”

“的确,”格里菲斯确认地下室没有其他遗漏的信息以后就准备离开,“我们去地龙祭坛准备战斗吧,看来免不了和那个怪物一战。”

他一边说,一边目光在屠夫的尸体上扫来扫去。

“我不是说这个,”精灵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奚落村的灾难牵扯很深,你成功处理了这次的封印物事件会摊上更大的麻烦。

“你说过,这附近是萨洛里安大人的领地和水坝?”

“没错。”

“格里菲斯,这些记录让我对地龙真实身份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精灵解释道,“它应该是一条古老的神话生物,可以在地下穿行,甚至拥有控制人心的心灵感应能力。

“它的神秘学名字是‘钻地魔虫’,拥有悠长的寿命,是生活在泥土中,长着乌贼般触须的巨大蚯蚓状神话生物。它蠕虫般的身躯包裹在粘液中,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尖利回响的号角声,强大的个体甚至能在大范围内制造幻觉。

“钻地魔虫是安静的神话生物,不喜欢争斗,怕水。它的心灵感应能力像类似的非凡能力一样,长期影响下会让人变得盲目痴愚。这是一个非常鲜明的特征,很容易暴露它的存在。因此,钻地魔虫并不会广泛的使用这种能力。”

格里菲斯有些理解了,神色凝重的说道:

“那么,村里发生的事件经过大致是这样:

“在这个古老的奚落村,部分村民崇拜着一条被称为‘地龙’的钻地魔虫,头戴怪异口袋的愚笨屠夫就是他的神使。

“当村庄因为大坝修筑事件需要搬迁,

村庄即将被淹没的时候,钻地魔虫的崇拜者和以村长为首的其他村民发生了冲突。

“失踪的恩纳泽·维克提姆乡绅试图居中调解,并且请驻守法师协助。在他看来,钻地魔虫完全可以和村庄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嘉拉迪雅认可的点点头:

“恩,但是他错估了神话生物的反应。钻地魔虫定居在这里一定是有吸引它的原因,为此它控制自己的崇拜者竭力阻挠大坝搬迁计划。冲突激化了。

“就在驻守法师赶来调停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怪物。它有着和屠夫相似的外形,应该是出于伪装的目的,很可能就是袭击我们的那个驱使蟑螂的怪物。

“怪物先是在原本就不安的村民中制造恐慌,接着杀死了村长、屠夫和乡绅,很可能也杀害了非凡者小队。

“至此,钻地魔虫和村庄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必将在地龙祭坛爆发冲突。那个怪物也一定会出现在那里。

“这就是封印物黑域隐藏的秘密,钻地魔虫很可能在之后的冲突中被杀死了,但是它的强大力量和意念有一些留存下来,形成了这个领域。”

……

强壮的屠夫尸体成了活尸,跟在格里菲斯的身后,摇晃着可怕的身躯,沉默而顺从。

格里菲斯带着它,来到村公所的仓库,在死去的非凡者小队成员中又唤起了四人。

虽然他们身前可能都是强大的非凡者,但是此时此刻它们只是流淌着腐烂的阴森气息,丑陋狰狞的无皮怪物。

在亡灵复生和支配术的魔咒作用下,格里菲斯控制着它们,向着最后的交战地点地龙祭坛前进。

嘉拉迪雅心情复杂的看着朝夕相处的同伴。狰狞的怪物时不时从视线中蹒跚而过,UU看书www.uukanshu.com让她心惊肉跳。

格里菲斯驱使着不死的怪物,却是一脸怡然自得,丝毫不在意它们暗示的邪恶和黑暗,甚至有几分满足和自信。如果单独看他的脸,还是让人很放心的。

只是……

四个没有皮肤的活尸佝偻着身体蹒跚而行,异常高大而且丑的惊天动地的屠夫像座肉山一样摇头晃脑。

它们簇拥的格里菲斯如同死亡的代言者。他向着祭坛前进,分明是要给那里更多的毁灭和杀戮。

他仿佛投奔到了邪神旗下,成了怪物的统领,气质凝炼,目光冷峻,指挥和统帅邪恶好像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格里菲斯……”

精灵女孩小声的呼唤了一声。

“怎么?”被前呼后拥的格里菲斯神采奕奕的转过头来,看着还挺享受的。

五头活尸跟着他一起扭头,十二道邪恶的视线聚焦在嘉拉迪雅身上,差点把她吓晕过去。

“我的战士们,上前,去我们的战场占领阵地!”格里菲斯大手一挥,还得意的哼哼两声。

说完这话,活尸们蜂拥而上,向着祭坛奔去。

格里菲斯目送自己的仆人离开,转过头温和的看看精灵:“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笑容自然又温和,甚至让人觉得有点温暖。但是,就在几秒钟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嘉拉迪雅对这丧心病狂的一幕感到难以承受。她揉着额头,忍着难受,快步跟上同伴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