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章 新年任务

  呼啸的北风卷起漫天雪花,在落地窗上留下时隐时现的踪迹。格里菲斯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鹅毛大雪和山下银装素裹的都市出神。半山上的拉莫尔府客厅可以俯视壮丽的世界之都,一年四季都有着让人心旷神怡的别样景致。

  霍蒙沃茨的一年级新生们在度过了令所有人难忘的第一学期以后,已经回到各自的家中度过第二纪元1444年的新年假期。

  拉莫尔家的仆人们正在房间里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时不时有人向窗前的见习骑士投来尊敬和羡慕的目光。他刚来拉莫尔府的时候还因为盘子舔的太干净闹过笑话,但是如今已大为不同。

  霍蒙沃茨去年冬天的可怕事件已经在拜耶兰社交界传得沸沸扬扬。拉莫尔家见习骑士格里菲斯的勇气、智慧和好运气在这个故事里占据了很大的篇幅——坚决的追击和勇敢的殿后战斗保护了索尼娅·德·拉莫尔小姐和许多身份高贵的贵族子嗣的生命和名誉,最后他竟然还能从满坑满谷的变异生物中间活着冲了出来,当真是不可思议。

  作为最主要的褒奖,格里菲斯获赠了珍贵的圣骑士途径序列8“代行者”魔药,获得了艾尔·德·诺瓦圣骑士的传承,正式晋升为非凡者,已经摸到了骑士阶级的门槛。在伯爵府的晚宴上,大家都称赞和感叹拉莫尔伯爵的慷慨与公正。

  能够摆脱触手可及的破法者途径晋升上限,成为有无尽可能和眷顾的圣骑士可不是每一个修托拉尔都能够得到的好运气。

  大家不知道的是,格里菲斯已经喝掉了这份魔药,此外,在喝了魔药以后没有多久,他就沾染了一位堕落的血族男爵的非凡特性,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把圣骑士的传承和眷顾丢的一干二净……

  已经被多多少少的黑暗污染的格里菲斯假装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指尖把玩着一块小小的水晶。这是嘉拉迪雅在寒霜节送给他的小礼物——洞察水晶。通过向这块水晶灌注精神力,持有者可以观察到一些原本看不到的东西。

  “体力19,力量19,敏捷17,感知15,精神15。”相比起在呓语森林里刚喝下时的状态,格里菲斯发现自己的敏捷和感知又有所提升。这些数据让人感觉怪怪的,但也是很直观的给出了参考,让非凡者对自己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

  这块小小的洞察水晶中荡漾着流水般让人愉悦的波动,从中可以看到格里菲斯自己的五维信息以及多彩的灵能波纹。据嘉拉迪雅说,如果格里菲斯有魔法的加持、神灵的祝福或者是邪恶的污染,水晶应该也能显现出来的。

  代表自愈和肉体强度的体力有着明显的问题。哪怕是比较强大的序列7非凡者,体力能够达到15已经是很高的数值。对人类来说,依靠魔药和盔甲来治疗或加强防御是理所应当的事,没有必要像野兽一样强化毛皮和身体。

  格里菲斯的皮肤肌肉并没有变的像钢铁一样,但是自愈的能力大幅度强化,这已经逼近了非人的界限,再提升一些会变得非常危险,有可能让他异变成为怪物。

  然而,格里菲斯并没有从中看到自己沾染的血族特性。尽管这份特性已经显著强化了他的自愈能力,但是水晶就是显示不出来。圣光的特性也有些许残留。这两份非凡特性事实上存在,检测不出来估计是洞察水晶的精度不足。

  这洞察水晶八成又是从哪个黑心商人那里买的……格里菲斯记得精灵女孩买过的占卜吊坠就很不靠谱,同理可知她买这个水晶的时候说不定也被骗了。

  现在的问题是——喝下了魔药以后,身体属性得到了不合理增强,最宝贵的传承却毫无踪迹,格里菲斯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大家解释。艾尔·德·诺瓦骑士虽然序列不高,但却是一位专精神圣庇护和防御的骑士,拉莫尔家为了得到他的非凡特性传承好像是付出了不少金钱之外的代价。

  好在晋升之后彻底掌握特性是需要时间的,眼下并没有谁对格里菲斯没有得到圣光的宠爱而疑惑,也暂时没有人来检测他的身体。

  更让他忧心和烦恼的事满坑满谷。

  拉纳他们竟然说不记得有克丽丝塔这个人。在给他们看了有着克丽丝塔和大家的水彩画以后他们依然坚持,没有这样一个人。

  格里菲斯立刻和他们一个一个对了自己的中队伙伴的姓名,包括克丽丝塔和指挥官二级突击中队长瓦尔基里在内共有17个甲骑兵,非常清楚。

  “不,你们中队只有16个甲骑兵,缺编一人,我们哪会不知道,”拉纳和缪拉一口咬定,“这该不会是辅助或者后勤小队里的女孩吧,每个中队都有一百来号人呢,你记错了。”

  见鬼,我怎么可能记错!格里菲斯简直是咬牙切齿。克丽丝塔牺牲的那一幕可不是这样暧昧的记忆。

  拉纳和缪拉肯定认识克丽丝塔才对,整个联队的甲骑兵大家彼此都认识!可是拉纳他们还是坚持认为格里菲斯是在呓语森林里滞留时间太久丢失了太多理智,产生错觉是因为他还没有恢复过来。

  “见习骑士先生,”管家阿什福德从伯爵的书房里走了出来,向站得笔挺的见习骑士点点头,“伯爵在庭院的书房里等你”。

  格里菲斯立刻收起杂乱的念头,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袖口,确认自己蓝色缎带上的小勋章位置恰到好处,这才昂首挺胸地向书房里走去。

  响亮稳健的脚步声在空旷的长廊回荡。穿过长长的倚靠在墙边的书架,格里菲斯来到庭院中一座独立的两层圆形建筑。伯爵府高大的围墙隔绝了街道上的嘈杂,花园里只留下积雪压弯枝头偶尔发出的让人心旷神怡的回响。

  一个穿着银行制服的年轻人匆匆从身边走过。格里菲斯一眼瞥见他抱着一份行省公债认购协议,那一串长长的零,好像是50万银郎。

  这么多钱真是让人没有概念。军团里的好兄弟们月薪大都是50银郎,伯爵认购的一笔债券就可以让大伙给他干上一个月。

  威廉·德·拉莫尔伯爵正埋首于文件和书本之中。由于年轻的时候常年带着沉重的头盔征战四方,曾经浓密而漂亮的金发已经有些灰白而稀疏。好在伯爵的贴身男仆非常用心地为主人打理了发型,不仔细看还是看不出来的。

  听到见习骑士迈入书房的脚步声以后,伯爵缓缓抬起头来。

  “对于自己过去的半年,有什么感想吗?二级小队长。”伯爵取下鼻梁上的眼镜,看着自己的部下。

  “伯爵大人,我草拟了一份报告,是有关北方航道幽灵船寇诺号以及守望堡事件的完整过程,”格里菲斯用平缓而庄重的音调向自己的雇主说道,“此外,霍蒙沃茨的学习让我收益良多,我在基础后勤学、标准营垒和步兵指挥学科的考试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那么如果有战事爆发我会记得派你出阵的,做个管后勤的军务官,”伯爵微微一笑,摇了摇手中的羽毛笔,“我的女儿和你相处得怎么样?”

  我和她订立了可以互相补充灵能的灵魂契约,不过我不敢说……

  “索尼娅小姐是智慧、勇敢和高尚的领导者,为她服务是我的荣幸,”格里菲斯停顿了一下,“而且非常愉快。”

  建立灵魂契约这事就先不说了,嗯,暂时不说。

  在见习骑士说话的时候,拉莫尔伯爵站起身来,UU看书 www.uukanshu.com走到格里菲斯面前注视着他的眼睛。格里菲斯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同样安静地注视着伯爵。

  “我曾经也是一名修托拉尔,”高大而且极有魅力和威严的伯爵一边说一边轻轻挥动着右手,就像是要把什么念头赶走一样,“对于这类人来说,需要努力提升的方面有二,其一,是你在学校里学习并且在战场上实践的知识。”

  “是,大人。”格里菲斯由衷地赞同道。

  “其二,作为序列8的非凡者,你还要继续强化自己的力量。非凡者要时刻做好与隐秘和混乱战斗的准备。”

  说完这话,伯爵转身从书桌上抽出一封信件交给见习骑士:“最近的大战结束以后,王国的南方并不平静。作为国王陛下的忠实封臣,我需要积极主动地履行自己的义务,为陛下分忧。

  “奈奥珀利斯岛,那是你的出生地是吗?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为期两周。任务期间你可以回家看看,替我向布兰顿骑士问好。”

  伯爵自顾自说着,一点没有给格里菲斯插话的余地。其实布兰顿一家已经搬到南方行省的新领地了。

  接过信件的见习骑士翻看着手中用火漆封好的信封,思考着是不是需要提几个问题。

  拉莫尔伯爵注意到格里菲斯眼中的迷茫,想了想补充道:“一些堕落的法师正在走私危险的黑魔法物品,我需要你去查明情况,让我对每天都在处理的麻烦事有更多了解。”

  “是的,伯爵大人,”格里菲斯毫不犹豫地双脚并拢,抬起右手捶击了一下自己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