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1章 雷暴之夜

    蕾蓓卡会是他们准备的祭品吗?格里菲斯用洞察水晶和自己不高的灵感审视过,发现她有不错的精神力,但也说不上有什么异常。对于灵能波纹,身体和精神特质的分析是一门高深的学问,霍蒙沃茨开设了三个学期的课程,不是他随便看看能看出端倪的。

    总而言之,先把蕾蓓卡带回去收容起来,再仔细进行调查。

    法师塔里乱糟糟的,镇上和市里来的警察、城防军走来走去,还有一些文员和来办事的公民。这里和圣恩堂一样是非凡者的据点,直接负责市区和港口的相关事务。

    芬兰军士长正在大厅和大家交换着搜查情况。花见祭奠将至却出现了这么多事,本地的治安力量都有些捉襟见肘。

    “给这位小姐找个舒适的地方,我有话要问她,”格里菲斯向着军士长招招手,“刚刚抓到的那个哈米斯怎么样?”

    “肯定不是普通货色,”芬兰指了指楼上的牢房,“他的伤口愈合非常快,自身的位阶却仅仅是序列9,他身上肯定有什么黑魔法的隐秘。”

    “我们要加强警戒了,”格里菲斯看了眼人来人往的法师塔,“驻守法师、少尉他们在哪里?”

    安柏正靠在不远处的一张躺椅上吃三明治,嘟嘟囔囔地说道:

    “驻守法师去给米洛万·内维尔议员送行了,少尉在市立医院那边调取自白剂,我一会就回圣恩堂,在那里值班。”

    “审问过那个叫哈米斯的家伙吗?”

    “法师大人问了,还说回来以后要询问你是否进行了不适当的刑讯,并且要你提交一份如何获得邪教徒窝点信息的过程报告,”芬兰军士长从桌子对面递过来几页记录,“没问出什么,哈米斯磨磨蹭蹭的说了自己从东方的哪个小城邦来,是造物主的信徒,还有一堆有的没的。”

    格里菲斯接过记录翻阅了一下。讯问记录非常简单。

    在没有适当途径的情况下,审讯要遵守调查规则,自白剂也要走程序,第一轮询问往往只是走走过场。第二轮审讯将会非常重要,准备工作一旦就绪必须立刻开始刨根问底。

    这么关键的时候驻守法师还要去给议员送行?

    “就这些?你们一起讯问的?”

    “驻守法师和我一起,我做的记录,”芬兰说道,“中途哈米斯开始吐血,我去喊医生,出去了两分钟,回来以后也没有再问什么了。驻守法师说这样只是浪费时间? 让少尉去调自白剂。”

    恩……格里菲斯沉默了一会? 在吃晚饭的安柏身边坐了下来,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她。

    “吃吗?”见习调查员小姐看看格里菲斯? 又看看手里咬了一半的三明治递了过去。

    “米洛万·内维尔议员是个怎样的人?”格里菲斯若有所思的问道。

    “要说怎么样嘛~一个老头? 说是序列6而且认识我们校长,但是看起来又老又弱? ”安柏揉着自己的发梢说道,“他就和别的那些法师老爷一样? 只对自己的研究和学问感兴趣? 收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架子很大。

    “怎么了?他有什么问题?”

    “他可是春分号的乘客之一,怎么能脱得了干系,”格里菲斯说道? “对他的调查会由哪个部门负责?”

    “中央调查局有专门的超凡者调查部门? ”安柏摆了摆手,“你别想啦,他的身份可不仅仅是序列6的超凡者,他还是知名的学者,高贵的议员? 王国的尊贵人物之一,这样的人是不会和我们这些基层有联系的。”

    这个我理解。只要夸克索尔没有骑到他脸上? 这位大人物就算眼看着春分号的人死绝也未必会出手相助。

    格里菲斯点点头:“驻守法师为什么会去送行?他看着也不像是这样体贴的人。”

    “也许是像你一样好奇,想看看能不能摸出点线索吧? ”安柏拍拍手站了起来,“我要去圣恩堂值夜班了? 法师塔这里就交给你和军士长啦。”

    ……

    安柏离开没有多久? 窗外开始狂风大作。

    “这是要来暴雨了吗?”芬兰跑过去关上大门? “你就在塔里休息吧,需要和家里说一声吗?”

    格里菲斯倒不是很担心伊洛蒂一家的安全。锡安博士曾经在霍蒙沃茨任教,即便只是不参加战斗的学者,他也是能在霍蒙沃茨任教的学者。

    过了一会,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道闪电,狂风裹着暴雨敲打在玻璃窗上噼啪作响。

    格里菲斯去审讯室里转悠了一圈。被俘虏的哈米斯看到他一阵惊恐,但是牢牢闭着嘴一言不发。

    格里菲斯又开始动刑讯逼供的脑筋,但是有本地的非凡者和其他人在,他也不敢唐突。

    “没有收获吧!”芬兰靠在摇摇椅上晃来晃去,“等一会少尉会带吐真剂来,只要一小口,哈米斯连上礼拜的内裤颜色都会想起来的。”

    格里菲斯点点头,端起凉了的水喝了一口。外面雨下的越来越大,占星术士们早上可没说过今天会有雷雨。

    “蕾蓓卡小姐说了什么吗?”

    “说了一堆,看着挺老实,”芬兰点点头“来自东方的佩特拉城邦,入境日期、家庭情况什么的,不过都没有佐证,行李也都被偷走了。”

    格里菲斯深深的看了芬兰一眼,倒了两杯热水,又要来两块的三明治,准备自己去亲自问问。

    “喂喂喂!别这么看我!”芬兰嚷嚷起来,“我自己觉得态度挺好的,没有刑讯也没有逼供,小姑娘看起来都是自愿说的!”

    夜空突然被照的如同白昼,雷鸣电闪向着大地宣泄怒意,简直要将大地劈开。

    接着,阵阵惊雷翻滚而来,道道闪电像是永不停息一样敲打在大家的心脏上,让人不寒而栗。

    “这闪电有些古怪,”格里菲斯来到窗外,看着恍若白昼的雨夜,“我怎么感觉它们都劈在同一个地方。”

    “怎么可能呢,”芬兰摇摇头,“不过这个季节倒是没见过这么可怕的雷电。我们的法师塔不会给拆了吧!”

    地动山摇般的电闪雷鸣之后是更加狂暴的瓢泼大雨,雨声像鼓点一样,连室内的人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保持戒备,”格里菲斯说道,“所有人武装起来。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大约一刻钟后,雨势渐渐趋缓。

    就在大家纷纷准备趁雨势减弱离开的时候,恐怖的雷鸣砸开了法师塔的大门,一个两米高的男子昂首挺胸走了进来。

    他留着金色的板寸短发,脸庞英俊且刚毅,双目直视前方,仿佛天地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动摇他的内心。魁梧的身躯上健硕的肌肉一块块隆起,比完美的雕塑更加挺拔俊美。法师塔里的几十号人为之侧目,在场的士兵、文员和滞留的平民用惊讶、羡慕或是贪婪的目光打量着他。震惊之余无法将目光移开。

    他没有穿衣服!

    雄壮的男性象征和礁石般的肌肉在人群中前进。男人们无不惭愧地避让开来。

    他稳健的脚步走过实木地板,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就像是人马具装的甲骑踏过一般让人心生畏惧。

    所有人看着他一时都呆住了,犹豫着是不是该吹响警笛一拥而上把这个男人带走。

    从肌肉和体型上看显然经过严格的锻炼。面容如同军人般刚毅但是举止异常,是受到战场创伤的军人吗?格里菲斯飞快地在心里给裸男做了一番人物画像,将他归类到精神异常者的行列。

    芬兰瞅瞅格里菲斯,然后冲男子叫道,“嘿!伙计,你这活看着不错,不过比我还差点。”

    裸体金发男子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芬兰,仿佛在看一块肉排:“哈米斯在哪里?”

    “啥?”

    “告诉我哈米斯的位置,立刻,”裸体金发男子的话语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站在原地,举起双手!你也是邪教徒一伙的吗?”格里菲斯大喊一声,一支投枪已经被他拔出握在手里。


    话音未落,军士长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从他身边飞了出去,“轰”的一声砸碎一片桌椅。

    “哈米斯在哪里?”陌生男子一个冲锋打飞了军士长,用平稳雄浑的声音向格里菲斯问道。

    在场的城防军纷纷亮出武器。金发的邪教徒突然转身握住了一根立柱,双手发力,立柱和大厅都震颤起来,抖落下无数灰尘和碎石。

    “你要干什么?!”

    “住手!”

    大厅里一片叫喊。格里菲斯问都不问,破甲投枪脱手激射而去,钉入了邪教徒男子的胸膛。这个巨汉被击退了两步,却对足以致命的重伤竟然视若无睹,双手发力直接将立柱从地上拔起。

    “哇——啊!”在场的城防军逃开一片。失去支撑的一大块二楼地板直接塌落下来。

    “展开攻击!”格里菲斯怒吼道,“发出警报,我们需要支援!”

    话音刚落,邪教徒已经挥舞手中的立柱大步而来。所到之处无论人、家具还是地板无不四散而飞,惨叫声接连不断。

    格里菲斯眼看着巨汉扑来,抓住一瓶次级减速药剂就往地上砸下。邪教徒立刻陷入了减速效果。

    他的第二支投枪已经掷出。这一击贯穿了邪教徒的腰腹,却是依然阻止不了他。

    非但阻止不了,这个男人竟然只喷出一点黑色的血液,全然不像是人类被重型投枪命中的反应。

    这东西不是人!是傀儡吗!

    不等格里菲斯第三发投枪出手,一根立柱就呼啸而来。他急忙往旁边闪去,就这么一丁点的耽搁,邪教徒已经冲出了减速范围,朝着他一拳打来。

    “嘭!”

    格里菲斯又想起了在呓语森林遗迹被伊莉雅·伦迪鲁斯的幽魂痛击的经历。他感觉自己全身骨头都在惨叫,直接飞了出去。

    “哐当!”“喵——!”

    还不等路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好几个城防军被从法师塔正门口丢了出来,一头摔进街对面的小巷里,几只惊恐的野猫从黑暗中尖叫着跳进一边的垃圾桶。

    远在一条街以外的路人都能听见法师塔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摔打声,紧接着便是一阵阵惨叫和呼救,还有连绵不绝的警哨声。蕾蓓卡、滞留的民众和成群的城防军一窝蜂地逃出大门,就像快要沉了的船上的老鼠一样。

    恐怖的邪教徒拖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士兵当作武器,向着二楼的监禁室大步走去。所到之处阻拦他的城防军都像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

    “站住,你这混蛋!”芬兰一声怒喝冲了出来。他耷拉着一条胳膊,另一只手里还举着一把重型十字弓,指着裸男吼叫。

    “站住,别动!别动!你,你不要过来,啊——!”

    邪教徒用身体接了一发十字弓,一脚踢飞了军士长,毫不在意地径直往二楼走去。

    格里菲斯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了出来。他被打飞出去七八米远,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才撞上墙角。

    痛,痛死了!格里菲斯挨了这么一下疼得嘴角抽搐,骨头大概断了三四处,淤青和擦伤更是满身都是。

    但他还是追了上去,眼看着邪教徒来到哈米斯的牢房门口。

    “快来救我,使徒大人,”哈米斯在牢房里高呼,“我在这里。”

    “你就是哈米斯?”被唤作使徒的裸男徒手掰开牢房的栅栏,将哈米斯拎了出来。

    “没错,使徒大人,”被俘的邪教徒感激涕零,“没想到会劳您大家。”

    “信徒哈米斯,”裸男用宽厚的手掌捧住哈米斯的脑袋,“造物主感谢你的服务。”

    只听咔嚓一声,哈米斯的脑袋在格里菲斯的面前被拧了整整一圈。

    格里菲斯在不远处咬牙切齿,掏出衣服里的警笛用力吹响。

    “嘀——!”

    尖利的哨音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远处传来一阵呼喊。

    邪教使徒对此毫不在意,他的喉咙在蠕动,接着从嘴里呕吐出一刻鸡蛋大小的圆球,塞进了哈米斯已经合不拢的嘴里,随手扔回牢房。

    做完这一切的裸男转身就向楼下走去,顺手给了拦住去路并且掷来第三发投枪的格里菲斯一拳。后者像个皮球一样从二楼滚了下去,一直滚到法师塔的入口才停下来。

    邪教使徒越过满嘴是血的见习骑士,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代行者斯科尔茨少尉策马从街道的转角狂奔而来。他骑着一匹神俊的黑色战马,身披铁甲手持马剑,如同海上的风暴般呼啸而来。

    “少尉,小心这个男人!”格里菲斯趴在门口的地上,满嘴是血的指着正在慢悠悠地走出法师塔的敌人,“他的力量惊人。”

    斯科尔茨惊讶地看看一片狼藉的法师塔,又看看身披双甲满脸是血的格里菲斯,拔剑喝道,“举起双手,双膝着地跪下!在我们奈奥珀利斯岛,胆敢挑衅官方非凡者的,嗷——!”

    可怕的邪教使徒向着魁梧高大而且身披铁甲的斯科尔茨少尉冲过去,UU看书www.uukanshu.com给了他迎头重击,少尉直接倒飞出去砸在后面的墙上,干脆地晕了过去。

    见鬼,这是什么怪物,序列6的超凡者吗?为什么没有一点征兆的出现在这里?我需要增援,我需要超凡者突击队,需要炮兵,我需要舰队来干掉这个怪物!

    格里菲斯疯狂的吹响警哨,恨不得把全海区的武装都喊过来。

    邪教使徒伸手过来牵过少尉的战马,纵身一跃而上。骏马立时人立而起,在原地狂跳起来。他钢铁般的四肢迅速遏制了战马的癫狂,将它牢牢掌控在胯下。接着,他在颤抖的骏马上向正在发狂的吹响警哨得格里菲斯投来视线,双目如同灾厄的红月般让人心惊胆战。

    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僵硬说道:

    “回头见,宝贝。”

    说完这话,神秘的使徒双腿一夹,骑着少尉的战马昂首离去。

    法师塔上层突然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整个尖顶都在爆炸中被削飞。铺天盖地的瓦砾尘埃把格里菲斯埋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