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8章 开往奈奥珀利斯的快船 其7

最新网址:    还真是这个。格里菲斯注视着议员,莫名地觉得他脸上竟然有一丝苦涩的无奈。

    “议员阁下,您是要将《临渊集》交给格兰芬戴尔阁下保管吗?”安柏好奇地扬了扬眉毛。

    “这个,”议员说道,“《临渊集》已经被盗了,我的管家也不见了踪影。恐怕要麻烦你将它找回来,然后再转交格兰芬戴尔阁下。”

    “有线索吗?”

    “《临渊集》是一本记载着许多荒诞旧闻和奇谈怪论的古书,”议员说道,“有人认为,这本书中隐藏着怪异的力量。我保护着这本古籍,同时也受到怪异的困扰。不久以前,有人曾经向我询问过这本古籍,而且就在这艘船上。”

    “谁?”

    “萨利安·夸克索尔阁下,是一位富商,”议员回答,“我建议你们去拜访一下他。”

    ……

    离开了议员的舱室,格里菲斯和安柏两人在通道里大眼瞪小眼。

    “我们去突袭萨利安·夸克索尔怎么样?”安柏问道,“如果是他偷走了《临渊集》,现在一定正在对着这本古书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要尽快,但是首先需要疏散附近乘客,”格里菲斯点头道,“我们去通知船长。”

    就在这个时候,客舱领班气喘吁吁地赶来,“主管在货舱找到了一件奇怪的行李,但是搜索的时候有水手失踪,船长要我们来请求支援。”

    “那么先去货舱,”格里菲斯和安柏迅速交换了一下意见,接着对客舱领班说道,“安排人看住萨利安·夸克索尔,他有很大的嫌疑,我们回头就来找他。”

    “没问题,我会安排精干的水手,然后请马卡洛夫会来处理此事,”客舱领班干练地唤来两个高大强壮的船员,吩咐他们前往监视萨利安·夸克索尔的客舱动静。

    做完这个安排以后,客舱领班显然对底舱的情况相当上心,急忙就带着两人往货舱赶去。

    “是什么行李?”安柏边走边问道。

    “一个又大又沉的箱子,可以装一个人,就像棺材,敞开着放在那里,让人不能不怀疑有问题。”领班答道。

    “箱子的主人是谁?送往何处?”

    “货主是库鲁扎穆商会,他们主要经营南大陆的贸易,”领班立刻答道,“根据货单,箱子要送达港口10号保管室,会有人来提货。”

    这个时候,三人已经抵达了春分号的货舱。

    “主管和箱子在哪里?”安柏扫视了一圈阴暗的货舱,并没有看到船员的踪迹。

    “箱子在货柜三分区,”领班回答道,“其他人就在前面,我来带路。”

    说完这话,领班就举起提灯向前走去。

    格里菲斯跟在最后,边走边审视着附近的情况。

    高大的货柜一个接着一个排列在底仓里。这些沉重的货物通常都是前往南方定居的客人的家具和衣物,通过春风号船身中部的吊舱送达底舱以后,再由滑轨分布到各处安放。

    原本就光线阴暗的货舱因为这些货物的阻隔,有些位置就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隐约有种某种怪异的声音,格里菲斯取下背上的先锋盾,抽出长剑握持在手,向身边的安柏点了点头。

    这位见习调查员小姐也非常谨慎,并没有紧跟着领班向货柜走去,而是转身靠在格里菲斯背后,小声说道:“小心,我感觉这里有异常。”

    安柏一边说,一边旋转了一下手腕上的精金护手。这套装具似乎以贵重的精金为主,揉入多种珍稀材料制成,包括完整的小臂护手和双手的拳套,镶嵌了金色的钻石,隐隐还闪烁波动着的淡蓝色光芒。

    就这一小会的时间里,客舱领班已经匆匆消失在了货架后面,在那里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声响。格里菲斯和安柏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背靠背警惕着向三分区货柜走去。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口巨大的黑色箱子。黑色的木箱已经被打开,从里面传出一股难以描述的奇怪气味。

    在气味之外,有黑暗的气息残留,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

    一种有些熟悉但是说不上来的气息,难道这个箱子和我有着某种关联?

    格里菲斯注视着空荡荡的木箱,无法想象里面曾经装着什么东西。

    木箱旁边的地板上有一盏掉落的提灯,正是领班刚才使用的。提灯的主人不久前还在两人的视野中,转眼便无声无息地不见了踪影。

    安柏捡起提灯,用手指摸了一下灯罩。

    “血迹,刚刚留下的,”安柏轻轻搓着手指,接着用提灯照亮了木箱内部,“领班他就在这么一个拐弯的时间里消失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就消失了?”

    这口黑色的木箱打造得非常结实,大小勉强可以装下一个成年男子。箱子的锁扣是用上好的黄铜打造,并没有什么损坏的痕迹。

    箱子里空空荡荡,只有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和奇怪的气息不断传来。

    “我们离开这里,”格里菲斯用胳膊肘碰了碰背后的金发女孩,“放弃这次搜查。”

    “为什么?”安柏不情愿地说道,“这不是明摆着领班刚刚遭到袭击了吗?”

    “他和水手不知去向,”格里菲斯无奈地说道,“重点在于在这样狭小、陌生又黑暗的环境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们已经发现了可疑的线索,这就够了。等到了港口以后打开货舱,带上一队士兵有备无患。”

    说完这话,格里菲斯伸手抓着安柏的胳膊,拖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

嘿!你干嘛!好怂啊你!”

    就在这时,黑暗的前方走出了一个穿水手服的男人,拖着什么东西慢慢地向着两人走来。他的行动迟缓而又僵硬,又不像喝醉了那样摇晃。从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起,格里菲斯就感觉到一阵针刺般的危机感。

    “水手,这里发生了什么?其他人和箱子里的东西去哪里了?”安柏急忙问道。

    水手并未回答她,缓缓地抬起头来。在提灯的昏暗灯光下,是仅剩下半张的人脸。他的左半边头皮、头骨和左脸都不见踪影,血液混着肉丝、碎骨抹得满身都是。红色的大脑组织暴露在空气中,异样地跳动着。在他的手中,拖着一条人类的大腿。

    “呵!”

    被吓了一跳的格里菲斯和安柏同时向后小跳了一步。面前的水手立刻朝他们扑了上来。

    活尸,马尼萨村那天晚上见过的活尸。

    “冲出去!”格里菲斯一剑切开扑来的水手的喉咙,飞起一脚将他踢翻在一旁的货架上。但是这个水手似乎对杀伤毫不在意,挣扎着爬起来又一次向格里菲斯扑去。

    “怎么回事?他还活着吗?”安柏看着飞溅的血沫和碎肉,只觉得头皮发麻。

    “拿下出口!”格里菲斯并未回答,而是向前一指。

    安柏急忙向出口冲去。还不等她跑到货舱的入口,一个人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金发女孩仓促间抬手一挡,人影便咬住了她精金护手,发出一声巨响。几颗破碎的牙齿当场崩飞了出来,像炒扁豆一样在货架上弹来跳去。

    “安全主管先生!”看清了人影全貌的安柏惊呼一声。

    春分号的安全主管脖子上缺了一大块血肉,连咬断的喉管都清晰可见。

    安柏迅速反应过来,翻手抓住活尸的胳膊向上一提,接着便向他的背后扭去。高大强壮的安全主管毫无抵抗的能力,像个布娃娃一样被控制住了。

    安柏的腰间和双手同时发力,将他向前投掷出去。安全主管呼啸一声掠过格里菲斯的头顶,如炮弹一般砸向正要起身的水手。

    “砰!”

    两个怪物发出一声巨响。巨大的力量将它们砸向附近的金属货架,当场四分五裂。

    一条胳膊飞了出来,“啪”的一声砸在格里菲斯脚边。

    “啪嗒!”

    “啪嗒!”

    沉重的脚步声从货舱后传来,在寂静的货舱中显得特别诡异。

    又有几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货架旁,向着两人包围过来。与此同时,已经碎裂的安全主管和水手再一次活动起来,用它们残破的断肢扒拉着地面,向着格里菲斯这边移动。

    “退出去!”

    眼前的场景让格里菲斯觉得头皮发麻,他晃晃脑袋,转身就向出口跑去。

    “我们要堵住货舱出口!召集船员守住这里。”安柏等格里菲斯出来以后立刻关上门闩,扯来一根木料抵住舱门,扭头问道,“它们为什么不会死?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是什么东西!?尸鬼吗?活尸吗?我只在故事里听过!”

    “轰!”

    门后突然传来剧烈的撞击声,连安柏都后退了几步。结实的舱门在刚才的撞击下竟然出现了一条裂缝。

    “我遇到过,攻击头部或者焚烧的效果比较好,”格里菲斯向着楼梯,向安柏歪歪头,“不知道这些怪物还有多少。你离开这里,通知船长下令全船戒备,把乘客们往甲板集中,放出信号求救。”

    “轰!”

    舱门再次发出一声巨响,在两人面前明显地碎裂开来。

    “你呢?”安柏问道,“它们很快就会冲出来。”

    格里菲斯举起手中的长剑指向前方,将先锋盾护在胸前,又看看还在身边的见习调查员小姐:

    “这场面我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