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2章 《临渊集》其2

    “我们封锁夸克索尔的舱室和物品了吗?”

    格里菲斯问道。在战斗之后,他还没有时间亲自采取行动。

    “水手们已经封闭了他的舱室,并且留了人值守,”安柏点点头,“我看着他们做的。至于随船托运的行李货物,货舱已经封闭,还是等到抵港以后由专业人员检查吧。”

    《临渊集》并非格里菲斯的任务目标。他任务中需要搜寻的堕落法师嫌疑人已经被消灭,但是他携带着的某件黑魔法物品很可能与他让人作呕的虫人形态有关。在航行的第二天晚上,格里菲斯听到了来自船底的令他陷入疯狂的奇怪声音。这个声音很可能就是那件黑魔法物品发出的。

    而且,这个物品很可能还放置在货舱的某个角落。等奈奥珀利斯岛的官方完成调查,格里菲斯就可以报告说自己完成了任务。

    只不过,为什么和安柏搜查的时候箱子里什么也没有?那个箱子虽然残留气息,但并不是封印物或黑魔法物品。里面的东西是谁拿走的?格里菲斯大脑飞速运转着,试图将这个事件的脉络梳理清楚。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夸克索尔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任务目标,船上还有其他的堕落法师和黑魔法物品?

    格里菲斯一阵紧张,明天春分号才会抵达奈奥珀利斯岛,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安柏,看来得改天再和你喝一杯了,”格里菲斯说道,“我要休息一会,从现在开始直到抵达港口,我们必须轮流看守这本封印物。”

    见习调查员小姐的脸上晃过许许多多奇怪的莫名其妙的表情,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啊,我明白了,事情可能并没有结束。”

    “没错,”格里菲斯应了一声,找来一块毛毯盖在身上就睡了过去。

    ……

    接下来的旅途似乎平安无事,由两人轮流看守的《临渊集》也没有丝毫异样。

    “我去船员休息室那洗个澡,你在这看着好吗?”轮班准备休息的安柏伸展了一下玲珑的曲线,打着哈欠问道。

    “快去吧。”

    米诺斯的意志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米诺斯建议你抓紧时间,简要阅读《临渊集》,其中的部分神话知识会很有帮助。”

    “那也太危险了。”格里菲斯连连摇头,“安柏的备忘录上清楚地写着阅读有危险,害死过一个巫师”。

    “抛开剂量谈毒性是没有意义的,”米诺斯继续劝说,“阅读书籍类的封印物会造成理智的丢失,但获得现阶段对你有用的知识尚不足以造成实质风险,米诺斯会及时向你发出提示。”

    格里菲斯有一些心动了。

    “我的朋友,如果你不愿意冒险和阅读,米诺斯并不能强迫你,

    “但是?连续不断的事件应该让你意识到?危险是不可避免的,漩涡正在将你卷入?停滞和逃避只会让你在不可避免的威胁真正到来的时候束手无策。”

    最后这句话说服了格里菲斯?他起身来到门缝旁看了看门外,确定没有人在场就转身打开了装着《临渊集》的盒子?开始阅读。

    这竟然是一本!

    男主角是个十三岁的男孩,他和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一起在偏僻的小村庄度过愉快的夏天?《临渊集》的故事初看起来出乎意料的有趣?一点不像可怕的封印物。

    但是,当夜晚降临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阵蝉鸣,村落里就会发生奇怪的事件?故事里的少女们先后失踪或者被害?男孩努力地寻找和营救她们,却只找回残破的尸体和疯狂的线索,气氛无比诡异而恐怖。

    仔细阅读的格里菲斯忍不住抱起了脚,用毛毯盖住自己。故事虽然可怕,却非常吸引人。如果这个时候安柏推门进来?格里菲斯根本没办法放弃阅读,甚至有种感觉?他会不惜一切读下去。

    当男孩和他的朋友们全部遇害或失踪以后,第一个故事结束了?格里菲斯没有看明白一丁点线索和神秘学知识。

    好奇心驱使着他继续阅读。

    第二个故事竟然依旧是围绕着那群少男少女,他们住在同一个村庄里?有着和之前一样的名字和背景?玩着不同的游戏?但是,人物的对话和情绪隐隐出现了一丝不同。

    他们最后依旧无人生还。

    格里菲斯完全入迷了,忘记这是一本封印物看得专心致志。

    当安柏推门回来的时候,他立刻把封印物藏在身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女孩睡下,然后继续阅读。

    第三个、第四个故事依旧是周而复始的悲剧。主角们似乎察觉到了异常和恐怖,努力想要改变什么,但是他们的挣扎徒劳无功,死亡和疯狂以更加恐怖、凄厉,更难以想象的方式降临。

    隐隐有种感觉,故事的主角们就像是家畜,在无法窥探又无处不在的存在凝视下被一点点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但是,格里菲斯开始察觉到一些线索。只要继续阅读下去,他或者主角们也许能破解谜题。

    “我的朋友,请停下来。”

    米诺斯的声音突然出现了,“经由刚才的阅读,我们已经获取了一些恐怖而邪恶的神秘学知识和魔咒,继续这样的行为将会带来不可逆的损伤,请珍惜你的理智和性命。”

    危险?损伤?这只是一本而已!格里菲斯本能地想要拒绝。

    突然,他似乎聆听到寂静的舱室中有脚步和喘息声,还有悠远、不可察觉的低语。在烛光无法照亮的角落,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格里菲斯大吃一惊,他的身体本能地激动起来,一股强烈的血气上涌,
将好奇心和恐惧全部驱散。

    “出了什么事?”安柏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坐起身来,揉着眼睛问道。

    “没,没什么,你还有一小时换班,”格里菲斯急忙说道,他的喉咙干的要命,语气里满是心虚,如果女孩清醒的话一定能够察觉。

    安柏什么也没问,倒头就睡着了。

    呼~那就这样吧。格里菲斯恋恋不舍地将封印物装回铁箱,小心锁上。

    与此同时,他知晓了一些可怕的知识。

    他知晓了亡灵复生、亡灵支配术的邪恶知识。但是尚未完整阅读的《临渊集》上有可能存在的诸如吞噬与治疗法术、邪恶召唤和献祭仪式尚未知晓。

    这些邪恶的魔咒一旦发动,半径30码范围内的尸体将会复生。在一开始的时候,复生的活尸每次不超过三个,随着它们耗尽自身储藏的能量,一个小时后它们将彻底瓦解。这些活尸并不强大,也没有智慧,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到惊人的邪恶!

    虽然亡灵复苏现在的持续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但是死者确确实实地再次行动起来。

    通过亡灵支配术,可以轻松地奴役弱小的亡灵,将它们变为自己随意驱使的傀儡,并且与它们共享少量记忆和力量。

    格里菲斯能想象复活亡灵并加以支配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哪怕是霍蒙沃茨的禁书库里,都没有这样邪恶又强大的力量,竟然可以扭曲生死的命数,将亡者唤醒。

    那些在底舱中行动的尸体,甚至很久以前与嘉拉迪雅一起遭遇的活尸,难道与这本《临渊集》有什么联系?

    ……

    1444年1月9日清晨,春分号终于安全地抵达了奈奥珀利斯岛的港口。

    在所有人望见陆地以前就看到了一座高耸而神圣的巨像屹立于海岸。那是早已远赴灵界的海神,执掌大海、风暴和冒险的神祗留下的奇观。祂有着人形的上半身和覆盖鳞片的巨大鱼尾,巨像的基座上铭刻着:“直面永恒的崇高吧,让时间带着一切浮沉起伏,湮灭在它自身的渺小之中。”

    一队非凡者和大批驻军、警察和医生已经等候在那里,迅速接手了搜查工作。一个法师打扮的中年男人首先登船。

    “二位想必是拉莫尔家序列8‘代行者’格里菲斯见习骑士,来自“信标”的序列8‘调查员’安柏”,中年男人抬手点了点头上的兜帽,算是打过招呼了,“我是奈奥珀利斯岛驻守法师凯乌斯·康尼克斯,二位在岛上停留期间的活动请及时向我报备,并且有义务执行相关任务。从现在起,我的人将会接手对堕落法师和黑魔法物品的搜查。”

    隶属于王国政府、贵族或者学院的正式非凡者管理非常严格,每到一地都要向当局报备自己的行程和工作,战果和缴获也要报备,而且在必要时必须配合当地的行动。

    这种限制自由的制度很招人反感,因此许多猎魔人都选择了自由职业,接受官方登记,但是有意回避任务和报备。UU看书www.uukanshu.com

    来自学院的安柏也不太喜欢这种拘束的生活,法师的傲慢也让她不太舒服。她细细的眉毛微微一皱,没有领命但是也没有表示抗拒。

    “是,地区指挥阁下。”

    格里菲斯几乎是下意识地双脚并拢,右手锤击胸前,目光毫无犹豫地直视驻守法师。

    康尼克斯法师得嘴角不可抑制地翘了起来。他打心底里对见习骑士毫无保留的服从和忠诚的目光非常非常受用,即便这份忠诚不应是归属他的。

    驻守法师抬起右手,向下虚按了一下,表示他对这份好意心领了,接着用淡淡的语气说道,

    “见习骑士先生,祝贺你,在先后击杀山怪、血族男爵和畸变体之后,你的非凡生物战果已经达到三个,只要再取得两个序列8以上的战果,你就会得到白银鹰帜勋章;”

    “下船去做一下检查和记录,我会安排搜查,如果有消息或者下一步指示,你们会接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