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60章 不知名的遗迹 其3

  竟然有了新的线索,格里菲斯微微惊叹道。有了这些信息,佚名作者的身份已经有希望查明。

  他翻过一页,继续读下去:

  “休斯一边抽搐,一边重复着这几句话。好心的伊莱蒂亚叫来了教授们,用安魂咒使他沉睡。

  “几天来我没有什么心情再专注学业,休斯悲惨而诡异的样子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呓语之森?这个地方我知道。奇怪的角,牙齿、爪子?这些又是什么?

  “在这之后的几天,休斯不断地重复着他的那句话,直到气绝身亡。

  “以霍蒙沃茨的力量竟然无法治愈他的伤势?

  “晚上,我在床上辗转难眠。一闭上眼,休斯残破的身躯和血肉模糊的脸就不停地浮现在我脑海里,与之相伴的是那奇怪的句子:在黑暗的山峰,呓语之森,奇怪的角,牙齿、爪子,它们来了。

  “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于是我便去找了泰伯里昂教授。他是学院里最德高望重的教授,也是对我期待和帮助最多的人之一。以他的博学,也许能知道点什么。

  “泰伯里恩教授看到我来,热情地招待了我。但是当他发现我在询问有关休斯的事情之后,便冷淡了下来。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眼神中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就好像巴不得当场就让我喝点遗忘魔药。

  “‘关于休斯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要再探究下去。’教授一边说,一边从书柜里取出一个精美的项圈交给我。

  “‘这是什么?’

  “‘一个老朋友的礼物,如果你察觉到危险,就把这个项圈戴上,’教授说道,‘我之前游历四方,偶然路过了他的私宅。那座宅邸的情况,简直……无法理解。’

  “‘无法理解事什么意思?’

  “‘现场超过了我,一名神秘学者的理解能力。整个宅邸,从主人到仆人、动物全都死了,被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液体腐蚀,或者说他们化成了液体,残缺不全地遗弃在地上渐渐瓦解。那里散发着无法言表的恶臭,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找到了老朋友的绝笔和这个项圈。’

  “教授说出这话的时候竟然在颤抖,流汗。他休息了一会继续说道。

  “‘在他的绝笔里写着:奇怪的角,牙齿、爪子。好了,把这东西收好,不要太好奇。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我回到了寝室,在床上翻看着那个漂亮的银色项圈。当时,我并不知道教授的用意。直到许久之后,我才意识到一件事——教授知道好奇心在不断吸引着我,一切都是不可阻止的。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亲自去一趟呓语之森,寻找休斯见过的那座黑色山峰。否则我的内心将无法平静。

  “我从附近的镇上雇佣了一些冒险者和民夫,每个人都强壮、健康、冷静,一同进行这大胆的探险。

  “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在呓语之森中的一座黑色山峰上找到了一个祭坛。那是竖立着七根石柱的平台高地。石柱上雕刻着我从未见过的让人恐怖的图腾,从外表上看不出来这些恐怖之物被创造出来究竟有什么邪恶的目的。

  “石柱下有深邃曲折的通道,我们对那里进行了探索。

  “探索进行了很久,扭曲而混乱的怪物袭击了我们。但是,在我的魔咒和冒险者的刀剑配合下,尽管我们损失了四个人,还有一个民夫失踪,最终我们还是成功进入了一个被严密守护的空间。

  “那里非常空旷,用我从未见过的材质构筑,与外面的遗迹完全不同。墙面异常光滑,呈现出一个又一个锐角。

  “这时候,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体滚落到我的身边。这团物体就像是人的四肢、躯干和头颅,被揉搓成了一个肉团。

  “经过大家的辨认,发现了一个可怖的事实,这团肉块就是失踪的民夫。

  “‘天呐,是什么把他变成了这样?’

  “突然,一团阴影出现在角落里。

  “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个物体,那是一团滴落着液体、狰狞又扭曲的东西。肉上似乎长着狼一样又尖又长的头颅,又似乎没有。肉块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嘴和尖牙一样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个无法描述的物体突然出现在角落里,瞬间就杀死了一个强大的冒险者。其他的人疯狂地嚎叫逃跑,也有人试图攻击它,但是并没有成功。

  “而我,沿着来时的通道向外逃去。那个无法描述的物体追上了我,咬住了我的喉咙。教授送给我的项圈发挥了作用,攻击并没有要我的命。

  “我从悬崖上跌落了下来。过了很久,我才从灾难中清醒,并且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找到了泰伯里昂教授,把我的经历都告诉了他,并凭着模糊的记忆写下了这次糟糕的经历。”

  泰伯里恩,文中提到了熟悉的人名。格里菲斯意识到这份笔记的主人距离自己的时间并不太遥远。作者写下笔记的时间中泰伯里恩还在担任教授而非校长,综合文中出现的伊莱蒂亚小姐的名字,笔记作者的身份是有希望通过索尼娅和嘉拉迪雅的协助查明的。

  在这份记录的后面,还有着两份精细绘制的地图。

  第一份地图清晰地画着从黑暗的山峰离开呓语森林的道路。只要比对一下制高点和附近的事物,应该可以用来找到出去的道路。

  另一份地图则是有关遗迹的隧道。经过辨认,格里菲斯找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由此向下,在通道的不远处,有一座保管着圣器的秘藏。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别的大厅和房间。

  圣器?秘藏?还有这种好事!

  要是嘉拉迪雅在她肯定很激动,这不就是跌落悬崖找到秘宝扮猪吃虎大杀四方的节奏吗!嘉拉迪雅你瞧着,故事的主角要行动了!

  格里菲斯立刻向着那里扑了过去。现在的他无论如何不敢原路返回去面对可怕的影子和蝙蝠,又是几乎是手无寸铁,必须立刻补充装备。如果能顺手捞到一些稀罕的圣器,这一番生死边缘的冒险也不算太亏。

  或者,如果真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也还能高呼精灵小姐的名字,抵抗一下,挣扎一下,给自己留个体面,留点尊严。

  这一路上完全没有变异生物的阻碍,似乎它们的守护的巢穴都集中在外侧的通道,也可能是遗迹内部的环境为它们所不喜。

  很快,格里菲斯就抵达了地图上标示的库藏大厅。

  这里确实不凡,墙壁、地板和穹顶都是他从未见过的材质,光滑而净白,无需照明也如同白昼,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只是,这里并没有圣器,也没有魔法物品,空荡荡的可以跑老鼠。唯一的陈设是大厅尽头的台阶上竖着一面镜子,看起来有点眼熟。

  等等!这难道是佩佩兰奇那里见过的移形幻镜!格里菲斯大喜过望,扑过去好一阵敲打,但是镜子纹丝不动。

  不等他懊恼当初怎么就没有请教一下佩佩兰奇这东西的用法,地面一个小小的光点吸引了他。

  这是一小块红色宝石,圆润而光滑,就像是用鲜血凝结一样。当格里菲斯触碰这颗宝石的瞬间,某些知识进入了他的大脑。

  “鲜血符文。此类符文能够凝聚精神力,构造出鲜血魔咒的形态;使用者可以通过调用储存在其精神之中的符文施放法术。”

  这是一种与冰霜符文相似的符文知识!

  “米诺斯,这是怎么回事?这颗石头是什么东西?”格里菲斯低声问道。

  骨戒的器灵幽幽回应道:

  “这是一枚遗失的贤者之石,不知道谁创造了它,岁月的流逝已经耗尽了它的能量。米诺斯没有掌握充能的技术。但是,通过从中获取的知识,现在你已经可以使用鲜血魔咒——血肉傀儡和血蝠风暴的能力。

  “与初级的冰霜魔咒不同,鲜血傀儡和血蝠风暴是强大的魔咒,每次施展都要消耗两枚鲜血符文。”

  得救了,我得救了!

  格里菲斯几乎要欢呼起来,血蝠风暴魔咒是绝佳的逃生技能,这个魔咒的实用化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机动力,即便可靠性存疑,在面对重围时也已经有办法逃脱了。

  就在这时,通道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很快,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出现在黑暗中。他手里举着火把,握持一把漆黑的短剑。

  猎魔人队长卡利乌斯。

  “哟,大兵,你还活着啊~”卡利乌斯注意到了出现在大厅里发呆的格里菲斯,“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活着了吧?需要帮助吗?”

  格里菲斯注视着猎魔人,既没有回答也没有行动。

  “我曾经进入过类似的遗迹,”卡利乌斯接着说道,“一样的黑暗、诡异,没有文字的记录。在那里,我发现了——

  “这个!”

  两条黑色的影子不知不觉地已经出现在格里菲斯的脚边,与他的影子缠绕在一起。

  见习骑士的身体一阵颤抖,随即瞳孔便失去了光彩。

  “真是幼稚,”卡利乌斯微笑着走上前来,“难道你不怀疑我的对话只是为了让你失去戒备吗?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黑影就能将猎物麻痹。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被转变成没有生命的傀儡。”

  格里菲斯面无表情地站在卡利乌斯面前,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噢,我差点忘了,你已经不能说话了!”卡利乌斯拍拍见习骑士的肩膀,“去前面探路,这个鬼地方到处都隐藏着危险。”

  接到指令的傀儡顺从地转过身,向着内室走去。卡利乌斯保持着几步之遥,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的墙壁。

  突然间,正在带路的格里菲斯见习骑士突然矮了下去,就像是一截烧化了的蜡烛一样溶解开来。

  “什么!”卡利乌斯没料到这个场面。还没等他理解眼前的状况,一道若有实质的杀意已经弥漫开来。

  在一片仓惶的视野中,他看到见习骑士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

  格里菲斯的手中寒气旋转,凝聚出一支冰蓝色的投枪,直指卡利乌斯。

  杀气如同冰海的潮汐一般汹涌喧嚣,在见习骑士的背后甚至出现了疯狂咆哮的山怪的幻影。

  锋锐的枪头仿佛要将一切温暖和生机都吞噬,然后带来侵蚀骨髓的死亡。

  卡利乌斯只来得及用短剑在胸前一挡,重击和撕裂感便同时从胸口传来。他整个人都向后倒飞了出去,如同蝴蝶标本一样被钉在地上。

  血沫从喉管里喷涌而出,堵住了他的肺部。

  强烈的窒息感和痛苦绞住了猎魔人残存的感知。他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血迹和恶臭的液体从身下涌出。

  干掉了吗?格里菲斯拿着另一支刚刚凝结的投枪远远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猎魔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通过刚刚掌握的鲜血符文,他成功地用自己的鲜血迅速制造了一具傀儡,在卡利乌斯从黑暗中现身以前替换了自己,并以此吸引了卡利乌斯的黑影攻击。他本人则绕到了后面进行偷袭。在傀儡被控制住以后,格里菲斯很快就切断了精神力的供给。

  失去能量供给的傀儡无法继续维持自己的形态,就这样在卡利乌斯的面前瓦解。与此同时,格里菲斯从后方闪出,向着猎魔人投去冰霜投枪。

  为了确保能力诡异的猎魔人死亡,格里菲斯在击倒敌人以后,又远远地朝着倒地的卡利乌斯瞄准,投掷出一把冰枪。

  “噗!”

  冰枪插进了猎魔人的身体。

  卡利乌斯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不再动弹。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无法忍受的恶臭,昏暗的光线下好像有液体从身体下流出。

  格里菲斯小心地等待着。看得出来,这个猎魔人不仅是信标学院的教官,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序列7非凡者。更麻烦的是,卡利乌斯拥有黑魔法的能力,那几条可以操控生物的阴影完全超出了格里菲斯的认知范畴。

  卡利乌斯确实死亡了,他的尸体上开始析出一块美丽的非凡特性结晶,诱惑着格里菲斯上去捡拾。

  格里菲斯心虚的要命。现在的情况下,他应当尽快逃跑,但是手里没有武器,就算逃出了遗迹,在诡异的腐化森林里他也跑不了多远。因此,他必须得从卡利乌斯身上搜寻一些武器和补给。那把腐化的羽击剑可是还在卡利乌斯的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