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1章 如果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格里菲斯沉默了。这不是他能做出的选择。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问题,你直接问伊洛蒂吧。”

    康尼克斯微微颔首,吟唱了一个难以辨认的魔咒。在魔咒的影响下,阻挡格里菲斯的屏障突然消失了。

    “我们可以走近两步。”

    康尼克斯带着格里菲斯慢慢靠近,向时不时陷入痛苦中的少女问道:

    “您听到了吗?只要再前进一点,您就能补充能量。我和死亡骑士先生将会不离左右地为您服务。”

    伊洛蒂正在抽搐,她的血肉和皮肤正在不断被撕裂,然后迅速愈合治疗。

    每一秒钟都是可怕的酷刑。

    “只要,只要照你说的做,”伊洛蒂挣扎着说道,鲜血和眼泪汇成不停歇的血流,“这种疼痛就会消失吗?”

    “毫无疑问,我的女士。”

    “只要照你说的做,我就可以活下来?”

    “毫无疑问,我的女士。不仅是活下来,还能拥有永恒的生命和青春,您将成为最璀璨的星辰。”

    伊洛蒂被剧痛折磨,不停抽搐着。她的秀发在不断脱落,落地即化成碎片。然后,她的头上又长出新的长发,周而复始。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行动吧,”康尼克斯舒了口气,“非凡者和驻军已经在刚才的攻势中被重创,有我和死亡骑士阁下的守护,您的进化将会很快完成。

    “我的女士,请开始吧。”

    伊洛蒂痛苦的眼神望向格里菲斯。后者愧疚难过的抬不起头,但是,他的目光终究还是与少女相遇。

    在这一刹那,格里菲斯如遭雷击,他已经知晓了她的答案。

    “我的女士,请快一点,”康尼克斯激动的催促道,“让我们开启您的升格仪式!一切痛苦都会终结,完美的永恒属于您!”

    伊洛蒂望向死灵法师,抹去脸上的血泪:

    “不,我拒绝。”

    “!!!”

    康尼克斯惊呆了。

    “如果我的生命要建立在无辜者的痛苦之上,我将非常乐意迎来毁灭。”

    伊洛蒂倔强地昂起头,从裙下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不!”康尼克斯惊呼一声,立刻扑了上来。但是,他突然全身僵硬地跪倒在地,寸步不能移动。

    “这,这恐怖的气息,我又被压制了,”康尼克斯惊呼道,“那个力量正在挣脱肉体的束缚。”

    身着染血纱裙的少女决绝地扭动匕首,咬着牙拔了出来。匕首已经刺穿了她的心脏,鲜血喷溅而出。

    格里菲斯已经被绝望包裹,心痛的就像是被撕裂一样。

    伊洛蒂非凡的特质赋予她强大的生命力,即便她还维持着少女脆弱的外形,胸口的致命伤仍然在快速愈合,让她经受非人的痛苦。

    “伊洛蒂,住手!”格里菲斯彻底被这一幕折磨的崩溃了。他掏出治疗药水,发狂般跑到女孩挽住她,“快,喝下去。”

    康尼克斯在地上趴着,不怎么理解格里菲斯是怎么行动起来的。

    少女抬起虚弱的手,挡住自己唇边的药水。她挣扎着,发出低沉而急促的喘息:

    “不。”

    “检测到极度危险的灵能信号,”战斗中一直沉寂的米诺斯突然发出信息,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恐惧和惊喜的感情,就像在执行早已制订的命令。

    格里菲斯突然看到,伊洛蒂的身体中隐隐出现了一株盛开鲜红色花朵,摇曳着红色果实的植物幻影。转眼之间,这株植物竟然向着格里菲斯伸出茎叶,如蛇和触手一样侵袭卷来。

    伊洛蒂的伤口正在迅速止血,微弱的心跳急剧跳动起来。她的皮肤下渗出了道道血丝,正在迅速蔓延。

    那株怪异的植物像野兽一般狰狞挥舞,发出无形的咆哮。无法想象的恐怖摄住了格里菲斯的心神,呆呆的看着这株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的怪物向自己卷来。

    他的皮肤和血肉开始龟裂,如同被灼烧一般。强大的灵能正在撕碎他的身体。

    “生命源质的吸收已超过上限,”米诺斯的声音变得急促,“侦测到无法评估的变异源质泄露,快撤,不对,快向至高的存在祈祷。”

    格里菲斯已经在潮水般涌来的恐惧下颤抖。那株植物的存在超越了他所知的一切生命,只要一个意念一个动作就能摄住渺小的人类。

    突然之间,格里菲斯明白了眼前这惊人的一切——

    寄居在伊洛蒂体内的非凡特性察觉到了伊洛蒂坚定的意志和抗拒,以及很可能到来的危险,一直小心躲藏的它已经彻底撕掉了伪装,以最狰狞的力量侵蚀新的宿主!很快,它将会侵入格里菲斯已经乱成一团的心智,占据他的身体作为傀儡。

    见习骑士身上旺盛的血气被危险激活,正如同烈火一般阻挡着诡异植物的侵蚀。那些有若血管和触手一样的茎叶一旦沾染了血气立刻化成焦黑的碎片。但是,血气本身也在和格里菲斯的体力一样以惊人的速度衰竭,用不了多久这株诡异的植物便会侵入他的身体。

    格里菲斯清楚地感应到这株植物与自己格格不入,但是在没有合适宿主的关键时点,它已经开始不顾自身的损耗疯狂扩张,同化!

    在无边的绝望中,格里菲斯突然发现伊洛蒂挣脱了自己,奔向祭坛上翻滚的火浪和烈焰。

    这是……格里菲斯的瞳孔骤然收缩。

    慢着,等等,别这样!

    格里菲斯、康尼克斯和那个正在全力挣脱的寄生怪物都惨叫起来。

    五米、四米、三米……炙热的地火热浪已经在烧灼伊洛蒂的肌肤。

    康尼克斯看着这一幕几乎要咬碎自己的牙齿。他也看到了那株疯狂的植物,这正是他在苦苦追寻的本源啊!但是,亡灵化的身体竟然完全不听使唤,就像是遇见毒蛇的青蛙一样颤抖僵立,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格里菲斯想要追赶上去,但是衰竭的力量让他连动一下手臂都无法做到。

    那株诡异的植物在试图逃跑!这棵植物已经察觉到了伊洛蒂的意图,开始撕裂伊洛蒂的身体,拼命挣脱出来。

    伊洛蒂的身体被邪意的红光包裹,她的行动异常僵硬生涩,却是坚决的向着烈焰前进。

    “为什么要拒绝我的力量,为什么要拒绝永生!?”植物的意念充斥着绝望和狂怒,已经汇聚成清晰的声音,它惊恐地发现自己正距离火焰越来越近,拼命哀求,“接受我,拥有永恒的青春美貌,接受属于你的永恒生命赞歌!”

    “不。”伊洛蒂清澈而微弱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格里菲斯的耳边。她已经无法在前进一步,植物的意志和她的意志在互相对抗。

    “我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

    伊洛蒂解下腰间飘逸的丝带,向着火焰抛去。

    “不要啊!”格里菲斯和植物一起惨叫起来。

    丝带被烈焰点燃,火焰顺着丝带扑向伊洛蒂染血的长裙。

    在这最后的瞬间,面容凄美的女孩竟然还笑着望向格里菲斯:

    “不要悲伤,格里菲斯,不要忘记,我是作为人类离开的。”

    伊洛蒂窈窕的身体被烈火包裹。植物的意识开始飞快破碎,发出骇人的尖嚎惨叫。

    格里菲斯眼看着已经烧成火人的伊洛蒂坚定地走向地火的边缘,向着滔天火浪坠去。

    他的双眼已经模糊,在他绝望的啜泣声中,伊洛蒂仿佛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举起被血染红的手,伸向他的脸颊。

    他聆听到了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如果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那我想让你活下去,

    “因为我知道,

    “世界将因你更加光辉,

    “让我守护在,你的身边。”

    被鲜血浸染的冰凉小手轻轻擦过连线的泪珠,飘散而去。

    ……

    祭坛上陷入了死寂的沉默。

    解脱了不可抗拒的束缚的康尼克斯绝望地看着地火可怕的烈焰,微微张了张自己腐烂的嘴唇,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米诺斯的意识突然触动了一下,将一些知识带入见习骑士的脑中,但是也立刻陷入了沉默。有一些未知的能量从火焰中散佚开来,一部分被骨戒和那颗耗尽能量的贤者之石吸收,另一些则修复补充了格里菲斯和康尼克斯的身体。

    格里菲斯缓缓地站起身来,双手捂着眼睛,颤抖着哭泣。

    过了一会,一脸绝望的康尼克斯打破了沉默:“很遗憾,见习骑士先生,这并非我的愿望。但是最糟糕的结局已经发生了,我们还是得考虑考虑接下来的事。

    “我们合作吧?你我之间没有敌对的理由。我们可以一起探索无尽的未来。”

    格里菲斯抽泣着慢慢放下手臂。当他的手离开双眼的时候,眼泪已经止住,眼角和脸颊上留下了血泪的痕迹。他注视着尚未成为巫妖的死灵法师,张了张嘴,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我们说说未来。”

    随着他悲伤的话语,一层寒意笼罩了山顶的祭坛。

    康尼克斯惊讶地看了眼见习骑士,虽然他自己已经能够娴熟的摆脱情绪的控制,但还是很惊讶一个人类竟然能这么快从痛苦中恢复理智。

    死灵法师甚至有些欣慰:“那么,我来说说我的计划……”

    “不,不是你的计划,”格里菲斯打断了康尼克斯的话语,因为泪水而朦胧的双眼已经如刀锋般犀利,

    “是我的。”

    异变陡生。

    康尼克斯不是没有防备格里菲斯。但是,他没有想到附近地上的尸体中突然跳起三具活尸,抱住他的双腿和后腰,发狂地啃咬起来。

    “怎么回事!谁?谁还在操纵不死者!”康尼克斯狂叫一声。转瞬之间,一个答案已经闪电般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怎么可能!?

    格里菲斯已经冲了上来。接受了散佚能量补充的他双手凝聚出冰盾和冰枪,向着死灵法师掷去。

    “呯!”

    躲闪不及的康尼克斯被一击命中,冰枪在他的护盾上撞碎。

    格里菲斯如狂风般追上仓促挣脱活尸的死灵法师,右手以冰盾全力向他砸去。

    “呯!”

    康尼克斯身上的护盾混合着烂肉、碎骨和冰块一起飞溅开来。与此同时,漫天的冰凌碎片和寒气席卷开来,格里菲斯闪身躲进了冰雾之中。

    康尼克斯也在迅速行动,向着从雾气中现身的见习骑士投出一道绿光。

    “在恐怖的气息下癫狂吧!”

    一团墨绿色的能量从死灵法师手中涌出,命中了格里菲斯直接将他打入癫狂之中,像被踩了窝的兔子一样到处乱窜。

    夺取了短暂喘息的康尼克斯迅速吟唱魔咒:

    “魔咒构型1,生命精炼;叠加,指向,

    “生命抽吸!”

    绿色的邪能再次出现,钻进乱跑的格里菲斯身体开始疯狂榨取他的生命精华。只需片刻,他就会衰弱的无法站立,而康尼克斯自己将更加强大。

    但是,预期中的生命能量毫无踪影,抽吸生命的绿光转眼便消失了。康尼克斯眼看着面前的见习骑士变成一堆泥土般的碎块。

    “傀儡!”康尼克斯大吃一惊,“什么时候进行了替换!?”

    格里菲斯又一次从消散的冰雾后面闪出,挥出冰剑斩断了康尼克斯的右手,

一拳向它全力砸去。

    死灵法师不算坚固的头颅被打出一个洞,摔倒在地上连连翻滚。当它试图站起反击的同时,两头活尸扑了上来,死死抱住不让它起身。

    “滚开!你们这些低劣的杂碎!”康尼克斯愤怒的情绪出现了,尽管它的身上随即闪过绿光压制怒意的波动,但是澎湃的怒火和焦虑一波接着一波涌了上来。

    再有一步我就可以晋阶为高贵的巫妖!明明得到了高位存在的注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康尼克斯就像是很多年前那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法师一样,对着自己失败的实验和失败的履历咆哮着。

    作为一个专精于精神和学问的死灵法师,康尼克斯的力量属性并不强大。在一番挣扎之后,它被两个强壮的活尸扼住手脚,从地上拖了起来。

    格里菲斯已经抽出腐化的羽击剑,向着它走来。

    这把被暗影能量包裹的短剑上,翻滚着有若实质的可怕物质,仿佛某种怪物正在等待吞噬。

    格里菲斯手持短剑,来到康尼克斯的面前,指向它的眉心。

    “慢着,慢着!”康尼克斯仓惶地说道,“你掌握了神秘的死灵魔咒,复活这些死去的尸体只是第一步,你需要一个顾问帮助你掌握这份力量!”

    “说的没错,”格里菲斯点点头,将堕落的羽击剑插进了康尼克斯的眼窝,往里面捅去。

    “你需要我的记忆,需要我的知识,住手!”康尼克斯绝望地大喊,“难道不是吗!?”

    “没错,我会好好珍惜你的非凡特性。”

    格里菲斯旋转短剑,爆炸性的暗影能量在康尼克斯的脑袋里里横冲直撞,它脆弱的形体不断肿胀、塌缩、变形,发出一阵阵悲惨而凄厉的哀嚎声。

    死灵法师康尼克斯也许在咒骂,也许在求饶,也许……这都不重要了,也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形体在瓦解,最后的意识在混乱中毁灭。

    ……

    死灵法师散佚的生命和精神能量一部分被米诺斯所吸收。骨戒的器魂变得更加活跃。

    在不久之前,随着伊洛蒂的自尽,那株可怕的植物也一起泯灭。但是,那可怕而未知的生命源质有一些在侵蚀的过程中被米诺斯吸收,让格里菲斯获得了一种被称为死灵符文的新能力,可以驱动一些有关不死生物的禁忌的黑魔咒。

    格里菲斯从《临渊集》上获得的魔咒知识“亡灵复生”和“亡灵支配术”现在已经可以使用。

    魔咒一旦发动,半径30码范围内的尸体将会复生。每次复生的活尸不超过三个,随着它们耗尽自身储藏的能量,一个小时后它们将彻底瓦解。

    对于这些弱小的亡灵,格里菲斯可以轻松地奴役它们薄弱的意志,将它们变为随意自己驱使的傀儡,并且与它们共享某些记忆和力量。只不过,他能够同时支配的不死生物不超过五个。

    复活生命与意志的奴役,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啊!霍蒙沃茨的高阶法师们,很可能都没有掌握这样邪恶又强大的力量,竟然可以扭曲生死的命数,让亡者再次行走于大地。

    《临渊集》这个封印物很有价值,我有必要更深入的研读。格里菲斯注视着吞噬了伊洛蒂的烈焰。他的手里抓着一缕女孩挣脱时被扯下来的没有消散的秀发,上面还沾染了许多血迹,在神秘学的领域已经留存了不少的信息。

    悲伤已经让他快要疯狂了,只能用一个念头拼命安慰自己——

    或许,或许当我的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我能够将她复活。不,不是也许,魔法的可能性是无穷尽的,只要有足够的力量一定可以办到。

    在刚才的瞬间,格里菲斯有种感觉,寄宿在伊洛蒂体内的非凡特性都被一起分解了。那株诡异的植物的气息已经烟消云散,仿佛要吞噬同化一切的气势荡然无存。

    “米诺斯吸收到了大量的生命源质,”米诺斯再次给出建议,“米诺斯侦测到你的力量、敏捷和精神力已经在战斗中进一步成长,可以使用的符文已达9枚,符文数量已达上限。”

    “那棵植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格里菲斯问道。

    “米诺斯未掌握到足够信息,但是你持有的一枚金币拥有近似的源质残留,建议妥善保存,”骨戒回答,“鉴于仅仅是少量的源质就已经可以催生宿主如此扭曲的变异,米诺斯建议暂时避免探究其中的隐秘,等待你更加强大以后的时机。”

    ……

    一种奇特的感觉笼罩在鹤浦镇上。那种与活尸相伴的凄厉、阴森的气息开始迅速消散,遍布在四处的不死生物之潮正在凋零枯萎。

    超凡者抵达了。

    他们恐怖的攻击掀起风暴和血雨。前一秒还张牙舞爪的怪物一群接着一群灰飞烟灭。

    格里菲斯站在山顶上望了一眼山下的战况,在绝望和痛苦之外只有一个念头——那些躲在幕后卑鄙狡诈恶心比老鼠的小便都下贱的古神,我要把你们揪出来。

    康尼克斯的尸体已经化作灰烬随风而去,留下了一颗色彩浑浊的宝石。这应该是被腐化的施法者途径序列7的非凡特性析出,被尸巫化影响污染以后,康尼克斯非凡特性应该会成为封印物一类的存在。

    算上卡利乌斯和那个背着眼球的怪物,格里菲斯已经收集了三颗不同途径的序列7非凡特性了。如何保管和使用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总不能都藏在衣兜里吧。

    他检查了一下刚刚杀死的死灵法师的残骸,发现了一些治疗药水和活力药水,此外还有一个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护腕。他立刻就捡了起来,在手里翻看。

    在触摸护腕光滑表面的瞬间,一些知识进入了格里菲斯的大脑中。

    “封印物:恐惧护腕。

    “描述:这是一个银制的魔法护腕,在提供一定防护的同时提升持有者的精神。护腕上固化了一个强大的可以随时使用的魔咒。

    “负面作用:持有者将会被恶灵困扰,并有可能被袭击。

    “固化魔咒:高阶恐惧术。邪恶的灵能聚集成气旋穿透目标的身体,使其在癫狂和恐惧中陷入彻底的混乱。每次启动高阶恐惧术之后都必须冷却半小时才能再次使用。”

    ……

    随着尸潮平息,鹤浦镇和奈奥珀利斯岛的秩序也开始迅速恢复。大批的军队和非凡者纷纷从附近的区域赶来,收拾满地的残骸和废墟。

    对于格里菲斯来说,继续滞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调查邪教徒的任务已经完成,需要保护的人已经逝去。锡安博士也不见了踪影。

    官方也是没有见过这样恐怖的场面,连夜建立了好几处营地给惊恐万分的居民和游客进行检测隔离和安置。

    作为非凡者之一,格里菲斯很快就被确认健康无事,开始不受限制地活动。

    鹤浦镇的几个显赫家族也安静而高效地行动起来,为重要的人士单独准备了治疗和居所。之前战斗中负伤的非凡者们也都受到了邀请,可以一起享受更舒适的待遇。

    在阿兰黛尔的家族居所,格里菲斯见到了安柏。这个活泼阳光的女孩子虽然受了伤,但是看起来气色比起无处发泄、不知道该和谁不死不休的格里菲斯还好一些。只不过,当她知道伊洛蒂的悲剧以后,哭的比格里菲斯还厉害。

    在这里,格里菲斯看到了一些官方的情况通报。这个可恶的官僚真的是在局势安全以后才开始行动,还煞有介事的编写了一份报告。

    “来自奈奥珀利斯非凡者小队队长,温斯顿大法师的调查报告”

    “经查,出现在鹤浦镇邪教徒共分为两股。

    “其中一支占据了本地海商的宅邸,并且在那里布置了启动极度危险封印物‘始祖的呼唤’的仪式。

    “他们的教服上绘制着上升的阶梯,形似太阳的球体和扭曲的线条。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属于一个被称之为亡语的隐蔽教团,其宗旨是追求永恒的生命和进化。

    “亡语教团与多起袭击圣光教会的案件有关,对圣光信仰的排斥似乎是他们近年来主要的活动,除此以外我们对其知之甚少。

    “亡语教团的仪式遭到了另一支邪教团体的破坏,后者信仰一个被称为造物主的存在,拥有许多低序列非凡者。

    “造物主的信徒尝试夺取封印物‘始祖的呼唤’,并且消灭了亡语的大部分人员。但是,从事后的调查来看,亡语的信徒仍然带走了封印物,造物主的信徒也很快撤离。

    “残留在现场的近乎傀儡的怪异男子杀死了本岛的驻守法师,并且在追击战中被格里菲斯见习骑士歼灭。据见习骑士报告,该男子在肢体破碎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我们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发现了可怕的冲击波痕迹,但是未能发现其他信息。

    “1月16日上午,封印物‘始祖的呼唤’被完全启动,大量鹤浦居民和游客被感染成为活尸。感染机制有待调查。

    “尸潮向花见祭奠所在的苍月山发动猛攻,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在超凡者突击队的带领下,我们终于歼灭了这些可怕的怪物。”

    温斯顿给官方的汇报并未提及伊洛蒂和格里菲斯最后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晓此事。阿兰黛尔小姐的家族也保持着沉默。

    行吧,我先给你记上。

    格里菲斯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温斯顿法师的信息。无论他有没有参与邪教徒的阴谋,如果他尽早和岛上的非凡者小队协同进行排查,是很可能阻止封印物的启动的。他的避战行为和官僚作风与最后不可控制的形势,与伊洛蒂的悲剧有直接关系。

    格里菲斯会找机会“好好”问问这位巫师的。如果巫师的答案不让他满意,他会想法“好好”问问巫师的非凡特性。

    奈奥珀利斯市长同样被记录在案。

    一阵一阵的悲痛和愤怒在格里菲斯的心中淤积不散。虽然他早已经习惯了从伤痛中转移注意力,但是这一次他恼怒到了极点,迫切的想找一个混蛋来承担责任。甚至连神智都有点恍惚了。

    “格里菲斯,你的身体怎么样?”阿兰黛尔小姐推门进来。这几天,她对见习骑士的称呼变得越来越亲切。

    正坐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聊天的安柏不大乐意的晃了晃头。

    格里菲斯问道:“阿兰黛尔小姐,我这里有一些序列七的非凡特性,你们有办法抽取其中的记忆吗?”

    美貌优雅的大小姐想了想,回答道:

    “很困难,非凡者特性残留的记忆是破碎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并不能保证获取有价值的信息,目前常用的办法是制成魔药服用,可以最大程度的获得记忆和传承。

    “如果魔药不是你能服用的类型,我建议你回到霍蒙沃茨试试看,他们对此的研究应该是最前沿的。”

    “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吗?通往首都的航线被封锁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近期的舱室。”

    “恭敬不如从命,”格里菲斯说道,“我准备尽快离开。”

    就在这时,芬兰闯了进来,把一份文件交给格里菲斯。

    “拉莫尔伯爵府通过回音枢纽发来的急令,给你的。”

    发生什么事了?格里菲斯拆开命令,发现上面只有一句话:

    “即刻返回,凭此证明搭乘军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