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5章 奈奥珀利斯岛的回忆会把你带回这里

    马车上有三个来自鹤浦镇的本地乘客,他们梳着整齐的黑发,衣着体面,皮肤没有北方森林里的精灵那样白皙,也不像南方行省的居民那样黝黑,给人非常舒服的观感。乘客们灵巧地走下车来,礼貌地向一旁等车的格里菲斯点了下帽檐。

    一股自发而成、无法抑制又无从解释的亲切感立刻在格里菲斯的心头扩散开来。突然之间,他意识到自己的目的地正是去拜访这些人生活的地方,委实是一件极其自然而然又让人无比惬意的事情。

    “哟,当兵的小哥,去鹤浦的?”车夫从座位上探出脑袋,“探亲的吧?上来。”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递上几个生丁作为车费。

    “年轻时离开家乡,奈奥珀利斯岛上生活的回忆都会把你带回这里,”车夫等了一会,见没有别的客人上车便挥动缰绳,“你现在回来可是好时候,不太热,也没有北方那么冷。新鲜的鱼虾、年轻姑娘,一年中最好的时候。”

    为什么要把新鲜鱼虾和年轻姑娘放在一起说?格里菲斯皱了皱眉头,对车夫轻佻的言语不太满意:“最近镇上有什么节日吗?花见祭奠是什么时候?”

    “哈,花见祭奠呐!下周就是,按照王国历法不好算时间吧!”车夫欢喜地赶着马车,“姑娘们穿上漂亮的衣裙,洒落花瓣,在篝火边跳舞。哎~谁叫我上年纪了。”

    格里菲斯倚靠在座椅上,听着车夫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话。他的思绪被带到了遥远的地方,和熟悉的面容在一起,慢慢地睡着了。

    ……

    “带好随身行李,”公共马车的车夫大声喊道,“玩开心啊大兵!”

    格里菲斯从昏昏沉沉的白日梦里醒了过来,揉着脸拎起背包走下马车。

    走出车门的瞬间,一股热风给了格里菲斯迎头重击,差点把他吹倒在地。

    我,已经不习惯南方海岛的温度了!穿着双层甲的格里菲斯热得发慌,汗水从额头上滴落下来,顺着脸颊滑到嘴角。

    空气中倒是有一股淡淡的鱼虾和海草浸泡在海水里的腥味!格里菲斯打量着空荡荡的街道。火辣的阳光拥抱着午后安静的小镇,成群的知了在树枝上讴歌太阳。一条黄皮大狗懒洋洋地从阴影处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埋了下去。

    鹤浦镇可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四面八方的游客都会慕名而来的。

    “这……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公共马车在格里菲斯的身边突然启动,甩了一脸的灰尘在他脸上,刺溜一声就拉开了距离。格里菲斯站在原地无力,眼看着马车转过街口跑出了视线范围。

    “格里菲斯,你是格里菲斯么?”悦耳又欢快的女孩声音在身边响起,“你怎么长得那么高了!爸爸让我来接你。”

    满头是汗的格里菲斯转过头去?发现一个身穿白色单薄连衣裙的少女就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连衣裙的肩带系在线条优美的颈后?露出润滑精致的肩膀。女孩的皮肤是迷人的小麦色,在灿烂的阳光下让人赏心悦目。她的双手背在腰后?蹦蹦跳跳地走来?长长的马尾随着女孩的摇摆向格里菲斯打招呼:

    “嘿嘿嘿!我是伊洛蒂,锡安博士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和首席助手!你还记得我吗?如果你有东西忘在车上?那你还是死心吧!藤大叔年轻的时候可是鹤浦山路竞速赛的冠军!”

    倒是记得有这么个人,不过那时候你还是挖泥巴的小孩。什么第一顺位继承人啊?你爸就你一个孩子。

    女孩的笑容像桃花一样可爱。她的脚上穿着漂亮的凉鞋?用细绳绑住线条迷人的纤细脚踝,绽放的十三岁少女的青春活力让人窒息。

    满身大汗的格里菲斯心里像春日的花田一样灿烂起来。

    “嗯?”女孩见格里菲斯不说话,疑惑地歪歪脑袋,“我应该没认错呀~”

    “我是格里菲斯?好久不见?伊洛蒂,”见习骑士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几滴咸咸的汗水顺着嘴角滚到了嘴里,“我们怎么回家呢?”

    “我来驾车!你坐副驾驶!”伊洛蒂跳上旁边的蓝色小马车,拍拍副驾驶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坐垫?“来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格里菲斯瞅了一眼路边小马车?发现货架上还放着几块啃得干干净净的西瓜皮,“这是你的车?”

    伊洛蒂笑嘻嘻地等格里菲斯坐好?然后娴熟地放开刹车,扬起马鞭。小车在两匹小马的牵引下呱唧呱唧地行动起来。

    “嗯?不是?我借的!”女孩扬起下巴看着前方?“蓝色彗星?出发!”

    “等等!你这年纪有驾照吗?”

    “嗯~哈哈哈!哈哈哈!”伊洛蒂用非常生硬的音调三声一次地笑了起来。

    加速时的微风吹拂在格里菲斯脸上,把他从中暑的边缘挽救了回来:“这小车没问题吧,这附近应该都是海边的山路。”

    “就是要小车才行的好嘛!”伊洛蒂不断催促小马加速,“大车漂移会冲到海里去的。”

    漂移?冲到海里去是什么!格里菲斯都惊了。小货车已经跑得呼呼生风,伊洛蒂长长的马尾在风中飞扬。

    “今天多了一个你~可能会影响蓝色彗星号的气动!”女孩转头用漂亮的大眼睛看了格里菲斯一眼,“你可能看不到我的最佳状态。”

    气动?气动是什么?一辆还装着西瓜皮的小货车为什么要在乎气动?

    呼呼的风声在格里菲斯耳边喧闹。小货车一眨眼就钻出了街道,沿着弯曲的海边山路呼啸而去。

    伊洛蒂的小马车开始加速,灵活地在山路上漂移起来,耳边传来的已经是狂风的呼啸。

    蓝色小货车简直是贴着悬崖边的山路在飞行。格里菲斯差点在一个转弯口被甩到大海里去。

    汹涌的波涛拍打着山路下方几十米处的礁石,开阔的视野被蓝色的大海填满。伸手可及的蓝天和大海,哪怕最挑剔的游客也要赞叹一句眼前纯净的美景。

    无暇欣赏的格里菲斯手忙脚乱地去抓座椅上的安全束带,一伸手竟然什么都没有抓住!

    “这车没有安全带!”

    “是呀!为了极致的速度,蓝色彗星抛弃了一切无用的重量!”

    “那为什么后面还有西瓜皮!”

    小货车载着格里菲斯在山路上飞驰,穿过青山与大海的世界,来到俯瞰大海的半山上。

    “啦啦啦!”少女跳下座椅,拉着小马在半山的两层小屋门口停好,荡漾着甜甜的笑容看着格里菲斯从车上下来,伸开双手画了一个拥抱世界的大圈:“鹤浦欢迎你!”

    并不奢华但是漂亮雅致的红色砖房一栋接着一栋,从干净整洁的海岸边一直延伸到郁郁葱葱的半山上。格里菲斯注意到一路上虽然没有什么行人和车辆,但镇上的小路全部是用鹅卵石铺就的,非常考究。

    “这里就是我家,你先进去吧!”女孩又跳上了小货车向格里菲斯招招手,“我要先去把蓝色彗星送回整备室,晚饭记得给我留一份螃蟹呀!”

    被海风吹了一路又受了惊吓的格里菲斯拎起背包敲开了房门。

    锡安博士的别墅十分宽敞,一盆盆兰花培植在小小的陶罐里,沿着墙壁整整齐齐地绕了一圈又一圈。美艳精致的晶莹花朵傲然绽放着,让人心旷神怡。

    格里菲斯随手拿起最靠近门边的一盆植物,发现在陶罐上还标记着一个数字。

    “2887。”

    真不是个好数字。格里菲斯的脑海中出现了守望堡的那只布朗尼。那家伙最后乘乱逃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逃出了呓语森林。

    其他的罐子上也有类似的数字标记,都是2500号之后的数字。

    格里菲斯叩响了房门。

    “呵,你来了!”胡子拉碴的锡安博士走了出来,朝着外甥笑了笑,“很多年没有回来了吧。鹤浦的气候是不是相当宜人,你小时候这么怕热,现在都没有出汗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刚刚受到了惊吓,舅舅。

    格里菲斯换上鞋走进客厅,给舅舅送上一瓶拜耶兰的葡萄酒作为礼物:“打扰了,舅舅。是在用兰花来做测试对象?”

    “因为遗传稳定,而且所需的培养液比较少,大量培植也不占地方,除了兰花还有一些别的植物。你在霍蒙沃茨选修了魔药学吧,这是一门前景无限的学问,”博士指指厨房,“地下室的冰窖里有果汁。”

    “谢谢,”格里菲斯打量着房间,“研究顺利吗?”

    “进度正常,”锡安博士的心情看起来相当轻松,“没有了霍蒙沃茨的那些老顽固干涉,我的实验可算清净了。”

    “你和伊洛蒂见过了吧,”锡安博士向实验室走去,
“我要再工作一会,小姑娘六点钟回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你可以在客厅休息。”

    格里菲斯点点头,看着博士关门走进自己的实验室。

    他在研究什么……虽然对魔药学还不算精通,但是他很清楚锡安进行的实验所观测的样本群体越大,成功的概率就越高。

    离开霍蒙沃茨提供的设备先进的魔药学实验室、成熟的研究团队和大规模、系统化的测试与养殖场所,躲到乡下进行小作坊一样的闭门造车简直是儿戏,荒诞得就像是里的剧情。依靠种植在别墅墙外的那几圈兰花就想要得到理想的结果,从概率上来说哪怕花上几十年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锡安博士来到鹤浦镇进行研究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

    “呀吼!我回来啦!”伊洛蒂咚咚咚地敲了几下门,“没有关门呐!你就不怕熊进来把你们吃掉吗?”

    “你好,助手。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的熊都被人类吃光了,”格里菲斯拿着报纸转头地看了女孩一眼,“你把马车送回去了?”

    “不是马车,是竞速马车!是n哒!”女孩转过头去,摇晃着马尾走进地下室拿出一瓶牛奶,自己嘟嘟囔囔地说道:“明明就要开始竞速赛了还不让我多练练,真是小气。”

    “咕咚……呜哈!冰镇的牛奶就是好喝呀!”女孩拿着冰镇过的牛奶坐到格里菲斯身边,洋溢的青春气息一下就让他的心情激动起来。

    女孩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牛奶,几滴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精致的下巴滴落到领口起伏的曲线上。

    “确实……”格里菲斯像童话故事里生锈的铁皮人一样一点点地把头转开。

    两人坐着聊天的时候,晚饭被端了上来。

    伊洛蒂跳到餐桌的一边坐好,拍拍她身边的位置,“快来快来!坐这里!给,这东西叫作‘筷子’!”

    “我会用的!”格里菲斯接过女孩递来的两根细长木棍比划了一下,“我会用筷子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晚饭的烹调很简单,新鲜的梭子蟹、贝壳和大虾加上简单的葱姜、料酒调味用水煮过以后就能保持海产原汁原味的诱人香气,主食是晶莹而富有弹性的稻米,入口的瞬间让人体会到生活的真实感。新鲜的空心菜和大蒜一起简单翻炒,洋溢着和海鲜十分契合的香气。

    几乎都是海鲜……这样吃不怕痛风吗?格里菲斯瞅了眼桌上唯一的一盘蔬菜。

    “伊洛蒂,这几天实验室的事情不多,带着格里菲斯到处转转吧,”锡安博士盯着眼前的一盘虾慢慢吃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女孩举起了手里的蟹爪敬了个礼,“格里菲斯格里菲斯,我带你去见识下鹤浦的七大不可思议吧!”

    “噢?哪七个?”格里菲斯扬扬眉毛,“我记得小时候还没这说法。”

    “夺命狂飙无头骑,”伊洛蒂掰着蟹爪数了起来。

    稍等一下!为什么第一个就是无头骑士?这是非凡者还是变异生物?为什么驻军没有把它干掉?明天去圣恩堂我就组织围剿。格里菲斯觉得第一个名字就无法接受。

    “清汤寡水海角吧!”

    这个听起来有点正常,不可思议在哪?

    “没有故事圣恩堂!”

    圣恩堂可是这附近非凡者的据点,我临时工作的地方,你这奇怪的组合是谁编出来的?

    “阿兰黛尔不恋爱!”

    这是个人名啊!拿来做小镇的七大不可思议当事人没有意见吗?这一次的组合不太规则也不押韵了。而且不太礼貌。

    “宁静温馨有天涯!”

    噢……格里菲斯动动嘴唇。

    “我说几个了?”伊洛蒂毫无淑女的礼仪,呱唧呱唧地咬着螃蟹。在不太好啃的位置,她干脆连一小块壳一起吞了下去。

    “五个,嗯,”格里菲斯给女孩夹了一筷子蔬菜,“别光吃海鲜,你不怕以后痛风吗?”

    “好烦呐——!听你这软弱的口气!你是老爷爷吧!”伊洛蒂瞪了碗里的空心菜一眼,“难得吃到这么新鲜的海味,当然要尽情享受啊不然来这里干什么!”

    稍等一下!什么叫难得吃到?格里菲斯嚷嚷起来:“听你这口气!你很久没有住这里了吗?”

    饭桌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正抱着梭子蟹啃的伊洛蒂动作定住了,大眼睛慢慢地转向格里菲斯,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嘿嘿~”

    “怎么?你还不知道吗?”锡安博士放下筷子,“伊洛蒂平时住在帕夏的城里。”

    帕夏在西大陆,距离奈奥珀利斯岛隔了几百里的大海……

    “你来这里几天了?”格里菲斯竖起眉毛。

    “7天……”伊洛蒂抓紧螃蟹抵抗了一句,“比你早来7天也是前辈好吗!?”

    “蓝色彗星的驾龄呢?”

    “3……”女孩的声音小了下去,“不对,算上今天是第4天!”

    所以我今天其实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吗……格里菲斯拿起筷子找了找角度,用后端在伊洛蒂的头上敲了一下。

    “哎哟!”女孩往旁边躲了躲,“可是可是,我学得超快的好嘛!我可是要称霸鹤浦山路竞速赛的少女!哦对了,还有一个不可思议是‘和和睦睦竞速赛’!”

    这名字听起来就感觉是在说反话而且恶意满满,莫非上面的每一句都是反话?格里菲斯叹了口气:“这个小镇上的人口不多了吧?”

    “不知~”伊洛蒂发现自己好像被放过了。

    “还有的不可思议是静谧祥和月圆夜、清新淡雅花见祭,”锡安博士替女儿补充道。

    格里菲斯又发现了新问题:“UU看书 www.uukanshu.com嘿,这不是八个吗?这是八个啊!镇上的人是不是不识数?”

    “你们大城市来的人就是矫情!”女孩扬起下巴,“七大不可思议有八个是举世皆知的公理!”

    ……

    伊洛蒂吃完晚饭以后拉住格里菲斯一起把碗筷收拾了。

    “看不出来,你洗碗的样子还挺像回事的,”格里菲斯站在水槽得另一边洗着碗。伊洛蒂系着围裙站在他的身边,单薄的连衣裙被围裙遮挡,从格里菲斯的角度看到的是少女起伏的曲线、光洁的肩膀、修长的手臂。

    就像是只穿了围裙一样……

    “嗯?怎么了?”女孩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高大男孩,“为什么有这种感想?”

    “不,没什么。”格里菲斯转过头去,望着窗外高悬的月亮。

    月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