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4章 有心无力的军团小卒无奈避战

    第三波活尸接踵而至,几乎没有给守卫们缓冲和重组队形的间隙。它们从远处的街道和房屋里成片涌出,像垃圾堆里的蟑螂发现了糖块一样疯狂扑来。

    刚刚遭到了冲击的少年兵中队还处于七零八落的状态,很多人捂着头,鼻子和耳朵里渗出血迹。

    “退回来!”就在这个时候,奥斯卡从后方发出指令。听到了他的声音,米卡和卡兹毫不犹豫地向后退去。

    “少尉,你的投石机呢?!上燃烧弹!”格里菲斯自觉这回一定是顶不住了,握住回音水晶大喊,“圣恩堂,听到了吗?火力覆盖山下第一道防线前方的街区,燃烧弹,夷平那里!”

    “你们怎么办?会误伤的。”少尉犹豫着问道。

    “你再不动手就没有什么我们了!”

    仓促组织起来的少年兵射出一波羽箭,将最前面的一波活尸射翻在地。这种程度的伤害还不足以消灭活尸,只是让它们变得更加混乱而拥挤。

    “轰!”第一发燃烧弹从圣恩堂的庭院里射出,划过昏暗的天空,燃烧的火球和嘶嘶烈风呼啸而下。在燃烧弹落地的瞬间,烈焰、风暴和冲击波向着四方咆哮,把成片的房屋和黑影烧成灰烬。

    第二发燃烧弹打偏了,砸在距离格里菲斯不远的房顶上发出恐怖的巨响,险些就把他和少年兵卷进火海。

    “源质,源质!”米诺斯匆忙提醒,“而且那里有一块序列7的非凡特性!”

    以圣恩堂的面积至多只能部署两台攻城投石机。格里菲斯一咬牙,冲过去抓起眼球怪物析出的非凡特性拔腿就跑。

    紧接着是第二轮射击,两团陨石天火一般的烈焰在地上滚出长长的火墙,把鹤浦镇靠近山脚的街区烧成一片火海。

    第二轮射击以后,圣恩堂方向的火力支援也是暂时停歇下来。那些蜂拥而来的活尸被火海吞噬,一时间也无法继续前进。

    阵阵潮汐般的惊叫声从苍月山上远远传来。山下的烈焰和天上的火球把所有游客都吓坏了,人群的疏散必定会乱成一团。

    格里菲斯向着奥斯卡走去。少年兵把他们的中士保护在中队的中心位置,退往后方城防军的防线。

    米卡和卡兹已经恢复了人类的形态,他们的身上升腾着滚滚热浪和蒸汽,包裹在他身体上的银甲和鳞片已经消失不见。

    少年兵中队沉默的行进着,没有人说话,只有一部分人用冷漠而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格里菲斯,就像在看自己的午饭。

    “如你所见,我们的战斗状态维持不了太久,”奥斯卡微笑着说道。与其他的威斯帝洛少年兵不同,他的笑容洒脱而坦率,就像是宽容的大哥一样。

    格里菲斯略微思考了一下问道:“你们的战斗方式不用对外保密吗?以往遇到这样的情况如何处理?”

    “按规矩,那是不行,我们的战斗不能留下旁观者。”奥斯卡平静的说道。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走在不远处的满脸是血的芬兰顿时一惊,已经在准备翻墙逃走。

    少年兵们用冰霜一般的眼神注视着见习骑士。但是在同一时间,空气的温度似乎真的在急速骤降? 隐隐有寒冰冻气正在格里菲斯的身边旋转? 聚集成形。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同? ”奥斯卡突然耸耸肩膀? 咧了咧嘴角,“按上峰的意思? 我们要回归和平的生活。以往的规矩也得做一点调整。”

    格里菲斯左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缓步走到奥斯卡面前? 向他伸出右手? 微笑道:“恭喜你,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我感觉到了,”奥斯卡伸手握住他的手掌,“等这次的战斗结束以后? 有机会我们可以聊聊有关未来的话题。”

    ……

    退到城防军的防线以后? 少年兵们迅速分散开来,紧急加固路口的工事。

    他们不需要长官的督促就从附近找来马车,拆毁车轮,一辆紧挨着一辆筑起双层围墙;在关键的支点上,少年兵们依托附近的房屋和大树搭建临时的塔楼? 在马车围墙和塔楼之间用木板联通,形成连接不同阵地的通道。

    格里菲斯一边熟悉前往警察局方向的地图? 一边旁观着他们的工作,发现这些威斯帝洛士兵虽然年龄不大? 但是工作效率却远超过人数更多的城防军。他们的中士奥斯卡一个接着一个地发出新的命令,各小队的队长根据队伍的情况和手头的材料加以落实。

    虽然现场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 城防军的人数也不少? 米卡和卡兹刚刚表现出来的能力奇异而强大? 但是战局的发展却让格里菲斯十分担忧。毕竟,一旦伊洛蒂抵达,整条防线就必须放弃撤往下一道防线。

    格里菲斯必须要离开这个阵地,设法解救安柏,然后调查邪教徒对伊洛蒂的控制情况,采取最后的实质行动。

    在奥斯卡的指挥下,尽管时间很紧张,手头也没有合适的工具,但是少年兵们还是在极短的时间里构筑了守卫苍月山入口的多层防线。他们用各种杂物和工具搭建的简易围墙完全封住了前方的道路,还依托附件的住宅改造了三座简易的箭塔,由神情坚毅的少年兵手持强弩在上面警戒。

    这样的执行力连心中焦急的格里菲斯看了都不由得赞叹起来。

    这些少年兵话不多,却有着城防军无法比拟的高效和执行力。就算不提他们奇怪的能力,能够在东方的血战里幸存下来并且流传神秘而让人敬畏的名号看来也是名符其实。

    这个时候,
奥斯卡中士走了过来,对格里菲斯说道:“见习骑士先生,我们发现活尸正在远处街道上聚集,鹤浦的本地人员说出现了强大的灵能波纹和黑魔法仪式的迹象。”

    那也许就是伊洛蒂……格里菲斯轻轻叹了口气。

    “你会留下和我们一起作战吗?”奥斯卡将格里菲斯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但是也接着说道,“如果你有事需要离开,我们不会介意的,毕竟靠这样守也坚持不了多久。刚才你干掉那头怪物救了我们的人,这份情我们记下了。”

    “那么,我决定去镇警察局接应幸存者,协助他们突围,”格里菲斯定下决心便对奥斯卡说道,“这里的阻击就拜托你们了。”

    至于自己离开以后防线的安全怎么办,这就不是格里菲斯最优先需要解决的问题了。何况,威斯帝洛特种战技中队的少年兵和城防军已经建立了比较牢固的防线,圣恩堂的投石机也能提供火力支援,虽然打的不准,但是往远处烧出一条隔离带拖延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没有问题,”奥斯卡行了一个歪歪斜斜的军礼,“无法抵挡的时候我们会退往下一道防线的。”

    ……

    为了在房屋间穿行,格里菲斯没有携带马匹,只是带上一些投枪和随身装备出发。

    通往苍月山的街区已经被成百上千的活尸堵塞,但是能够通行的道路还有许多。只要不进入战斗,格里菲斯有把握尽快靠近镇警局。

    一路上,格里菲斯发现鹤浦镇的天空已经弥漫起灰色的迷雾,厚重的连阳光都能以穿透。

    在成百上千哀嚎的活尸之中,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些身披黑袍的人影。他们用兜帽和斗篷遮住面容和身体,正在地面和墙壁上绘制复杂的法阵。

    邪教徒。

    他们有二十人左右,像是舞蹈一般扭动上肢,在原地跳跃,疯狂吟唱无法理解的咒语。接着,一块绿的瘆人的水晶从法阵中升起,开始放射出怪异的波动。

    在更远的位置,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纤细的与众不同的身影正在被漩涡般涌动的虚幻黑线笼罩。

    伊洛蒂!

    格里菲斯一阵心悸,下意识的就往那边摸索过去。但是,没走几步,强烈的恐惧和不详的预感几乎是推着他后退,甚至连皮肤上都出现了针刺般的异样剧痛。

    竟然这么远就已经受到影响了……

    冷静,我要冷静。格里菲斯捂着胸口拼命喘气,UU看书 www.uukanshu.com心脏就好像要被撕裂一样难受。

    他几乎要把牙咬碎,但是理智终究还是说服了自己,强压下无尽的担忧和痛苦,加速绕过这片区域,向着警察局移动。

    镇警察局只是一个不大的建筑。破损的窗户和墙体远远的就能看到。

    在这里,格里菲斯发现了许多倒伏在地上的破损的尸体。这些尸体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从附近的街口一直延伸到警察局得门口。

    很显然,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但是不清楚是防守还是突围中发生的。

    格里菲斯没有走大路,而是从附近的民居里翻过窗户和后院,一点点向着警察局大门接近。

    自从经过邪教徒那奇怪的仪式区域以后,回音水晶一直充斥着沙沙声,无论是安柏还是后方友军都联系不上。

    在警察局的正门口,他发现了更多的尸体,有不少是当地巡警和民兵打扮。他们也是尽量披挂着护甲,手里拿着各式武器和盾牌,看起来像是发动了一次决死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