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9章 1如其名的邪教团

    “哈米斯就这么完了!?”

    阴暗的大屋里聚集着好些人。他们或是身披罩袍,或是隐藏在黑暗中。

    “你目睹了他们的战败吗?”一个雄浑的声音问道,“锉刀,回答我。”

    “是,是的,暗礁阁下,”原先跟随在哈米斯身边的袭击者之一,看到同伴战败就一溜烟逃走的锉刀孤零零地站在人群的中间,“只是,只是哈米斯有没有阵亡并不确定,夜行确实是死了。”

    许多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纷纷站起身来。他们有的注视着窗外无动于衷,有的不再小心隐蔽自己而是叫嚣咒骂。他们虽然衣着简单,但是身体强健,眼中尽是凶狠之色。

    废弃的大棚有许多通向外面的小洞和破窗,这些人影一边警惕着身边的人,视线也不忘戒备屋外的踪迹。

    屋外寂静无人,只有一群像是飞鸟或是蝙蝠的影子一闪而过。

    这伙人似乎商量了一会,接着便有几个人互相走近。

    其中被称为“暗礁”的一人左手赫然握持着一面重盾,背后还有一柄双手大剑。

    紧随其后的人装备却非常杂驳,一人拎着铁锤,还有一个则拿着修理匠用的扳手,不知道是从哪个杂货铺抢来的。其他人也都各自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谨慎观望。他们彼此间都保持着一定距离,相当的小心警惕。

    “哈米斯的损失让人心痛,但是还不足以妨碍造物主的旨意,”暗礁以不可抗拒的威严说道,“我不赞同继续攻击官方非凡者,造物主从未对我们下达类似的神谕。哈米斯自行其事将会把我们所有人置于危险之中。”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位巫师打扮的男人负手而立,他的身边同样有多位随从,“如果哈米斯没有死,他可能会在官方的拷问下吐露我们的信息,这里不再安全。”

    “我已经着手安排,强大的使徒将会降临。狂者大人预见的未来是不可阻止的,”一个被阴暗笼罩的术士抚摸着手中的水晶球,“我们只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全。从现在起,我将会单独行动,直到神谕之刻的到来。”

    “约尔根,我不同意,”暗礁向前一步,“分散意味着更多不可预测的因素。叛徒会把神圣的旨意泄露给原住民强者。梅迪休斯阁下想必也是赞同我的看法。”

    “是的,约尔根,”巫师打扮的梅迪休斯淡淡地说道,“违背神谕的结果将使得命运的轨迹将会变得更加深不可测。正如同哈米斯鲁莽无谋地挑战原住民强者一样,

    “他的目标,格里菲斯·布兰顿看起来只是序列8,在场的各位想必有不少人自以为得到造物主的恩赐以后能够通过偷袭和围攻杀死他。但是,你们是否想过,杀死包括他在内的原住民非凡者,是否有助于注定之日到来的时候执行造物主的旨意?为什么神谕没有指引我们这样的道路把所有障碍事先清除掉呢?

    “不,不会那么简单的,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原住民非凡者还有什么底牌,他们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存在。而且,如果现在就对原住民非凡者造成重大伤亡,拜耶兰方面难道不会有所警觉?我们即将面对的可能就是成群的序列7,甚至超凡者。

    “我们并没有被安排必须杀死原住民非凡者的任务,即便最后的战斗不可避免,我们的任务也绝不是现在去杀死他。”

    室内安静了几秒。

    有人在点头,有人满脸不屑。

    一个蒙着脸双持匕首的男人斜靠在墙上,阴冷的目光挨个扫过在场的众人:“全都是胆怯的托辞。梅迪休斯,如果你承受不了团队领袖的压力,我,旅者大人的忠诚仆人——隐刺可以代替你。”

    “没错!”

    名叫隐刺的男人话音刚落,两个手持棍棒和锁链的打手一样的男人便鼓噪起来。

    “安静点,你们这些蠢货!”人群中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厉声说道,“根据梅迪休斯阁下对造物主神谕的解读,我们应当尽可能避开和格里菲斯见习骑士等人的接触,更不要说主动挑衅或者攻击他。

    “至于你,隐刺,你连被俘的哈米斯的地位都不敢挑战,又有什么资格来觊觎梅迪休斯阁下的地位。”

    “菲尔小姐说得没错,”另一个壮汉赞同道,“如果一定要现在动手的话,我宁可去攻击那些城防军,还能拿到城防军的武器和装备武装自己。虽然收获不算多,但怎么都比直接对抗原住民强者要好。”

    遭到了反驳的隐刺听不下去了,两把闪烁黑色幽光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双眼阴冷地盯着壮汉:“狂徒,你所说的原住民强者只是区区一个序列8而已。菲尔小姐,你的侦察不是确定他并无施法能力吗?这样弱的目标当然不需要造物主特地明示他的命运!一刀杀了就行,你们一个个都不敢出手,干脆和小屁孩一样老老实实去商店街打工好了。”

    “肃静。”

    伴随着话语声,一股冰寒气流骤然炸裂,冻气扑面而来打断了众人的争吵。

    “梅迪休斯阁下!”

    被唤作菲尔和狂徒的两人似乎是梅迪休斯的忠实拥趸,看到他出手后都是露出了十二分佩服的表情。

    “隐刺,我们既然接受了神谕,那自然会接着走下去,”丢出冰气的梅迪休斯语气平缓地说道,“造物主的意志尚未完全显现,这个名叫格里菲斯的非凡者背后难保没有其他存在的意志。如果我们遭遇他,暗礁大人,你能顶住他的攻击吗?”

    刚才主导讨论的盾卫暗礁一直默不作声,
沉稳地看着大家争论。但是当梅迪休斯问到他的时候,他的气势一时间竟然变得如同城墙般雄壮。一旁的隐刺感觉到这股气势,竟然露出了颇为忌惮的表情。

    “没问题的,梅迪休斯阁下,”暗礁将沉重的大盾握在手中,“哪怕格里菲斯得到其他存在的眷顾,他的承载也是有极限的。我可以牵制他至少五分钟,防御组已经做好了面对最恶劣形势的准备。”

    “不愧是暗礁阁下,造物主给予的任务奖励想必能让您成为首席防御核心,无人能与阁下竞争,”梅迪休斯欣喜地说道,“那么,我们继续集体行动,等待神谕降临。谁还有意见吗?”

    在场的众人大部分连连点头,显然对这个决定非常信服。其他没有点头的人如隐刺也沉默地不表示反对。

    约尔根见没有人站自己这边,只是哼了一声。

    “很好,约尔根阁下,哈米斯的处理就交给你了,”梅迪休斯抬手点了术士的名,“造物主的使徒将会亲自执行这一任务,要尽快完成召唤的仪式。”

    “没有问题,梅迪休斯,造物主的神谕我自会遵从,一切都不可阻挡。”术士点头称是。

    一触即发的局势就这样被缓和了下来,容姿靓丽的菲尔欣喜地说道,“您、暗礁阁下和约尔根大人联手,二十多位造物主的信徒共同执行,这种阵容可不多见。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

    梅迪休斯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那么,我通知外面警戒的哨探确认下情况,如果没有异样我们就转移位置。”菲尔将手指放在额头,似乎进入了冥想。

    “我们来安排下等会的阵型,”梅迪休斯简略地画出一个图形,“以暗礁阁下为核心,各小组环形配置。我们去这里……”

    “梅迪休斯阁下!”

    就在梅迪休斯布置任务的时候,菲尔突然脸色苍白地喊了起来:“有什么地方不对,我联系不上哨探!他,他被干掉了?”

    屋里的众人一下炸开了锅。稳坐一个木箱上的暗礁站了起来,举起大盾护住梅迪休斯。在他们身边,隐刺和另几个人的气息渐渐淡去,存在感变得非常稀薄。

    其他人都手忙脚乱地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围成一圈戒备着。

    “扳手,去看看,”梅迪休斯朝一个手持扳手的男人喊道,“菲尔,给扳手建立精神联系。”

    被唤到的人一脸不情不愿,但是又不敢拒绝,只能大着胆子往外面走去。

    看着扳手消失在视野中,UU看书 www.uukanshu.com剩下的人紧张地在原地戒备着,只等他们的头领一声令下便要冲出去把未知的敌人撕成碎片,或者直接逃进黑暗的街巷。

    还没等他们在紧张中焦急多久。菲尔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地跌倒在地。

    “扳手被干掉了,一瞬间,”菲尔挣扎着说道,“我没看清袭击者的脸,他突然出现,我甚至来不及断开精神链接。”

    “暗礁阁下,我们撤退,”梅迪休斯将手轻轻搭在暗礁的肩上,“所有人,走。”

    随着他一声令下,其他人立刻行动起来。这群原本准备展开袭击的猎手们转眼间变成了猎物。

    “怎么?这就要走吗?”

    让所有人心中一凛的冰冷话音在黑暗中响起,伴随着铁靴踏碎地板与碎石的颤音。

    略带嘲讽的声音尚未落下,一把投枪从黑暗的角落投掷过来,一击便将一个袭击者打飞出去,牢牢地钉在背后的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