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章 开往奈奥珀利斯的快船 其4

  这是黑魔法袭击!

  格里菲斯非常肯定这是袭击而不是恶作剧。他的灵感非常确定,那种不详而危险的感觉呼之欲出。

  究竟怎样的黑魔法可以让活人凭空消失?我从未听说过。不过,这黑魔法肯定不是用来把衣服像套娃一样叠好的。

  “告诉船长,提高戒备,”格里菲斯转身对安全主管说道,“我是官方非凡者,格里菲斯见习骑士,现在接手此事的调查工作,如果船上有其他非凡者和官方人员,请立刻联系我。我的船舱就在309房间。”

  “明白。”安全主管认真点头,“我们立刻通知船长。”

  “可以返航吗?”

  “肯定是不行的,海事法不允许,但是我们可以寻求附近舰队和非凡者的协助,并且向大区总督府报告。”

  意料之中的结果。邪教徒敢于发动袭击也应该是知道这样的船只是不能轻易返航的。格里菲斯点点头道:

  “我需要每一个头等舱和一等舱旅客信息,不能隐瞒。我可以在船长室查阅。”

  “好的,我会向船长申请,”安全主管似乎对这种事已有经验,“但是不保证完整,有些旅客只有简单信息。”

  在外面围观的乘客们被水手们劝离,只有水手和船医被允许进入。

  医生确认了一下关于米莉亚小姐的身体状况,最后认为她只是精神紧张导致晕眩。

  “可否和我们说说发生了什么?米莉亚小姐。”安全主管见客人的情绪缓和下来,便开口问道。

  “下午的时候,埃克一直在赌场里玩,我有些累了就去做了个按摩,”米莉亚小姐说道,“等我七点多回来以后,发现埃克并没有在房间里。但是我开门进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一大团像是蛇一样的东西,一眨眼就在沙发下面消失不见了。沙发上是埃克全套的衣服,甚至还打着领带系着皮带。他的袜子,天呐,那袜子就……这是恶作剧吗?”

  格里菲斯小心地靠近沙发。在埃克的全套衣服边,残留着一股怪异的臭味。他摸了摸衣服,竟然还带着一点点温度残留。

  格里菲斯站起身来向安全主管问道,“有股怪味,这艘船上有狗吗?”

  “没有,”安全主管回答的很干脆,“宠物狗不能带上船,船上也没有养动物。”

  好吧……这味道很特别,作为嗅觉灵敏的非凡者,我觉得自己也能客串下,如果安全的话。格里菲斯动着调查的念头离开了客舱,但是没有返回自己的卧室。

  埃克先生离奇又可怕的失踪发生在307房间,米莉亚小姐看到了蛇影,而格里菲斯自己的309房间也出现过一条海蛇。

  但是,两者的时间相去甚远,海蛇和一个失踪的乘客能有怎样的联系?

  ……

  船长提供的旅客信息一点用都没有。

  格里菲斯烦恼地合上名册。这里只有姓名和公民编号,没有身份,职业信息。

  船长把材料收好,又安排了一下水手们的排查以后对格里菲斯说道,“为了不引起恐慌我们没有扩散消息,但是也通知了头等舱和一等舱旅客注意安全,我想,船上应该会有其他非凡者,他很快会来与我们联系。”

  是的,那位非凡者的任务也是来船上调查邪教徒,他应该会尽快联系船长,确认队友身份。不过,这位非凡者应该是由其他部门早就确定了人选,为什么没有提前把信息告知伯爵并且下发给我?

  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会,得出的结论是伯爵府的任务可能来自陆军部、中央调查局或者别的机构,传达到他这一层的信息很可能是不完整的。作为最基层的现场人员,他也没法抱怨和投诉。

  “晚安,船长,”格里菲斯起身告别,“我今晚可能会在图书室那里休息,有什么消息请立刻通知我。”

  我是不会一个人回舱室休息的,万一莫名其妙消失了怎么办。

  格里菲斯刚刚离开船长室没走几步,一个金发的高个女孩从正前方向船长室走来。她的年龄看起来不超过18岁,身材高挑,淡淡的长金发蓬松而微卷,随意地垂到曲线分明而富有弹性的腰间,在灯光下色泽宛如纯金般美丽。

  她穿着南方流行的干练短装,但是上衣更像是修身的皮甲,饱满的双峰夺人眼球,腰间还系着一件小外套,随着她摇曳的身姿轻微晃动。

  被安瑟姆男爵的堕落特性沾染以后,格里菲斯偶尔有着某种阴暗而不适的感觉。理应血气充沛的见习骑士就像是冷血的蛇虫一样喜欢温暖的阳光。当女孩向着格里菲斯这边走来的时候,她仿佛朝阳一般散发着某种特别的光彩、压迫感和气势,将黑暗和污秽驱散,让格里菲斯感觉到由衷的快乐。

  “Aurum potestas est(黄金就是力量)。”格里菲斯轻轻赞叹了一句。

  阳光热辣的美女听到了格里菲斯的赞美,向他投来一个微笑:“谢谢夸奖。”

  这样的女孩让格里菲斯感觉到一些奇妙的违和感,他亮出身份牌,顺着自己的想法说道:“晚上好,我是见习骑士格里菲斯·布兰顿,突击骑兵二级小队长。”

  金发女孩在格里菲斯的前方不远处站定,晃晃修长的手指,“你这搭讪可真直接。”

  “我没有想搭讪你,”格里菲斯很严肃地否认,“我不否认,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么吸引人我不会有此一说。但是,我隐约有种感觉,你是准备要找谁打一架吗?”

  “呵,这倒是没错,”女孩微笑了一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格里菲斯,“我是安柏·罗泽丽忒,见习调查员,来自信标的序列8非凡者,训练中的女猎手,奉命来这艘船上调查邪教徒和黑魔法物品。”

  原来是你啊!你怎么不早点来和船长联系,拖到这么晚我才找到你。格里菲斯忍住抱怨。官方各机构间的行动协调真是一塌糊涂,友军之间连基本的身份信息都没有互通。

  安柏显然没意识到这一点:

  “我知道你,你和佩拉、哈坎的描述不太一样,我本来以为你长着狂笑的小丑脸。”

  “他们幸存下来了?”格里菲斯高兴地问道,同时在心里谴责他们背后都说了些什么怪话。

  “

是的,可惜汉克和拉文,另外带队的教官卡利乌斯至今下落不明,”安柏摇摇头,“估计凶多吉少。”

  他没了,非凡特性还装在我的衣兜里。格里菲斯神色平静地问道:“还有没有其他友军?”

  “没有,这并不是高级任务。

  “艾露莎·瓦尔基里小姐让我向你问好,并且转告你她退役后正在信标学院担任猎魔人和女猎手的训练教官。”

  “中队长?!”格里菲斯脱口而出,“自从离开前线以后我还没有和她联系过。”

  “但是她一直都知道你的行踪噢~这次任务她本来想亲自来。不过以她的身份,不可能打头阵的。等你抵达奈奥珀利斯岛以后可以去一下港区的回音枢纽,那里应该会留着她给你的讯息。”

  真巧,中队长找我想做什么?格里菲斯先把这个问题放下,说起眼前的问题:“就在今天,我隔壁船舱的埃克先生失踪了,他的全套衣服、领带、裤子和鞋袜像苏维亚套娃娃一样完完整整地套在一起,铺在客房的沙发上。他本人像蜕皮的蛇一样从衣服里消失,没有松开一颗扣子和领带。”

  金发女孩的表情变得严肃而认真。她略微停顿后问道:“还有别的什么特别之处吗?”

  “我在他的衣物旁闻到了一些特别的臭味,”格里菲斯想了想,觉得说出来也无所谓,“我正在寻找这个气味的来源,要是有条狗就好了。另外乘务长至今下落不明。”

  “明白了,”金发女孩从口袋里取出一份证件给格里菲斯看了看,“我来协助你。今晚要进行搜查吗?”

  今晚不。

  格里菲斯摇摇头:“夜晚的光线很差,我们人手不足,彻夜搜查这么大的船也不现实。虽然情况不太妙,但是我准备等到清晨,先由船上的水手进行一轮初步排查,然后再行动。”

  “恩。”女孩点点头。

  “我希望和你交替值夜,UU看书 www.uukanshu.com既然已经有黑魔法事件的迹象,我们再分散行动一觉睡到天亮就很危险了,”格里菲斯建议道,“我有一个头等舱房间,我可以睡沙发。”

  “可以。”安柏毫无异议地答应,“如果你有其他行动也要通知我。”

  ……

  这一天晚上,格里菲斯休息的很不好。他实在放心不下,生怕睡着的时候又有什么事件发生,甚至担心会不会有人来袭击自己。好在有着安柏轮换值班,否则他肯定会躲到有人的图书室或者水手值班室休息。

  虽然失踪了一位乘客和一名水手,但是按照航行规则船长无需返航也不能返航。七桅帆船春分号顺着海流,继续向目的地飞驶而去。作为来往于拜耶兰和破碎海上的奈奥珀利斯岛之间的定期快速帆船,从启程到抵达目的地,春分号需要在海上航行接近三个整天的时间。

  第二纪元1444年1月7日清晨,客舱服务生报告说凌晨时分进行了一轮初步搜查工作,一无所获。

  这条船虽然大,但是会有这种臭味的地方不多……格里菲斯思考着。头等舱、一等舱附近不会出现这样的气味。比较有可能的地方是底层的货舱,以及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和管道、厕所附近。

  “你听说了么?昨天有人跳海了!”途径一个咖啡厅的时候,格里菲斯听见两位中年女士在聊天。

  “只是失踪了而已吧,不一定是跳海。”

  “我可听说,那人把衣服脱得整整齐齐,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埃克先生失踪的消息已经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