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1章 《临渊集》 其1

    “血税 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怎么会有冰!?”

    畸变体“嗖”的一声滑过船舷,向着大海坠落:“哈!对了!愚蠢的人类,难道你忘了我的触手吗!?”

    “嘭!”

    萨利安·夸克索尔重重砸进海水中,但是它的几条触手急速甩出,向着两侧的护栏抓去。

    “抓住了!”

    “这是我的触手抓住船边护栏的触感!虽然来不及看清,但是我非常确定抓住了,就像是猫喜欢纸箱一样确定无疑!”

    萨利安·夸克索尔砸进海中,与此同时两条触手上卷曲成团的毒蛇与爬虫紧紧抓住两侧较远的护栏,一边说着奇怪的比喻一边使劲:“给我等着,人类,我这就上来吃掉你!把你像shit一样排泄出来。”

    “你的下一句话是:这种诡计,区区这种诡计在究极的力量面前毫无意义!”话音刚落,格里菲斯扬了扬手,一支寒冰凝结的投枪脱手而出,

    “这种诡计,区区这种诡计在究极的力量面前毫无意义!”夸克索尔喊道。

    嘿,他怎么知道的?

    萨利安·夸克索尔瞥见斜上方的格里菲斯投出冰枪,朝着自己的头部直刺过来。

    它腐烂的大脑立刻闪过一个念头——危险,但是只要我展开毁灭之盾就没有问题。

    格里菲斯的冰枪经过极短的飞行,射向正要冒出水面的萨利安·夸克索尔的头部前方,炙热的光芒一闪而过。

    也在同一时间,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发生了。

    极高温引起海水瞬间气化导致的巨大爆能直接在萨利安·夸克索尔的身边释放。

    “轰!”

    爆炸掀起十几米高的海水,混合着炸成碎片的触手怪物一起抛上天空。沉重的七桅帆船也被冲击波推得向另一边歪去。

    高高挂在船舷边的格里菲斯险些被巨大的冲击波打下海,被从天而降的滚烫海水浇了一脸。

    他挂在船舷边晃悠着,望着下方铺满海面的碎肉块叹了口气:

    “水蒸气爆炸,请了解一下。”

    ……

    虫人畸变体的气息消散在翻滚的海水中。海面由沸腾转向平静。许许多多小块或细长的肉块散落在海面上,当格里菲斯用洞察水晶进行观察时,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绿色、红色和黑色的线条。

    “快下去!”米诺斯的意志突然出现,“快!”

    格里菲斯急忙跳入海中,立刻察觉到附近的某些源质正在被米诺斯吸收。布满海面的肉块残骸在波涛间起起伏伏,很快沉入海底。

    萨利安·夸克索尔的残骸转眼间被大海吞食。他的阴谋、秘密和随身的钱财、魔法物品也沉入阴暗的海底。

    可惜,只收集到一些源质。非凡特性也没了,萨利安·夸克索尔身上应该有不少好东西,都没了。他的钱财和房产估计会被官方查封,其中的几个金币也许会变成我的赏金吧~格里菲斯遗憾地想着沉入海底的战利品。

    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期之中。一旦动用了符文的力量进行战斗,格里菲斯就不能留下目击者。嘉拉迪雅和索尼娅的情况特殊姑且不论,对于其他人需要尽可能隐瞒自己可以使用魔咒的情况。

    如果实在隐瞒不过去了,就用自己持有某个封印物或者圣器来解释。只不过,万一官方细究起来还是很难解释,调查还是有可能察觉到他的骨戒。

    在霍蒙沃茨的图书馆里,根本找不到米诺斯所提供符文的运作机制和记载,这意味着符文能量就算不是禁忌的知识也是高度机密。

    更麻烦的问题在于,如果格里菲斯由此受到严密的调查和询问,他不确定自己被腐化的血族非凡特性污染的事情能够瞒下来。如果事情走到那一步,格里菲斯如果不想后半生被当作实验品度过就只有逃之夭夭一个选择,去遥远的边境做个赏金猎人,或者在那开个酒吧度过余生。

    格里菲斯立刻甩了甩脑袋,将不详的念头驱逐出去,抓紧游回船边,抓住船舷边垂下的绳网爬了上去,拔出刺进肉里的铁钉和木片,大口地喘着气。

    “格里菲斯!”已经从恐惧状态中挣脱出来的安柏跑了过来,扶住破破烂烂的见习骑士,“你干掉它了吗?我已经感觉到不到萨利安·夸克索尔的气息,你怎么做到的。”

    “呵,运气好而已,”见习骑士缓缓地喘了口气,不动声色地注意着女孩的反应,“它失足掉进了海里,引爆了自己的魔法。”

    格里菲斯和虫人变异体之间狂暴而短促的交战撕碎了春分号好几个舱室和一大片甲板。但是,战斗开始没有几分钟夸克索尔就掉下大海炸碎了。在这短暂的混乱中,在重重船舱阻隔之外陷入混乱和恐惧状态的安柏、船员、乘客们没可能注意到格里菲斯的隐秘。

    “我真是……太没用了,”安柏满脸自责,咬了咬嘴唇,“竟然会被那种东西……”

    “这没什么,不同属性间互相压制是常有的事,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组队行动,你看到我刚才精妙的战斗了吗?”

    在被击飞的时候,格里菲斯的额头上受了伤,血流得满脸都是。他微眯着被血糊住的双眼,注意着安柏的神情,不动声色地问道。

    “你要耍帅也不是现在,”安柏无奈地摇摇头,关切地看了看见习骑士满身的伤口,“我先带你去包扎。回头喝一杯!我请你!”

    嗯,很好。格里菲斯从安柏的脸上没有看到一点关心和自责之外的神情,略微放下心来。

    ……

    船医娴熟地清洗了格里菲斯的伤口,把破碎的木片和碎铁都拔了出来,
然后认真消毒。

    “我建议你上岸以后再做一次圣疗杜绝感染,虽然我觉得以你的自愈能力不会有这个必要,”船医一边洗着手一边说道,“我再给你开一副药,每天一次,持续三天。如果有感染迹象必须及时就医。”

    “谢谢,大夫。”格里菲斯转身在镜子里打量着自己。满身的创伤已经收口。在没有功能性创伤和骨头错位的情况下,力量型非凡者的愈合能力就能修复伤势并杜绝感染和许多疾病。更别提格里菲斯还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

    “不,谢谢你小伙子!”船医乐呵呵地说道,“我在海上服务了一辈子,见识过战争和海盗,但是今天这样近在眼前的怪物还是头一回见。和做梦一样,怎么就让我们遇到了呢?你也没想到吧。”

    那倒不是,我就是为此而来,只不过没想到任务比预期危险这么多,这绝对不止D级了!格里菲斯心里嘀咕了一下,无奈地朝医生耸耸肩膀。

    “好了,我要治疗下一个病人了,”医生将格里菲斯的外套递了过来,“玩得开心。”

    玩什么开心?格里菲斯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向诊室外走去。

    “哟!好了吗?”安柏站在舱门边,看着还没穿好上衣的格里菲斯翘起嘴角,“线条不错!”

    “有什么好消息和坏消息吗?”格里菲斯慢慢地扣上纽扣。

    “船身没有严重损伤,我们会按计划抵达奈奥珀利斯岛,”安柏笑眯眯地看着格里菲斯扣上衣扣,视线从结实的腹肌向上移动,停留在宽阔的胸膛和富有立体感的肩胛上,“水手们清理残骸的时候,发现《临渊集》漂浮在海面,你可以扣慢一点吗?”

    ……

    《临渊集》静静地躺在船长室的桌面上。

    据打捞的水手说,这本古卷被一层黯淡的光芒包裹,仿佛在等待着谁一样漂浮在满是杂物的海面上。书页却没有沾上水渍。

    这就是夸克索尔在这次航行中图谋的封印物。为了争夺这本古卷,西海岸的豪商将自己变成了怪物,杀死了好几个乘客和水手。

    从夸克索尔吞噬船员的能力和双手上缠绕卷曲的毒蛇爬虫来看,他从米洛万·内维尔议员那里得到了这本《临渊集》以前就已经是畸变体了。但是与格里菲斯交战时,夸克索尔的外形表现出了明显的腐烂、肿胀的特征,就像一具尸体一样。

    畸变体与尸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很可能是不同原因造成的。

    也就是说——

    也许通过这本古卷,持有者将会掌握强大的可以炸死自己的火焰魔法盾,也可能把自己变成尸体般的怪物。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格里菲斯投向《临渊集》的眼神都有些畏惧。

    就在这个时候,春分号的船长安格先生竟然伸手抚摸了一下古卷的封皮:“这东西水火不侵,太神奇了!”

    “小心!”

    “别!”

    格里菲斯和安柏一起跳了起来。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怎么?怎么了?”安格船长疑惑地看了看两人,“别紧张,小伙子们捞起这本古卷的时候并没有发生什么。”

    “不要大意,船长先生,”安柏摇摇头,“封印物的威胁并不仅限肉眼可见的程度。我建议你和接触这本古卷的船员们在抵达港口后做一个黑魔法检测。”

    不是建议,是强制……格里菲斯在心里给船长记上了一笔,等抵港以后就会通知黑魔法防御部门采取行动。

    “我们需要先从物理上隔绝它,”格里菲斯补充道,“船长先生,请找一个结实的箱子来,我们要锁着它,由我和安柏轮流看守,直到抵达奈奥珀利斯岛并由那里的驻守法师接手为止。”

    “好吧,好吧!”安格船长找了个空箱子,随手将古卷锁了进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75章 《临渊集》 其一)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血税》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