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章 这滋味果然妙不可言

    第二纪元1444年1月25日。

    霍蒙沃茨的新学期开学了。像上次一样,许多一年级学生从拜耶兰出发,搭乘飞叶号前往学院。由于近几个月来连续不断的事件和威胁,校方安排了有实战经验的教授随行,而且允许修托拉尔全副武装。

    一路上的气氛凝重的就像铅块。寒假期间留在拜耶兰的修托拉尔全都参加了对老兵营地的冲击,很多人的脸上都是化不开的阴郁和黑线。

    就连菲欧娜都在躲着拉纳,一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

    格里菲斯沉默的站在船舷边。他努力把糟糕的回忆埋进心底。不可思议的奇妙屋让他发现了两条新的线索,把他的注意力完全转移了。

    其中之一位于瑞文,他准备在有机会路过那里的时候做适度的调查。但是,克丽丝塔的存在几乎被抹杀了,这个事件背后一定牵扯到强大的存在。任何调查都必须小心,尽量避免被对方察觉。

    如果让幕后之人意识到有一个见习骑士还记着什么,他们多半会顺手把格里菲斯也收拾掉。

    甚至,他们很可能已经在行动了。

    另一条线索就在这艘船上。

    伊修斯·德·克洛泽尔。他是索尼娅小圈子的熟人和好朋友,一个半吊子的军事家,根本不懂骑兵的骑士爱好者。

    他在格里菲斯刚刚抵达不久提议大家前往不可思议的奇妙屋,并且在那里找回了一段记忆。

    也是在那里,所有人都感知到清晰的恶意。一开始,大家以为这股恶意来自于袭击者,库克黑帮的杰洛斯。在随后的行动中,库克黑帮几乎被歼灭,格里菲斯也得到了一枚非常好用的戒指。

    官方的调查结果显示,库克黑帮是被利用的,哪怕用上了自白剂也依然不知道是谁在利用他们。

    根据菲欧娜的调查,外来者的恶意并不会被不可思议的奇妙屋感知到。那么,当时的清晰恶意来自于灵界吗?不,如若如此就很难解释黑帮的行动,在场的某一个人很可能预先知道恶意会出现,为了避免怀疑才安排了黑帮的袭击混淆视线。

    首先可以排除的是三个修托拉尔,他们刚刚抵达拜耶兰,根本没有时间和资源布局。提供线索的菲欧娜也可以排除,如果她的线索是真的话。

    索尼娅嘛~她是上学期的年级第一,会做一些神秘又危险的研究,大家在悄悄流传她还有历史研究和考古学的小爱好,闯祸是早晚的事。

    最可疑的就是伊修斯。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得到了什么呢?

    格里菲斯思考着。他的第一个怀疑是伊修斯与骨戒有关。

    骨戒的原持有人与袭击嘉拉迪雅的法师学徒艾西斯有密切的往来,他们似乎在策划某个“神圣的事业”,也许是一个隐秘的反贵族组织的成员。

    线索越来越清晰了。

    格里菲斯得出了一个合理的怀疑,某个反抗组织在试图攻击拜耶兰的贵族,伊修斯利用了他们。可是,他的动机是什么?他可是贵族,很有教养,脾气很好? 而且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 表面上看不像是坏人。

    一定还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格里菲斯思考着。既然动用了神奇的封印物,伊修斯一定有所图谋? 或者说有别的人在利用和设计伊修斯? 并且试图隐瞒在那一天得到了什么。

    会是什么呢?

    猜测是没有用的。格里菲斯通过拷问间谍和叛徒的小爱好积累了不少经验。如果要怀疑、调查某一个人,那就去调查他的社会关系、财务情况和生活轨迹。

    需要对伊修斯的展开深入的调查? 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索尼娅应该能够提供很多信息,他们是一个圈子的? 很多秘密根本守不住。

    他的背后会有邪神的影子吗?就像是奈奥珀利斯一样有不同的势力在争斗? 伊修斯只是祂的棋子。如果是那样的话必须提早防备,万不得已的时候提前宰了他。

    “嘿。”

    “格里菲斯。”

    手指在戳他的胳膊,把正进行到关键节点的思绪打断了。

    “恩?”格里菲斯恼火的竖起眉毛,瞪了过去。

    在许多人的目光中走过了整整一个甲板过来聊天的嘉拉迪雅被格里菲斯的目光吓退了一步? 觉得特别委屈。她整个寒假都在拜耶兰忙些什么? 连迦南都没有回去。

    “那个,那个,请节哀。”

    精灵小姐构思了好多话题和战术,但是一紧张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她结结巴巴,有点委屈的说着大家这些天来都对格里菲斯说的场面话? “我听索尼娅说了,明月与星光女王会给伊洛蒂和奈奥珀利斯岛的逝者带来永恒的宁静与安眠? 所有生灵都将在祂的神国相聚。”

    “谢谢,”格里菲斯轻轻按了下额头? 在胸前虚点六下。

    女孩认真地注视着他的表情,想找到一点继续聊天的线索。

    她睁着大眼睛看了一会? 什么也没有找到……

    走投无路的嘉拉迪雅抬起右手捶了自己一片空白的脑袋一下? 发出“咚”的响声:

    “拜耶兰那件事不要愧疚? 这并不是你和索尼娅的错,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充满了不公。”

    “恩。”格里菲斯心不在焉的想着事,眉毛快拧到一块去了,严肃的表示赞同。

    “……”

    聊不下去了。

    尴尬透顶的精灵女孩揉了揉自己的长发,开始发动最强能力。

    “你为什么这么凶啊!”

    “恩?我哪有!”格里菲斯的表情和语气一下就正常了,警惕的问道。

    “你的眼神这么凶,说话爱理不理的!”

    “对不起,我在想事情,”格里菲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我在思考这一连串的事件。


    “哼!”

    “我有了一些有关不可思议的奇妙屋的线索。”格里菲斯已经完全回来了。不过现在是精灵小姐的回合,她竖起耳朵,瞪着他。

    “我给你吃点好吃的。”

    “不吃!”嘉拉迪雅一口拒绝。

    格里菲斯从衣兜里摸出了那一块军需官发下来的巧克力,小心翼翼的打开纸包,掰了一大块下来。

    “在发起那场可憎的冲锋以前,军需官发给我们用可可果实做的名叫“巧克力”的军粮,那一天中唯一美好的东西,”香甜的味道勾起格里菲斯的食欲,他蠕动了一下喉咙,“和你给我吃过的脆饼闻起来很像,一定很好吃。给你一块。”

    “知道你喜欢甜灵瞅了眼还没有动过一口的巧克力,把格里菲斯的小表情都看在眼里,轻轻叹了口气,“这并不是军粮哎,大家都当作零食在吃,而且已经在我的国家和拜耶兰流行起来了。”

    “真的!?”格里菲斯震惊的看了一眼手里的黑色小甜块。

    这竟然不是军粮,那军需官以后岂不是再也不会免费发给我了!?怎么就不是军粮了呢。

    嘉拉迪雅抓住他的手,侧过身来,捋起垂到脸颊的长发,在距离格里菲斯几公分的位置,几乎是靠在他的肩上,樱唇微启,小小的咬了一口。

    淡淡的发香,长长的尖耳朵轻轻蹭过格里菲斯的脸颊,咬碎巧克力的清脆响声就是标志失守的号角。

    精灵小口嚼着巧克力,笑盈盈的抢过来塞进格里菲斯的嘴里:“以后不要留着啦,拿到就要早点吃掉,万一捂化了多可惜。”

    “呜——呜!”

    “你还真是个坚定的甜党哎!”精灵小姐看着格里菲斯把巧克力呱唧呱唧吃进嘴里,退了小半步,扭头望着平静的海面,脚尖在甲板上画着圈,“在我的家乡,2月14日有个小节日,也没什么啦,那一天会给朋友送些甜食。据说拜耶兰最近也开始接受这个习俗了。”

    “竟然还有,这种好日子,咕。”满嘴巧克力的格里菲斯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想要哪一种?”

    “和你没关系啊,是女孩子的节日,”嘉拉迪雅的手指在发梢间打着卷,小声说道,“我们会做一些,巧克力制品,那些做失败的材料,恩,可以让你处理一下。”

    “失败的材料还是巧克力,是吧?”格里菲斯想了想可以吃死人的失败的魔药药渣,还是确认了一下。

    “对~”

    那敢情好啊!格里菲斯乐呵呵的连连点头。

    嘉拉迪雅像了却一桩心事一样松了口气,开心的转过身去看着大海。她的嘴角洋溢着笑意,发梢在指尖打着一个又一个的卷。

    他们靠的很近,女孩的肩膀几乎是靠在侧身站立的格里菲斯胸前。柔顺的长发里伸出人类女孩没有的长长的尖耳朵。

    她好像并不介意亲近的接触,并肩走路的时候还会挤我。

    格里菲斯呱唧呱唧嚼着巧克力,出神的看着精灵。他的目光先是很自然的被胸前迷人的曲线吸引,然后意识到了自己失礼就去看转着圈的发梢和漂亮的尖耳朵。

    飞叶号在平静的大海上向西北转向,UU看书www.uukanshu.com船身向左舷微微倾斜。

    那尖尖的耳朵突然靠了过来,从格里菲斯的嘴边轻轻拂过。

    嘴唇上传来从未体验过的电流般得触感。

    这,这滋味真是妙不可言啊!

    格里菲斯一瞬间骨头都酥了,无法抗拒的叹了一口气。

    热气撩过耳垂,嘉拉迪雅发出几乎不可辨识的轻哼声,全身颤抖了一下,软绵绵的跌进格里菲斯的怀里。

    “别。”

    精灵几乎是闪电般推开他,在从未听过的慌乱语调中,灵动的眼眸带着惊疑先是看了格里菲斯一眼,急忙扫向不远处的同学们。

    “你,你干什么?”

    嘉拉迪雅手捂着嘴,俏脸红潮,瑟瑟发抖的又看了他一眼,连回答也不要就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