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1章 糟糕的1天

  真是糟糕的一天……哎!

  不对,早已经是第二天了。

  格里菲斯强忍着让人窒息的气味,缓缓地向着卡利乌斯的尸体移动。空气中好像散佚着某种特别的气息或能量,正在被骨戒所吸收。

  那是散佚的源质。死去的非凡者会析出晶体状的特性,但是米诺斯仍然让可以搜集部分流失的信息和要素,积累转变为可以由格里菲斯使用的知识。

  卡利乌斯的非凡特性是一块闪耀着金色光彩的晶体,让人无法想象它的原主人残忍又狡诈。

  格里菲斯来不及好奇,抓起非凡特性塞进兜里。和卡利乌斯的战斗已经过去了几分钟时间,他必须尽快打扫战场并且离开。否则被鲜血吸引的变异生物就会接踵而至,把在场的所有血肉都给吃进肚子里去。

  更严重的是,现在距离他进入呓语森林很可能已经超过了6个小时,来自黑暗中的污染已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精神伤害。

  不过,这一切也不是毫无所得。

  他虽然遍体鳞伤而且非常虚弱,但是严重的创伤都已大体愈合并不影响行动。取得无能量的贤者之石后,格里菲斯掌握了鲜血符文的绘制方式。从现在起,他可以通过米诺斯凝聚鲜血符文,将精神力储存进去,在需要的时候用来发动血肉傀儡和血蝠风暴这两个魔咒。

  算上他已经通过米诺斯掌握的冰霜符文,格里菲斯现在已经可以制造两系符文并同时储存6个,使用四个强大的魔咒。

  从安瑟姆男爵那缴获的腐化羽击剑也被找了回来。卡利乌斯一直小心地拿着这把武器,保护的很妥当。

  格里菲斯的心情振奋了许多,继续搜索着卡利乌斯携带的装备和补给。

  这个猎魔人操控的黑色影子集攻击和控制于一体,是个非常强大的能力。格里菲斯非常想把这个能力占为己有,但是无论他怎么找,都没有在卡利乌斯的尸体上找到类似的封印物或者装备。米诺斯也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是某种能力而不是装备吗?格里菲斯继续翻找,最终从卡利乌斯身上找出来一件流淌着魔法能量的黑色斗篷,一把斧头,7个腐化狼蛛的毒囊、一卷急救绷带、两瓶生命药水、一些硬币、食物和烈酒。

  这条披风非常坚韧,但是触摸它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一股悲伤、绝望、痛苦的情绪。哪怕以格里菲斯浅薄的魔法知识,他也能识别出这是黑魔法物品的特征。

  成为了序列8 的非凡者以后,格里菲斯已经能够发现某些魔法装备。他展开这件斗篷,发现在衬里也有用灵能铭刻的简单记录,还真不是凡品。

  “物品:暗血斗篷。

  “产地:旧镇明珞街埃里克附魔工坊。

  “材质:暗影蛛丝,吸血鬼之血,冤魂精华,暗影尘晶。

  “特效:提升穿戴者闪避箭矢等远程攻击的能力;少量提升移动速度和敏捷。

  “特效:注入精神力后,穿戴者将会获得15秒的视觉和气息隐匿效果。

  “备注:由于制造过程中加入了吸血鬼的血液,隐匿效果对魔狼效果减弱。另外,别太指望用这东西瞒过敏锐的精灵。

  在记录上还留着一行额外的笔记,像是卡利乌斯自己加上的,似乎是为了以后再次查访所用:

  “寻获自旧镇西面的黑山深处山怪巢穴,原主人被山怪逮住吃了,这让我很怀疑隐匿的效果。”

  这个凶悍的猎魔人的其他装备看来已经在早先的战斗中遗失了。

  见习骑士遗憾地用烈酒冲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血迹,披上斗篷就准备逃离。就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他发现在卡利乌斯的身边还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口袋。

  里面放着一些单据和票证,主要是巴尔的摩的住宿和酒吧消费小票。

  格里菲斯粗看了一下,正要扔掉,突然他的心头一动,匆匆翻阅起来。很快,他握住了一张小票,神色凝重起来。

  这是一张巴尔的摩镇上很有名的跃马酒店大堂消费小票,卡利乌斯吃了一顿晚饭,喝了两杯黄油啤酒。时间是10月16日,晚八点。

  那一天正是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出来吃涮羊肉的日子。在回去的路上,他看见有人在酒吧里将什么东西交给了亚伦。

  ……

  突然间,卡利乌斯身体下出现了流水般的影子向着墙角聚集,然后蠕动起来。

  “嚯嚯,很有趣的能力嘛。”

  伴随着低沉而嘲讽的话语,卡利乌斯的影子里缓缓出现了一个金发红瞳的少年。他就躲在影子里!

  “没有施法却能够凝聚出锐利的冰枪,看你有着一件用施法者做成的圣器。”

  亚伦·伦迪鲁斯出现在格里菲斯咫尺之遥的地方。

  竟然是亚伦!!!亚伦是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他看到了我们的战斗。我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气息和踪迹?他要做什么?目标是什么?格里菲斯脊背发凉,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

  “这不是贤者之石的气息吗?传说中点石成金,无所不能的至宝,”亚伦指了指格里菲斯装着红石的衣兜,“虽说实际情况并没有这样无所不能,但也是极贵重的圣器。只可惜你这颗已经失去了灵能。”

  “……”

  格里菲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一瞬间想到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亚伦正用血色的眼眸注视着他,用一种带着魔力的音调说道:

  “怎么,说不出话了吗?格里菲斯·布兰顿,我了解你。

  “你毁掉了我的计划,该怎么惩罚你呢?”

  “计划?什么计划?”格里菲斯结结巴巴地说道,“是维洛诺斯指使哥布林袭击我们?我被迫战斗,才到了这个地方。”

  “哈哈哈哈!你竟然一无所知,这可真是不应该,”亚伦抽出魔杖在指尖把玩着,“与维洛诺斯无关,哥布林是我派来的。至于你妨碍的计划,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卡利乌斯搬运来一头山怪养在森林里也不容易。我原指望它能给泰伯里昂找点事,没想到竟然被你和几个杂碎干掉了。”

  原来是这样!格里菲斯明白过来。

  但是,还有疑点。亚伦是击败了那个人的男孩,预言中对抗黑魔法的旗帜,校方对他关注有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怎么来到这里的?

  而且,伦迪鲁斯的家族在十几年前遭遇了重创,以至于亚伦到了入学的年纪都要去旧书店买书。他哪来的财力驱使猎魔人?甚至,不仅是猎魔人。卡利乌斯的根本对付不了山怪,一定还有其他的力量在为亚伦服务。

  格里菲斯缓缓开口问道:

  “请问,尊贵的阁下,您是何人?

  “怎么?你自己想不到吗?答案不是已经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了吗?”

  格里菲斯汗流浃背,他喃喃低语,答案就在嘴边,却始终说不出关键的字眼。

  “阁下,是,是……难道……”

  亚伦瑰丽的眼眸流淌着笑意,他似乎毫不在意在这个危机重重的地方消耗时间。

  “格里菲斯·布兰顿,我给你一个机会弥补你的过失。

  “到那面镜子前面去。”

  “可是,我已经试过了,那面镜子毫无反应。”格里菲斯说道。

  “快过去,蠢货。”亚伦喝道。

  当格里菲斯再一次站到镜子前的时候,光滑的镜面突然产生了水波荡漾般的波纹。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魔力正在从亚伦的身体上散佚出来。

  原来这面镜子需要施法者充能才能启动。

  “看着镜子!想着贤者之石!”亚伦命令道,“不是你捡的那块,是充满强大魔力和生机的贤者之石!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在这一瞬间,格里菲斯明白了亚伦的企图。

  这面移形幻镜想必真的能像佩佩兰奇所说,将所想的物体具象出来。亚伦在图谋着真正的贤者之石,也许是他不想留下踪迹,所以由我,本来可能是由卡利乌斯来执行。

  真的能够成功吗?要是像在佩佩兰奇那里一样出来一辆竞速马车可怎么办?

  啊——不好!我都想了什么呢!

  镜子里真的出现了一辆疾驰中的竞速马车向着格里菲斯轰鸣驶来。

  “你看到了吗?快告诉我,你看到了吗?”亚伦喝道,“你看到了什么?”

  “这个,额,我,看到了一辆疾驰的竞速马车。”

  不远处的亚伦愣了一会,白皙的脸很快被愤怒笼罩。

  “致死鞭挞!”

  一股强大的魔力无需构型和吟唱,仅仅呼唤名字就从魔杖中射出,格里菲斯惨叫起来,向着一边飞了出去。

  “蠢货,你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吗?快给我重新站过来,给我真正的贤者之石!”

  大厅中突然静了下来。

  格里菲斯缓缓从地上起身,喘着气说道: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亚伦。

  “虽然你被某个强大的意志附身,但是说到底,你的身体也就是一个比较强大的一年级魔法科学生吧。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话音刚落,亚伦在格里菲斯的眼中看到了野兽般的凶残不羁。他立刻举起魔杖,意图再次掷出鞭挞。

  但是,面前的格里菲斯突然消失了。从他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这,”亚伦很快醒悟了过来,“不就是卡利乌斯那件粗劣的斗篷吗?雕虫小技,看我把你揪出来!”

  强大的魔能波动充斥着大厅,亚伦的攻击即将到来。这竟然将是一次大范围攻击魔咒!

  格里菲斯现出身形,从视野的死角直扑亚伦。

  “杂碎!在魔法的威能下颤抖吧!致死鞭挞!”

  “呯!”

  格里菲斯在魔力的鞭挞下灰飞烟灭。这超乎意料的效果并未让亚伦吃惊,他迅速意识到自己被假象欺骗。

  “在这里!”

  亚伦急速转身,找到了从另一个方向现身的格里菲斯。但是,就在他要使用魔咒的时候,一股让人眩晕的血气迎面冲来。

  “该死的破法者,太近了!”

  格里菲斯双眼充血,以决绝的冲锋撞击过来,犀利的腐化羽击剑直刺亚伦的心脏。

  “啊!”

  亚伦惨叫一声。但是格里菲斯势在必得的一击撞上了透明的护盾,向着一侧偏移。饶是如此,羽击剑还是撕裂护盾,刺伤了亚伦的胳膊,暗影能量撕裂了他的血肉。

  格里菲斯已经没有退路,他的左手掏出匕首,再次捅向亚伦的心脏。

  命中了!

  格里菲斯的左手上传来不错的手感。亚伦的胸口破开一个洞,鲜血喷溅着向后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