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7章 骇人的具装甲骑从迷雾中降临

    胯下的骏马果然恭顺无比。格里菲斯避开正面的山道,向着侧翼迂回。在那里的活尸数量较少而且比较分散。

    即便如此,它们也堵住了这一侧下山的道路,想要从这里突破就会立刻遭到围堵。

    在他出现的瞬间,大群的活尸就已经疯狂的从四面围扑上来。

    格里菲斯观察了一下活尸的情况,策马沿着山脚小跑。黑褐色的大群怪物转眼间拉成一条直线,如同潮水般向他卷来。

    “不错,这样很好。”

    格里菲斯手指轻叩缰绳,在重甲外附上冰霜寒气,手持骑枪,向着蜂拥而来的尸潮加速。

    他仗着马快,左右反复拉扯尸潮的角度,直到活尸聚集成团互相拥挤,这才选定了一个薄弱方向才开始全力冲锋。

    活尸几乎是一个压着一个,嚎叫着如墙压来。格里菲斯纵马持枪,向着尸体的浪潮迎头踏去。

    “轰!”

    在一片破碎的碎冰和席卷的寒气中,尸潮如同撞上了礁石般破碎成飞溅的泡沫。具装甲骑从它们的肢体上碾过,所到之处的踏出四溅的漫天残肢碎肉。

    撞破尸潮之后,格里菲斯立刻加速,将追之不及的活尸抛在身后,向着灵能波纹聚集的仪式方位赶去。

    ……

    浓烟正向着仪式和邪绿色水晶的位置飘来。以梅迪休斯、暗礁为首的20名邪教徒也是隐隐觉得不对,但是被他们的任务束缚又不能离开这个关键位置。

    活尸都已经跟随女王压了上去。不过这里也被尸潮扫荡清理,再也没有其他活人。

    “浠沥沥!”

    昏暗而死寂的烟雾中,铁甲的碰撞与马蹄声由远及近,纵马持枪的具装甲骑徐徐现身。

    明明在前方有成群的活尸阻隔,他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出现在这个地方。

    明明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却仍然如闲庭信步。

    甲骑兵的右手握持着一支血色长枪,鲜血般的气息萦绕在枪头上,蒸腾而上,仿佛无数的冤魂在哀求怜悯。

    炫彩的丝带在高举的骑枪上迎风飞扬,明明极其美丽,却让人生出一种加倍残酷的动摇。

    他身穿红纹的银色板甲,披挂倾斜护肩、护手和胫甲,马鞍左侧还挂着一面闪烁淡蓝色光芒的骑兵圆盾。马鞍旁的束袋里更是插着三支寒光闪闪的破甲投枪。

    血色的目光在面甲后寒意逼人,初看起来只是觉得狰狞而凶恶,但是多看几眼,却是深邃诡异,仿佛深渊般无时无刻不在凝视着你。

    在场的邪教徒几乎是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虽然面前不过是一人一马,但是压迫力却仿佛千钧之担那般让人从心底滋生出想要尖叫逃命的胆怯。

    “就是他,那个甲骑兵,我早说要先干掉他!神谕中的守护者来了。”隐刺恶狠狠地说道? “现在我们别无选择? 只有一战。还只能被困在这个平地上迎战。”

    梅迪休斯发现自己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手心里更是黏糊糊的汗水? 但是依然咬着牙下达命令:“暗礁阁下? 请担任防御核心。

    “安格斯,你担任副手? 罗斯第三顺位,撞槌? 换上盾牌? 第四顺位。

    “隐刺,你来带领近战组,远程组由我指挥,等防御组牵制住这个守护者? 我下达命令后? 各组展开攻击。

    “所有人,就位。”

    ……

    望见格里菲斯的行动,祭坛附近的邪教徒呈现出一丝混乱和动摇,不同装备的人员缓缓分散。

    来历不明的二十名邪教徒正在运动,他们与仪式水晶间有着淡淡的灵能波纹联系? 显然不能离开水晶很远,只能在附近组成阵型。

    鹤浦镇的人员从远处点起的烟雾正在弥漫? 很快就会笼罩附近的街区和废墟。

    格里菲斯观察着祭坛前武装人群的动向。他们中有4个手持盾牌的强壮男子排众而出,面朝格里菲斯的方向。在他们身后? 另有6人装备双手大剑、利斧,或双持匕首? 正在向着两侧迂回。

    更后面的是正在弯弓搭箭的射手? 甚至还有三个巫师和一个术士打扮的施法者。

    他们中大部分人的灵能波纹都是序列9的等级? 双目中闪烁着杀意,行止间颇为矫健。他们在守卫邪恶的仪式,信仰从未听说过的造物主。

    但是,他们的能力五花八门,甚至召唤出袭击法师塔并且杀害驻守法师的恐怖傀儡。这些能力想必是来自于他们持有的特殊物品或赐福。他们所信仰的造物主的确有不同之处。

    “算了,这不重要。只要你们还阻挡在我的前方,还要守护这个令人作呕的仪式,哪怕是满天神佛也踏破给你看。”

    格里菲斯轻叩面甲,血红的眼眸如荒野鬼火般闪烁,骑枪在肩上高高举起,行动却是不急不缓,如凯旋式上游行的骑士般步步逼近。

    ……

    “烟雾?这附近还有人幸存下来,要用这种办法来干扰我们的视线。”暗礁雄赳赳地立在前线,手中的大盾已经扎进地面。就在他和同伴准备迎击的时候,浓烈的烟雾已经从远处飘了过来。

    “活尸肯定没有把原住民清理干净,”一个邪教徒叫喊道,“现在风向对我们不利。”

    “风向如何都不重要,”暗礁摇头道,“若是换成别的风向,难道他们就不会去另一侧点火吗?我们要守卫这个仪式不得移动,从一开始就已经落了下风。再加上我们的斥候清理不了附近的区域,阻止不了这些小动作的。”

    这话一出口,附近的小组已经有人冷哼出声,甚至不屑地当场反驳:

    “暗礁大人要是觉得能靠三四人散出去和原住民巷战并且扫清,大可以自己去试试看,
我们会在后面摇旗呐喊的!”

    暗礁的脸色立刻变色,恶狠狠地怒视他们一眼,眼看就要发作。

    “小心,他来了!”菲尔急忙喊道,两拨人这才安静下来。

    具装甲骑已经穿过阵阵烟雾,向着仪式中心的束缚水晶缓缓奔来。

    “有些诡异,他给我的感觉是如鬼魅一般,毫无活人气息,我是在面对死亡骑士吗?”梅迪休斯喃喃自语,眉头紧皱。

    “怎么可能?大人放心,造物主不会让我们来面对死亡骑士的,”梅迪休斯的心腹,被称为狂徒的战士咧着嘴呵呵笑道,“我们放了这么多人在前面,一定能挡住他,到时候致命一击就靠您了。”

    梅迪休斯微微颔首,严肃说道:“暗礁阁下,开始吧!”

    暗礁点了点头,举起大盾怒吼一声便冲了上去。

    他的奔跑速度极快,如同旋风一般向着格里菲斯冲去,声势甚至不亚于骑兵的冲击,转眼间就和具装甲骑撞在一起。

    “嘭!”

    格里菲斯也是被撞的一顿,拔出马剑就朝着暗礁劈下。

    “呵!”暗礁举起大盾,马剑敲在盾牌上发出一声巨响,附近众人的耳朵里都是一片嗡鸣。

    “防御组,上前!”副手安格斯高喊道,“举起盾牌,交替防御牵制!”

    盾卫们一涌而上,堵住格里菲斯去路,任凭他左劈右砍也是半步不退。他们手里握着钉锤、短剑,刚一见面就照着战马和骑士身上招呼。

    只见滚滚浓雾之中,具装甲骑和四个盾卫混战成一团,重击和碰撞声此起彼伏。

    “近战组,上!”梅迪休斯发出命令,“远程组,散开,开始攻击!”

    六七支羽箭呼啸而出,有几支钉入甲胄,发出闷响。

    命中的射手一阵狂喜,他们身边手持匕首和大剑的邪教徒也已经一拥而上,绕向格里菲斯的背后,向着他的后背和马腿一阵猛刺。

    一股剧烈波动的魔力在空气中凝聚,梅迪休斯的法杖前端已经呈现出翻滚的冰霜风暴。

    “贯穿他!”

    梅迪休斯甚至不用念出构型的命令,一支锐利的冰刺就激射而去。他身边的巫师也已经掷出火球和毒物,转眼间命中了格里菲斯的身体。

    高大的甲骑兵被打得浑身战栗,战马嘶鸣一声就垮了下来。

    赢了!

    还在围攻中的邪教徒们不敢大意,拔剑就朝着甲骑兵的脑袋剁去。

    “这就赢了?”暗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是不是还有变异?二阶段?”一个邪教徒不确定地问道。

    “总而言之先把他的头砍下来,”暗礁说道,“别围在这里,UU看书 www.uukanshu.com都散开,看什么看!”

    就在这时,已经没有气息的甲骑兵突然像是融化了一般,和他的战马一起消融腐烂。

    糟糕!暗礁大叫一声,急忙就向着队伍后方望去:

    “全体转身,他在我们后面!”

    ……

    战马的小跑已经转变为惊雷般的冲刺!

    进入烟雾的掩护以后,格里菲斯便放出血肉傀儡。他本人借助烟雾的掩护向着侧翼迂回,围着视野模糊的战场绕出一个大大的弧线,将担任盾卫和近战得邪教徒抛在身后。

    为了避免马蹄声被邪教徒察觉,他一路上都保持着小跑。侧后方的混战和邪教徒激动的叫喊完全掩盖了他的行踪,直到他估算着距离迂回到巫师和射手侧翼占据阵位,开始冲刺,邪教徒们依然毫无察觉。

    当血肉傀儡终于支撑不住开始瓦解的时候,格里菲斯已经肆无忌惮的加速,向着巫师和射手们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