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0章 黑域 其2

从海路搭乘轻便快船抵达西境维罗纳大区的瓦尔纳港只要不到一天的时间,那儿距离霍蒙沃茨并不太远。

富有、尊贵的高阶巫师们有不少都在西境沿海有庄园和产业。那里靠近第一纪元以前的古老文明的遗迹,向西进入山区可以找到古代的残骸和一些隐居的神话生物。拜耶兰官方的力量在这里是最薄弱的,当地领主也无心干涉巫师们神出鬼没的研究和创新。

西境在地理意义上包括维罗纳大区以及一些零散的郡县、城邦、自由市和山区。但是一般来说,维罗纳大区和西境的意义几乎是重合的。

这里最大的港口和城市被称为旧镇,是尘晶、白银、铜等矿物,小麦、玫瑰精油、酸奶、葡萄酒、苜蓿和其他农产品的集散地,夹带着不少遗迹中挖掘出来的神秘学材料的走私。旧镇很早以前就被拜耶兰王国直辖,瓦尔纳和几个小一点的城镇由王国和本地共管。

除了这少数几个城镇之外,虽然当地贵族对国王和元老院客客气气,但是王国的直属军团和税务官是不能进入西境的。

各地的法师塔已经具备了一定距离内的非凡者瞬间传送能力,但是,这样旅行的价格不是格里菲斯和官方能够承受的,只能用于紧急状态下调遣超凡者和服务大人物。海运和过去上千年一样,是最快捷方便的旅行方式。

格里菲斯抵达的时候正好是吃早饭的时间。根据制度,他立刻前往瓦尔纳城外的军营报告,在那里可以得到招待,不用自己去找吃的和住的。

这里由王国和当地领主们共管,灰暗又破旧的军营死气沉沉的。这里驻扎有一个直属军团麾下的大队,格里菲斯需要向他们的主官报告。但是他们已经离开了营地,只剩下一批维罗纳本地的城防军和守备队滞留在那里。

维罗纳守备队是一支介于民兵和正规军之间的武装,守备队士兵是有自己产业的自耕农,平时耕作,战时从军,主要装备是大盾和短矛,由本地的步行封建骑士率领进行作战。

格里菲斯出示了身份牌和任务书,获准在营地里转悠了几圈。他很快发现维罗纳守备队的士兵是这几天才集中起来的。他们平时不怎么训练,装备也不好,气质面貌简直看不出是半职业军人,战斗力很可疑的。

城防军的情况就更差了。他们也算是职业士兵,没有自己的土地,全靠军饷生活。格里菲斯抵达的时候,这些月饷35-40银郎的伙计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样子,穿着破旧的军服无所事事。

唯一靠谱的是营地里有一些召集来的步行封建骑士和他们的扈从,算是响应了动荡不安的局势。

他们是维罗纳统治的核心,和修托拉尔不同,没有在高等学院进修,也不由国王直属的贵族管辖。他们服从世代居住在本地的大小贵族指挥,装备锁甲、长剑、战斧、战锤和铁盾,盾牌上绘制着所属家族的纹章。这些骑士和扈从都是非凡者,既能发动凶猛的骑兵冲锋,在关键的时刻还能下马作战守住阵地。

虽然他们不像王领的骑士和修托拉尔那样受到很好的文化和魔法通识教育,但是他们的战技一样高超,作战也非常坚韧,往往还要兼任督战队的角色。

这个军营的结构非常简单,防御和训练接近于没有。实在没什么好看的格里菲斯去厨房外排了好一会的队,才领到了一份飘着菜叶和土豆的汤和一片面包。

他盯着食物看了一会,又看看厨房的告示。

“早餐,汤和面包;

“午餐,汤和面包;

“晚餐,汤和面包。”

这样的餐单还有写出来的必要吗?不甘心的格里菲斯绕着分发食物的厨房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别的免费食物,反倒是发现旁边还有一块牌子。如果想要额外来一些肉肠和酒,那就得自己出钱了,三个苏一小杯酒,五个苏一根肉肠。

不,我不出。

格里菲斯端着汤和面包,找了个空地坐下,就着自己的干粮吃了起来。三三两两的士兵像乞丐一样聚集成堆,在他的附近吃着寡淡的食物。

他们的脸色很差,衣服也很破旧。照理来说,最普通的军团士兵也有50银郎的月薪,瓦尔纳军营里的城防军、地方守备队和辅助部队应该也至少有35-40个银郎,不至于过成这样。

才吃了一会,一队宪兵就走了过来,抓住一个士兵,把他拎了出去,附近吃饭的士兵们纷纷闹了起来。

“散开,”宪兵吼道,“施密特老爷昨晚又被偷走了3只鸡,我知道是谁干的,一个都别想跑掉。”

聚拢上来的士兵们立刻泄了气,咕噜咕噜的低声抱怨。

格里菲斯看在眼里,匆匆吃了早饭便前往军营的司令部。

刚一进门,他就看到两个城防军的上尉在名单上勾画。他们身穿笔挺的制服和崭新的靴子,腰间佩戴着马刀。

“我们中队今天12人不执勤,你这里几个?”一个上尉问道。

“9个,不能更多了,”另一个军官揉着头发,“少校那里不安排晚饭,我得另外出钱。”

“行吧,”一开始说话的上尉点了点头,“那么,港口那边你能安排几个人去?”

“什么价钱?”

“老样子,25个苏。”

“行,我有30,不对,35个人。”

一笔生意似乎就那么敲定了。两个上尉立刻在名单上划拉掉几大排人,其余的名字后面再标注上巡视、做饭洗衣、保养武器、训练等各种信息。

格里菲斯默不作声的从他们身边经过,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自顾自的去和司令部中间的办事员那里登记交接。

非执勤兵赚点外快并不少见。在东方的时候,勤俭持家的艾露莎也偶尔会带几个爪牙喽啰去做一些猎杀野兽、修补道路、给村庄里的病人治病疗伤什么的工作,赚一点小钱给全中队的大伙吃几顿好的。

只不过,像瓦尔纳军营这样一个中队近一半人出去工作是很罕见的。刨掉不可避免的缺额、勤务和病号,剩下的人连基本训练都开展不了。

这里是西境,维罗纳大公和大大小小的领主们的领地,种植园、农场和骑士之乡。

士兵们和牛羊一样,是军官们的产业。除了常备军团以外,大部分的城防军和守备队就是这种水平了。

格里菲斯默默记在心里,回头会写进报告。

除了这些军营里的士兵,维罗纳还能够动员的力量是各地贵族领地的民兵。他们平时没有训练,必须依靠领主们发动,

肯定是难以指望的。

叛军已经出现在了平原上,甚至有一些能征惯战的老兵加入了他们,但是维罗纳本地的力量还完全没有动员起来。

“你现在出发,往西去图杨谷向瓦伦斯将军报告,”办事员完成了信息登记,把材料交还给格里菲斯,“他们留言说你一到这里就要立刻前往。”

进山?

格里菲斯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对。他的任务概要是在港口和城镇检查战备,编写报告,为什么要进山?

难道有什么阴谋?嘉拉迪雅为我进行过占卜,她有不好的预感。

格里菲斯的头脑飞快的动了起来。他准备立刻接受命令,然后出门的时候去水沟里扭伤自己的脚踝,先躺进医护室再说。

还不等他的想法变成行动。办事员就向着一旁招了招手,对三个全副武装的骑士说道:

“上头要的援军来了,就是他。”

三人立刻围了上来,隐隐呈包围的态势。

“这是怎么回事?”格里菲斯问道。

“我们接到将军的命令,护送你前往图杨谷水库。走,抓紧时间。”

三人都把手按在佩剑上,六道不善的目光打量着格里菲斯。其中一人甚至转身招了招手,一群在这个军营里非常罕见的披挂整齐的长戟兵立刻冲了进来。

陷阱,我被设计了!这些人早就在这里埋伏我。

冷汗立刻从脖颈上淌了下来。

是谁在主使?

抹除了克丽丝塔存在的强大力量?亚伦的爪牙或者维洛诺斯的帮手?拉莫尔家的政敌?邪教徒?

难道是迦南的执政官终于要来弄死我了?天可怜见,我没对他的女儿怎么样啊!

格里菲斯的脑海里面拉过一大票名单,有动机有能力弄死他的人已经需要排队了。

现场的形势一触即发,格里菲斯没有一点拒绝的余地,如果动起手起来,整个军营都是他的敌人。

意识到反抗必死无疑的格里菲斯微笑着点点头,在这一队全副武装的精兵押送下出发了。

他们搭乘马车,沿着修整的还算不错的道路向山里前进。三个骑士中甚至还有一人拥有战马和骑枪,一路虎视眈眈的监视他。

不到中午的时候,一行人就抵达了一座山中的军营。

一支精悍的军团步兵大队已经驻扎在那里,气氛非常紧张。UU看书 www.uukanshu.com刚来到军营,骑士们就办了交接,飞快的离开这里。

营地里竟然真有一位将军,他看了格里菲斯一眼,没有表情的说道:

“我是这个地区的总指挥,瓦伦斯将军,上面把你派来给我,请不要让我失望。”

将军简单说了两句,取出一份任务简报交给了他:

“致格里菲斯见习骑士,

“高度危险的领域型封印物调查任务简报

“来自预备军司令部,已抄送拉莫尔伯爵府

“封印物:SN-1444.3(黑域)

“危险等级:高度危险。

“描述:维罗纳大区瓦尔纳城西北的图杨谷在近日出现了异常,经过现场核实,一个领域型封印物已经形成。封印物覆盖了水库及周围的部分山地,该地区曾有多个富庶的盆地村镇,居民现已迁移,村庄遗址已被淹没。经派遣多批次的调查员及非凡者前往调查,普通人未能进入封印物,少数成功进入的非凡者已经失去联系。

“该地区紧邻人烟稠密的城镇和港口,不存在变异生物及黑魔法痕迹。本次任务要求见习骑士单人尝试进入封印物并返回,报告在分封印物中所目睹的情况。

“本次任务非战斗任务,但是阁下依然可以凭本简报向当地驻军及官方机构申请必要的装备和物资协助。

“任务难度:A+。

“任务奖励:5点功勋值,15单位潜能药剂,1单位精炼灵能合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