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6章 全副武装的见习骑士重新拾起旧日的营生

    邪教徒团伙的首领梅迪休斯挥动魔杖,在他前方二十米处出现了一团剧烈的波动的能量。能量的核心是一个白色的离地三米高的气旋,气旋附近的所有城防军都被无形的力量拉扯扭曲,一点点被拖向气旋的中心。

    跟随在他身后的邪教徒法师也纷纷开始吟唱,他们相互协作,召唤出狂风和翻滚的烈焰。所到之处的抵抗者如同被镰刀收割的小麦一样断裂开来。

    一群勇敢的城防军和警察、民兵组成的混合队伍不到一分钟就被狂暴的魔法力量撕成了满地残肢,完全不是诡异的邪教徒的对手。

    梅迪休斯厌恶地瞥了一眼满地狼藉,对身边的一个邪教徒说道:“迪恩,女王的位置再做一次确认。宾克斯和安东,启动最后的仪式。”

    在他的不远处,暗礁、隐刺和其他的邪教徒正手握刀剑给未死的反抗者补上一刀。虽然他们的人数仅有二十人,但是已经先后消灭了好几拨鹤浦镇的武装和难民。

    “梅迪休斯,仅凭感染体攻不下入口,”菲尔观察了一番情况,“又一波感染体被歼灭了。”

    “没有关系的,”神秘的术士约尔根突然出现,“只要女王抵达那里,原住民的防线就会自然崩溃,我们只需要维持住仪式,让女王聆听造物主的召唤即可。”

    “正餐要上了,”暗礁拍拍自己的大盾,“让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这是最后的仪式,一定要坚守住。”

    ……

    鹤浦镇已经完全被悲惨和鲜血笼罩。

    格里菲斯撤回苍月山的时候,包括少年兵在内的守卫者们都已经撤退到了半山腰附近抵挡肆虐的活尸。山上的游客们全都看到了潮水般涌来的恐怖的怪物,眼看着无处可逃的难民被撕碎。现场乱成一团,撤离的效率变得极其低下。

    仅存的非凡者们都要立刻投入到阻击战斗中,掩护平民从后山分散逃跑。活尸越来越多,城防军、少年兵、民兵和非凡者组成的防线岌岌可危。

    情况非常恶劣。伊洛蒂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远处,在邪教徒仪式的束缚下迟缓但是不可阻挡的向着苍月山逼近。越来越多误入感染范围的普通人转换为活尸,在她的身边聚集。

    在回到半山腰上的祭奠委员会的同时,格里菲斯聆听到了清晰的声音。他身边的人毫无察觉,仿佛声音只在向他低语。

    “冷静一点,你要冷静,格里菲斯。”

    这是无比清晰的低语。

    “这算不了什么大事,不是什么大事,格里菲斯。”

    “你是谁?”

    “我名为‘血棘’,暗示毁灭和胜利的圣器,鲜血与死亡荆棘之枪,我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奇怪的低语声带着让人镇定的魔力? 让焦虑而紧张的格里菲斯渐渐冷静下来,“你将与我一起驾临战场? 以无可阻挡的英姿让世人颤抖?

    “你将受到星辰的注视与加护,你会变得比谁都强? 拿着我去大开杀戒吧!

    “现在,平静下来? 用我们的方式带来鲜血与悲鸣。”

    声音来自幽深的内室? 阿兰黛尔家族保管的封印物终于启动完毕。

    这里乱糟糟的,如果不是因为尸潮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陷入混乱和停滞,苍月山早已被怪物淹没。

    斯科尔茨少尉也从圣恩堂赶来,和当地的少数低阶非凡者前往前线。在连续几次的射击以后? 他们的投石机已经无法再运作了。

    “这里要放弃了? 各位,”阿兰黛尔说道,“邪教徒的仪式已经迁移到了山下,尸潮很快将再次行动,我们必须退往更高处? 在花见祭奠的祭坛附近阻挡它们越过山顶。”

    她的出现和声音让混乱的现场平静了一些,很快? 她的侍从们也加入组织工作。乱成一团的疏散又一次运转起来。

    阿兰黛尔小姐来到格里菲斯身边,领着他来到一个马厩。

    “格里菲斯阁下? 我们发现山下出现的一个仪式正在提供精神干扰,只要有它存在? 伊洛蒂会持续受到邪恶意志的影响? 阻止她将会异常困难?

    “这个仪式由二十名邪教徒的灵能驱动,消灭或者驱散那座附近的邪教徒就能停止它的运作。在此期间,其他人会设法阻挡伊洛蒂和尸潮,但是坚持不了太久。

    “我们的力量捉襟见肘,防线也在节节败退。除了你之外已经抽调不出更多的力量去破坏邪教徒的仪式,而且,我们也很难突破这么多怪物的阻击迂回到仪式附近。好消息是怪物大军在跟随伊洛蒂,仪式附近几乎没有。”

    “明白了,”格里菲斯简单回应道,“马,给我一匹马。”

    只有突击山下的仪式并且破坏它,伊洛蒂的行动才有被阻止的可能,否则,在超凡者们赶来以前,无论多少层的防线最终都会被淹没。

    最后的时候要到来了。

    格里菲斯压抑着对伊洛蒂的关心,努力将杂念掩盖下去。

    鹤浦镇大家族的侍从们鱼贯而来。他们携带着全新的锁甲、胸甲、头盔和马甲。萨莱斯管家还牵来了一匹雄壮的战马。

    这匹高大的黑马雄健无比,强有力的四肢和躯干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它蕴含着惊人的耐力和爆发力。它安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格里菲斯,对不远处的骚动和惨叫声无动于衷。

    格里菲斯抚摸着战马的脖颈和马背,就像是在爱抚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一旁的安柏突然有一种羡慕又不甘的情绪涌了起来。

    战马转头向着格里菲斯打了一个响鼻,
前蹄踢踏起来。

    一直都高度紧张、忧虑和亢奋的格里菲斯平静下来,语调平和舒缓,仿佛将要去做的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甲胄。”

    侍从们立刻奉上手中的装备。萨莱斯管家张了张嘴想要介绍一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

    格里菲斯拒绝了他们的帮助,娴熟的穿戴锁甲,不紧不慢的给自己扣上护手,束紧皮带扎住手臂,俯身穿上胫甲拉紧,稍稍活动了一下确定恰到好处。仅仅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气息也沉静而内敛,却给人一种仿佛山峦一般无法逾越的厚重。

    安柏一时都看得有些失神了。她见过强大而智慧的巫师,认识诡秘难测的猎魔人,也消灭过不少混乱疯狂的怪物。但是,眼前的一幕她从未见过。

    格里菲斯在锁甲外披挂胸甲,扣上腋下和腰间皮带,将匕首和短剑插进腿边束袋和胫甲内侧,马刀和长剑各一把悬挂腰间。

    他的一举一动都无比专注,仿佛即将去做的事情是一门营生,肃穆而端庄;又是某种艺术,流淌残忍的美感,唯独与关心之人的安危无关。

    在安柏和阿兰戴尔面前,格里菲斯亲自给战马披上马甲,固定马鞍,投枪袋和骑兵盾分别悬挂马鞍两侧,翻身上马。身边的侍者们本应帮一把手,但是他们好像被某种气势摄住,不知道如何是好。

    “骑枪。”

    格里菲斯轻唤一声。侍者们急忙取来放置着可怕封印物的柳木箱,在甲骑兵的身边高高举起。

    在箱盖打开的瞬间,封印物散佚的呓语和不详就萦绕在马厩中。格里菲斯视若无睹,一把取过,抽开束缚黑绳,举枪上肩。

    在场的众人纷纷发出惊叹。

    诡异而危险的马槊仿佛是跃动到他的手上。

    解脱了束缚的血棘在发出奇异之声。这么漂亮的武器还是大家头一次见到,槊刃仿佛被寒泉浸润一般,晶莹的紫色让人迷醉。

    在场的侍者们甚至滋生出一种想要抢夺,将如此美丽的武器占为己有的冲动。很快,这种冲动化作实质,让他们蠢蠢欲动起来。

    格里菲斯眼眸中的悲伤、凝重与一切杂念如烟散去,气息和情绪全部收敛,仅存肃杀的寒意向着身边一扫。刚有些蠢蠢欲动的侍者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气势,全身一窒,低眉顺眼的退了下去。

    “阿兰黛尔,让你的人在祭坛附近点起浓烟,但是不要出手。能做到吗?”

    格里菲斯的语气并不严厉,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UU看书www.uukanshu.com他正在和封印物的气质融合,转变成某种淳朴的岛民从未认知过的存在。

    安柏从未见过这样的气势,在压抑的气息下不由得退了一步。

    “我们在山下还有一些人员幸存,他们可以提供协助。阁下还有什么需要吗?”美艳无双的阿兰黛尔小姐柔声问道。她身边的随从无需吩咐就已经退下执行。

    格里菲斯的语气温和而流畅,头也不回地纵马向外走去,“你们守住防线,我来处理仪式。”

    格里菲斯全副武装,即将以久违的具装甲骑姿态发起冲击。明明是以单骑越过尸潮去冲击二十名邪教徒,却仿佛他只是去宣告敌人不可逃避的末日一般。

    “你的意志就是我们得行动。”阿兰黛尔柔声应道,“请稍等”。

    明艳动人的少女解下腰间的丝带,缠绕在槊刃之后。她的动作优雅而迷人,就像在为出阵的恋人送行一样。

    “血棘虽然会饱饮鲜血,但是有备无患也能免得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