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9章 黑域 其1

“西境,那里不是局势不稳吗?你去做什么?”嘉拉迪雅一下紧张了起来,“会不会有危险?”

格里菲斯得逞了,成功把精灵的注意力绕了进去。他一边抄报告,一边一心两用的说了起来:

“1月22日那天遭到镇压的老兵都是西境人,他们已经被遣送回原籍。”

“恩,我看到报纸了,去年冬天那里的山贼和叛军数量激增,他们在袭击临近山区的偏远贵族领地,”嘉拉迪雅神色凝重,“这些老兵,哪怕只有一部分加入到山贼和叛军的队伍,一场战事都会无可避免。”

格里菲斯点点头:

“元老院很显然是能预料到这些的,在坚决的镇压以后,他们把幸存者立刻遣返,把危机留给西境自己处理。

“那里本来就有许多躲藏在山区的叛贼。我和这些老兵一起作战过,如果他们加入叛乱的行列,西境本土贵族能不能抵挡可就难说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精灵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忧虑而关切说道:“你不能去,治安战最危险了,敌人不穿制服,你不知道谁可以信任,甚至不知道住的农舍吃的东西是不是安全!

“你不能去,如果有命令就来告诉我和索尼娅,我们会有办法不让你去的!”

格里菲斯拍拍女孩的手,轻轻握了一下:

“你误会了,我不会被派去打治安战的。

“西境的贵族保守势力很强,他们名义上效忠维罗纳大公,其实只是忠诚于自己的矿场、农场和种植园,拜耶兰方面努力了几百年,也仅仅是控制了旧镇、瓦尔纳两个港口,还有临近的少数城镇。”

格里菲斯本来应该抽回手的,但是嘉拉迪雅手背上细腻温暖的触感让他无法抵抗。他轻轻握了一下之后,就准备这么把手放那了。

精灵小姐把手缩了回来,歪歪头望望他。

格里菲斯继续解释道:“这是难的的机会,拜耶兰方面巴不得借着这次危机打烂西境,让那些当地贵族和遥远的骑士、庄园的迷梦一起灭亡。

“等到叛军粉碎了西境的传统,破坏了传承至今的秩序,我们才会被派上去。

“到了那个时候,不仅是我,还有索尼娅,拜耶兰各大家族的家主或者继承人,正规军团和突击骑兵,都会以支援西境,保卫国王封臣的名义大举入侵,把西境贵族和叛军能收拾多少就收拾多少,然后占据那些被消灭的贵族的领地。

“现在整个王国都没有战事。西境的领主们因为自己的贪婪削弱了自己,食腐的秃鹫正虎视眈眈呢。”

嘉拉迪雅陷入沉思,过了一会才问道:“这是你想的,还是谁告诉你的?”

“我想的,”格里菲斯说道,拍拍身边的书本,“历史上发生过类似的事,只是规模不大,真相也被骑士和英雄的故事层层掩盖而已。

“这一次就发生在我的面前,我冲进了老兵的队列,甚至亲手用刀背打倒了一个,害死两个孩子。如果再没有自己的思考,那也太对不起那一天的悲剧了。”

精灵女孩的脸上变换着各种奇怪的神情。

她看看格里菲斯,又似乎在回顾某个过去的光景。

“你成长了,格里菲斯。

“你比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成熟了。

“不对,也不能这么说,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有所不同,那时候我以为只是军队把你训练的比较好。但是今天我能确定,刚才那番话不是一个军团小卒能想到的,你确实有所不同。”

格里菲斯笑了起来。女孩这番发自内心的感叹被他当作赞美,听在耳朵里格外受用。他嘿嘿了两声:“书本丰富我的头脑,就像磨刀石打磨利剑一样。”

“不过,你还是要去那里吗?”嘉拉迪雅想了一会,“就算不是去参战,也还是很危险啊!”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道:“我会被派去王国直接控制的领地,进行情报收集和城防军训练和检阅工作,提交几份报告,为伯爵府和元老院做一些未来入侵的前期准备。

“这在任务体系里算是比较轻松又体面的工作,当地会很重视我的到来,比较安全,还能收获功勋值。”

“好吧,”精灵遗憾的摇摇头,“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告诉我。”

就等你这句话呢!

格里菲斯来了精神,凑到只有几公分的位置小声说:“今天是2月14!”

精灵小姐的脸一下就红了,左顾右盼不知道如何是好。

“上次,恩,就那天,我看到你做坏了一块巧克力!”

“……”

女孩一脸错愕。

在她的面前,格里菲斯露出狂喜的表情:“失败品,是给我的吧!”

……

时间转眼进入三月。

3月12日,大家像往常一样吃着早餐,忧心白天的课程。几个布朗尼推着小车走进大厅,向大家下发一沓一沓的报告书。

根据这些报告,每个学院都分成了好几个小组,按照不同的目标地点规划了一份旅行行程安排。所有人将于近日出发,开始春季野营。

根据这一份霍蒙沃茨春季野营计划,密涅瓦学院将会于近日前往局势不稳的维罗纳大区进行为期一周的旅行。嘉拉迪雅除外,她要留在霍蒙沃茨迎接晋升,不会参加这次旅行。

其他学院倒也没什么,他们去的都是正常的地方。但是,密涅瓦学院的出行安排简直疯狂,无法理解的同学们顿时骚动起来。

格里菲斯观察着长桌边大家的反应,发现身份最高的贵族子嗣们在一脸的忧虑和紧张之外,都是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

“索尼娅,为什么会这样?”格里菲斯低声问道。

“恩,这个嘛~”女孩的手指在行程计划上轻轻叩着,“我们前几天就听到风声了,也和家里说了这样有多危险,能不能取消春季野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份计划还是被敲定了。”

“可能还好吧,我们的旅途集中在靠近旧镇的平原区域,那里还比较平静,”菲欧娜把行程表丢在一边,取出一份地图,“学院分成四组前往不同的区域,每个小组都有序列6的教授带领。我们这一组乘船拜访沿途的贵族庄园和城堡,然后从水路返回。”

伊修斯也点了点头:

“如果遭遇不测,我们可以通过便捷的水路快速撤离到旧镇。

“我的想法是,拜耶兰各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认为西境的大规模战乱近在眼前,要赶在爆发全面战事以前进行参谋旅行,为接下来的行动收集情报。我们这一次可以接触西境东部主要的领主,了解不少当地的人文地理。”

格里菲斯不动神色的观察了他一下。索尼娅准备了多批次有关克洛泽尔家族的资料,格里菲斯只看完了一部分。

伊修斯的家族在拜耶兰已经没有发言权了。

他所在的克洛泽尔家族虽然历史悠久,声名显赫,但是上一代杰出英才在战争中全部陨落,年轻的伊修斯也没有进入政界和军界,除了爵位没有实权,在重大事件决策中毫无发言权和影响力。截至目前,还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

索尼娅叹了口气,向坐的不远的两个男生说道:

“贝尔蒂埃先生,德迪乌斯先生,我们是同一个小组的。”

被提到名字的两人礼貌的点点头。他们是两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也拥有各自的修托拉尔,在一年级生里面算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实力派,有自己的小圈子。

两人中的贝尔蒂埃沉稳而博学,他略一思索就提出了想法:

“既然这事定下来了,再纠结也没有意义。

“不管校方和高层是觉得无所谓,还是想让我们这些小猫去玩玩老鼠,我们都要做好战斗的准备。

“我们小组有五个修托拉尔,要让他们全副武装,申请调用家族的圣器和封印物,然后征调一些当地的城防军跟随我们。

“我们自己也要做好战斗准备,虽然家族和上面的大人物没有明说,但是我能闻到阴谋的气味。”

在座的所有人都点点头,菲欧娜当场就开始给家里写信。

在大家沉思的时候,索尼娅打开了一封新来的信件。她先是愣了一会,继而沮丧的对大家说道:

“没有五个修托拉尔了,只有四个,至少半程是这样。

“格里菲斯,你被安排在同一时间前往瓦尔纳港进行一个短时间的情报分析任务,参与检视那里的战备和库存情况。”

这么凑巧?格里菲斯立刻开始思考各种可能和原因。

索尼娅把信件和任务递了过来:“这个命令来自预备军司令部,抄送了伯爵府。爸爸已经知晓了。任务初步看着还行。如果你结束了这个任务以后还有时间的话,可以从水路来和我们汇合,注意安全。”

“好的。

”格里菲斯接过命令书看了起来。发现那上面只是提了抵达时间和大致情况,没有任务明细、难度和奖励信息。

嘉拉迪雅比他还紧张,她将一块新买的水晶靠近额头,似乎在进行占卜。很快,她面色凝重的小声说道:

“格里菲斯,我的占卜不太成功,而且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简单的情报和巡视任务,虽然具体工作要现场领取,但是看起来非常舒服。格里菲斯仔细想了想那一带的位置,对女孩说道:

“瓦尔纳,那里靠近萨洛里安阁下的领地,万一有什么危险会有人照应我的。”

萨洛里安是比肩校长的神秘界大人物,我可以提前向他请示照应一下。但是,维洛诺斯的疑点尚未清洗,不排除有阴谋的可能。

格里菲斯沉思着。他甚至想到了佩佩兰奇和古神的呼唤,怀疑这一次任务会不会有所关联。

精灵女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担心的问道:

“那你的春季参谋旅行分数怎么办?索尼娅少了你怎么行?伯爵府为什么同意这个任务?”

格里菲斯表示这不算什么:“这个任务可以抵实践课学分,索尼娅她们的旅行也会以水上旅行为主,有教授照顾,还有拉纳、缪拉、诺娜和库拉拉一起同行,安全不用太担心,伯爵府在信上是这么说的。”

“好吧,你可要小心一点,”嘉拉迪雅的眼神中非常不安,“有任务信息给我看看吗?”

“没有,只通知我全副武装前往瓦尔纳港报告,”格里菲斯反复看了看信件,信上只有时间、地址和船票,任务由预备军司令部签发。

“说起来,你的晋升试炼怎么样?”格里菲斯问道。

“还行吧,”嘉拉迪雅挥挥手,“预言早已给出了指引,顺其自然就好了。”

……

3月16日。

经过几天的准备,霍蒙沃茨的春季野营开始启程。

密涅瓦的各个小组按照既定的路线,从霍蒙沃茨的私港乘船前往维罗纳大区进行考察和旅行。

在过去的几天里,叛军的声势越来越大,已经进入了平原,开始袭扰更多贵族的领地。维罗纳大公已经开始动员他麾下的领主们,并且将还能指望的一部分当地正规军团兵进行重组。

报纸上连着好几个版面都是西境官方信心满满的发言,威风凌凌的维罗纳骑士将会用他们历经岁月考验的勇气和荣誉粉碎“那些流氓”,国王、元老院和奥术议会只要为他们摇旗呐喊就好了。

维罗纳大公还指出,对于西境局势的无端猜测和负面评价是对高贵的领主和骑士们的侮辱,由此导致的证券和债券价格的雪崩纯属无妄之灾,那些坐在拜耶兰办公室里的投机商和评论员都是无知的废物。

这位大人物进一步抨击了金融市场上的做空机制,予以强烈鄙视。

国王和元老院完全支持大公的意见,纷纷对西境报以美好的祝福和无条件的信任,既没有动员军团,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惩罚那些胡说八道的报纸。

格里菲斯微笑着把报纸丢进垃圾堆。

他在霍蒙沃茨外的巴尔的摩镇搭乘商船,单独前往自己的目的地瓦尔纳。

嘉拉迪雅站在一旁,看着他最后一次检查行囊和武器。

“盔甲都检查过了吗?”

“我有一件锁甲,另外向校方买了一套皮甲,”格里菲斯拎起一套厚实的皮铠胸甲敲了敲,“难得看你这么关心我的盔甲啊!”

“武器带好了吗?”嘉拉迪雅没有接他的话,而是走过来检查了一下他腰带上的佩剑和羽击剑。

“没问题,备用的短斧和匕首都带了很多,还有一把短枪。”

优雅的精灵小姐抬起胸甲,帮他穿在锁甲的外面,扣上锁扣,拉紧束带。两人默契而安静的配合着,虽然隔着冰凉的锁甲,但是时不时传来的触碰让他的心里滋生出温暖又眷恋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好奇特啊。

格里菲斯人生中头一次,在心中涌起一种不想执行任务,想要留下来的感觉。

“带上这些弓和羽箭,”嘉拉迪雅递给他一个背囊,“不是什么附魔装备,但是制作精良,不要在意损耗。你一个人的任务要注意安全。

“如果遇到奈奥珀利斯那样的怪事,一定要躲的远远的,别去掺和神秘世界、邪神的阴谋。”

女孩的语气波澜不惊,但是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事情。

虽说万一真的遇到邪神,对于自己能不能从魔爪下逃掉抱有怀疑,格里菲斯还是谨慎问道:“你的灵感或者占卜发现了什么不好的预兆吗?”

“没有,UU看书www.uukanshu.com”嘉拉迪雅摇摇头,“不是说没有发现不好的预兆,而是根本没有得到清晰的占卜结果,可以辨识的信息太少。”

不远处的帆船上,水手们已经在招呼客人们上船,启航的时间就要到了。

“明白,我会小心的,”格里菲斯向她点点头,“那我出发了。”

“带吃的了吗?”嘉拉迪雅赶忙又补了一句,“这种船的饭肯定不好吃。”

“带好了,足够吃到瓦尔纳!”格里菲斯对这种事情是不会疏忽的,“而且我带了失败的巧克力材料,就是你掰碎的那个。”

“吃过了吗?味道怎么样?”精灵捂了捂脸。

“还没呢,不过闻起来不错哎。”

格里菲斯拍拍自己的背囊,往上船的悬梯走去。

“等一等。”嘉拉迪雅从后面追了上来,取下一个随身的小包,“这个,给你。你可以在路上处理掉。”

格里菲斯敏锐的嗅觉立刻捕捉到了熟悉的味道。他打开小包,发现是另一块巧克力。

这块甜食由三个不规则的圆拼接而成,有点像玩具熊的脑袋。巧克力正面好像画着什么,但是已经在制作过程中溶解成无法辨认的一团。

“太客气了!”格里菲斯惊叹一声,“我觉得这个不算失败。”

精灵小姐红着脸瞥了一眼丑的无法描述的巧克力块,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是,一块,恩,我命名为‘成功之母’的实验品,预祝你的任务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