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6章 神选

    安柏向着使徒挥出全力一击。后者甚至来不及从驻守法师的尸体上抽回手就如炮弹一样砸了出去。

    这一拳在空气中破快螺旋的轨迹,连大厅内飞溅的血迹、灰尘都被一扫而空。使徒凿穿墙壁,横穿几个房间仰面倒地。他的左肩和胳膊给重击碾碎,已经变成了一团破损扭曲的烂肉和碎骨。

    “格里菲斯后退,”安柏举起精芒包裹的手甲在胸前锤击,“我要全力一战。”

    无头的邪教使徒从废墟中起身,对凡人必死无疑的伤势视若无睹。他耷拉着折断的左臂,摆出迎击的姿态。

    “很好,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怪物,还是哪个邪神的傀儡,”安柏迈着性感而矫健的步伐从废墟瓦砾间穿过,火焰般的金色闪光在她的身边激荡咆哮,她的眼眸变得专注而坚毅,甚至有一丝兴奋。

    “让你见识一下,雷电与风暴神选的力量。”

    狂风卷起沙尘瓦砾,砸在格里菲斯的甲胄上噼啪作响。在咆哮的气浪和爆鸣声中,安柏化作一道连续的虚影,正面冲击使徒,在即将遭遇的瞬间侧步腾挪避开横扫,向着他的侧腹猛击。

    精金护手撕开使徒的腹肌,在那里破开肉骨,将金色的力量灌注进去。使徒被打的向后一窒,立刻以肘击回应,安柏灵敏的步伐已经一步向前,向着他的右膝盖一腿扫去。

    在一声让人胆寒的骨裂声中,使徒膝盖折断向下跪倒。但是,他对痛觉毫不在意,魁梧的身躯就像是奔涌的泥石流一样四处宣泄攻击。

    足以对序列7非凡者一击致命的拳头轰鸣而来,仅仅是气劲就已经惊天动地。他就像是一个人形的风车,完好的腿脚和断肢、甚至是暴露空气中的断骨都是可怕的武器,毫无顾忌的旋转横扫。

    安柏举手一抬,在横扫的空隙中架起使徒的右臂,向着他的肋下蓄力一拳。无形的气流为之一窒,继而如爆破般破体而出。

    格里菲斯想要帮忙,却跟不上两人的动作。安柏和使徒如同雷电和山脉一般混战在一起,所到之处破墙拆屋,无人能挡。

    宅邸的立柱和墙壁在使徒的骇人巨力之下如同碎石流沙,成片倾倒瓦解。短短几秒钟的战斗,两人从大厅打到书房,用击碎休息室和餐厅,最后把盥洗室和花房踏成碎屑,轰鸣和电弧令风云色变? 草木惊退。整个东侧的建筑已经摇摇欲坠? 最后终于支撑不住,轰的一声倒塌下来。

    漫天的尘埃中? 盥洗室被削断的水管有一阵没一阵的往天上喷着水柱。横梁立柱嗞嘎作响? 成片倾倒。

    安柏纵身一跃,灵巧地立于一堵破墙之上。她精致的脸颊已经被鲜血涂抹了一半? 衣甲和身体上到处都是碎石飞溅划开的伤口。虽然她避开了所有致命的攻击,但是使徒恐怖怪力的余波还是击伤了她。

    在残垣断壁之下? 无头的使徒已经被折断左臂? 打断右腿,右肋瓦解,金色和银色的电弧在他的伤口上撕咬肆虐。但是他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半跪在地,甚至从废墟里挖出了自己的脑袋。

    “换作泛泛之辈本当即死。”

    安柏卷曲蓬松的金发在风中飞扬? 她的身体已经被鲜血浸染? 但是眼神和气势却像烈焰般炙热。

    “不错,不错啊!”

    金发女孩抹掉眉眼间的血迹随手甩掉,微微躬下腰背,如风暴般蓄势待发。

    格里菲斯发现安柏蓝色的眼眸已经变成了鲜血般的赤红,让人惊惧的澎湃战意如巨浪潮涌。如果说安柏平时的形象是火辣开朗的南方女孩?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成了另一种生物。

    她用东方的兽人勇士都自叹不如的气势和狂热咆哮:

    “雷电与风暴在上,这个怪物值得一战!”

    使徒突然扯下自己的左臂? 向着俯冲而来的安柏掷去。

    “轰!”

    一个明亮的光球炸裂开来,突如其来的冲击波将安柏和格里菲斯全都吹飞到废墟之中。正从四面赶来的城防军顷刻间倒下一片。

    ……

    格里菲斯从瓦砾中爬了出来? 发现整个宅邸已经所剩无几,城防军和其他非凡者七零八落的倒了一地。断了一条腿的使徒一蹦一跳的跳上一匹马? 向着山下逃去。

    “安柏!”格里菲斯把半埋在碎石中的女孩挖了出来? 欣喜的发现她并无大碍? “我们去追击他!”

    “不,不行,”安柏已经灰头土脸,上气不接下气的摇摇头,“我,我得歇一会。你快去,不要,不要正面交锋。”

    “明白。”格里菲斯从外围警戒线找来一匹还没有错乱的军马一跃而上,向着使徒逃窜的方向追踪过去。

    他从山顶往山下追去,惊讶的发现蜿蜒的山路上竟然到处都挤了人。

    他们一大早就聚集在这里,大呼小叫,神情激动。不时就有竞速马车从他们面前飞驰而过,呼啸着通过极其危险的发卡弯。

    今天早上竟然在举办竞速赛。那个和和睦睦的竞速赛。等一下,花见祭奠也在今晚开始!

    格里菲斯大叫一声不好,眼看着使徒夹着自己的脑袋从飞驰的竞速马车中穿过。他自己却没有这样大的胆子,只能硬着头皮绕路。

    最前方的两辆马车难分高下,内侧的马车已经占据了有利位置,只要通过前方的发卡弯就能进入通往终点的直道,胜利就在眼前。

    外侧马车也没有放弃的意思。车手以精湛的技艺操控马车,用昂贵的橡胶包裹的金属车轮已经顶在了路边的排水沟上,靠着向内的作用力漂移,眼看着就要切入内线。

    我赢了!车手在心里欢呼。突然,他看见一个魁梧的人影纵马出现在身边。人影没有脑袋,却是在与他并排的时候举起左手,亮出一个满是血迹的头颅。

    血红色的双眼注视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车手,开口说道:

    “你超速了,注意交通安全。”

    “哇!”车手被吓得惨叫起来,和内线马车一起撞进路边的斜坡。

    这一次撞击把使徒也撞出了赛道。仅有一只手一条腿的他控制不住马匹,向着悬崖和海边的方向冲了过去,然后重重摔在一块突起的平台上。

    “哇!”

    叫嚣狂欢的观众们一哄而散。

    使徒抱着脑袋,从地上挣扎起身。突然,他的背后爆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响。一支投枪贯穿了他的左腿,几乎打断了关节。

    格里菲斯毫不停歇的将三支投枪全部掷出。虽然他还有余力投射更多,但是这样会耗费大量的体力,甚至造成身体损伤。一对一的战斗中三支投枪已经足以击杀或重创一头哥布林巨怪,就连山怪也够呛。

    然而,使徒似乎并无大碍。对他来说,似乎除了关节损伤,其他的贯穿伤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握住刺入躯体的投枪,缓缓地向外拔出。

    这怪物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投枪在命中时就因为剧烈撞击发生了扭曲变形,从身体里拔出会造成更加严重的二次创伤!

    但是面前的使徒仿佛对撕裂的创伤无动于衷一般,拔出弯曲的投枪随手扔在一边,接着又去拔第二支。

    格里菲斯都看呆了。

    血肉支离破碎地被撕扯出来,一片片地掉落在地上。使徒刚毅的脸上不要说痛苦,就连急促的呼吸都没有出现。

    这个使徒在遭受了康尼克斯的法术必杀一击后还能发动致命反击,接着和安柏进行每一拳都能把我打个半死的高速战斗,被我追上以后还能继续战斗,对于投枪的重创无动于衷……

    他是亡灵还是傀儡?格里菲斯绕着使徒缓缓移动保持距离,在战场上给自己寻找一个良好的立足点。

    他自知以自己的身体进入肉搏战,使徒压倒性的力量会在第一时间粉碎他的骨头。但是,只要使徒有心思一战,那就还有机会。如果他不战,那也好,只要不让他跑了,港口的驻军早晚会带着重武器过来。

    你这个怪物总不会连床弩都能扛住吧!这回我看还有人能拦着我动用炮兵!格里菲斯的大脑高速运转,盘算了一个又一个歹毒的计谋。

    双腿全部受损的怪物放弃了逃跑,拖着断肢,像卷毛狒狒一样以手撑地,朝着格里菲斯碾压过来。他无疑是确信只要一击,只要一击就能把这个人类打死。

    格里菲斯退到悬崖边,眼看着疯狂的使徒逼近到面前,突然转身向悬崖跳下。使徒紧随其后,如同陨石般坠落下来。

    “上当啦,傀儡!”格里菲斯在心里欢呼,“这就是我格里菲斯的战术陷阱!要和我比拼智力你还差远啦!”

    格里菲斯展开魔咒,但是他的目标并非使徒,而是持续将极寒注入大海。

    “扑通!”

    格里菲斯首先落水。

    在他砸入水下以后,
落水之处立刻冻结成极厚的坚冰,甚至还有密密麻麻凸起向上的尖刺。

    大海已经成为了狩猎使徒的陷阱。多次的战斗已经显露无疑,虽然使徒没有可以致命的弱点,力量也极其骇人,但是他的防御力没有达到多么惊人的程度。

    “轰!”

    使徒重重地砸了上去,发出让人牙痒而恐惧的撞击轰鸣。坚冰在第一时间被撞碎,像破片一样溅射,甚至刺伤了早已躲入水下的格里菲斯,但是也撕裂了使徒的身体。

    强大骇人的无头怪物像野鸟在天上拉下的粪便一样摔的粉碎,七零八落地沉入大海。

    干掉了!这一下就算它还活着,支离破碎的身体也失去了战斗和移动的能力,只能任我摆布了。该死的怪物,看我把你的秘密和底裤颜色都撬出来!

    格里菲斯浮上海面深吸了口气,就准备潜水搜一搜对方的非凡特性。

    “侦测到5级灵能波纹,快撤离!”米诺斯突然发出急促警告,“该生命体并无非凡特性和源质,残骸极度危险。快撤离。”

    什么!?

    格里菲斯来不及细问,转身拼命地向远处逃去。骨戒虽然有许多秘密,但是双方的合作一直良好。还没有游多久,一股惊天动地的冲击波将他卷了起来,裹着涛天巨浪,远远地扔了出去。

    使徒的残骸发生了类似法师塔那样的剧烈爆炸,恐怖的冲击波把没有逃多远的格里菲斯从水里扔了出来,炸的血肉模糊,那身皮甲也彻底损坏了。

    格里菲斯像个破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挂着半条破损的锁甲晕了过去,沉向海底。

    ……

    恍惚之中,他似乎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来到身边。她无比美貌和优雅,简直不应该出现在俗世上。但是,又有某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发自心底的感到害怕,丝毫没有亵渎的念头。

    “是谁?”

    格里菲斯渐渐从昏迷中醒来。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头正枕在少女美妙的双腿上。当他快要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头咚的一声敲在地上,耳边传来扑通一声的落水声。

    啊,我这是在哪里?格里菲斯揉着脑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锁甲也已经丢失,全身湿漉漉的刚才水里捞起来。他的身体没有一处不痛,还非常虚弱。

    “你还好吗?见习骑士先生。”阿兰黛尔小姐在海里望着他。

    这位神秘而迷人的少女披散着长发,露出圆润白皙的香肩,在海中微微起伏,几乎要将迷人的曲线展露出来。

    “你救了我?”

    “是哟,”阿兰黛尔说道,“你刚才呛了很多水,伤势也很重,我给你做了一些治疗,现在应该没事了。”

    “谢谢,你一直守在我身边吗?”

    “是呢,否则等你醒过来以后忘了我,我会很难过的,”阿兰黛尔看着格里菲斯脸颊变红,又补了一句,“开玩笑的。”

    湛蓝的海水非常清澈,但是波浪和海面的反光恰到好处的遮挡住阿兰黛尔的曲线与隐秘。她裸露着双肩,润滑的曲线和白皙的肌肤就像是什么都没有穿一样。

    “这是哪里?”

    “奈奥珀利斯的最南端,被称为天涯的地方,”阿兰黛尔用裸露的胳膊指向远处的一块黑色礁石,“我正好在附近游泳。”

    “你带着我游了很远的距离吗?”格里菲斯大致能够分辨他落水的位置在天涯的东侧,现在已经到了西面。

    “我厉害吧。”

    “阿兰黛尔小姐,你平时都在这里游泳吗?这里并不安全,刚刚才发生了战斗。”格里菲斯认真的说道。照常理而言,这样美丽的少女独自在无人的海边是很危险的。但是,有一种模糊的感觉,甚至是难以言喻的东西又让他觉得并非如此。

    “并不危险,”阿兰黛尔摇摇头,“这附近都是我的爪牙,我很安全的。”

    我怎么一个爪牙也没看见。格里菲斯笑了起来:“我该怎么回去呢?能不能安排一两个爪牙护送我一下。”

    “跟我来吧!”阿兰黛尔浅浅地微笑着,“这里没有通往陆上的道路,只能游回去,我们可以一起吃早饭。”

    “我赶时间,必须尽快把战斗情况报告给上级。”

    “那也要吃早饭啊!我会让人替你转告的,来吧,我带你游回去。”阿兰黛尔向着礁石上的格里菲斯伸出手。

    明艳动人的少女向着格里菲斯游来,婀娜而性感,比他所见的任何女子的泳姿都要优美。

    格里菲斯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投向湛蓝的海水,想要一睹世间的胜景。

    还不等他看清任何景物。也许是战斗消耗了太多体力,也可能是礁石湿滑,也许是重心不稳。格里菲斯扑通一声就跌落水中。

    “咕噜噜噜!”

    格里菲斯冒着泡挣扎浮出水面。阿兰黛尔从背后贴了上来,纤纤玉手扶在宽阔的肩膀上,宛若歌声般的笑意牵动他的心思飞向远方。

    少女在背后推着他,在笨拙的见习骑士身边轻轻发笑。

    “不可以回头看噢!”

    “当然当然。”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轻盈,温暖的海水包裹着他,就像是温柔的梦乡。他的心情也放松下来,思绪变得更外清醒。

    但是,很快他就有了一种感觉。自己正被什么东西包围着。

    在湛蓝色的海面下,似乎正有某种他从未见过的东西在游动徘徊。

    四周极其安静,阿兰黛尔几乎没有发出声音。这份寂静放大了格里菲斯的恐惧和灵感,仿佛他正游过无底的深渊,就在视线和海面下方,有某种超乎他的常识和想象的东西存在。UU看书www.uukanshu.com

    “阿兰黛尔,你在吗?”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牙齿在轻轻打颤。虽然海水很舒服温暖,但是对未知的恐惧和莫名的寒意已经将他笼罩。

    “怎么了?”少女轻轻地靠了过来,就在他的耳边温柔说道,“你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格里菲斯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是,波浪的下面好像有某种影子,正和美艳绝伦的阿兰黛尔保持着同样优雅得律动。这份优雅又有着让人无法直视的窒息压迫感,像是幻觉,又无比真实。

    明明只要向背后的海水一瞥就能一睹她的真容,却丝毫生不出这份念头和胆气。

    “我们到啦!”

    阿兰黛尔拍拍格里菲斯的肩膀,把他推向岸边。岸边的岩石上还放着少女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