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5章 未曾设想的道路 其2

  “除非毁掉脑袋,否则就算你刺中我也无济于事!”男爵将穿胸而过的手臂抽回,“你看,我都不用武器,你我之间的力量差距也是无法弥补的。好了,我要吃你了噢!”

  血族男爵将格里菲斯压倒在地上,骑上去掐住他的喉咙打量起来,看看哪里更鲜美。

  “啊!我等不及了!”安瑟姆男爵张开獠牙,向着见习骑士的喉管咬去。

  一阵刺痛之后,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

  我要死了吗?……不行了,是致命伤。

  与索尼娅的灵魂链接并未生效,看来两人之间有着相当远的距离。

  格里菲斯意识开始模糊,他勉强能够感觉到自己血液正在和生机一起快速流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具褶皱干扁的尸体。

  “嘿,当兵的小哥,你能去洗洗自己然后过来找我吗?”

  “是我不对,我不该为难第一次参加舞会的士兵。你会跳舞吗?”

  “嘿!你挺懂的嘛!果然是人类的男孩比较有意思!”

  格里菲斯朦朦胧胧的意识里仅剩下嘉拉迪雅欢快的话语,脑海中浮现的是她灵巧、轻盈的脚步和窈窕的背影。

  噢,对了,果然是人类的男孩比较有意思,这话什么意思?她有过男朋友吗?好在意,我得问问她。

  格里菲斯的身体就像是被这个念头驱动一样,挣扎起来。

  安瑟姆男爵正向野兽一样伏在格里菲斯身上进食。通过喉管吸取血液是要花一点时间的。

  很长时间没有品尝到纯净血液的血族男爵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手无寸铁的人类正缓缓抬起齐腕断开的左手,用滴血的断面指向他的脑袋。

  断腕处的鲜血急速凝结成冰块,变成一根锐利的冰锥。

  “什么!”突然察觉危险的血族男爵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冰锥就刺进了他的太阳穴中搅动起来。与此同时,格里菲斯折断的右手用力按住了他。

  “呜哩哩哩!这是什么!疼!好硬!好粗!”

  男爵尖嚎起来,用他可怕的怪力挣脱出来。但是,他的大脑上已经多出了一个可以插进手指的大洞,脑浆和血液喷溅而出。他刚刚挣脱便跌倒在地,开始抽搐起来。

  干掉他了吗?这种血冰锥,竟然如此有效。格里菲斯像回光返照一样来了力气,翻身将冰锥捅进了男爵的眼窝,用力转了转。

  ……

  嘉拉迪雅她们现在在哪?安全了吗?

  格里菲斯趴在男爵抽搐的身体上,大脑像走马灯一样闪过一个个片段,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幻觉,什么是现实。

  “你似乎充满了不甘啊~”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要不要试着自己吸收这个血族的源质,从吸血开始,米诺斯会尝试帮助你净化,让你活下去。”

  是骨戒米诺斯的意志?

  已经濒死的格里菲斯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翻身咬向了血族男爵的尸体,从肚腔的伤口处吞食血肉。

  “你的求生欲望真是强烈。一般不都要扭捏一下谈点条件吗?比方说——米诺斯,代价是什么呢?”米诺斯用怪怪的语调调侃道,“好吧,吞食吧,就像是被蛇吞进嘴里的耗子一样屎尿横流地挣扎吧!”

  黑暗的树林下,一个人影伏在另一个人影上,先是发出诡异的吞咽,接着是野兽般的撕咬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里菲斯手脚完整地站在林间的空地上,打量着自己愈合的断肢和不久前被贯穿的胸膛。

  米诺斯淡淡地说道:

  “你从濒死状态捡回了一条命,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你保留了一些血族强大自愈的特性,伤势的愈合能力和巨魔不相上下;

  “坏消息是你吃了一个黑暗生物,理智正在像断崖一样跌落。”

  “为什么我吃了一个腐化的血族能捡回一条命?”格里菲斯打量着地上破碎的残骸,“吞吃腐化生物不可能有治愈效果,我也应该死亡或者发生变异才对。”

  个强大、混乱又邪恶的血族男爵已经变成了一堆枯朽的残骸,一点点消失在夜晚的寒风中,让格里菲斯辨认不出自己吃了哪些部位。

  大概是肚子那块柔软的伤口部位吧……

  “吞吃变异生物只会让这里躺着两具变异生物的尸体,”米诺斯回应道,“但是米诺斯将血族的非凡特性转化成了你能够使用的能量,混合你刚刚获得的圣骑士非凡特性,将它们点燃进行驱动,在你沾染的一些未燃尽的血族非凡特性支撑下完成了愈合。”

  “想不到你竟然有这样的力量?”格里菲斯敬畏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米诺斯还是老一套:

  “米诺斯,收集源质,协助持有者向更高级生命形态进化。

  “现在的你已经仍然被少量黑暗生物的非凡特性感染,代行者的非凡者特性也是一样留存了一些。你可能会获得部分能力,也会逐渐滋生一些未知的嗜好和疯狂。一切都有待观察,如果你不想疯,不要再尝试饮血。

  “你原本的大部分非凡特性在刚才的过程中被粉碎掉了。圣光打击无法再使用了,不值一提的能力,无关紧要。破法者那部分非凡特性现在占据了主导权,综合各方面的因素,你拥有序列8破障者的身体条件,却尚未取得相应的非凡能力。随着你的成长,你的晋阶方向依然是破法者途径。

  “米诺斯采集了血族的稀有源质,掌握了鲜血魔咒的知识;但是米诺斯尚未掌握有关鲜血符文的知识,因此你暂时也不能使用鲜血魔咒。

  “接下来,你要时刻记住自己已经被黑暗感染和腐化的事实。感染将会把你推向疯狂的深渊,就像刚刚被你吃掉的那位一样,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说些和他一样的疯话。一旦你彻底失去理智,你也会变成无法挽救的怪物,迎接身体和人类社会双重意义上死亡。

  “尽快探索出去的道路。在这片森林中待得越久,你的疯狂就积累得越多。你原本还不错的理智因为吃变异生物损失惨重,赶在你发疯以前,快点行动。”

  米诺斯说完最后一句话以后立刻陷入沉寂。无论格里菲斯怎么呼唤都不再反应。

  我还有很多要问,比方说为什么我没有得到安塞姆男爵的记忆碎片,那可是很有价值的;此外,男爵的序列应该不低,他的特性怎么会和代行者的非凡特性一起烧没了……格里菲斯一边忧虑地想着,一边伸手抓来一根断裂的树枝,在一端用匕首飞快地削出一个锐角作为武器。

  现在的他在自愈、力量、敏捷和精神力方面都得到了显著提升,

还掌握了安瑟姆男爵的两个魔咒知识:化身黑色的蝙蝠群和制造鲜血傀儡。

  格里菲斯尝试了一下,准备塑造一具可供驱使的傀儡。他刚一动这个念头,杂音就像风暴一样在大脑里呼啸起来,几乎要把他炸裂。

  鲜血魔咒像其他魔咒一样失败了,看来要使用这两个魔咒,仍然要先通过米诺斯凝聚相应属性的符文才行。

  格里菲斯又尝试了一下进阶后获得的圣光打击。果然是无法发动。圣光打击的本质是祈祷,祈求圣光的注视并赋予力量。变质的格里菲斯已经不再是标准圣骑士,自然不会获得眷顾和垂青。

  不过,来自于战斗本能和身体素质的清算还能够使用。更重要的是,原本必死的格里菲斯侥幸活了下来,还成了一个没什么能力的破障者,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血族男爵的尸体彻底风化,消失在了寒风之中。一把黑色的短剑出现在光秃秃的泥地上。

  这是一把魔法武器。剑刃长不过十寸,与剑柄都如黑曜石般漆黑深沉。重心、结构都十分完美,在手腕间翻转灵活无比。

  男爵在整场战斗中都没有使用这件武器。也许是他自身的力量足以碾压格里菲斯他们,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这件武器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作为纪念品的价值高于武器。

  格里菲斯充满兴趣地试用了一下这把短剑,接着按照书本上的知识将自己的精神力灌注其上,和魔法武器建立联系。

  很快,他的头脑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知识。

  “腐化的羽击剑。

  “这把魔刃充斥着堕落的气息,在命中目标时造成剧烈而持续的暗影伤害。该效果每半小时只会出现一次。

  “使用或注视这把魔刃将会迷惑持有者的心智,但是只要收回剑鞘中就能避免影响。

  “这并非羽击剑应有的形态,也许你能找人尝试净化它。”

  本应是银色的剑刃已经看不出一丝原本的光芒。格里菲斯小心地把玩着这件魔物武器,发现在剑柄的顶端还刻着一行秀丽的精灵文字。

  竟然还是精灵的作品。格里菲斯倒是学了一些精灵文字,可以识别其中的含义。

  “愿星光永远守护我的罗兰骑士。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件武器由一位精灵送给罗兰骑士,然后又辗转落入了安瑟姆男爵之手?

  是那位歌谣里的罗兰骑士吗?格里菲斯一阵激动。这位传奇勇者的足迹遍布大陆,他和伙伴们的冒险被歌谣传唱,是每一个见习骑士童年梦中追寻的目标。

  如果真是他的话,那赠予罗兰骑士这把羽击剑的精灵很可能是那位与他一同冒险的精灵。她在故事里的名字叫蒂德薇熙,是来自迦南的传奇游侠。

  嘉拉迪雅多半认识她!

  觉得自己获得了线索的格里菲斯高高兴兴地将腐化的羽击剑收在腰间的扣带上,转身从地上找了一根形状、长度都让自己满意的木棍,用匕首削成一支木枪。

  他一边做着这些事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就好像心情一点不沉重,局面一片大好一样。

  好了,现在得找找出去的路。嗯,我在哪来着?

  格里菲斯突然心慌起来,欢快的心情一转眼不见了踪影。进入呓语森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林中无处不在的污染和腐化不知道侵蚀自己的理智到了什么程度,在这里停留越久越致命。

  这时,附近的树丛里传来了一阵响动。见习骑士立刻举起木枪指向声音传出的位置。

  一个矮小的身影从黑暗中钻了出来。它穿着暖和的黑色外套,带着绅士小圆帽。

  布朗尼2887号,苟斯拉!

  它从黑暗的灌木中爬出,望望不远处的见习骑士,微笑着拍拍身上的泥土,摘下小圆帽躬身行礼。

  “晚上好,修托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