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2章 别怕,我来啦

  击败了那个人的男孩不知死活地仰面倒在地上,潺潺鲜血不断从胸口的创伤涌出。

  干掉了吗?干掉了吧!不管他是什么怪物,身体应该也只是一年级的魔法科新生。

  不能大意,还不知道他有什么底牌……格里菲斯匍匐在地,耳朵贴在地面上,聆听近在咫尺的亚伦是否还有心跳。

  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但是不可大意。亚伦被某种可怕的存在附身,甚至可能已经转化成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存在。

  黑魔法除了腐化使用者的心智,侵蚀他的肉体之外,往往能够极大地提升生命力,以一种非人的力量快速愈合伤势,甚至在致命的创伤下维持不死。格里菲斯从堕落的血族男爵身上得到的就是同类型的能力。

  “我的符文只剩下最后一个,不能浪费,得把他的脑袋切下来!”格里菲斯摸出卡利乌斯的斧头,靠近亚伦,向着他的喉咙剁了上去。

  “铛!”

  斧刃重重敲在地面上,溅起一片火花。在格里菲斯惊骇的目光中,应该已经受了致命伤的亚伦飞了起来,避开了劈向自己咽喉的斧刃。

  不,不对,他不是自己飞起来的!在亚伦的身后出现了一位成熟美艳的金发女子,她的相貌与亚伦有着几分相似,身形虚幻,却轻松地将昏迷的亚伦拎起。

  这是什么东西啊!?幽灵吗?

  金发女子美丽而矫健,眉宇间却是凝重的憎恶和决绝。她一言不发,挥拳向着见习骑士的脑袋打来。

  “极冻——新星!”格里菲斯惊骇的毛发直立,为这无法理解的一幕狂叫起来。

  符文的强大力量在瞬间启动了,一股极寒的冰暴呼啸着扑向近在咫尺的女子!

  极寒的冰气非但没有触及虚灵般的女子,反倒被迅雷般的勾拳驱散,丝毫没有起到阻滞的作用。

  什么!怎么会,是魔免的!?

  “呯!”

  格里菲斯的额头被重击。他甚至听到头盔和自己头骨的破裂声,向着一侧飞了出去,直到撞上了台阶翻滚起来。

  亚伦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冷酷的嘴角微微翘起,“能够将我逼迫到这个程度,你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虫子!”

  好疼……啊,好恶心,想吐……格里菲斯的嘴里发苦,剧痛和眩晕从头脑中喷涌而出。他的头盔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身体像条上岸的鱼一样拼命挣扎着想要逃走。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死!哎不对,死没死不重要,这个幽灵一样的女人是哪冒出来的?啊,我的头好疼!

  亚伦如同无冕的君王,不紧不慢地向着格里菲斯走来。那个美艳的幽魂女子如影随形地漂浮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快跑!这不是我能战胜的敌人,我甚至都无法理解。格里菲斯拼命挣扎起来。

  但是,我的脚,我的脚站不起来了!伤到大脑以后,竟然会连动一动都这么困难吗?

  格里菲斯开始剧烈呕吐,无论他怎么努力,至多也只是拖着身体在台阶上爬行,双脚完全失去了感觉。

  亚伦抹了一下胸前的污血,带着蔑视的笑容看着见习骑士挣扎。突然,格里菲斯忍着剧烈的头痛,全力凝结新的符文,在身边和身后冻上寒冰。符文能量高效地完成了他的指令。亚伦刚走出几步就发现自己的脚被冻在冰冷的地面上。

  “恩?又是这招?”

  “哈~呵!”格里菲斯拼命爬上几层台阶,一点点拉开和亚伦的距离。他身体中堕落的血族非凡特性正在拼命涌动,竭尽全力要治愈头部的伤势。

  “身体好迟钝!再来一点,只要,只要到了那里!只要到那个地方!”格里菲斯感觉到自己的头颅在喷血,粘稠的液体已经糊住了他的半边脸。

  “身体还是挺诚实的嘛,格里菲斯,到头来还是自己爬到了移形幻镜的前方,”亚伦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从镜子里取出贤者之石,我可以减少你的痛苦。”

  格里菲斯喘着粗气,仰头看着亚伦,挣扎着将手按在镜子上。

  “哈哈,哈哈哈,噫哈哈哈哈哈哈!”

  穷途末路的见习骑士突然狂笑起来,撕裂的脸颊露出脸骨和牙齿,癫狂的笑意让最腐烂的变异生物都不寒而栗。

  “疯了吗?”亚伦厌恶地吐了一口唾沫,“没有的东西,理智掉光了吗?”

  “哈哈哈哈!”格里菲斯继续狂笑,

  “好的,亚伦,我这就取出来!

  “从这面移形幻镜里取出来的是,”

  亚伦愣住了,他看见镜子里出现一团浓墨般的烟雾,急速旋转凝聚,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迅速冲出镜面。他不禁退了一步,但是已经晚了。

  “从这面移形幻镜里取出来的是,

  “Speed Wagon哒!!!!!!”

  “什么东西——”亚伦全身一震,就想要转身逃跑。他身旁的金发女子也向前扑来挥拳砸向竞速马车想要守护他。

  但是,巨大的没有马拉的竞速马车已经掠过了匍匐在地的格里菲斯头顶向着亚伦砸去。头部刚刚止血的格里菲斯狂叫道:

  “太迟了,亚伦!你已经不可能逃走了!!!压死你,碾成肉泥吧!”

  “轰——!”

  巨大的撞击声充斥了整个大厅,马车势不可挡地撞击亚伦,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连不明材质的坚固墙壁和立柱都在轰鸣中颤抖。

  巨响和飞溅的碎片过了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成了,终于成功了!”

  勉强恢复了一些伤势的格里菲斯爬起身,一脚踏在已经扭曲压扁的竞速马车上,冷汗混合着血水一起流下,

  “融合了诡异存在的亚伦,竟然死在了我的手下,他追寻的贤者之石,哼,很快也是我的……

  “哼哼哼,哈哈哈,想不到这一番冒险竟然以这样的结果收场!

  “有了贤者之石,我就会得到连那个人都觊觎的强大力量,到了那个时候,

  “贤者之石,破法特性,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符文魔咒——!

  “噫哈哈哈哈哈!这下我再没有什么好畏惧了!”

  格里菲斯有一阵没一阵地癫狂大笑,全身都颤抖起来。

  “对了,要确认下亚伦的尸体和非凡特性,看看会不会蕴藏着什么秘密!他的记忆是无价之宝。”

  格里菲斯收住笑容,低头就要迈出脚步。但是……

  这,这是怎么回事,身体好迟钝。

  不对,不是迟钝,是动不了了!身体完全动不了了!

  啊,那又是什么!?

  一个虚幻的影子从毁坏的竞速马车下浮现,如同拼图般聚合,形成一辆完整的奔驰的竞速马车的幻影,锁定格里菲斯轰鸣驶来。

  这是,伤害反弹——!格里菲斯一瞬间明白了。

  “轰!”

  格里菲斯遭到虚幻的竞速马车之影重击飞了出去,全身的骨头和内脏像嘉年华一样响成一片。

  在昏迷的前夕,他看见受伤的亚伦正从竞速马车的残骸下飘出。他的身体被一层金色的蛋壳般的光芒包裹,缓缓上升,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这难道就是亚伦的庇护,难怪,难怪他可以从那个人的手下逃生。强悍的守护灵,濒死状态下转移的护佑,竟然还有,反弹伤害的能力!

  格里菲斯全身骨折,晕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里菲斯才从昏迷中苏醒,拼命挣扎着爬了起来。

  快跑!顾不得什么贤者之石了。亚伦都不敢直接拿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轻松获得!

  从重伤状态下勉强恢复的格里菲斯灌了口治疗药水,拼命向外逃去。

  疲惫、饥饿和寒意侵袭着他的身体。长时间的作战、失血,被马车重伤以后又耽搁了许久,混乱而无处不在的呓语和腐蚀已经让他的耳边已经转变成了恐怖的呼啸。

  我的理智应该在持续丢失,来得及吗?还来得及吗?我早该变异成混乱的怪物了。哪怕活着逃出去,我又能维持多少活人的特质?

  冰冷的绝望席卷格里菲斯全身。心中的恐惧和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他化身血蝠风暴躲过了隧道外的平台上聚集的变异生物,照着地图夺路狂奔向着森林外逃去。

  但是,他的身体好像被无形的丝线缠绕,黑暗中某种存在已经盯上了他。

  格里菲斯在呓语森林里待得太久了!他身上活人的血肉气味已经被许许多多的怪物察觉。

就像是一块撒了黑胡椒的牛排在餐桌上游荡了一晚上一样,再迟钝的食客也该注意到他了。

  经历了一连串的厮杀和反复多次的重伤,哪怕是修托拉尔钢铁般的意志和血族强大的自愈特性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靠着强大自愈能力恢复一些伤势的格里菲斯一边跑,一边不时回头望望黑云笼罩的遗迹。那里想必还隐藏着诸多秘密和财富,甚至贤者之石的线索就在眼前。但是格里菲斯已经战意全无,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般向着森林外夺路而逃。

  大概是连续不断的战斗把呓语森林边缘的变异生物消灭了不少,格里菲斯这一次竟然成功地逃到了林地的边缘。

  他的盔甲丢得一干二净,衣服破破烂烂,鲜血凝固了一次又一次,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又冷又疼,一瘸一拐地向着森林外逃去。

  突然,他看到了许许多多虚幻的黑影,它们不知道从什么角落中涌出,汇聚成巨大的无法描述的怪物追来。耳边呓语已经到了近乎呼啸的程度,就连视野都只剩下一片混合着灰褐色的血幕。

  追击他的变异生物的脚步越来越近,格里菲斯已经能感觉到它们正在调动混乱而邪恶的魔力准备出手。

  还没到吗?还没到外面吗?

  突然,不远处出现了两个身穿铁甲的士兵,他们举着火把,发现了逃亡中的见习骑士。

  “快!快到这里来,我们来救你了!”救兵向着格里菲斯一边挥舞手臂高声喊道。

  格里菲斯一阵狂喜,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同时向着士兵们喊道:“我背后有变异生物,准备战斗!”

  “快!快到这里来,我们来救你了!”救兵大声向格里菲斯喊道,张开双臂准备迎接他。

  格里菲斯突然转了个方向,向着另一条路拔腿就跑。

  一种奇怪的感觉弥漫着他的心头,丝毫没有获救的喜悦,只有更加浓重的恐惧。格里菲斯一边跑,一边回头向他们大喊:“番号!你们哪部分的!?”

  “快!快到这里来,我们来救你了!”救兵热情地挥舞着手臂,重复着刚才的话语向着他呼喊道。

  人类的话语落在耳中,格里菲斯只觉得脊背发凉,毛发直竖。这些士兵身上竟然没有所属部队的标识,他们的话语也只是在反复重复着那一句。

  如此逼真的幻影!在他们热情的手臂和宽厚的肩膀后面,不知道还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快!快到这里来,我们来救你了!”

  突然,声音就在背后,两个士兵仿佛在耳边低语,“你为什么要跑?”

  格里菲斯吓得魂飞魄散。

  来自变异生物的幻影非但没有被抛下,反而离得更近了。

  完了,被追上了!

  就在这时,黑暗的森林中出现了一线淡淡的亮光。虽然朝阳尚未升起,但是天空已经朦朦发亮。在几乎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尽头,一种熟悉的感觉正在轻抚着见习骑士千疮百孔的灵魂。

  “格里菲斯!”

  身穿银色胸甲,头戴桂冠的嘉拉迪雅出现在不远处的高地上。她向着格里菲斯的方向挽起长弓,宛若一支金色的凤凰在她的双手间张开双翼。

  “对军用范围攻击魔咒,炮击形态展开,启动倒数,

  “附加祷言强化。”

  精灵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吟唱似乎早已准备就绪,层层叠叠的法阵正以惊人的气势围绕她旋转。湛蓝、碧绿和金色的球状闪电在她的身边若隐若现。精金的箭矢直指格里菲斯的方向,点点光芒聚集成耀眼的星辰之光。

  “赐予善意庇护的永恒之光,

  “自然与平衡的守护者,

  “无尽旅途的引路人,

  “我指认,箭矢所向为星光之敌。”

  在极北的夜空,有一颗星辰正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压和力量,与精灵的祷言呼应。

  嘉拉迪雅的眼眸变得失去了情感一般纯粹,仿佛化身一种无法言说的存在和意志在地上行走,空气、光芒和灰尘突然都被静止,畏惧恭顺地聆听她的明亮而直入心灵的祈祷:

  “Aiya E?rendil Ancalima!(向最明亮的星辰埃兰迪尔致敬!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混乱而凶残的嘶吼声从格里菲斯背后传来。士兵的幻象眨眼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扭曲气息正在用它们的触手抓向见习骑士的肩膀。

  空气突然压缩。声音和光芒被瞬间剥夺,仿佛黑洞吞噬了一切。紧接着,纯洁的光辉绽放,穿过格里菲斯的身体向黑暗咆哮。

  刚刚还在用各种恶毒的呓语诅咒施法的变异怪物齐刷刷地向后倒去,势不可挡的银光将它们横扫而过,无论强大还是弱小,疯狂还是邪恶,全部在璀璨的光芒中灰飞烟灭。

  不可名状的惨叫和席卷大地的轰鸣融合在一起,由黑暗顽固占据的森林被这光芒净化出一条坦途。那些盘踞在这里的黑暗、毒虫和扭曲植物慌乱地败退了下去。

  伴随着影怪的消灭,格里菲斯的惶恐和绝望被一扫而空,呼啸的呓语一瞬间烟消云散,世界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他怔怔地站在静谧的草地上,望着精灵少女轻盈地向他走来。

  幻觉?这是幻觉吧?

  “别怕,格里菲斯,”嘉拉迪雅收起光辉的长弓,扶住见习骑士满是血污和泥土的身体,向他歪歪头。

  刚刚横扫黑暗时纯粹而威严的眼神转变成关切和欣喜,甜美的微笑在嘴角绽放开来。黎明的银色晨曦降临腐化的森林,洒在格里菲斯的肩上,舒适的凉风带着淡淡的香气轻抚千疮百孔的心灵。

  长的看不到尽头的战斗终于和漫长的黑暗、无尽的污秽一起烟消云散,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起来。

  “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