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0章 初步的调查

    格里菲斯手持剑盾,头戴铁盔,身披蓝白色军士袍从墙边现身,冷峻的目光如刀锋般扫过在场的众人。

    他从哈米斯的嘴里打听到一些情报以后就赶到了这里,以血蝠风暴悄悄靠近并聆听他们的对话,等待着其他非凡者和援军的到来。

    果然有些奇怪。这伙人像是来自遥远的城邦,信仰着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造物主,正在策划某个巨大的阴谋,想必是某个新生的邪神教团的信徒。

    疯狂的邪教徒什么都干的出来。在听到他们准备撤离的消息以后,格里菲斯决心立刻出手。

    芬兰和安柏带领的援军片刻就到。

    “他只有一个人,散开!”手持大盾的暗礁一马当先,向着格里菲斯猛冲过来。

    “散开之后包围他!”梅迪休斯带着手下向一边迂回过去。

    格里菲斯娴熟地又抽出一支投枪,在手中轻轻一掂。投枪化作寒光激射而去,正中暗礁的盾牌,溅出一片火花被弹飞开来。

    不凡的盾牌?格里菲斯发现面前的男人着沉重的大盾竟然在他的全力一击下毫发无损,当即放弃挥剑劈砍的打算,直接向着暗礁的斜侧冲去。

    “砰!”

    格里菲斯和暗礁撞击在一起,两人同时倒退几步。在刚才的撞击中,格里菲斯发现自己的力量不占优势,无法抓住和控制对方的冲击。

    与此同时,附近的袭击者已经蜂拥而上。杀戮的气息在他的背后浮现,那些行踪诡异的刺客已经亮出利刃,呼啸声不绝于耳。

    “动手,包围他们!”格里菲斯大喝道。

    在场的邪教徒有好几个都愣了一下,不知道一个人如何包围二十几人。

    空气中涌动着充满压迫力的气息,仿佛一道雷霆正瞄准这里掷下。

    “轰!”

    屋顶突然被砸穿一个大洞。一道闪电敲开邪教徒的阵型,将一个准备偷袭格里菲斯的袭击者踩在脚下,发出让人惊骇的骨裂声,碎裂的脏器、骨片和血肉像祭奠的礼花一样绽放。

    在耀眼的闪光中,一个女孩正从半跪的姿态缓缓起身,飞扬的金发被银色和蓝色的电光萦绕,噼啪作响的空气撕裂声不绝于耳。

    “安柏·罗泽丽忒,遵从召唤而来,”安柏犹如光辉的神选一般降临,她脚踩已经和地板融为一体的袭击者,目光回转,注视着格里菲斯,“需要俘虏吗?”

    喧哗的货栈大屋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就连格里菲斯都没有料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登场。

    这是序列8?

    “进攻!”芬兰军士长已经带队从四面赶来,他们冲进大门,直扑邪教徒。

    一个高大的邪教徒向着安柏一斧劈来,但是不等巨斧挥下,斧刃已经哐镗一声嵌入了附近的墙壁,紧接着他的耳边响起一声轰鸣,头颅向着背后扭去? 完整看清了自己的后背。

    奈奥珀利斯岛的官方力量蜂拥而上? 刚刚还在呐喊攻击的邪教徒转眼间就陷入了混乱和退却。

    “这是什么怪物!?”

    梅迪休斯被震惊了。

    那个格里菲斯就算了,新来的安柏根本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应付的强者。现在他可以理解? 为什么旅者大人派遣来的心腹哈米斯甚至没有重创对手就被击败? 他的助手也紧接着被杀,在本地非凡者手中甚至撑不过一个回合。

    也许梅迪休斯他们携手还是能干掉或者杀伤一两个在场的官方非凡者的? 但是继续打下去的话,在取得战果以前? 梅迪休斯他们至少还要付出好几条人命? 其中多半有梅迪休斯自己的一条命。

    “造物主,您忠诚的信徒已经陷入危机,请赐下崇高的庇护!”梅迪休斯一脸肉痛地撕裂一张卷轴,弥漫的浓雾突然涌出? 现场的视野全被遮蔽。浓雾中闪过一道道电弧? 将模糊的人影带走。

    ……

    这些都是什么人?格里菲斯微微调整着呼吸端详着地上的尸体。短促的遭遇战中他和友军杀掉了五个,但是其他人甚至没有救援的意思,使用某种神奇的物品逃散了。

    从效果和灵能的波动上来,那个叫作梅迪休斯的邪教徒启动的物品可以将他和同伙传送出一段距离,落点的位置难以查明? 彻底摆脱了城防军的合围。

    “安柏,带些人押送尸体先送去法师塔? 这伙奇怪的邪教徒身上有许多的秘密,请驻守法师调查? ”格里菲斯看着已经逃得一干二净的货栈大屋,遗憾地说道? “军士长和我带一个中队展开搜查。”

    ……

    经过几个小时的搜捕和追击? 城防军们也没有能够抓住一个邪教徒。格里菲斯只能暂时放弃? 前往法师塔与驻守法师汇合。针对邪教徒的调查和拷问往往要用到自白剂这样的管制品,必须要回到奈奥珀利斯市的法师塔进行,鹤浦镇的警察局做不了这事。

    尽管发生了袭击事件,但是普通人并没有受到很大影响。如织的游人和居民在漂亮的街市里进进出出,完全没有注意到偏僻的街角发生了战斗。居民们还在屋檐和门口挂起红色的彩灯,一副准备迎接节日的样子。

    镇上的巡警和城防军正在加强巡逻,天际线涌动着让人不安的厚重云墙,一场暴雨可能就要到来。

    在鹤浦镇的南边,靠近海岸的地方有一座漂亮的双层小楼。酒馆出门不远就是鹤浦与奈奥珀利斯市的分界,距离市区并不远。小楼的门前挂着写有酒吧店名的招牌。

    “海角。”

    格里菲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晚饭,晃了晃腰间空空的水壶,又看看酒店里坐着的客人,便走到酒吧门口。
走近了他才发现招牌上在店名的大字边上还有一行小字——“本店供应清汤寡水。”

    这就是,七大,恩不对,八大不可思议之一。

    这里距离市区法师塔已经不远了。格里菲斯走进酒吧,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下,向着服务生招了招手。

    很快,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过来。她穿着服务生的短裙子,脚步轻盈就像一头林间的小鹿,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很罕见的银发束在脑后,有些生涩但笑容纯净地给见习骑士递来一杯水:“请问你想要点什么?”

    “一份套餐,”格里菲斯打量了一下,注视着女孩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银发女孩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她望了望靠在桌边的长剑和格里菲斯身上的甲胄,把托盘抱在胸前,小声说:“我叫蕾蓓卡,从东方来。”

    “恩,”格里菲斯端详着女孩的脸,目光缓缓移动到她的纤细白嫩的双手上,“你好,蕾蓓卡,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二级小队长。你在来这里以前是做什么的?家人在哪?”

    “没,没做什么,”蕾蓓卡有些紧张地看看见习骑士,又扭头望望吧台那边,好像在求助一样。

    店长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急忙走了过来,向依旧坐在椅子上的格里菲斯鞠了一躬:“长官,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的吗?”

    “蕾蓓卡小姐的入境许可和身份证明给我看一下,”格里菲斯微笑着看了一下两人,随意地提了一个要求,“她是哪个城邦来的?”

    “这,”店长迟疑地看了看蕾蓓卡,为难地搓起手来,“蕾蓓卡是昨天新来的,她的行李被小偷偷走了,本店暂时收容她几天。”

    “好吧,”格里菲斯放弃了吃点东西的打算,站起身看了眼已经慌乱起来的银发少女,“蕾蓓卡小姐,请随我去做一份笔录。”

    在这话说出口的瞬间,蕾蓓卡后退了半步,仰头看着全副武装的甲骑兵。她害怕地望了眼窗外,又瞅瞅酒吧的后门,抱紧了托盘颤抖起来。

    “蕾蓓卡小姐不会是非法移民,长官,”店长也有些紧张地说道,“海关管理很严,很多年都没有偷渡了。”

    “我知道,我并没有说蕾蓓卡小姐是偷渡来的,”格里菲斯左手虚指了一下酒吧正门,右手轻叩了一下剑柄,“做完询问我就会送她回来。我们就在法师塔,离这里并不远。”

    昨天被抓住的刺客此时就在市区的法师塔里。那里临时关押的罪犯会由医生进行检查和治疗,大多数都可以保住性命以便接受更严厉的审问。

    这些突然出现在镇上的暴徒们非常特别。他们像是刚刚成为低级的非凡者不久,一部分有着施法者的能力,另一些则强壮敏捷。但是海关和检疫局对他们毫无察觉,这一伙非凡者没有在出入境的时候被甄别,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除此以外,格里菲斯注意到这伙人共同的特征是营养良好,UU看书 www.uukanshu.com容貌端正,没有山贼、海盗那种低劣的气质,其中好几个杀气很重,出手十分果断。

    这样的一群人的生活水平不低,接受过战斗训练甚至实战考验,具有一定的非凡能力甚至是施法能力……格里菲斯立刻想到他们很可能是与夸克索尔有联系的邪教徒,在这个岛上出现是为了进行交易。

    让他不解的是,这伙人虽然在图谋什么大事,大部分成员却没有必要的武器和钱财,以至于不得不抢劫店铺暴露了行踪。以他们的身份不应该小心地隐藏自己再找机会干一番大事吗?

    蕾蓓卡满脸忧愁地跟在见习骑士身边向法师塔走去。她时不时悄悄地看一眼可怕的徒步甲骑兵,然后在脸上变换害怕、焦急和忧愁的神色。但是她偶然流露出的气质却让格里菲斯想起索尼娅,在优雅得体得举止间流淌着隐藏不住的优雅、活泼和可爱。

    她会和黑魔法信徒有关联吗?格里菲斯思考着。可能性是很高的,黑魔法和邪神的仪式中常常使用灵媒以增强效果,最有效的据说是纯洁的贵族少女。她们或许是因为家族传承有着灵能亲和力,或者因为别的原因很合邪神的胃口,无论是作为献祭用的催化剂还是别的用途都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