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7章 岌岌可危的形势

    阿兰黛尔在鹤浦镇上的一处别馆招待了格里菲斯,仆人们给他送来一套干净的衣物,还有非常丰盛的早饭。只不过,满心忧虑的格里菲斯吃的心不在焉。

    法师塔的传送法阵被破坏了,高阶战力难以短时间内赶来。

    驻守法师阵亡。康尼克斯既是统筹鹤浦方面搜查和警戒的非凡者指挥官,也是一位精通神秘学知识和黑魔法防控的巫师。他的阵亡突然造成了决策和情报链条上的空白。

    今天就要举行花见祭奠,来自全世界的游客都会聚集到鹤浦镇的苍月山。

    之前的那一伙邪教徒不但没了踪影,反倒在今天的围剿中发现了有其他标识的另一伙邪教徒。

    情况不妙啊……格里菲斯从战斗的紧张和伤势愈合的疲惫中渐渐缓了过来,开始深刻意识到形势非常危急。

    “你的心事重重呐,形势已经紧迫到这个程度了吗?”在他的对面,阿兰黛尔向侍者们点点头,立刻就有人取来一个匣子。

    匣子里放着一套精美的锁甲。这身精甲覆盖了上臂,和护手结合以后可以形成完善的上半身防御。锁甲的下摆一直垂到膝盖边,在穿戴胫甲的情况下避免了腿部被刺伤的担忧。

    这是一件非常适合甲骑兵使用的护具,比格里菲斯日常穿的半身锁甲要更好一些。

    “送给你,请不用客气,如果不是你的果断行动,鹤浦山路竞速赛可就危险了,我很喜欢的,以前还参加过,”阿兰黛尔说道,“还有一副半身板甲和头盔、需要根据你的尺寸调整一下,也可以借给你。不过那是要还的。”

    “感谢你的好意,我只是尽了我的职责,而且我可以申请官方调拨盔甲,”格里菲斯不好意思的拒绝道,“等一下,为什么要为我准备板甲?”

    “今天是花见祭奠的重要日子,有备无患,希望你不会用到,”阿兰黛尔用无可挑剔的优雅语气说道,“除了盔甲,你可能还需要别的东西。请先回市里的指挥部吧,如果有什么需要请第一时间来找我。”

    ……

    回到了奈奥珀利斯市内临时指挥部以后,格里菲斯看到大家正围着一个物品。

    这是一个流淌着不详气息的铅盒,长宽高各有20公分的容器。铅盒的盖子已经打开……

    据说,现场发现一个已经死去的邪教徒双手牢牢地抱住铅盒,仿佛在试图从敌人手中守护一样。

    阴寒、腐败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让格里菲斯想起春分号底舱的那口黑色空箱,但是更加恐怖,更加邪恶。

    “这不是封印物。铅盒是用作封印危险品的常用容器,”安柏说道,“虽然内部依然残留着让人不安的黑魔法气息,但是我很确定这只是真正的封印物残留的痕迹。”

    “会不会和春分号上的空箱装的是同一个东西?”格里菲斯对于这种事没有很多经验,只能听取安柏的意见。

    “我觉得不是,女猎手的训练让我能够分辨不同的封印物和魔法属性? 这浓稠而诡异的气息与之前的空箱有着本质的不同? ”安柏摇摇头,“这个匣子内曾经放置着一件暗示灾厄、瘟疫和死亡的封印物? 很可能来自南大陆的某个文明。它残留的气息就已经如此强大? 本体一定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我们需要援兵。”

    “援军正在路上,”斯科尔茨少尉说道? “温斯顿法师已经发出了情况汇报,离我们最近的一支舰队将于明天凌晨抵达? 他们会带来两个军团大队和十几个正式非凡者。目前驻扎在这里的有两个城防军大队? 人数450至550人不等,第9“赫斯佩纳”军团的一个中队120人路过本岛也被留下了,还有几百警察,港口有几个炮兵中队。”

    “非凡者? 我们需要非凡者? ”格里菲斯摇头道,“普通士兵,哪怕是军团兵都很难对付未知的封印物。”

    少尉的语气也有些无奈:“舰队里有不少非凡者,也有法师。”

    “但是他们明早才到。”

    这个时候,芬兰军士长从传令兵手里接过一张便条:“嘿? 伙计们,回音枢纽那里来消息了? 一支超凡者突击队正在全速赶来,今天夜里就会抵达。”

    怎么一来就来一个突击队的超凡者。真是荒唐。这不就正好卡在我们力量削弱的节点上吗?格里菲斯非常郁闷的问道:“具体时间呢?”

    “我? 不知道,上面没说。”芬兰把便条翻过来翻过去看了两遍? “真没说。”

    格里菲斯觉得焦躁无比:“为什么就不能早点把超凡者派来呢?哪怕只来一个? 康尼克斯也不会战死了。上级到底在犹豫什么?”

    “我看了一些驻守法师遗留的文档? 从记录上看,他和温斯顿一直在超凡者人选上争执不下,”安柏从桌上的文件里翻出一份材料,“他指责原本计划被派遣来的高阶法师和温斯顿之间有交情,会产生不公正的意见。要不是他阵亡了,我们都不会知道的。”

    “温斯顿人呢?”

    “他带着他的小队去加强市区和议会那里的警戒了,”少尉说道,“还带走了军团中队和一个城防军大队。鹤浦的防务和另一个大队被留给我们了。”

    仅凭几百个城防军是拦不住封印物和行踪诡秘的邪教徒的。格里菲斯简直要被一股气血冲晕过去。

    这个时候,一具已经无法辨认容貌的尸体被抬进了指挥部。

    从沾满碎肉、脑浆的法师袍,体型和装备上看,这位死者便是驻守法师康尼克斯。

    他的颅骨爆裂,牙齿、眼球和脑浆混合着血液被收集在一起,呈糊状放在一个小盒里。芬兰军士长一阵作呕,跑去墙角吐了起来。

    “温斯顿大人说请几位长官确认一下,没有问题我们就把康尼克斯大人送去安置。”送来遗骸的雇工们说道。

    “我们……我们……”少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确认无误,”格里菲斯抓过笔签署了证明,挥手让雇工们离开,转身对非凡者同僚们说道,“我们需要联系市政厅,
邪教徒很可能会袭击花见祭奠,我们需要他们协调温斯顿来参与防守。”

    “有道理,恩。”少尉点点头,“市政厅的意见很重要。我们可以向市长汇报。但是,他们很难强制正式非凡者,更别提一位施法者。”

    格里菲斯严肃的说道:“如果市政厅给不出援军,也协调不了温斯顿,我们就用这个理由要求他们执行戒严,把祭奠停下来。”

    “没可能的,”少尉摇摇头,“市政厅会努力再给我们小猫两三只加强巡查,但是不会停办祭奠的。这可是本岛的招牌。”

    会议室里的空气窒息了。斯科尔茨的眉头像两条破抹布一样拧在一起,几乎要滴出水来。安柏沉默地靠在墙边揉着自己的长发。芬兰还在墙角,吐得脸色发白。

    这个小队的士气快要完蛋了。

    我得振作,我自己得振作起来……格里菲斯揉揉额头,换了一个口气:

    “好吧,即便没有非凡者增援,我们也还有一个步兵大队的兵力,再加上巡警和治安警察,我们的情况还不算太糟。鹤浦镇上很显然有强大的家族,他们也许有非凡者可以配合我们。”

    “我们该怎么做呢?”安柏向见习骑士投来询问的目光。军衔更高的少尉和军士长也是如此,就好像格里菲斯不是小小的二级小队长,而是本岛的驻防骑士一样。

    格里菲斯说道正色说道:

    “首先我们要去市政厅争取一下。

    “然后,无论结果如何,集中兵力,除了必要的守备以外,机动兵力要集中到鹤浦镇的苍月祭奠附近统一指挥,

    “这一次,我们要把港口的炮兵调集过来。”

    “可是国内治安条例……”斯科尔茨犹豫不决地张了张嘴。

    “事急从权,”格里菲斯说道,“当然,我们要向上级报告这个问题,请求他们的批准。但是,无论他们同意不同意,我们都需要调集床弩和投石机。那个邪教使徒已经证明足够的火力具有重要意义。”

    在场的三位非凡者没有人反对格里菲斯的意见,但是脸上都带着犹豫。

    格里菲斯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市政厅既没有多少援军也停不下祭奠,那我们就要求他们授权组成前敌指挥部,由少尉、城防军大队长、军士长、安柏和我共同表决决定,少尉拥有最终裁决权。在我们提交报告的时候,由我们五人共同署名。

    “不告诉他们要使用炮兵这事,反正他们授权了。”

    “恩,如果事后追查下来觉得我们小题大做的话,上级也会看到是市政厅同意了授权,”芬兰点点头,“这样既免除了我们越权的嫌疑,也能决策高效透明。我很赞同。”

    “可以,那就这么办,”斯科尔茨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和芬兰去仓库看看,那里应该能找到一些投石机部署在圣恩堂,我们以前校准过射表,应该能用。格里菲斯和安柏去一趟市政厅找找帮手。”

    当格里菲斯和安柏来到奈奥珀利斯市政厅的时候,UU看书 www.uukanshu.com已经是早上8点。

    卫兵听说了两人的来意立刻就去报告。格里菲斯和安柏一起在会议室等候,喝了点最近流行起来得咖啡。

    “等这里的事情办完以后,你回去看看伊洛蒂吗?”安柏喝了一口清苦的咖啡问道。

    “恩,那是自然,”格里菲斯飞快地把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

    “你觉得邪教徒们在策划什么?”安柏把咖啡递了过来,免得他噎到自己,“他们将封印物偷运到这里肯定不是为了庆祝节日的。”

    格里菲斯的眉头紧锁,慢慢说道:“我大致能猜到一些。这件封印物的特性,是有关死亡、灾厄和瘟疫的吧?”

    “是的,虽然我不能明确具体特性,但是不会超出这个范围。”安柏非常确定地说道。

    “今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几万名游客将会聚集起来参加节日庆典和烟火表演,”格里菲斯说道,“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乘机散播瘟疫,再通过游客们将瘟疫和灾厄带向世界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