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章 开往奈奥珀利斯的快船 其5

  格里菲斯和安柏来到主甲板上,准备从那里进入下层舱室。

  春分号的主甲板十分开阔,聚集着好些欣赏大海的游客。二等舱和底舱的客人也在这里休息。

  “接下来我要前往底层货舱。我觉得那里并不适合你,”格里菲斯突然想到了什么,“而且那里情况不明,我带着水手们下去,你在外面接应。”

  “呵,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我下去,你接应,性别歧视吗?”安柏扬了扬眉毛,“你可能对女猎手的力量有所误解。”

  “不,我并不是说那里可能对你有危险,虽然危险是确实存在的。我说这话的主要是因为……”格里菲斯笑了起来,学着女孩的样子揉了揉发梢,“既然是臭味的来源,那地方肯定臭不可闻。很可能还有不可描述的东西。你看着办。”

  “我怎么没有想到!”安柏倒退了一步,“呀嘞呀嘞,我不干这种脏活。不过呢~警犬先生,那里对你可能也并不安全,如果有危险迹象,不要深入,我会下来的。”

  这时,安全主管就带着一个水手来到了这里。

  “这位是第二水手长马卡洛夫,”主管飞快地介绍了一下,“虽然不能肯定会有多少效果,但是,见习骑士先生注意到的不同寻常的臭味本身就是需要关注的事情,去下层舱室检查一下很有必要。”

  强壮的像头熊一样的第二水手长取出一个巨大的扳手在手里拍了拍,“我们快去吧,乘务长的失踪已经在水手中间传开了,我们不应该让船长为难。”

  ……

  作为最新式的帆船,春风号上采用了大量的金属构件和管道,在很多地方,木头已经不再是主要的材质。曲折的管道像是密林的根系,让人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那是怎样一种臭味?”第二水手长马卡洛夫一边说,一边取出一瓶烧酒喝了一大口。

  “你怎么又藏着酒,快收起来,再被船长看到你又要被降职了。”安全主管皱着眉头说道,“说到气味,我也在埃克先生的舱室闻到了,应该说是一种混合着下水道臭味和腐烂气息的让人作呕的味道。”

  “那我们去船上的污水舱检查一下,那里为了方便维修连通着船上所有的下水管道,嗝~”马卡洛夫收起伏特加,“让我想想,这次航行当值的是菲斯,那个懒虫多半在打瞌睡。”

  三人抵达污水舱的时候,格里菲斯果然闻到了那特别的臭味。

  “我还以为污水是直接排放到大海里的,”格里菲斯翻阅了一下入口处的值班表,“我看到菲斯昨天的记录,但是今天的记录却是空白的。”

  “大家散开搜查一下,”安全主管指示了一下错综复杂的道路和管道,“保持警惕,不要走远。”

  格里菲斯穿过狭窄的道路,小心地往前走。

  奇怪啊……虽然这里有污水管,但是为什么臭味那么强烈,管道平时都是打开的吗?格里菲斯越来越觉得可疑,抽出了腐化的羽击剑握在手里。

  “快来这边!见习骑士,马卡洛夫!”没几分钟之后,安全主管的声音突然响起,格里菲斯立刻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

  臭气越来越浓,就像是发酵了几天几夜的粪坑一样恶臭。

  像头熊一样的马卡洛夫从一边的道路跑过来,差点和格里菲斯撞在一起。两人一起赶到安全主管的位置,只见污水处理箱上打开了一个阀门,足以钻进一个成年人,恶臭正是从那里发出的。

  “这就是恶臭的来源了,”格里菲斯点点头,“从这里应该可以连通各个舱室的下水管道,残留下来的臭气就是从这里来的。”

  “可是管道都不宽敞,中间还有隔层,”马卡洛夫忍住恶心往黑漆漆的污水仓瞅了一眼,“哪怕能进了这里,也不可能爬过十几层甲板来到顶层舱室,是吧?”

  “我不是让你们来看那个的,”安全主管突然说道,“你们应该看看这里。”

  “怎么了?”格里菲斯和马卡洛夫一起扭过头去。

  在距离污水仓不远的管道上,挂着一套水手服。

  皮带和水手领结整整齐齐地系在衣服上,长裤盖住了一双便鞋。安全主管轻轻地撩起裤脚,只见两只袜子挂在鞋帮上。

  这套衣服的主人就像是熔化的蜡烛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

  “残留在埃克先生舱室里的臭味很可能是下水管道中的臭味,他和失踪水手遗留衣物的那种匪夷所思的状态也显示出了关联性。但无法理解的是两个地方间隔着几乎整条船,中间要通过多个不算很粗的下水管道和中枢节点连接,距离很远。”格里菲斯边说边为安柏拉开椅子,请金发女孩坐下。

  在过去的白天,安柏带人对部分客人进行了盘问和调查,除了引起一些惊恐的骚动和怀疑以外毫无收获。格里菲斯除了发现少了一个水手,也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两人不服输地进行了聆听和灵感感知,但都不是这块料,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感知到。

  两人也不会占卜,接下来只能再等待明天天亮以后对底舱进行彻底搜查。

  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人手紧张,根本应付不了这样规模的调查。如果有更多非凡者在场,今天白天就可以开始对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底层货舱的调查。那里面积很大、光线不好、地形错综复杂,是很容易遭遇伏击和陷阱的地方。如果走访和其他区域的调查能发现什么的话,格里菲斯本想尽量避开。

  人手紧张也就算了,配置也很差劲。格里菲斯发现安柏在队伍中担任近战突击手进行攻击输出,在位置上和自己有点重合。那个唠唠叨叨但是可以担任猎兵的佩拉在这里都会比她有用一些。

  缺乏斥候、猎兵,这也是格里菲斯避开底舱的原因。他是来执行任务的,不是来冲埋伏送命的。只有到了最后关头,他才会让水手们先下底舱,自己再跟进。

  “真是失败啊!”安柏揉着头发坐下,飞快地扫了眼餐单,“煎三文鱼和小牛肉!其他的你看着来吧!失踪的水手是哪里的来着?

  “失踪的是今天在污水舱值班检查的菲斯水手,”格里菲斯喝了一小口开胃饮料,“现在可以排除埃克先生跳海的可能性。这艘船上的堕落法师和他携带的黑魔法物品正在给我们带来威胁。”

  “说到搜索邪教徒和他的黑魔法物品,”安柏把胳膊支在餐桌上,头歪向一侧,“来这里之前我得到了一些情报,还有一件封印物就在这艘船上。”

  “封印物?”格里菲斯差点跳起来。

  “一本叫作《临渊集》的封印物,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你别激动。目前由一位奥术议会的议员保管,他是头等舱的旅客,我已经进行了询问,不确定会不会与邪教徒有关联,”安柏取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交给格里菲斯,“给你看看比较好。”

  米洛万·内维尔奥术议会议员持有一件封印物?格里菲斯点点头,翻开见习调查员小姐的笔记本。

  “有关封印物《临渊集》的备忘录

  “封印物:《临渊集》,

  “危险等级:1级(危险)。

  “特殊封印措施:不要翻开。在书页未被翻开的情况下,这本古籍似乎没有什么危险。你甚至可以拿在手里。

  “描述:这事一本由404页书页装订的手抄本,用清晰而笔法精湛的文字书写。所用的墨水直至今日依然能够让人闻到美妙的清香,附有少量红色字迹的边注。书卷的扉页包裹着白色的丝质封衬,有着崭新的藏青色纸质封面,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事实上,哪怕将这本抄本浸泡水中或者投入火堆也不会造成丝毫损坏。仅仅是从外观上看,这是一本普通的、不会引起丝毫不安的古籍。但是,一旦阅读者翻开书页,低语和危险便会接踵而至。

  “特性:这本手抄本的独本上写满了堕落而混乱的知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在它第一次被呈送给官方的时候就导致了一名博学而强大的巫师死亡。长时间阅读这本手抄本的调查员声称有脚步和喘息声出现在自己的背后,然而附近的旁观者并未发现异常。

  “神话知识:这本可怕的古籍记录着遥远异乡的故事,有关灾难如何降临祥和美丽的村落,善良的居民们如何陷入疯狂,并且被囚禁在周而复始永不终结的杀戮和死亡中。文字中隐藏着不死生物的制造和控制方法,召唤和束缚神话生物的仪式和必须的祭品,诸多可怕的魔咒、封印物的使用方法和后果。种种迹象显示,被记载村落的居民们崇拜着一位不可言说的古神。

  “备注:阅读这本古籍将会导致理智丢失,但是有可能获得一定的神话知识和魔咒。已知的可获取的魔咒包括:亡灵复生,亡灵支配术、吞噬与治疗法术、强效热能护盾、高阶召唤和献祭仪式。”

  格里菲斯反复看了几遍,抬头望望安柏,“你要追踪这个?”

  “说不上追踪。信标学院作为官方机构,接触到了一些侥幸逃生的居民,《临渊集》是他们家乡守护的圣物,但是他们在告诉我们足够的信息以前就丧失了全部理智,古籍中村落的具体位置无法考证,”安柏说道,“离开家乡后他们就丢失了许多的记忆。这一次我的任务也包括与持有这本古籍的米洛万·内维尔奥术议员会面,然后报告给调查局和学院。”

  “多加小心,不要单独调查,告知我详细安排。”格里菲斯点点头,将笔记本交还到安柏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