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章 克丽丝塔的线索

    奇怪的像是浸入水下的感觉。

    格里菲斯有些恍惚,但是面前的一切又如此清晰。

    “啊,好痛!”身材窈窕的女孩仰望着她,嘴角还在抽搐,“你知道自己力气有多大吗?”

    “噢,抱歉,克丽丝塔,抱歉。”格里菲斯歉意地笑了笑,“我们再来一次。”

    “最后一次!再弄疼我,你就自己玩吧!”克丽丝塔哼了一声,“跟着我的节奏,来,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这次不错,

    “再来一次,没有踩我,有点进步!”

    格里菲斯终于能跟上见习修女的舞步了!

    两人身穿铁甲,在篝火边跳舞。胸甲和胫甲随着舞步咚咚作响,在噼噼啪啪的篝火边连伴奏的音乐都免了。

    “不错呦,就是哪里怪怪的!”克丽丝塔往后退了两步,双手抱在胸甲前上下打量,“我们把盔甲脱了来一次,演习要贴近实战。”

    “不必了吧。”

    “有必要,舞会上我们并不会穿着盔甲啊!”见习修女很坚决地说道,“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一开始会穿着铁甲跳舞就很奇怪,这里是大营,如果半兽人能摸到这里来袭击,哨兵早就惨叫不知道多少回了!”

    克丽丝塔熟练的卸下胸甲,苗条的身体只穿着单薄朴素的衬裙和胫甲。她不容格里菲斯反对,绕到背后帮他把胸甲脱了下来。

    “既然要学就认真一点,你不是想在舞会上邀队长跳舞吗?”克丽丝塔温柔的动作在格里菲斯肩上留下暖暖的痕迹。

    “我没有,没这事,别瞎说!”格里菲斯一口否认。

    “啧啧,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成熟美貌的大姐姐谁不喜欢呀,”克丽丝塔神情复杂的低头看看自己,回到格里菲斯的面前,双头搭在他的肩上,“手放在我的腰上? 现在没有盔甲了? 不要乱摸。”

    多么纤细,但是很有力? 这就是女孩子的腰……

    克丽丝塔哼起旋律? 格里菲斯感受着曼妙的曲线和富有弹性的手感,有点遗憾一首曲子的时间太短了。他跟上见习修女的舞步和律动? 由衷赞美道:

    “你真是多才多艺,一定是得到了神灵的祝福!”

    “哈哈哈? ”见习修女仰头笑起来? 披散肩头的金发被篝火照的宛若晨曦,湛蓝色的眼睛光芒闪烁,“主教大人也说我得到了祝福。”

    “主教?”

    “嗯,瑞文主教? 我在瑞文的教会长大? 大家都可喜欢我了!”克丽丝塔拉着格里菲斯旋转起来,“等有机会了,我带你去那里玩!”

    ……

    短暂的回忆如烟消散。

    格里菲斯左右看看,确定自己的位置。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回味着刚才拾回的记忆。

    我竟然把这段经历完全忘了……我知道自己曾经和克丽丝塔练习跳舞? 却和之前一样却没有清晰的记忆,被肢解的支离破碎。

    艾露莎的来信让格里菲斯意识到许多问题? 这些问题并不像对老兵发起冲锋该由谁来负责那样没有答案。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想要找到一些线索? 格里菲斯问索尼娅要了他一份神奇的地图,独自可以在学院路的后面找到不可思议的奇妙屋。

    这一次找回的记忆又一次指向了克丽丝塔的回忆。如果没错的话? 他应该可以在瑞文市的教会找到线索。

    ……

    “事情的经过? 就是这个样子? ”格里菲斯回到学院路正街的咖啡馆,把这事说给拉纳和缪拉听,“我准备有机会的时候再进行一下调查。”

    在第二学期开学以前,他们又一次来这里采购课本和教具。

    拉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的疯病越来越严重了,算了,这是你的事。人总会做些怪梦,我还有几次梦到和你一起在遥远的国度打仗,我们有一支佣兵团什么的。”

    “你做梦会梦到他?”在一旁吃东西的缪拉惊骇的看了看他俩,把椅子往外面挪了挪。

    拉纳无奈的摇摇头,“说到奇妙屋,寒假的时候菲欧娜进行了一些调查,发现了一些疑点。”

    “怎么说?”

    “奇妙屋是很神秘,但也不是没有前辈访问研究过。你知道的,霍蒙沃茨最不缺的就是富有探究精神的学问家。从机制上来说,奇妙屋体验者的记忆与灵界相连,从另一个来源获取信息,并不会对中途侵入的这个世界的恶意产生反应,它并不是一个有效的对外灵能和情感监控装置,”拉纳简单地说道,“也就是说,我们感应的到恶意并非杰洛斯,而是来自奇妙屋内部,也许来自我们所沟通的灵界。也许吧吗。”

    原来如此。

    格里菲斯的一个设想得到了支持。

    在一连串的事件中,袭击和阴谋看似非常偶然的一个接着一个落在他的头上。卷入袭击嘉拉迪雅的阴谋也好,卷入黑帮袭击事件得到骨戒也好,一切都发生的像是为他精心准备的剧本。

    他就像是某个故事的主角,像磁石一样吸引飞来的钉子。那么,一定有一个或者几个契机,让本来只是军团小卒的他具备了磁性。

    现在,线索已经浮现,格里菲斯可以尝试逐步证实自己的猜测。

    ……

    今天就要出发前往霍蒙沃茨开始新的学期。临出发前,格里菲斯再一次来到了伯爵的办公室。

    “我很遗憾,请接受我的哀悼,”威廉·德·拉莫尔伯爵低声说道,“愿主的圣肢轻抚伊洛蒂的灵魂。”

    “谢谢,伯爵阁下。”格里菲斯黯然应道。

    “
如果你需要休假,可以向索尼娅提出,薪水照发,只要别超过两个礼拜就行。”

    “谢谢,伯爵阁下。”

    拉莫尔伯爵笔挺地坐在书桌后面,端详着站在几步外的见习骑士,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你准备怎么收拾米洛万·内维尔奥术议会议员?”

    收拾议员?不,我还没这个打算……格里菲斯惊讶地抬起头来。

    “很好,看来你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伯爵摇晃着羽毛笔,“奈奥珀利斯不是一个普通的度假胜地,你在发起最后时刻的冲锋以前所借助的力量会再次来寻找你。

    “我原以为你想当一个安分守己的后勤军官,在女性长官和某个漂亮同事之间纠缠不清,攒钱买一栋拜耶兰偏僻街区靠海的房子,然后安安稳稳的老死在书房里。别用这张傻脸看我,你们年轻人会想些什么我不知道吗。

    “现在看来,命运早已决定了给你的馈赠和应付的对价。”

    格里菲斯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向二十个邪教徒非凡者发起的冲锋还没有提交过详细的报告,但是伯爵似乎已经掌握了不少信息。

    伯爵没有提问,也没有点明什么,而是继续说道:

    “内维尔议员与南方大陆的某些势力往来密切,当然,在公开的层面他只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长者,好奇的学者,探险家的保护者和赞助人。但是,到了我们这个层级以后,做任何事情都会有足够的小卒代劳。

    “我不希望你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如果你在想点什么的话,至少等到你有了骑士身份,序列7以上的实力,而且不需要事事向我汇报和请假的情况下再去图谋。”

    “是,伯爵阁下。”格里菲斯隐约听明白了一些。

    “好,希望你的脑袋里装了脑子,罗兰骑士有句名言,跑的了主教跑不了圣堂,”伯爵轻叩着桌面,仿佛在回忆什么一样微笑了一下,“无论议员做了什么或者将要做什么,他的小窝总会留在那里。”

    这句话可真够直白。其实我还没有对议员做任何企图,许多事情有待逐步调查。格里菲斯捶了一下胸膛:

    “遵命,伯爵阁下。”

    “那么,没什么事要汇报的话你可以退下了。”伯爵挥挥手。

    其实我有事想汇报,算了,还是麻烦索尼娅吧。格里菲斯庄重行礼,向门口退了出去。

    “等等。”

    他还没有走两步,伯爵突然叫住了他。伯爵的工作非常繁重,经常忘记然后时不时突然想起什么事。从格里菲斯的角度,可以看见他的头发愈发稀疏了。

    “请您指示,伯爵阁下。”

    “去阿什福德那里领五个单位的潜能药剂,”伯爵说道,“按平价从你的薪水里扣。”

    “……”

    伯爵府的管家已经准备好了这些潜能药剂,微笑着装在小盒子里递了过来:

    “按照每一单位500银郎的价格,从你未来两年的薪金里扣除。”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噗!”

    格里菲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我想,伯爵的意思应该是让你现在就服用。”

    “可是我接下来靠什么生活呢?”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有自己的小金库,”管家微笑道,“二十几个邪教徒的非凡特性可不是一笔小钱。你不用来提升自己难道要留着当嫁妆么?”

    格里菲斯难过地掏出了自己得钱袋:“我现在就支付一部分。”

    “随你的愿,”阿什福德点点头,“给你一些小建议,见习骑士先生。

    “无论是非凡能力还是魔法,除了通过自身的实践学习提升以外,都可以使用潜能药剂来快速提升位阶,一定要注意每提升一次所需要的资源都会大幅度增加。第四阶将会带来质变和可观的回报。

    “所以,请记好了,资源和兵力一样不要分散配置,要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