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6章 意外到来的猎魔人

  紧随着布朗尼的话语,10头哥布林也从草丛间爬了出来。它们有两个披着皮甲手持刀剑和短斧,另外几只则胡乱地拿着粗劣的弓箭和匕首。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格里菲斯都能轻易消灭它们。

  “晚上好,苟斯拉先生,”格里菲斯慢慢走上前来,看着自己一个动作就能杀死的布朗尼说道,“一分钟,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哥布林们各个面露凶光,狰狞地盯着见习骑士。

  “我知道怎么离开这个森林,请随我这边来,”苟斯拉微笑道,“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格里菲斯用尖锐的木枪轻轻点在布朗尼的喉咙上,“其他的哥布林呢?”

  “在策划今晚的行动以前,哥布林们已经对呓语森林的边缘地带进行了详细的探查,”苟斯拉不慌不忙地从见习骑士身边走过,“我的计划并不是想要俘虏或者杀伤霍蒙沃茨的学生,也对用人质换取财富、地位没有任何兴趣。”

  “嗯,”格里菲斯收回木枪,和苟斯拉保持一点距离跟在它的后面,“那是为何?”

  苟斯拉挥挥手,让保护自己的哥布林散开到四周,就像是在和朋友聊天一样随意地说着:“这片衰败腐化的森林蕴藏着许多秘密的宝藏,远胜过霍蒙沃茨的秘藏。

  “但是这里遍布着危险的变异生物,以哥布林作为助手根本无力探索。

  “为此,我想到借助你们的力量。直接请求你们当然是不行的,我会被当作疯子被霍蒙沃茨处理掉。

  “但是,通过之前的办法将人类战士和法师引入森林后,再加上战斗流下的血液,这附近很大一片区域内的变异生物都会被吸引过来,它们彼此会为了血食爆发新的杀戮。然后,伟大的教授们就赶来了,我想你一定看见了他们恐怖的霹雳和业火。经过这样反复清扫,我就能相对安全地进行探索。”

  “即便这个森林中的怪物已经被削弱,以你的力量进行探索也是不可能的,随便一只变异生物都会要你的命。”格里菲斯说道。

  “的确如此。我有一支护卫小队的,现在只有这几位了。其他的同伴们在不久以前已经全部遇害,”苟斯拉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望着高大的见习骑士,“做个交易吧,见习骑士先生,我觉得你拥有充分的理性和健全的大脑。如果你能保护我走一段路,我就告诉你出去的办法。”

  格里菲斯凝视着布朗尼的大眼睛:“如何保证你没有对我撒谎?我可以拧断你的护卫的脖子,然后再来问问你路怎么走。”

  “别这样。就在不远的地方,来看一看也没有损失,”苟斯拉指了指前方一处小山,“失落的秘藏就在那里。就算没有我的指引,你也要登上那个山峰观察方位寻找道路。”

  格里菲斯想了想,觉得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好选择,便跟着布朗尼向着不远处的山峰走去。

  他们并未走出多远,空气中就出现了浓烈的腐臭气味。

  还不等格里菲斯明白这是什么的味道,前方的黑暗中摇摇晃晃地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

  “这是?”苟斯拉眯起眼睛,努力向前望去。

  一个形容枯朽的哥布林出现在月光下。它的身体已经褶皱、扭曲,只有正常哥布林的一半大小,就像是一个干瘪的桔子。

  它的双眼中没有平常的贪婪、残忍与狡诈,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浑浊。

  “这是我遇害的护卫之一,”苟斯拉对格里菲斯说道,“黑暗中隐藏着某种怪物,把他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行尸了。”

  格里菲斯看了看苟斯拉,又看看干瘪的哥布林行尸,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

  无需苟斯拉的命令,护卫在四周的哥布林中跳出两个扑了上去。它们手持匕首,一左一右地向着行尸刺去。

  就在匕首刺中行尸的瞬间,这个怪物突然狂躁起来。它张开枯瘦的双臂,像欢迎老友般搂住一个扑来的哥布林。

  “桀桀桀!”

  被抓住的哥布林立刻惨叫起来。它们原本就瘦小的身躯变得和行尸一样干枯,眨眼间就化作一堆骸骨。

  看到这幅情景的格里菲斯和苟斯拉齐齐地向后退了一步。邪恶的魔法能量在空气中游荡,让在场的每一个活物都不寒而栗。

  “怎么?你们不也是与这行尸一般扭曲、混乱的魔物吗?既然是同类有什么好怕的?”犹如干冰一般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六个身披黑袍的人类缓缓地从黑暗中现身。

  洛尔德斯教授!

  格里菲立刻看清了来者的面容。为什么冬季野营的首席负责人会在这里,他不应该支援其他人吗?难道大家都已经脱险。太好了,终于安全了。

  “呜哩!”剩下的几个哥布林齐齐发出叫喊,从四面八方向着出现的人类扑去。

  “住手!”苟斯拉和洛尔德斯同时喝道。但是教授在这之后还补了一句:“不要杀死他们,我有用处。”

  跟随在洛尔德斯教授身边的一名黑袍人排众而出,他闪电般地掀开斗篷,几条蛇一般的影子扑向来袭的哥布林,眨眼间就将他们放倒在地。

  一条条蜈蚣般的黑影沿着哥布林的手脚爬行蜿蜒,将它们牢牢捆住。黑影上似乎蔓延出一条条细小的线头轻易刺穿哥布林的皮肤,在它们的血肉中蠕动起来。

  被刺入线头的皮肉附近立刻凸起一片骇人的血管。哥布林们挣扎了一会便一个个放弃了抵抗,如同木偶般在黑影的控制下站了起来,无声无息地看着格里菲斯和苟斯拉。

  “猎魔人,来得好快,早就在附近待命了吗?”苟斯拉无力地叹了口气,向着洛尔德斯教授脱下帽子行礼,“没想到会劳您大驾。”

  霍蒙沃茨的高阶法师鄙夷地挥动魔杖,

一道黑色的魔纹立刻附着在了苟斯拉身上:“在前面带路,低贱的生物,带我去你的主人隐藏秘密的库藏那里。”

  苟斯拉恭顺地转过身去,不做任何抵抗,向着漆黑的山峰前进。

  “教授,”已经脊背发凉的格里菲斯看着冰冷的洛尔德斯教授,“感谢您的帮助,请告诉我如何离开这个森林,我需要尽快回到拉莫尔小姐身边。”

  洛尔德斯没有搭理见习骑士,而是向着身边的猎魔人点点头:“看住他,我怀疑他已经被变异生物污染。在我探索遗迹期间,他必须时刻不离我的左右。”

  跟随在洛尔德斯身边五名猎魔人稍稍犹豫了一下,刚才动手控制住哥布林的那个人抬手示意另外两人:

  “佩拉、汉克,检查下见习骑士的装备。”

  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猎魔人立刻奉命围了上来。女孩上下打量着格里菲斯,她身边叫作汉克的男性猎魔人则收缴了他的全部武器,交到他们头领的手中:“卡利乌斯队长,这是他的全部武器。”

  “木头削的短枪,匕首,”猎魔人队长卡利乌斯一件件地辨识着手中的武器,突然惊叹一声,“腐化的圣器?哪来的?”

  洛尔德斯教授用刀锋般的目光扫过格里菲斯,双眼仿佛在说——“给我个解释。”

  “这是我在保护拉莫尔小姐的战斗中获得的战利品,来自一位堕落的血族男爵,”格里菲斯坦然说道,“拉莫尔小姐可以为我证明。”

  “这件武器上固化着暗影属性的特效,UU看书 www.uukanshu.com是非常强大的武器,远胜过附魔装备,”卡利乌斯反反复复地检查着羽击剑,“腐化禁锢了它本来的能力。如果能够加以净化将会是稀有的武器。佩拉,用鉴识眼仔细检查他一遍。”

  说完这话以后,猎魔人卡利乌斯便将羽击剑收在自己腰间,没有一点交还给格里菲斯的意思。

  叫作佩拉的女孩子随即闭上双目,当她再次睁开时,她的左眼中出现了一轮蓝色的光芒。

  在场的几个猎魔人一起做出了戒备的姿态,一旦格里菲斯有所异常,他们会立刻采取行动。汉克、佩拉和拉文的构成了持盾前卫,猎兵,远程射手的组合,卡利乌斯和哈坎的装备看起来偏向于施法者而非近战。

  这是一支组织完善的猎魔人小队,可以灵活应对许多复杂的情况。他们跟随在洛尔德斯身边,一定有着某个任务。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任务不是搜索和营救格里菲斯。

  格里菲斯感觉到蓝色的光芒穿透了自己,连灵魂都在反复审视。他不由得担心起自己刚刚获得的血族非凡特性在体内的留存,以及骨戒米诺斯是否会被察觉。

  “没有异常,队长,”佩拉奇异的双眼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他的精神有点混乱,像是刚刚从序列9晋阶到序列8。”

  威风凛凛的洛尔德斯摆动斗篷,看都不看身边的人,独自向着黑暗的山峰快步走去。

  “我们出发,汉克,把匕首还给他。这把腐化的武器由我保管,”卡利乌斯急忙跟上洛尔德斯的脚步,“我们要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