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章 开往奈奥珀利斯的快船 其1

  离开伯爵书房以后,格里菲斯立刻拆开了信封了解自己的任务。

  “致格里菲斯·布兰顿,破碎海大区任务简报。

  “来自拉莫尔伯爵府办公室。

  “情报显示,一群疯狂的邪教徒正准备将某件黑魔法物品偷运往南方。他们将会搭乘今天下午2点出港的快速帆船春分号,你必须搭乘该船进行调查。

  “嫌疑人的数量、姓名、性别、年龄和能力不明。

  “你在任务期间将会获得来自中央调查局探员和当地非凡者小队的协助,抵达奈奥珀利斯岛以后接受当地驻守法师领导。

  “最低任务目标:查明黑魔法物品的作用与去向线索(难度预估:D级,应当由序列8以上的非凡者或两个正规军小队处置)。

  “试图查明堕落法师的身份,收缴或摧毁黑魔法物品将会提高你的任务难度和评价。

  “任务期限:两周。头等舱船票见附件。

  “任务奖励:功勋值1点和100银郎。

  “注意:与堕落法师交战的风险无法评估;黑魔法物品的危险无法评估。

  “本信件将在拆封两分钟后自动焚毁,小心别把船票烧了。

  “第二纪元1444年1月6日。”

  见鬼!格里菲斯眼疾手快,赶快将船票拆下来揣进了兜里。还不等他再仔细研究下任务,信件就变成了一团火球,烫得见习骑士嗷嗷直叫。

  “格里菲斯,早上好!”

  已经换上了舞会盛装的索尼娅提着裙摆,在贴身侍女的陪伴下从二楼的楼梯上轻盈地走下来,语气轻快地向见习骑士打招呼。光彩照人的少女就像是纯洁的晨曦,随着她的出现,伯爵府的客厅仿佛突然迎来了明媚的春光。

  这半年来格里菲斯好像有些变化,比起刚来的时候更加成熟,更忧郁了一些,外省的气质是会消融在拜耶兰的吗?索尼娅微微歪着头望着自己的见习骑士:“今晚我要出席埃索公爵的舞会,父亲安排了其他的侍卫。你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接到任务,要去一趟南方。”格里菲斯回答道。

  “嗯~”金发女孩思考了一下,“刚才妈妈问我和你相处的怎么样,问了一些有关你和守望堡的事情。为什么要问这个?”

  这让我如何回答……格里菲斯感觉有滴汗正从鬓角向脖颈滚去。索尼娅身后的贴身女仆也忍不住捂了捂嘴。

  “安娜,请等我一下,”索尼娅向女仆点点头,仰头望了格里菲斯一眼,便向客厅的落地窗边走去。格里菲斯立刻跟了上来。

  拉莫尔府的各处都布置着铜制的管线,将热水和暖意送到房间的各个角落。虽然窗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世界,但是身处室内依然温暖如春。

  索尼娅穿着修身、单薄的衣裙,露出圆润精致的双肩。她眺望着花园里树梢上的积雪,轻轻说道:“格里菲斯,你知道吗?在呓语森林的那天晚上,你因为与安瑟姆男爵的战斗下落不明的时候,嘉拉迪雅非常担心你。那个时候,来自霍蒙沃茨的援兵已经赶到了。由于大部分人已经脱险,援兵对于深入密林搜寻你并不积极。”

  格里菲斯惊讶地转头看了女孩一眼,立刻收回停留在裸露香肩上的视线,不安地点点头。

  “嘉拉迪雅联系到了一位地位尊崇的族人,调用了好几件强大的封印物来寻找你,最后在森林边缘击溃那些追击你的变异生物,”索尼娅明亮的双眸望了望格里菲斯,“强大的封印物往往意味着危险的反噬。以她的身份,冒着巨大的风险来帮助你,这件事本身就……社交圈里在小声议论你们。”

  格里菲斯感觉到了巨大的不安。索尼娅的话语委婉地表达了一件事——某些地位崇高的人物将他们的视线投射在了微不足道的见习骑士身上。

  他们只需要吹起一阵风就会带动复杂精密的齿轮,在大家尚未察觉的时候,远处的滚滚车轮就已经从一个小士官的身上碾过。

  “这是我的寒霜节礼物,之前忘记给你了,一个单位潜能药剂,”索尼娅伸出柔软白皙的手,把一小瓶魔药塞进他的手里,“去南方的时候,要小心。”

  “明白,我会小心,”格里菲斯后退一步,庄重地向女孩告别。

  他刚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一件事:

  “索尼娅,你听说过伊莱蒂亚女士吗?”

  ……

  “大港区。”

  格里菲斯背上简单的行囊,跳上一辆马车,向着港口疾驰而去。突如其来的任务打乱了他的计划,原本他是想在新年假期看看拜耶兰下城区塔索克街的黑市,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附魔或魔法物品。

  虽说寒霜节前他在卧床隔离,错过了买礼物的时间。但是嘉拉迪雅和索尼娅都给了他礼物,他自然也会给她们准备一份。这两份礼物花了他300多银郎,除了酿私酒的收入还搭进去一些月薪和积蓄。

  格里菲斯的账上还有任务奖金150银郎,东方战争奖金300银郎,再算上十二月末的薪俸补贴的余款,他手里能够动用的资金共计556银郎,这些钱要留着购买二手课本、辅导书和实验材料,如果有可能的话得尽量存一些来购买私用的神秘物品和魔药。

  以上是他的勤劳所得,合法收入。这些钱简直不值一提,光是索尼娅送给他的潜能药剂就价值500银郎。

  除此以外,他还有7个本应该由猎魔人小队内部分配的腐化狼蛛毒囊,估价105金弗罗林,也就是2100银郎。被他弄死的卡利乌斯的猎魔人途径序列7“恶魔猎手”的非凡特性,价值至少在5000银郎以上。

  这些是他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可告人收入,如果让信标学院知道他弄死了一个队长兼教官,开春估计就得打上门来。

  不可告人的收入几乎是合法收入的13倍,果然诚实劳动是有极限的。

  对于格里菲斯这样没有继承权的骑士阶层次子来说,如果想要摆脱高级保安的身份,至少要成为骑士。序列8虽然满足了最低要求,但是序列7比较稳妥,不至于在建立功勋的过程中被早早打死。

  然后,他得迎娶一位贵族出身的小姐,建立自己的家族。虽说女孩的家族也会提供财政支持,

但是格里菲斯自己也得多少有一点积蓄和财产才行。

  这段时间,格里菲斯做了一点小小的研究,加深了对自己的财产的认识深度。

  如果,只是举个例子,如果他想要向索尼娅求婚,伯爵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打死他的话,骑士身份加上十万银郎的财产和5000银郎年金是最低门槛,不会让这门婚事看起来太荒唐。拜耶兰就是这个规矩,有前途的年轻人也不能只是有前途才行。

  如果格里菲斯想要迎娶的是嘉拉迪雅,问题会简单许多。精灵就没有这样世俗的要求,也不会在乎财产。迦南的执政官会第一时间打死他,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哎~”

  格里菲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车夫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他。

  每当想到这些细节的问题,他就会意识到自己和嘉拉迪雅有多么的不合适。更别提精灵的寿命还比他长很多,长生种与凡人的故事往往都是以悲剧收场。

  回到具体的事情上,毒囊和非凡特性简直烫手,格里菲斯把毒囊泡进药水里保存,委托索尼娅保管。拉莫尔家的千金有满满一屋子的材料,毫不在意地就答应帮忙。

  至于那块非凡特性,格里菲斯把它和魔药调制笔记一起揣在贴身口袋里,等待适当的机会脱手。

  遵照拉莫尔小姐的意见,格里菲斯带上了自己的锁甲和皮甲,腰挂佩剑,袖口和靴子里都插满了匕首。这身皮甲还是格里菲斯的私人装备,经过拜耶兰的能工巧匠修复已经从半损毁的状态下挽救了回来,只花了不多的钱。关键部位还得到了铁网和铁环的加固,重新涂漆,甚至比之前还要体面美观。

  只不过可靠性存疑。

  经过呓语森林的战斗,格里菲斯发现锁甲和皮甲在面对变异生物的时候非常脆弱。如果要获得更高强度的防护,他得考虑最新式的鳞甲和板甲。这些新型甲的防御胜过锁甲和皮甲,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但是价格昂贵,而且最关键的是,修补费用高昂。

  一件普通锁甲的价格差不多5个金弗罗林,仅包含胸甲的板甲预计需要12个金弗罗林,比格里菲斯刚到拜耶兰时买的全套正装贵不太多,相当于他两个月的薪俸和津贴。事后想想,那套正装实在太贵了,但那是嘉拉迪雅帮他挑的,格里菲斯既不懂时尚和款式,也不懂物价,更不好意思说贵。

  相对来说,板甲的价格看起来并不惊人。但是真正的花费在不可避免的修理上。破损的锁甲可以替换一部分铁环,修理用的材料和人工都不多,皮甲更是维修便利。

  板甲则必须拆除大片损伤位置,再进行认真镶嵌、焊接和打磨。如果修理的时候偷工减料,补上去的护甲和原护甲的缝隙很容易在战斗中被击穿,甚至直接伤到披甲人自己。直接用大块铁板填补则会破坏整套盔甲的平衡和重心,对战斗和身体的害处更大。

  如果可以的话,格里菲斯想要买一套鳞甲。防护超过板甲,还容易镶嵌具有特效的宝石和水晶,修理费也比较正常。当然,他也就想想,鳞甲的价格比板甲还要贵许多。

  马车离开上城区的大道进入了下城区。

  积雪覆盖的街巷有一种怪异的气氛,肃杀而冷寂,格里菲斯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提高了警惕,手按佩剑。

  那是一种复杂的感觉,仿佛有许多眼睛在黑暗的角落里注视着他,几乎要化成实质出现在面前。但是,当他审视街道的时候,虽然觉得有些异样,却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