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31章 始祖的呼唤 其2

    “封印物:血棘(骑将专用武器)。

    “描述:这是一支被浓稠血气包裹并被双层封印的特制骑枪,锋刃和槊杆都呈现出晶莹的血色或淡紫色,锐利而坚韧,非常适合骑兵使用。槊锋的末端以黑绳束缚。执掌者和血棘在小范围内展开的魔力不会受到魔法禁锢、血气干扰及其它妨碍。

    “特效:破法。激活血棘的破法特性将会重创目标的心智,甚至扰乱一定范围内敌人的意志和精神,使其无法集中精力、无法施法或维持魔力形态。该特效需要吸收鲜血才能发动,尸骸枕藉的战场上弥漫的痛苦、血腥和癫狂情绪将会让它更加强大。破法特效的发动间隔不少于十五分钟。

    “特效:鲜血之锋。血棘一旦启动,每一个被执掌者杀死的敌人所弥散的生命和灵魂能量都会被执掌者吸收,强化其杀伤力(约5%),小幅度治愈伤势并且恢复体力,持续30分钟,最多可以叠加10层。

    “特效:坚韧。奇特构造和精湛工艺赋予血棘超乎想象的坚韧,减少执掌者命中目标时受到的反伤,武器本体不会折断并有大概率击飞目标。

    “特效:精妙。独特的槊锋构造、完美的武器平衡兼顾了穿刺、劈砍、投射等多种攻击方式,甚至可以进行范围攻击。

    “特效:破甲。在熟练的执掌者手中有一定几率贯穿重甲甚至龙鳞。

    “备注:这件可怕的武器来源不明,器魂拒绝了我们的交流并且杀死了多位测试人员,尚有某些强大的能力未被探知。战斗前需解开黑绳以释放血棘的第一层封印,否则血棘将只是一把锐利且容易损毁的长枪。

    “负面效果:封印解除后每隔24小时必须将槊锋浸泡在鲜血中或进行杀戮,否则会导致执掌者生命力、精神力的快速流失。执掌者会听到奇怪的声音。”

    “我聆听到了低语,这件封印物似乎在呼唤着你,”阿兰黛尔来到格里菲斯的面前,仰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睛,柔声说道,“似乎在附近聚集的非凡者中间,只有你能够使用这类武器。如果你需要,这件封印物可以借给你。”

    格里菲斯的眼睛几乎不能从血棘上挪开。

    若隐若现的低语就像在耳边一般。这把武器正在召唤着自己。

    有了这份力量,我是否能阻止这一切,改变伊洛蒂的命运?

    恩,至少可以破坏邪教徒对伊洛蒂的控制。只要有了这件强大的封印物,再配上战马和胸甲,我就能发挥全部的力量。

    可以的,哪怕是面对序列7甚至序列6的强者我也可以一战!哪怕是铺天盖地的变异生物也能凿穿它们!

    “请准备一匹战马,真正的战马,马身上需要有保护躯干的马甲。”格里菲斯注视着阿兰黛尔的眼睛,认真说道。

    “如阁下所愿。”美艳的千金优雅地提了一下裙摆,向平凡的见习骑士屈膝行礼。

    “这么多人,你们准备怎么疏散?”格里菲斯又想了想,接着问道? “变异的感染者会杀尽一切活物。”

    “疏散交给我吧? 鹤浦的各家族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是也可以发挥一点作用的? 他们会和军队和其他守卫者一起建立多层防线? 你只要帮助他们争取一点时间就可以了,”女孩领着格里菲斯向门外走去? “如果你要靠近伊洛蒂,一定要先尽可能清扫伊洛蒂附近试图控制她的怪物和邪教徒。等你靠近了她? 也务必要抓紧时间。你有回音水晶吗?我们可以在一定范围里联系你。”

    在祭奠委员会的门口? 一些当地人已经行动起来。

    一个男人恭敬地向格里菲斯行了一个礼,他牵着一匹驮马,马鞍边装着满满当当的弓矢、利斧和其他武器。

    “你好,见习骑士先生? 我是萨莱斯? 阿兰黛尔小姐忠实的仆人,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将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物资和情报协助。”

    “城防军和其他援军已经在女王的必经之路上展开了多条防线,他们会尽可能拖延时间,保护难民避难。请支援他们。

    “最迟三个小时以后,请返回这里? 我们可以为你准备好胸甲、战马和启动完毕的封印物。”

    萨莱斯将手中的缰绳递了过来:

    “预备的战马是本岛牧场培育的第三代战马,坚定而服从? 耐力和冲刺俱佳。你可以骑乘进行短途行军然后立刻投入到冲锋作战,单次冲锋时间可以维持两分钟左右? 如果控制马力可以发动多次短时间冲锋。”

    ……

    参加祭奠的游客和居民密密麻麻的就像是饼干上的芝麻粒一样,遍布山脚到山巅的道路和凉亭。在有些景致特别优美的去处更是摩肩接踵拥挤不堪。

    他们没有看到漫天灰烬的恐怖异象? 对自己身体的变化和即将到来的恐怖毫无察觉。

    这样规模的隐性感染者已经没有疏散的必要了? 只能尽可能让他们远离会带来变异的伊洛蒂。

    但是? 怎么做呢?

    在这种地方一旦发生群体性的恐慌,自相践踏就会带上成百上千的伤亡,更不要提混乱的人群找不到逃生的去路,如果他们逃向鹤浦镇就会撞上失控的伊洛蒂,然后一起被感染异变。

    如果,万一,最糟糕的局面出现了,我能在伊洛蒂和这些陌生人中做出选择吗?格里菲斯的面前走过拉着父母衣角的孩子,牵着手的恋人。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着,不得不思考着最糟糕的情况。

    “各位来宾请注意,请出生在一月的来宾到位于山顶的祭坛来,
花见祭祀为出生在一月的宾客们准备了独特的生日礼物。”

    布置在山路两侧的许多发光水晶突然颤动起来,传出柔和甜美的女声。这声音并非来自阿兰黛尔,但也十分动听悦耳。

    拥挤的人群立刻移动了起来,好些游客向着山顶走去。就算是并非一月生日的人也有不少走向山顶,想碰碰运气或者凑凑热闹。

    “请带小孩的客人到南山凉亭来,祭奠为小朋友准备了专门的活动……”

    就在格里菲斯思考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从水晶中传出。刚刚还在为自己的生日不凑巧遗憾的客人们又来了兴趣。

    缓慢移动的人群像是化开的积雪般流动起来,一股涌向山顶,另一股则向着南山走去。他们刚到那里,就有好些佩戴鹤浦镇祭奠委员会袖标的男男女女迎接上来,带着他们穿过小道,向着后山走去。

    真是好手段!在一片祥和的秩序中,数万的游客就行动起来,分流到了不同的道路。格里菲斯在心里倾佩了一番,随即走向下山的缓坡。

    阿兰黛尔的管家把一些武器安置在驮马上,跟着格里菲斯往山下走。这次的战斗敌方数量、能力全都是未知数,而且还要预留收容保护伊洛蒂的力量,必须要尽量节省体力。

    “我们发现,女王向普通人逼近是无法阻挡的,但是她尚存的意志仍然在努力抗拒对她的控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停下来,”萨莱斯用毫无波澜起伏的音调说道,“见习骑士先生,邪教徒部署了一些仪式来强化对女王的精神控制,你只要集中力量破坏一次仪式就能创造出与伊洛蒂小姐联系的机会,不要仓促间发动攻击。”

    “好的,我知道了,”格里菲斯点点头,接着又补了一句,“伊洛蒂也许还有救治的机会,要保护好她。”

    “我们对感染她的特性一无所知,获救的可能不到百分之一,我们只能尽力而为。”萨莱斯平静的说道,丝毫不在意见习骑士的想法。

    这么低……格里菲斯的心里咯噔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他紧咬牙关,用尽力量支撑自己的身心。

    “请看,第一波敌人来了。”萨莱斯突然举起手指向山下。

    一个个小小的黑点出现在远处的街角。随着距离接近,格里菲斯接过萨莱斯递来的千里镜,看清了它们的外形。

    这些生物保持着人类的外形,步履蹒跚,身形扭曲而破碎。随着脚步的移动,一块块碎片正从他们的身上掉落下来。

    城防军已经在山下入口展开队形,UU看书 www.uukanshu.com接收从四面逃来的居民,保护他们往山上跑。

    在更外侧的街区入口,一群少年兵占据了两边的房屋,在道路上筑起街垒。

    “威斯帝洛,准备战斗!”奥斯卡中士的喊声远远的就能听到。他正在下达指示。已经在街口搭起路障的少年兵们拿起武器,在路障后展开了战斗队形。

    三十个少年兵手持长矛和盾牌排开,另外三十人举起弩机从缝隙处瞄准前方。在他们的身后,更强壮些的少年兵用短剑、短斧和盾牌武装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护甲。

    格里菲斯愣了一下,调动自己的灵感扫视着这个中队。所有的少年兵体内都涌动着或多或少的血气,但可以确信的是,他们中并没有非凡者级别的强者,甚至连奥斯卡都不是。

    “中士,你们准备怎么战斗?”格里菲斯来到少年兵身边询问道。

    他从未见过威斯帝洛特种战技部队的作战方式。在东线的战场上,这支神秘得部队就像是传说一样,总是毫无征兆地出现并与诡异的敌人战斗,战斗结束后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