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5章 绵软无力的2级小队长甘当辅助

    格里菲斯检查了一具尸体,发现他的身体被尖锐的利刃刺穿。伤口平滑,不像是活尸撕咬造成的伤害,到很像是邪教徒的攻击造成的。

    另一个民兵的尸体就躺在不远处。作为一个富裕城镇的民兵,他的身上还穿着一件质地不错的锁甲,手中是半截断裂的长矛。但是,他的上半身和坚固的锁甲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融化,腐蚀痕迹的边缘已经是发黑,轻轻一碰就碎裂开来。

    附近的好几具尸体上都有类似的痕迹,或是被利器洞穿身体,抑或是被强酸一样的物质融化。

    有什么东西和邪教徒一起在这里阻击了突围的警察和民兵!

    格里菲斯悄悄走进警察局的正门。这里已经没有活动的迹象。破碎的尸体东一块西一块地散落在地上,书柜和桌椅上一片狼藉。

    终于,在一片呈发射状倾倒的家具中心,格里菲斯发现地面上留下了重击和灼烧的痕迹——安柏释放力量带来的冲击波。

    这意味着她至少是在这里和活尸发生了战斗,很可能还在附近的某个地方幸存着。坏消息是,以安柏的实力就算不能击败敌人,突围也是可以做到的。她被困在这里意味着还有敌人在威胁着当地人的安全让她无法安心作战或撤离。

    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决定再深入一点。他取下背后的盾牌握在左手,右手持一把长剑,向着警察局的内部走去。

    他刚走出一步,就感觉自己被贪婪凶悍的视线盯上了。不等他第二步的脚步落下,一旁的黑暗中突然有一条黑色的东西向他急速袭来。

    格里菲斯几乎是下意识地弯腰一滚,手中的盾牌也被打飞出去。

    他听到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响,沉重的脚步声从黑暗中传来。

    一个四米高,像是球状的物体出现在视野中。它的身体左右摇晃上下起伏,黑暗中仿佛有许许多多的东西正从它身上掉落下来。

    格里菲斯仓促间向前冲刺,顺势挥出一剑。与此同时,一阵狂风就在他的身后砸下,将坚实的地板砸的碎石四溅。

    那挥出的一剑也是切到了什么,入手的是一种切割破烂布匹那样生涩糟糕的手感。

    收住脚步以后,格里菲斯这才在光线下看清生物的全貌。

    五六具腐烂发黑的尸体被一团团头发束成的粗绳胡乱地缝合在一个肉团里。身体的主要部分是一个水中浮尸那样膨胀发白的巨尸,双腿如同象腿,脑袋比南瓜还大。肥胖躯干上缝合着狰狞而凄惨的死尸,六条胳膊里抓着黑色的锁链,巨大的柴刀、菜刀、铁锤和镰刀。

    这是什么东西!

    格里菲斯只觉得头皮发麻,这样混乱而丑陋的缝合怪物还是头一次见到。虽然他没有受到惊吓,但是也觉得非常恶心。

    这个缝合尸怪挥舞着手里的武器,迈开大步就向格里菲斯扑来。

    格里菲斯向着附近一闪? 跃上就近的一张书桌? 向一条挥刀劈来的胳膊反手挥出一剑。

    “噗!”

    被切开的胳膊直接飞了出去,喷出一团惨绿色的液体。

    这液体落地就发出让人作呕的刺鼻腥臭? 就连被沾染上的地板都开始冒烟溶解。

    格里菲斯立刻明白了警察和民兵遭遇的就是这个怪物。尽管它没有披甲? 身手也不算敏捷,但是一身怪力再加上伤口喷出的酸液? 确实是极其致命。

    那酸液四处喷溅,就连沾染到少量酸液的佩剑都开始冒出白烟。格里菲斯一阵心痛? 左手已经凝聚出一支冰刺? 向着缝合尸怪的头颅掷去。

    格里菲斯近在咫尺的全力一掷威力十足,锋利的冰刺命中缝合怪的胸膛,直接透胸而过。缝合怪厚实的如同城墙一样的身体被撕开一个大洞,可以清楚地看见背后的景物。

    虽然击穿了目标? 却因为穿透力太强没有造成击退和更大伤害。缝合怪毫不在意的再次挥出锁链。

    格里菲斯急忙将长剑在面前一挡? 和黑蛇般的锁链撞个正着。

    “呯!”

    这一击直接在长剑上砸出一个豁口。格里菲斯的虎口也被震裂,手里的佩剑旋转着飞了出去。

    短暂的交手让格里菲斯认识到了这个怪物的特性。这个不死生物和之前遭遇的活尸及食尸鬼不同,拥有无视伤痛的强韧生命力和强大的力量。

    虽然缝合怪没有护甲,在攻击下会遭受骇人的创伤,但是它似乎也没有了活人需要顾忌的诸多要害。不将它彻底摧毁是拦不住它的。

    可以说? 这缝合怪是恰恰踩在了格里菲斯的短板上。他既没有高伤害的魔咒,手头又没有火油之类的物资可以进行范围伤害? 一对一和缝合怪战斗下去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消灭它。

    缝合怪倒是不在乎自己的敌人怎么样。它看都不看自己胸前的重创,反倒是有条不紊地开始收回锁链? 眼看着就要发动第二次攻击。

    还不等缝合怪动手,格里菲斯突然冲刺过来? 手里已经拔出了那把腐化的羽击剑。

    缝合怪停下手里的动作? 用三条胳膊挥舞柴刀和菜刀像风车一样朝着格里菲斯剁了下来。

    格里菲斯也不闪避? 用护手、冰甲和锁甲硬吃下这一轮攻击,手里的羽击剑捅进了缝合怪的大脑。

    暗影伤害立刻在缝合怪的伤口扩散开来。但是这头不死生物依然不死,顺势喷出一团酸液,然后一拳向着格里菲斯砸去。

    格里菲斯的冰甲挡住了少量酸液,但是他本人被一拳打翻摔进了附近的桌椅中,砸开一片破碎的木块。

    缝合怪毫不在意地摇晃了一下已经开始溃烂发黑的头部,拎起锁链便向格里菲斯走去。

    但是,等它来到格里菲斯摔落的地点,那里竟然除了一地狼藉之外毫无人影。

    ……

    格里菲斯俯下身体,从走廊的窗户下小跑通过。他只能算是凑合的感知一直留意着缝合怪的脚步和动静,发现它在丢失目标以后也只是在警局大厅里疯狂的破坏寻找。

    穿过一段走廊,格里菲斯奔上通往二层的阶梯。在那里通常设有坚固的档案室和武器库,如果有幸存者的话想必也会躲藏在那里。

    他小心地推开一扇破损的木门,正要向里面张望,突然一支胳膊抓住了他的肩膀将他拖了进去。

    “你终于来了!”安柏小声赞美了一句。

    金发女孩的左手胳膊用夹板和绷带固定在胸前,额头和身上还有好几处伤口。虽然她摆出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身体时不时的颤抖、苍白的脸色和冰凉的体温都说明她的状态非常不好。

    小小的武器库货架后面躲藏着5个警官和2个民兵,他们也都是灰头土脸,显然是之前经过了激烈战斗。

    安柏拉着格里菲斯退到一处隐蔽的角落,整理了一下语言:

    “伊洛蒂被一种可怕的存在占据,出现了嗜血的症状,她散佚的力量会造成身边活物的扭曲和疯狂,甚至将普通人转变为活尸。我试图帮助她,但是只要靠近一定范围我的身体也出现了变异的迹象,力量被压制到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左右。”

    “那是被称为始祖的召唤的封印物与她体内的某种未知特性共鸣的结果,普通人靠近她就会被转变为活尸,”格里菲斯点头道,“你的伤势是伊洛蒂造成的?”

    “不,不是她,”安柏摇了摇头,她的语气有些急促,眉宇间也带着紧张和不安,“她还能间歇性的恢复理智。在我尝试收容她的时候,我们之前遭遇的邪教徒出现了。他们的非凡特性并不强大,但是展现出来的实力却很有威胁。他们中间有三个巫师,还有一个像是与深渊的恶魔签订了契约的术士。他们一拥而上,太无耻了!”

    “嗯,很有威胁,”格里菲斯取出治疗药水交给安柏,“你的伤势让我看看。”

    安柏毫不在意的解开上衣。
她的身上有好几处刺伤和箭伤刺穿皮甲留下伤势,但是伤口已经止血并且稍有愈合。最严重的伤势是胳膊上的一处冻伤,寒气萦绕不去。

    “看够了吗?”女孩拉上衣服,“有什么感想?”

    “非常性感,嗯,”格里菲斯很严肃的点评了一句,“等形势稳定,我让你看看我的以示公平。”

    “好嘛,这种小骚扰我不介意的,小心我吃了你噢!”安柏轻笑了一声,“谢谢,我现在不那么紧张,

    “回到正题上,攻击我的邪教徒以游侠、刺客、怪物途径的序列9为主,分别是‘巡林者’、‘窃贼’和‘半人’,他们的训练和装备杂驳,但是实力超过了平民成长起来的序列9非凡者候选,有一定的实战经验。”

    格里菲斯略微思考了一下:

    “他们自称造物主的信徒,虽然个体实力不强,但是人数不少,可能掌握着危险的封印物,甚至有强大的使徒协助。整个袭击计划非常周密,序列9的聚集不像高序列那样容易被预言和占卜察觉,在官方反应过来以前就破坏了传送法阵和本地管理体系,封印物的启动也卡在超凡者抵达前的节点上。”

    “我觉得温斯顿有问题,他会不会和邪教徒串通?”安柏说道,“鹤浦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竟然还没有带队前来支援。”

    “噢,这个不奇怪,”格里菲斯摇摇头,“我不是说他做的对,只是不奇怪而已。

    “虽然事后少不了对他的调查和追责,但是作为一个老练的法师,他肯定意识到了邪教徒策划的周密和事件的复杂性,现在带队前来支援会很危险,躲藏在比较安全的奈奥珀利斯市里既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也能避开战斗。

    “只要有这大半天的拖延,夜晚的时候超凡者如期赶到,他再带着其他援军赶来鹤浦支援,无论这里发生怎样的惨剧,他都可以争取一个有利的角色——稍稍迟到了一些的拯救者。”

    “这个混蛋!”安柏气的咬牙切齿,“他一定是个肥胖的秃头,每天睡到中午的官僚!”

    “不说他了,”格里菲斯摆了摆手,“我们撤回到苍月山附近。防线需要你的支援,我来想办法对付那些邪教徒。”

    在安柏稍稍休息了一会以后,格里菲斯带着幸存者们向外面移动。那头狰狞的缝合怪已经堵住了一楼的通道。格里菲斯只能让警察和民兵等在后面,自己与安柏一起先清理过道。

    “我不擅长解决这种没有要害的怪物,”格里菲斯问道,“你还能发挥多少力量?”

    安柏摇了摇头:“一击之力还是有的,但是这头缝合怪遭到攻击以后会炸裂出酸液,我可吃不消。嘿,我把不擅长防御的弱点都告诉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

    格里菲斯一时无言以对。他思考片刻,动了动手指,一层寒气逼人的冰甲便覆盖在安柏的身上。

    “魔咒,冰甲?”见习调查员小姐惊讶的看了看自己。

    “对,可以提供不错的全面防护,我可以使用一些冰霜魔咒辅助,由你发起攻击,我跟进提供防御,”格里菲斯认真的说道,“我把底牌都告诉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那么来吧!”安柏在格里菲斯的肩上重重拍了一下,“赶快解决掉这个怪物,我们去把伊洛蒂和大家都救出来!”

    ……

    在一楼的房间和过道里横着走来走去的缝合怪突然察觉到了活人的气息。

    在它反应过来以前,一发冰枪击穿了它的手腕,将手掌和锁链一起打落在地。

    呼啸的金光闪过错综复杂的地形,向着它肥硕的身躯猛击。澎湃的力量灌注到它肿胀的身躯里,死黑色的身体就像是钻进了一窝老鼠的地毯,剧烈凹凸抽搐。

    格里菲斯一步上前,挡在完成攻击的安柏前方,举起一面从武器库里找来的盾牌抵挡。

    “嘭!”

    伴随着惊人的巨响,缝合怪像一个撑爆的水袋一样炸裂开来。漫天的酸液四处飞溅,将地板、家具和墙壁腐蚀的千疮百孔。

    酸液飞溅到格里菲斯的盾牌和身体上,被蓝色的冰层挡住。冰层瞬间瓦解,发出恶臭的气味。这股酸液余势不减,将他的头盔和锁甲腐蚀溶解。

    “脱掉!”避开攻击的安柏全力一扯,将格里菲斯的锁甲扯碎成满地乱滚的碎片。她顺手打飞头盔,拖着他向后退去。

    缝合怪溶解成了一滩恶臭的液体,被这股酸液溅到的盔甲和地面转眼间变成了骇人的残骸。

    格里菲斯的身上也被溅到了一些,他匆忙的扒下自己的外套扔在地上。

    那面临时找来的盾牌已经成了一堆扭曲的废铁。格里菲斯不由得庆幸自己没有拿着先锋盾来抵挡酸液。

    ……

    真是可怕的东西。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格里菲斯在缝合怪的身上没有找到非凡结晶,不由得感叹这样初级的怪物竟然也这么有特点。虽然它的实力不强,也不耐打,但是依然很有威胁。

    “这是一种不成熟的生命形态,虽然它的形态混乱,作战效率低下,但是已经在进化成长。”米诺斯解释道,“米诺斯收集了宝贵的源质。”

    “你收集的源质到底有什么用?”

    “米诺斯收集源质,帮助持有者向更高级生命形态进化,”骨戒重复了老一套的答案,“格里菲斯,米诺斯的持有者,你已经展现出了强大的潜力,在不久的将来,真理之门将会向你敞开。

    “在这以前,如果你已经陷入绝望,可以尝试通过米诺斯向伟大得存在祈祷。祂将会以公平的对价给予你庇护。现在需要祈祷吗?”

    “不,我拒绝,”格里菲斯一口拒绝道,“你效忠着哪位邪神?”

    “并非如此,”米诺斯回答,“解释毫无意义,米诺斯会等待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