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8章 不知名的遗迹 其1

  这座不知名的遗迹经过岁月的侵蚀,原本坚固的建筑已经破损不堪。半毁的通道、倾斜的立柱和灰岩地砖都出现了大量的裂痕,可以窥探深处不可触及的阴影,情况远比森林边缘的守望堡还要严重。

  饶是如此,遗迹的废墟依然庄严肃穆,呓语森林里化不开的阴郁和腐烂无法侵入这里,甚至连路边的枯藤老树都有一种让人无法轻视的气息。

  格里菲斯经过了一块开裂的地砖,苍白的月光投进深邃的缝隙中,有什么巨大的影子从下面一闪而过。他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一行人穿过四处漏风的通道,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像是祭坛一样的平台上。平台建造在高耸的悬崖边,一部分已经崩坏坍塌。从那里可以眺望黑夜深沉的远方,隐隐的可以看见有微光闪烁。

  那里也许是援军大队!格里菲斯心头一振,急忙望向天空。根据星辰的方位,微光闪烁的位置在东北偏北,大概率就是守望堡的方向。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格里菲斯几乎就要往山崖下跳,往安全的出路狂奔。但是,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还是被奇怪的力量牵引着跟上了队伍。

  在平台南侧依然完好的位置,七座高大的立柱耸立在黑暗之中,分别遮掩着七扇半崩塌的小门。在注视这些立柱的瞬间,格里菲斯聆听到了某种模糊而遥远的声音,仿佛在述说,又像是在诅咒。

  洛尔德斯教授举起魔杖。被卡利乌斯束缚的哥布林中立刻走出七个,二话不说钻进了七扇小门中。每一个哥布林的脚踝处都缠着细细的黑影,丝毫无法反抗。

  “准备作战,”教授难得地对在场众人说道,“在祭坛的中央点起篝火。”

  这里还真是个祭坛,祭祀什么的?格里菲斯好奇地想发问,却开不了口。

  见习猎魔人汉克立刻取出火石和绒线,砍了些附近的枯木点燃火堆。拉文娴熟地取下箭矢分散插在火堆旁石板的缝隙里,看来是准备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保持机动。

  “左一隧道是陷阱,我的哥布林被干掉了,”卡利乌斯突然发声,“怪物正在从通道里涌出。”

  深邃的黑暗中涌出了一条条比水桶还粗,外形如同巨蟒的蛆虫。它们蠕动着灰黑色的短小下肢钻出洞口,张开吸盘一样的口器,露出层层叠叠的锯齿一般的尖牙,向着人群的位置扑了过来。

  “还是用火焰对付它们,”卡利乌斯在长剑上一抹,剑刃立刻被烈焰包裹。他一剑刺进一头蛆虫的口器里,剑刃上的火焰立刻传来噼噼啪啪的灼烧声,被刺中的蛆虫立刻抽搐起来。

  汉克大喊一声,举起圆盾迎了上去。他就像是军队的重步兵一样作战,一边抵挡蜂拥而来的蛆虫,一边稳步后退,不时从口袋里掏出装着药水的小瓶砸向地面。小瓶破碎的地方就有一股绿色的雾气升腾而起,所有处于雾气笼罩下的蛆虫移动速度都大幅度下降。

  当这些蛆虫全部进入减速状态时,其他见习猎魔人开始攻击。拉文和佩拉用火箭射击,哈坎的巨狼则专门撕咬那些即将离开减速区域的蛆虫。

  这五人散开成一个弧形,交替掩护,始终压缩着蛆虫的行动范围。他们的攻击有条不紊,被箭射火烧的蛆虫纷纷在攻击下爆裂出一团团碎肉和脓液,眼看着就要被歼灭了。

  格里菲斯心里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了一句,对猎魔人的作战方式有了很大的兴趣。但是,他身边的洛尔德斯教授突然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太慢了。”

  突然间,临近的通道里涌出了一大群毒蛇。它们的身体呈黑绿色,体型同样庞大,头部密布凸起的角质刚刚扬起,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还在机动中的汉克一下就慌了手脚,他的背后遭到了毒蛇的攻击匆忙逃开。他这一撤,眼看着就要被消灭的蛆虫突然找到了缺口蜂拥而上,立刻就突破了猎魔人的防线,将魔狼都扑倒在地。

  拉文向着蛆虫一箭射去,火箭炸碎了怪物的肢体,但是残肢依然像有着生命一样弹跳到他的身上。断裂的蛆虫肢体从断面处飞快地生长出一团细小的尖牙,朝着拉文的胳膊咬了下去。

  “啊!”被咬住的拉文立刻惨叫起来,布满锯齿的口器一点点撕烂了他的皮甲,在血肉上锯了起来。

  “不是吧!”佩拉大惊失色,挥舞着两把短刀想把逼近的怪物赶走。但是短短的刀刃插进蛆虫的肢体,就像是插在棉花里一样,完全阻挡不了怪物的动作。反倒是惊动了附近的毒蛇和蛆虫,密密麻麻地立刻向她涌来。

  格里菲斯一脚踢开扑到佩拉身边的蛆虫,又用匕首连血带肉地从拉文胳膊上劈下一块赶走了怪物,拉着他们向后退去。猎魔人的防线转眼间就瓦解了,整个广场上都是扭曲的怪物在爬行涌动。

  “无能。”洛尔德斯鄙夷地看了一眼猎魔人队长。他手中的魔杖已经勾勒了一个复杂的形状,空气中突然弥漫出一股极度浓稠的咸腥味,让人作呕。

  刚刚还在撕咬中的蛆虫突然停了下来,它们松开被抓住的猎物,开始剧烈地抖动。

  这些怪物又粗又大的肢体开始褶皱、断裂,就像是风干了水分的木头一样断裂开来。一头蛆虫就在格里菲斯的面前扑倒在地,一边翻滚一边缩小,最后竟然变成了像地毯一样的一层皮黏在地面上。

  危急的形势立刻被扭转。洛尔德斯毫不停歇,他展开一个卷轴,冰冷的冻气呼啸而出,空气急速降温,把遭到攻击的见习猎魔人都冻在原地。但是,那些黑绿色的怪蛇攻击性立刻大减,甚至开始逃回。

  眼看着它们刚刚回到通道出口,一股镰刀般的风压从地面扫过。拥挤成团的怪蛇眨眼间被切断粉碎,噼噼啪啪的掉落在地上。

  猎魔人们纷纷挣脱出来,捂着自己的伤口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场面。

  “

快用凝血剂给自己止血,”高阶法师冰冷地说道,“第三波要来了。”

  ……

  就这?你们的战斗力就这水准还想探索遗迹!?

  格里菲斯在心里绝望的狂叫,完全不能接受这一情况。猎魔人的小队刚刚遭遇了一个通道中出来的怪物还能支撑,但是问题出在他们的攻击力不足,缺乏快速消灭怪物的力量。当第二批怪物出现,猎魔人小队立刻就陷入混乱,完全对意外情况的冗余。

  此外,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这个猎魔人小队的防御核心是汉克,很可能是最弱的人之一。他的力量有限,装备也不精良,无论是面对巨型生物还是大量怪物都力有未逮。

  接下来如果面对更多更强的怪物怎么可能撑得下去。

  格里菲斯越想越心慌,突然,他咧开嘴,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噫哈哈哈哈。”

  他一边笑,一边转身抱住附近的一棵大树,像啄木鸟一样用头咚咚咚的撞了起来。

  刚得到他支援的佩拉本来还想说两句感谢的话,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疯狂场面惊吓得毛骨悚然,立刻就往汉克身边退了两步。

  “怎么了?”格里菲斯突然收住笑容,满脸是血一本正经的看了看见习猎魔人小姐,“出什么问题了?”

  “你,就是那个问题。”佩拉忍不住把头往后仰,站得离他更远了一点。

  噫,我又能说话了,看来教授给我的禁言咒和控制也到了时间。但是形势很严峻啊。这个猎魔人小队虽然配置不错,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但是成员的战斗力明显不足。他们要是猎杀一两头变异生物还算凑合,探索这样的遗迹简直是自取灭亡。

  洛尔德斯教授确实强大,但是他也只有一人,如果战斗压力持续增加,他一定会遇到难以应付的状况。

  教授这人虽然不讨喜,但他至少是我这边的,要是他完蛋了,我也要免不了和他同去比良坡走一遭。

  格里菲斯越想越觉得心虚,但是又不敢再开口劝阻,生怕再中一个更加厉害的禁锢魔咒。他的目光又移走到了悬崖边,开始盘算战局不利的时候用什么姿势和角度跳崖。

  又有一波新的怪物从通道中涌了出来。它们是蟑螂一样的爬虫,却每一只都比狗还大。坚硬的甲壳很难被打碎,面对火烧、闪电和毒药时都能坚持很久。

  等到好容易将这一波怪物击退,格里菲斯发现那头召唤出来的巨狼已经处于近乎瓦解的状态,汉克的脸上疲惫不堪,射手拉文的箭壶里更是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弩箭了。

  洛尔德斯依旧面如止水地站在人群的中心。他已经连续释放了好几个不同属性的魔咒,还使用了卷轴等物品辅助,脸上却连丝毫的喘气和疲惫都看不到。

  但是拉文他们已经战意全无,开口劝说道:“高阶法师大人,队长,我们撤退吧!我们已经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不行,不能走!”卡利乌斯大声反对,“伟大的聆听者会率领我们!”

  洛尔德斯却是对这声恭维无动于衷。他的双眼紧盯着下一处通道,神情竟然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