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0章 我,将成为永恒的巫妖,而你,不可战胜的死亡骑士

    格里菲斯已经穿不动板甲了。虽然接下来仍然可能遭遇危险的战斗,但是体力的衰竭很难让他穿着双层重甲回到苍月山上去。

    山顶上涌动着惊人的大火,烈焰和烟雾让人惊恐无比。但是火焰没有烧遍山顶,而是像地狱之门般出现在那里撕咬着天空。

    格里菲斯丢了胸甲和几乎被砸扁的头盔,只穿着锁甲,携带基本的轻便武器往山上走去。靴子里的血水凝结成块,膝盖和腿已经麻木了,原本不算什么的石阶每一级都和天堑一般。

    一路上到处是焦黑的灰烬和残破的血肉。坚固的地砖被巨大的力量击碎,远处已经烧光的山坡上还躺着投石机燃烧弹的残骸。

    山脚的防线被突破以后,圣恩堂的火力支援一直延伸到山坡上,到处可见焚烧的灰烬。守卫者们就在山路上和蜂拥而来的尸潮交战。

    路边躺着战死的少年兵和城防军,还有许多拿着武器的公民的尸体。他们断断续续地向着山顶延伸,沿途铺满了活尸的残骸。

    激烈的战斗从山脚下一直打到山顶。在好几处地点,格里菲斯还发现了炙热的灵能残余,呈扩散状分布。这应该是安柏能力发动后的痕迹。

    在半山腰上,格里菲斯发现了本地非凡者斯科尔茨少尉的遗体。他遍体鳞伤,面容甚至出现了尸化的迹象,毫无疑问他已经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直到最后一刻。

    山路旁的斜坡上,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和灌木已经成片枯萎。它们的形态非常诡异,像是在枯萎的前夕还在尽情绽放滋生,然后突然耗尽了活力化为枯枝败叶。

    蔓延的枯萎痕迹半径大小不一,有时还呈现出杂乱的线路。如果这是伊洛蒂的特性所致,这意味着她在前往山顶的过程中多次停滞下来,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

    格里菲斯已经快要散架了。伤口和失血还有流失的体力让他几乎是在台阶上爬行。虽然治疗药水和自愈恢复了许多伤口,但是疲惫和衰弱是无法阻挡的。

    ……

    不知道爬了多久,他终于爬到了山顶。天色已暗,游客们的惨叫声也听不见了。他们不是被转化为怪物,就是从后山逃走。

    上万人拥挤在山路上逃跑,可想而知会是多么悲惨的一幕。

    突然,北面传来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强大的灵能波动让人心悸。闪电和雷光在昏暗的天际狂舞。

    超凡者突击队来了……

    在大规模的战场上,超凡者的许多力量会受到许多压制,他们本人也会顾忌随处可能冒出来的致命威胁而有所收敛。但是,到了安定的后方,没有大军的威胁,这些恐怖的高阶非凡者的威能强大的难以想象。

    不行,我得赶快。格里菲斯脱了锁甲在地上爬行。

    一旦让超凡者和伊洛蒂遭遇,那就结束了。

    突然,他的身体感觉到强烈的剧痛和错乱。某种力量辐射着他,破障者的抗性正在瓦解。

    是伊洛蒂? 我已经很靠近她了!格里菲斯来了精神? 向着力量的来源全力爬去。

    ……

    就在苍月山祭奠的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山顶小湖? 花见祭奠的故事就发生在那里。只不过? 小湖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从地下冒出的疯狂地火? 烈焰、火光和热浪直冲云霄。

    伊洛蒂就跪倒在地火不远的地方。她还维持着人的外形,捂着脸哭泣着。恐怖的灵能在空气中嘶吼? 这里没有别的活人。

    “伊洛蒂!”

    格里菲斯高呼一声就要跑过去。突然? 他就像撞上了无形的山峰一样,被阻隔在几十米之外。

    无形的力量阻隔着他,不得寸进。

    “先不要过去。”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格里菲斯一惊,急忙拔出腐化的羽击剑。

    他目睹了惊悚的一幕? 一个身披黑袍? 干枯的就像是从地下刨出来的干尸一样的怪物站在他的身后,身边还有魔力和灵能涌动的迹象。

    竟然是一个巫妖。不是巫妖也是死灵法师!

    这个可怕的不死生物似乎并无敌意,它打量着格里菲斯和伊洛蒂,然后开口说道:

    “见习骑士,不要贸然前进。你的力量已经衰竭? 无法对抗女王散佚的恐惧气息。就算你想要帮助他,你的身体状况也什么都做不到。”

    “你是谁?”格里菲斯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们认识?”

    死灵法师指了指自己好像是用碎片拼合起来的头颅:

    “我是康尼克斯驻守法师,正在向永恒的巫妖晋阶。

    “
在被邪教徒的傀儡杀死后? 我的残骸应该已经被收容。但是,突然有一个声音唤醒了我? 并且赐予我力量。

    “我聆听到了永恒的始祖的意志? 祂的信徒将一件重要的圣遗物运送到了这个岛上? 正等待着通过始祖的召唤复苏。”

    格里菲斯突然想到了春分号。

    “是的,春分号。夸克索尔和它的虫壳管风琴,还有它所觊觎的《临渊集》只不过是碰巧卷入到了这次的事件中。春分号上真正危险的是那件藏在箱子里的圣遗物,官方根本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在你和安柏找到线索以前,圣遗物就已经被船上的其他邪教徒取走并保管起来。

    “始祖的知识让我注意到,圣遗物散佚的生命气息是如此强大,其非凡特性无比恐怖,甚至仅仅是附着在容器上的力量就已经可以引发船员的活尸化。

    “几天来,我们甚至没有察觉到圣遗物的存在。它就被保管在岛上,等待着被封印物‘始祖的召唤’活性化,形成掠食生命和灵能的可怕灾难,然后,圣遗物将会复苏,将会降临,为始祖的意志服务。”

    格里菲斯望了一眼伊洛蒂,冷静问道:“这一计划被破坏了?”

    “没错,邪教徒们没有意识到奈奥珀利斯岛上已经有优先度更高的存在先一步被始祖的召唤唤醒,其恐怖的灵能辐射感染了附近的人类,形成未曾设想的破坏和吞噬。

    “圣遗物反倒未能收容足够的来自始祖的召唤的特性,计划失败了。

    “在我们的面前的,是一个更早布局,更加神秘的存在。

    “祂是向着更高生命形态进化的阶梯!

    “格里菲斯,你感觉到了吗?这个可怜的少女身上有着生生不息的生命活力,弱小的生命会在她的影响下变异、衰竭,但是,她自己拥有了无限可能,唯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格里菲斯当然已经听明白了。无论是魔法、圣器还是封印物,哪怕是地上的爬虫和空中的飞鸟,世间万物都离不开一件事。

    他注视着死灵法师,UU看书 www.uukanshu.com缓缓说道:“无论是圣遗物还是伊洛蒂身体里的特性,它们一旦被活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补充自己近乎枯竭的力量,也就是,觅食。”

    “没错,”康尼克斯赞许地说道,“它们的力量可能有所不同,但是经由始祖的召唤加持,都可以将人类转化为活尸,然后汲取杀戮和死亡散佚的生命力和灵能。活尸和其他怪物,只不过是它们猎食的触手。

    “格里菲斯,这位少女可以得救,不仅可以得救,还能成为天使一样完美的存在。

    “我有办法帮助她,但是需要你的协助。我们要避开那些已经赶来的超凡者,帮助新生的女王靠近人群。她超凡的力量就会自动补充能量,最终维持住她的理智,继而升格,成为永恒!

    “没什么好犹豫的,我们应该协助她成为祂,第一步就是感染正在后山逃窜的凡人,几万个生命足够完成初步的进化。然后,新生得高位存在,伊洛蒂女王将会赐予我们无穷无尽的回报。

    “我,将成为永恒的巫妖,而你,不可战胜的死亡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