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章 嘉拉迪雅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1

    啊!我干了什么!

    格里菲斯羞愧极了。虽然刚才那只是一个意外,而且是一个让他赚翻的意外,但是这样的意外已经让他在通往社会性死亡和被迦南执政官打死的路上向着终点狂奔了。

    ……

    这个学期的飞叶号平安无事的抵达了霍蒙沃茨。

    晚宴上,泰伯里恩校长的身边出现了两位没见过的精灵巫师。他做完新学期致辞以后,便向来客颔首致意,接着向大家宣布:

    “我们很荣幸为大家介绍两位来自迦南的新同事,

    “尊贵的高阶法师朱利乌斯·西迪厄斯阁下,他将担任一年级的魔咒教学和高年级魔咒研究分管院长,

    “大法师塞缪尔·塞维奇乌斯阁下,魔咒战术理论与实践课程的副教授。”

    两位衣着华丽气宇不凡的男性精灵站起身来,向着台下的学员们点了点头。序列6的高阶法师西迪厄斯身穿秘银和精金修饰的白色长袍,纯白、湛蓝、淡金、深红的宝石点缀着袖口和衣领,多层晶莹的弧形光晕在他的身边时隐时显。

    他有着令所有赞美苍白的稀世之貌,兼有洒脱、威严而尊贵的气度。淡金色的长发在霍蒙沃茨大厅白钻石的光芒映照出让人迷离的光芒。

    格里菲斯隐约的觉得,西迪厄斯的美貌有几分面熟,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在座的女孩子们发出一阵阵惊呼。就连最注意礼仪的名门千金都克制不住地惊叹起来。

    “精灵都这么好看吗!”菲欧娜双眼发光,目不转睛地望着容貌惊人的分管院长。

    嘉拉迪雅微笑不语。

    格里菲斯神情很黯淡,他对男人和男性精灵可没啥兴趣。

    虽然精灵小姐没有当场给他一个耳光,但是自那以后都躲着他,甚至连晚宴的时候都坐到了别的位置去。

    他俩一直都是坐一起的。

    啊!我都干了什么!

    格里菲斯懊恼地喝了一口金朗姆,审视了一下两位教授身上的附魔饰品。

    另一位副教授,序列7的塞谬尔大法师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相当不凡,但是与更尊贵更美丽的西迪厄斯相比就不那么引人注意了。

    两位精灵巫师简单地向学生们致词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似乎对这份工作并不怎么感兴趣。

    接下来的宴会就是例行仪式了。乐队奏起动人的乐曲,用歌声欢迎新学期。

    嘉拉迪雅、索尼娅和菲欧娜上学期就组成了一个组合,这一次她们又演出了让人惊叹的合唱。三个女孩子穿着装点着蓝水晶的白色长裙,就像是故事里湖边的仙女般动人。

    大厅里本来有些沉重的气氛活跃起来,让大家忘了少数修托拉尔的愁眉苦脸。

    我要去和嘉拉迪雅聊聊,哎不对不对,是道歉!是反省!提出整改措施!

    格里菲斯用力捏自己的脸提振精神。精灵的高音遥远又空灵,在胸中激荡起共鸣的涟漪,将积累了很久的无数不好的情绪轻轻推开。

    只不过,直到格里菲斯心不在焉地吃完了剩下的晚饭,精灵女孩都没有从后台回来。再过一会大家就该各回各的房间去了。

    他站起身来,不引人注意地离开了宴会,穿过大厅角落的侧门,向着僻静的后台走去。

    为了方便参加演出的同学们化妆和更衣,霍蒙沃茨的大厅旁就有几处单间。当格里菲斯走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索尼娅和菲欧娜一边轻轻的聊天一边往大厅走。他下意识的就躲到了阴影里等她们过去。

    这就再好不过了。

    演出都已经结束,留在化妆间的应该只有嘉拉迪雅。格里菲斯迷茫而又激动地走了过去,连自己都不清楚等会见面该说些什么。

    当他来到化妆间的门口时,发现房门半掩着。屋内有两人正在用难以听清的轻快语气聊着天。

    其中一人是嘉拉迪雅,另一个是谁?格里菲斯小心地靠在门口,从门缝向着屋里瞄去。

    已经摘掉了花冠的精灵小姐穿着单薄的长裙,松开了系紧肩膀的丝带和扣子坐在化妆台上? 从格里菲斯的角度只能看到窈窕的背影和顺滑的黑色长发。她用甜美的声音在抱怨着什么——

    “你终于有空啦!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我~(人类语)。”接着她改用山泉般空灵的精灵语? 动人的声音像是撒娇一样。

    格里菲斯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这时,华丽而尊贵的西迪厄斯从视线的一角走了过来? 靠在女孩的身边。他犀利而傲慢的眼神已经不见踪影? 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轻声说了几句? 接着举起双手,放在女孩线条诱人的胸前摸索着什么。

    嘉拉迪雅扭动了一下身子? 语气中有几分抱怨? 但是却并未阻挡。

    格里菲斯如遭雷击,几乎一口气喘不上来。他的大脑变的一片空白,理性瞬间蒸发。他左手按在了腐化羽击剑上,右手不自觉地摩挲着骨戒。

    西迪厄斯犀利的目光突然聚焦向门缝。他优雅地绕过嘉拉迪雅? 面朝着化妆间的门口? 吟唱出一段让人无法理解的咒语。

    黑色的荆棘平白无故地从冰冷的地砖上涌出,向着格里菲斯的脚踝缠去。但是它们刚刚靠近见习骑士的靴子,就像是被烈火焚烧一般化作灰烬。

    室内的西迪厄斯嘴角划过一丝笑意,右手虚闪,一把冰蓝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怎么了?”被挡在身后的嘉拉迪雅看到高阶法师手里的利刃? 急忙跳下化妆台,向着门口望去。

    这个时候? 格里菲斯抬手轻轻敲打了一下木门,然后缓缓打开:“打搅了? 是我。”

    西迪厄斯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说了一段带着厌恶的精灵语? 接着改用人类语说道:“无礼的人类? 竟敢偷窥少女的隐私? 我要把你粉碎成尘埃。”

    好啊!来啊!

    格里菲斯的嘴角情不自禁的翘了起来,默不作声地向前一步,巴不得现在和高阶大法师厮杀一场,活撕了他。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已经全身血气上涌的他自认为占据优势。

    不就是序列6吗?在无法驱动魔力的扰动下,近距离投枪三掷,我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等等!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都给我退后!”嘉拉迪雅急忙走到两人中间,先是用眼神阻止了格里菲斯,接着扭头对高阶精灵法师飞快地说了一段精灵语。

    西迪厄斯平静的面容上根本看不出情感的波动,他看了眼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的格里菲斯,又看看嘉拉迪雅,摇着头说了一段精灵语。

    “知道啦知道啦!”嘉拉迪雅摆摆手,拉起格里菲斯的袖子往大厅走去。

    已经准备厮杀的格里菲斯就这样被拉了出来,顺从地跟在她的身边。

    大厅里的宴会早已结束,吃饱喝足的学员们已经起身返回寝室。大大小小的布朗尼正在忙碌着收拾餐具和桌椅。

    两人肩并肩,一起沿着幽静的长廊走着。

    嘉拉迪雅奇怪的望着格里菲斯,好像有什么要说,但是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后者已经从胃痛和愤怒中缓过来一点,先向她道歉:“那个,之前,对不起。”

    “别再提了。”嘉拉迪雅低头捂了捂脸。过了一会,敏锐的她感觉气氛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停下脚步问道,“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可以说给我听。”

    这我该怎么说?你和西迪厄斯是什么关系?他就是以前你提到的约你的精灵之一?你们的关系已经到那种程度了吗?

    格里菲斯看了看女孩的衣襟和迷人的线条,顿时又感到一阵胃痛和眩晕。他非常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又问不出口。他很担心,万一答案是自己猜想的那样,两人该如何相处。


    “那~等你想好了要说给我听,不要自己一个人藏在心里,”嘉拉迪雅等了一会也没有等到他的答复,她犹豫着向前蹭了蹭,看着格里菲斯的侧脸,歪歪头微微踮了一下脚尖,纤纤玉手在他结实的手掌边动了动,好像要做点什么。

    没等格里菲斯明白过来,嘉拉迪雅红着脸缩了回去,转过身向前慢悠悠地走去:“走啦,再不回去就太晚了,明天好多课呢~”

    格里菲斯点点头,飞快地跟上精灵灵巧的脚步。

    在他们身后幽暗的长廊尽头,西迪厄斯注视着两人的背影,厌恶和不悦的目光如有实质。

    回到寝室以后,格里菲斯总有一些怪怪的感觉,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霍蒙沃茨柔软的床铺比伯爵府的木床舒服许多,在被窝里翻了几个滚之后,他很快沉沉睡去。

    ……

    这似乎是一片陌生的宅邸。建筑和家具的式样是格里菲斯从未见过的,华丽精致中带着一丝自然的韵味,仿佛整座宅邸就是一个和谐的整体。

    格里菲斯迷茫地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

    霍蒙沃茨流传着这样的传说,这所巨大的城堡里有些隐秘的地方会邀请学员进入奇特的小世界。

    长的不见尽头的长廊漆黑一片,既没有烛台也没有吊灯。在屋顶两侧,好像各有一条凹陷的缺口,在那里镶嵌着像是宝石般的晶体。

    格里菲斯刚刚走了两步,背后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阵呼喊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发现一个人正没命地从黑暗中叫喊着跑来。

    “别追我!救命啊!”喊叫的人是二年级的一个学长,一位大贵族的长子,相貌英俊而且颇有才华,在女孩中很受欢迎。他惨叫着跑到格里菲斯的身边,抓住他的胳膊。

    “救我!救我!”

    还没等学长说清楚危险是什么,格里菲斯突然感觉到视线的角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他急忙转头看去,只见一团白乎乎的东西正从幽深的黑暗中以惊人的速度逼近。

    起初,它的形体无法辨识,无声无息。随着它的出现,安静的通道里出现了一阵诡异而奇怪的笑声。

    笑声越来越近,格里菲斯在笑声中分辨出一个模糊的声音:

    “陪我玩吧!”

    “陪我玩吧!”

    “哇!”学长尖叫向黑暗中逃去。那奇怪的物体就跟在他的身后,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扑到了他的小腿上。

    “陪我玩吧!”

    学长和难以形容的惨叫声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这,这是什么情况。

    费解的格里菲斯凝视着黑暗,想要从他们消失的地方找出蛛丝马迹的线索理解眼前的一幕。

    这时,他的脚背上出现了奇怪的触感。

    那个刚刚消失的声音和白色的影子再次出现。

    “陪我玩吧!”

    从外表和服装上看,这是一个在地上爬行的小婴儿。皮肤非常白皙,在黑暗中无声无息的出现,就像是白色的幽灵。

    “你叫什么名字?”格里菲斯伸出手去,未等他的手指触及,婴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算什么事……格里菲斯疑惑地继续沿着长廊向前走了一段。

    黑暗中突然又跑出一个胖乎乎的男生,也是格里菲斯的同学,他记得是希拉分院的一年级生,在魔法植物的培育上很有一手。

    “别动,别动!”胖男孩紧张地叫着,手指着房门,“里面有,有怪物。”

    格里菲斯立刻警觉了起来,伸手去抓腰间的佩剑。但是他一手抓了个空。

    怎么回事?我什么武器都没有?这里是什么情况?

    格里菲斯看看双手,发现骨戒还在,便拧了一下门栓,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别!”胖男孩惨叫道。

    “嗞嘎~”房门自己打开了。一个小小的黑影出现在门缝处。它的头部缠绕着黑色的扭曲触手,身体一片漆黑。在这个生物的手中,鲜红的脏器和肠子正在滴落血迹。一股让人窒息的焦味从屋内涌出。

    “想吃肠子吗?”黑影咧开嘴角,露出一口森然的牙齿。

    “啊!!!”胖男孩掉头就跑,眨眼间跑的不见了踪影。

    “想吃肠子吗?”黑影扭头望向格里菲斯,随着它的动作,那团触手像拥有了生命般疯狂舞动。

    这幕可怕的景象让人毛骨悚然。格里菲斯惊退了一步,手中凝聚出一支锐利的冰枪挥向黑影。

    冰枪在出现的瞬间就被瓦解,化作一团清水泼洒在黑影上。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呀!”黑影惨叫了一声,用抓着肠子的手去揉自己的脸。那些在风中飘荡的黑色触手溶解化开,变成一团团头发一样的致密黑线。

    黑影哭叫起来,逃进黑暗中失去踪影。

    这,这是什么情况?

    格里菲斯疑惑地推开门,发现房间里被令人窒息的浓烟笼罩。地上散落着飞溅的血迹,一口乌黑的煎锅、撕碎的肉块、肠子和脏器。一团完整的大脑被遗弃在杂物中。墙壁上留下了散乱的漆黑手印,某个可怜的生物在这里被杀死,分解,然后等待食用。

    这混乱的一幕让格里菲斯警惕起来,他仔细搜查了房间,没有发现武器,但是找到了数块零散得白骨,在一面梳妆镜前像仪式一般叠放。

    格里菲斯离开这个焦黑的房间,开始在一楼搜索。他发现了更多的房间,无人的走廊,阴冷的大厅,但是没有找到刚才出现的同学和消失的奇特生物。

    他无法理解这一幕,就在他沉思的时候,这个匪夷所思的景象化作波纹般的幻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