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章 嘉拉迪雅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2

    “索尼娅,我在做一些奇怪的梦。”

    “有关什么的呢?”索尼娅一边问,一边往坩埚里投入奇怪的碎屑和粉末。墨绿色的黏稠液体剧烈反应,像岩浆一样冒出气泡和蒸腾的迷雾。

    “这可真像是女巫的坩埚。”格里菲斯说道。

    “我就是女巫啊。”索尼娅从一旁的试管架上取出标记着蝙蝠唾液、鳄鱼眼泪和树蛙鼻涕的试管,分别倒进沸腾的坩埚,然后舀出一杯奇怪的液体倒进早已准备好的茶杯,捧在手心里左看看右看看。

    “我进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昨晚睡觉的时候,”格里菲斯看看诡异又恶心的液体,觉得昨晚的梦都不那么奇怪了,“你该不会要喝这玩意吧!”

    “嗯哼~”索尼娅捧起茶杯,开始咕咚咕咚的拼命喝茶。

    “你干嘛呢……”

    “茶,茶水占卜,”女孩把自己喝的快两眼翻白了,“不,不行,我实在喝不下了。”

    “我帮你?”

    “恩!”索尼娅立刻把茶杯推了过去,捂着嘴想了一会,好像有什么不妥,但是又说不清楚。

    格里菲斯稍稍尝了一口这奇怪的液体。怪异的味道和口感,简直是山怪的呕吐物。

    “要全部喝完的,茶渣留下!”索尼娅跃跃欲试的叮嘱道。

    格里菲斯只能捏着鼻子把茶水喝了。索尼娅就着剩下的茶渣开始占卜。

    “这个占卜能预测不久未来的运势,我忘了自己有一门课开学就要考试,一点都没有准备,”她很认真的一边翻书一边解读占卜,“从结果上来看,我就算不复习这次考试也没有问题。恩,我不复习了。”

    “这也行?”

    “书上是这么说的!你看,”女孩把占卜课本推了过来,“散乱而聚合的痕迹解读。看似毫无关联的线索会恰到好处的相遇,暗示最终的结果将会和表面呈现出来的迹象截然相反,占卜人在经历迷惘和忧虑的煎熬以后最终迎来美好的结局。

    “这就是说我不用忧心考试啦!”

    就这?就凭这你就不复习了?

    格里菲斯大吃一惊,把书往后面翻了翻,发现有关茶水占卜的注脚上还有一行小字——“占卜可以昭示饮用者的未来。”

    算了,索尼娅是年级第一,她最懂占卜了。

    格里菲斯合上书本,开始问正事。他描述了一番昨晚的梦境? 请女孩解读。他本来想请索尼娅帮忙问问嘉拉迪雅的情况? 再提供些有关伊修斯的资料,不过事情得一件一件来。

    “这不是梦境? ”索尼娅说道? “你进入了一种被称为‘领域’的神秘现象。只有少数强大的超凡者和神奇物品具有这样强大的能力。

    “领域是创造者的世界,有自己的规则。破解领域的秘密和规则相当于勘破施术者的内心? 是非常高效便捷的破解方法。

    “如果不能破解,那么就只能凭蛮力打破。在此过程中会受到施术者创设规则的压制? 处于不利地位。”

    原来如此。格里菲斯觉得这个梦境般的领域对自己似乎并不危险? 但还是问道:“我该怎么做什么提防吗?”

    “也不用怎么提防,如果是危险的领域会释放出相应的灵能波纹,校方早就采取行动了,”索尼娅一脸轻松的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本游记和小蛋糕? “祝你好运。”

    当天晚上? 类似的梦境再次将他卷入。

    格里菲斯再次置身于同一栋奇怪而黑暗的宅邸之中。

    完成了宅邸第一层探索的他向着二楼走去。他一路上试着打开或攻击门窗想要逃出这里,但是都没有成功。这所宅邸就像是某个封闭的世界一样,正准备用黑暗吞噬迷途者。

    在二楼,格里菲斯找到了一间奇怪的房间。大大小小的人偶堆满了卧室的角落。

    在宽阔的大床、舒适的沙发、写字桌和钢琴上,精致的娃娃人偶用空洞无光的眼神注视着前方。

    格里菲斯随手捏了捏一个娃娃的脸蛋。它突然发出一声怪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尽的笑声在黑暗中回荡? 仿佛永远不会终止一样,让人异常烦躁。

    格里菲斯敲敲额头?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当他抬起头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视线。在高高的橱柜顶上? 坐着一个特别精致的小女孩式样的玩偶。

    玩偶留着披肩的柔顺黑发,戴着小礼帽? 穿着粉色的连衣裙? 纤细白嫩的小脚垂在空中? 大大的眼睛注视着格里菲斯。

    这个娃娃真是逼真。格里菲斯好奇的走了过去,打量着这个与众不同的玩偶。既然自己被困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那就要按照神秘学的规则在这种诡异的世界里寻找线索。

    突然间,玩偶的大眼睛眨了一下,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受到了惊吓的格里菲斯退了半步,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不能把它停下来吗?吵死了。”小女孩玩偶竟然张嘴说话了,“捏一下它的左耳。”

    格里菲斯急忙转身关上了怪笑中的娃娃,再次扭头望向橱柜顶上的玩偶。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些东西,能不要再送来了好吗?”小女孩玩偶再次说道,“我想看书,罗兰骑士的小说更新了吗,奥黛丽的妈妈难道也是魔女吗?他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故事断在最关键的地方!会要人命的啊!”

    格里菲斯迷茫地看着少女玩偶。越看他越觉得眼熟……突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突然间,环境开始转变,满是玩偶的房间开始模糊。渐渐的,格里菲斯发现自己被许多的镜子包围。

    大大小小的试衣镜杂乱地堆放着,地上还有好些乱扔的衣裙。格里菲斯捡起一件查看了一下,发现这是贵族少女出席宴会时的盛装。他小心地穿过层层叠叠的试衣镜,发现在房间的窗外有一个很大的露台,宽阔的扶手上,一个长发飘逸的少女正坐在那里。

    少女留着黑色的及腰长发,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修长笔直的白皙双腿毫无遮掩地裸露着。她有一双长长的尖耳朵,手里拎着一根粗大的棒球棍。

    她的容貌是那么熟悉。

    “说了让我一个人待会,@&%*!”少女头也不回地喊道,虽然她的后一句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从语气上感觉是句脏话。

    “嘉拉迪雅?”格里菲斯惊喜地喊道。

    “哈?老娘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瞧不起我吗混蛋!?”少女从扶手上跳了下来,抄起一根立在扶手边的粗大球棒“砰砰砰”的拍打着,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

    “你谁啊你!人类?你怎么进来的?”

    少女比格里菲斯所认识的嘉拉迪雅年龄还要小一些,从人类的角度看只有十二三岁。她光着脚站在地上,朝着见习骑士呲牙咧嘴。

    “说来话长,”格里菲斯已经意识到这是什么状况,但是全无对策,“我是,恩,我是你未来的朋友。”

    “谁跟你朋友!”少女闪电般的挥出球棒。已经是序列8的格里菲斯连抬手都来不及就被一棍子打翻在地,顿时眼冒金星,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想要呕吐的感觉。

    下手很重的少女把球棒竖在地上,用力敲了两下地板:“知道厉害了吗?没有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怎么回事……怎么她这个年纪就有这种力量?我不记得她力气这么大啊!被打的晕头转向的格里菲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努力了几次,最后还是像咸鱼一样躺了下去。

    “你,你不要紧吧?”少女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愧疚,用力咬了一下嘴唇,“我很强的,所以说你们这些弱者不要来打扰我。”

    “抱歉,是我擅自出现在这里,
”格里菲斯躺在地上喘了回气,终于挣扎着坐了起来,“你知道我怎么才能出去吗?”

    “不知道,去楼上问问呗!”少女举起球棒指了指三层的房间。

    格里菲斯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衣服:“那我告辞了,回头见。”

    “谁跟你回头见!”少女又坐回了扶手上,双手抱着光滑的长腿,把头靠在膝盖望着即将走出露台的见习骑士的背影,问道:“你真是我未来的朋友?”

    格里菲斯停了下来,转头望着少女。

    少女歪着头,银色的月光洒在顺滑如丝的长发上,眼神中流淌着奇怪的神情。

    “是的,我们在东方大陆一起拯救了被哥布林袭击的村庄,再从那里前往拜耶兰,有一段短短的旅行,”格里菲斯笑道,“一路上我们经过了许多城镇,你总是抱怨我做的晚饭不好吃,吃起来却停不下来。还藏着几块可可脆饼不肯分给我。”

    “听起来不是什么开心的经历~你这个笨蛋,饭都做不好的人类有什么用?”少女的嘴角翘起一条优美的弧线,她急忙转过头去,看着外面无尽的森林,“你快去吧,时间不多。”

    ……

    三楼的秩序井然有序,格里菲斯看到的是更加精美的陈设。每一个房间里都摆放着各式的书籍、衣服和魔法物品。无论规格还是式样,都是罕见的精品,哪怕匆匆一瞥也能让人无比享受。

    穿过寂静无人的客厅,格里菲斯走进一处洋溢着香甜气息的卧室。在宽大的床上,一个身穿轻柔睡裙的女孩正侧着身躺在那里。

    这是格里菲斯所熟悉的嘉拉迪雅的样子,至少外表是如此。她裸露的长腿轻轻蹭着,柔软的纤腰和翘臀勾勒出让人心醉的弧度。

    当格里菲斯走进来的时候,嘉拉迪雅正好醒来。她慢慢的睁开眼睛,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双眸中好似含着一波秋水,红艳的樱唇轻启,欲拒还迎般望着面前的见习骑士。

    “打搅,告辞,留步。”

    格里菲斯鞠躬致意,转身头也不回地退出了房间,还不等床上的美人开口就关上了房门。

    “怎么?怕了?”背后突然传来一个轻蔑的声音,“你低贱的本能所幻想的就在眼前。”

    西迪厄斯竟然出现在他身后。

    格里菲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左右看看四周的环境,然后平静地说道:“最后这一幕不太准确,是加入了你主观情绪的幻象吧?”

    “你在说什么?”西迪厄斯问道。

    “虽然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经过这几幕我已经能猜测到,这里是有关嘉拉迪雅的记忆所形成的领域,或者幻象,”格里菲斯说道,“但是并非嘉拉迪雅的记忆,这一切的景象视角明显来自别人。”

    西迪厄斯的脸色微变。

    “我估摸着,景象分别来自于她的不同年龄阶段,只有与她共同生活的亲人才会有这样的视角,”格里菲斯轻轻笑了起来,“有趣的是,留下这些记忆的人似乎在当时都被吓到,恩,可能还有被欺负的痛苦回忆。这也是每一幕的共同点——虽然各有诡异之处,但终究不过是小女孩生活中的片段罢了。

    “二楼的一幕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这很可能是她在开始冒险并认识我以前的状态。虽然她表现的很暴躁,也有些奇怪,但是我能感觉到那依然是她。”

    西迪厄斯有些恼怒,失去优雅的喝道:“你懂什么?一派胡言。”

    “也许我什么都不懂吧,但是至少不会因为自己的关心而篡改记忆,”格里菲斯咧开嘴笑了起来,“最后一幕是父亲或者兄长的担忧吧,碰巧我也有个妹妹。虽然有几年没见面了,担心她放纵并伤害自己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添油加醋就不必了。嘉拉迪雅不是这样的人。

    “是这样吗?朱利乌斯·西迪厄斯·维兰诺伊,嘉拉迪雅的兄长阁下?”

    空气一下变得安静了。

    西迪厄斯叹了口气,摇摇头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是非常认真地给嘉拉迪雅和拉莫尔小姐她们下过暗示,让她们不要把我的身份告诉别人。”

    很简单啦~要不是一开始我被气晕了没有想到,其实早该发现的。

    格里菲斯抬起手,轻轻按了一下衣领上的扣子:“要解开女孩的衣扣一只手就够了,用上双手只能是帮她扣上。这是父亲或者哥哥才会做的事,阁下总不会是迦南的执政官吧?”

    西迪厄斯若有所思地回想了一下,随即挥手一摆。清晰的宅邸转眼间烟消云散,只留下两人站在西迪厄斯的办公室里。

    “你回去吧,”迦南执政官之子说道,“这次算你过关了。要是你敢对嘉拉迪雅做出下作的事情,我就让你尝尝比那些没有通过的蠢货惨痛百倍的下场,叫你后悔活在世上。”

    “那些……他们做什么了?”格里菲斯急忙问道。他的确在幻象中遇到了一些本校的同学。

    “都是些觊觎我妹妹美貌或者地位的蠢货,脑袋里都没带脑子,”西迪厄斯竟然得意地叩了一下桌子,“妄图用糟糕的约会浪费嘉拉迪雅时间,送莫名其妙的礼物,在她一个人的时候突然从漆黑的角落里窜出来,#¥&%%(精灵语,肯定是一句脏话)。”

    一股微风卷起格里菲斯,UU看书www.uukanshu.com轻轻的把他从办公室里往外推,这估计是西迪厄斯特有的逐客令。

    被逐出办公室的格里菲斯尴尬的笑了笑。与此同时,他注意到西迪厄斯身边的桌上有着一个小小的吊坠正在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在视线触及的那一刻,格里菲斯脑海里突然多了一些奇妙的神秘学知识。

    “封印物:被妹妹扔出来砸到头的吊坠

    “危险登记:一般(如果你胆子大就没有危险)

    “描述:这是一位兄长对妹妹的记忆。

    “备注:千万不要在兄长面前提被吓到这事。”

    ……

    第二天早上,索尼娅心情轻快的翻开试卷,羽毛笔在指尖旋转。在占卜得辅助下,她一点都不担心,一点都没有复习,而且昨天晚上和菲欧娜一起玩到很晚才睡觉。

    很快,她的笑容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