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4章 未曾设想的道路 其1

  完成了一连串打击的格里菲斯退了两步,摇晃了一下跪倒在地。使用刚刚获得的力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消耗。

  “格里菲斯,”索尼娅急忙跑上扶住跪倒在地的见习骑士,手忙脚乱地拿出治疗的药水喂他喝下。

  腰间的重伤让格里菲斯痛得说不出话来。刚才的反击全凭晋阶后能力的驱动。换作普通人遭到这一击之后无疑是要丧失战斗力的。

  “他没有走远,”嘉拉迪雅守护在两人身边,“受了这样的四连击,这个血族竟然还能施展非凡能力?!多么惊人的恢复力。他想必已经触摸到了序列6的门槛。”

  火热的治疗药水灌入格里菲斯的口中,稍微压下钻心的痛苦。虽然他还站不起来,但是腰间的伤势正在魔药的作用下迅速止血、收口。

  “你们先走,我……来拖住他,”格里菲斯过了一会才能重新开口说话,“血族虽然稀少,但是我在东方见过,刚才的打击足以重创他们。我能察觉到安瑟姆男爵疯狂的气息在附近徘徊,他异变了。在失去一些正统能力的同时,他可能获得了更加难以预料的生命力。”

  “别想这个,”嘉拉迪雅一口否决了见习骑士的建议,“你们实力差距太大,没有我的掩护就算是拖延时间也拖不了多久。刚才的能力你短时间也无法施展第二次。我们只能一起解决他,或者拖延,只要教授们赶到我们就赢了。”

  “但是不能等他来攻击我们,”索尼娅思考了一下说道,“格里菲斯伤的很重,要是他像刚才这样再来一次偷袭,我们承受不住的。”

  “你说的对。那就由我们发起进攻,我的灵感应该可以找到他的踪迹,”嘉拉迪雅说道,“安静下来,我要进行聆听,侦察他的气息。”

  “等等,这里是呓语森林,你的灵感说不定会让你找到更加不好的东西,”索尼娅抓过一把小刀,向前走了几步,转身对嘉拉迪雅说道,“呓语森林的危险来自于精神污染,这也是这里的生物变得混乱而疯狂的原因。我有更便捷安全的办法,哎好疼~”

  金发女孩一边说,一边用小刀划过自己的手心,晶莹的血珠随着刀刃滚落下来。

  “索尼娅,你在做什么?”格里菲斯吃了一惊。在这片森林里,鲜血的气味会让索尼娅成为捕猎的目标。

  嘉拉迪雅摇摇头,替索尼娅回答道:

  “呓语森林的污染强化了安瑟姆男爵的生命,但是也侵蚀着他的神志。

  “血族是冷静、狡诈的捕猎者,但是污染在强化他生命力的同时,原始的嗜血本能也会超越理性。索尼娅正在用自己的血引诱他从黑暗中现身,做好准备!”

  一团黑色的狂风从森林的深处冲出,夹杂着疯狂的呼喊声。

  “血!啊,纯净的少女的血!”

  “滴哪了?滴哪里了!快让我舔一口!”

  格里菲斯甚至不用集中精神都能看到狂风中涌动着混乱的灵能波纹,这头血族显然已经在狂躁错乱的边缘。

  嘉拉迪雅锁定狂风的轨迹开始吟唱,银色的光芒聚集到她的箭矢上,形成夺目的光芒。

  “黑暗生物,我为你祈求星光女神的祝福!”

  纯洁的银光绽放开来。森林中的黑暗就像是潮水般纷纷败退。

  格里菲斯双持武器冲上前去。银光在他之前命中了狂风,将它击散成一团破碎的黑雾。

  “哇——啊!你说这玩意是祝福?!”

  安瑟姆男爵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但是他立刻跳了起来,全然不顾银光正在撕裂自己的身体,手舞足蹈地向着索尼娅扑来,完全忘记了闪避和防御。

  精灵的利箭接连射中,每一次都能将他击退一两步。

  果然错乱了……格里菲斯挣扎起身,向着豪猪一样满身羽箭的男爵脚边砸下一瓶次级迟缓药剂。随着一团黄色的烟雾腾起,血族男爵的狂突变得像是慢动作一样滑稽。

  格里菲斯举起剑斧,像是剁肉排一样朝着血族劈去。这一次入手的感觉依旧干涩,但并不像之前那样有种砍柴劈土的感觉,显然血族男爵已经被鲜血吸引,以本尊直接出现在战斗中。

  做诱饵的索尼娅也是被血族男爵的猪突给吓着了,但是在魔药和嘉拉迪雅连续不断的击退作用下,安瑟姆男爵的移动速度几乎被降到了极限,眼看就要被杀死在突击中。

  但是,随着腐臭的血液不断飞溅而出,格里菲斯发现男爵充斥了混乱和狂躁的眼睛竟然出现了一丝清明。

  “格里菲斯,闪开!”嘉拉迪雅只来得及喊出一声。

  生命力跌落到一定程度的安瑟姆男爵就像是突然摆脱了疯狂一样,在瞬间收住冲刺的脚步,抬手一档击打在格里菲斯的手腕上。一阵巨大的力量从手腕上传来,伴随着骨裂的声音。格里菲斯右手的长剑当即飞了出去,稍后剧烈的疼痛也从手腕传来。

  好大的力量,仅仅是这样随手的一击就打碎了我的骨头!格里菲斯来不及吃惊,顺势将左手的斧头向血族劈去。

  淡淡的金色光芒聚集在斧刃上,将神圣的力量化作更加锋利的锋芒。

  斧刃削过血族的肩膀,当即带出一片腐臭的体液,夹杂着一阵噼噼啪啪的炸裂声。

  “不赖啊!”安瑟姆男爵闪向一边,竟然有闲暇微微点头评论,用迷人的声音说道,“精灵的祝福和你的力量对我有着极大的克制,但是,今天我却得感谢你,虽然你们带着满满的恶意。”

  安瑟姆男爵在大量失血和圣光的灼烧中恢复了冷静:“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要先吸光这个男人的血,然后再回来享用正餐!”

  嘉拉迪雅丢开长弓,抽出腰间的银色长刀如同旋风般出现在血族的背后,向着这位腐化男爵的后颈劈去:“格里菲斯,快躲开!”

  “无用哒!”安瑟姆男爵用手指指向见习骑士,“让你见识一下,黑夜血裔的力量。

随我化作狂风吧!

  “血咒·血蝠风暴!”

  一团黑色的蝙蝠就从安瑟姆男爵的身体中炸裂开来,卷起措手不及的格里菲斯向着黑暗的深处窜去。

  嘉拉迪雅闪电般的切割击碎十几只蝙蝠。但是无法阻挡格里菲斯被其余的蝙蝠卷起,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

  “呕~”

  格里菲斯用力支撑着自己,头晕眼花地从地上爬起来。全身的骨头都在颤抖,手指和脚趾几乎失去了感觉,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胃里翻江倒海,真要把胃酸也吐出来。

  刚刚还和自己进行战斗的血族男爵已经消失不见,四周依然是浓稠的黑暗,寂静中混杂着让人心悸的呓语声。

  头晕,头好晕……呓语声比之前更近了,就连视野都开始变得趋向于黄褐色。

  格里菲斯勉强记得自己被男爵身体中涌出的蝙蝠卷起,向着森林的深处飞行了好一阵。现在,他的剑斧都已经遗失,随身的仅剩两把匕首。

  格里菲斯拔出匕首握在手中,一边摸索着随身的小包。

  装药剂的几个小包由于捆扎严实都还在身边。但是干粮、水壶都不知道掉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下糟糕了,也不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呵呵,这种感觉真是难得~”安瑟姆男爵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格里菲斯急忙循声望去,只见血族的男爵正破破烂烂地躺在不远处的大树下。他失去了左边的胳膊,肚子上还被开了一个大洞。

  “你知道吗?”血族男爵惨淡地说道,“在这个林子里呆久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本来已经无法启动大部分血族的魔咒。挨了你们几下,咳咳……流了点血之后,我的脑子竟然变得和以前一样好使了,有些力量也恢复了。”

  说完这话的血族男爵站了起来,向着格里菲斯步步靠近:“我得补充点养分,嗯,开胃菜,然后就去享用那两个少女。你觉得我是先吸了她们的血再享用她们,还是先享用……哇~说起来有点下流,但是我*&$%了!”

  格里菲斯飞快地取出一瓶次级治疗魔药灌入嘴中,想要治疗折断的手臂。但是火热的灼烧感之后,他并没有感觉到希望中的治疗效果。

  “哈哈!浪费了吧,人类!”安瑟姆男爵大笑道,“魔药的力量是有极限的!”

  同类魔药效果的冷却时间内再次服用是无效的。

  糟了!格里菲斯腰间的伤势尚未痊愈,右手的手腕也折断了。他挥舞着左手的匕首,奋力向血族男爵刺去。

  未等匕首刺中安瑟姆男爵,一道血色的光芒就从格里菲斯的左手手腕间闪光。他的手腕连着匕首一起飞了出去,鲜血甚至都来不及喷洒出去。

  “呜!”格里菲斯被疼得闷哼着连退两步。哪怕在东方战场上他都没有遇到过被切断手腕的状况。

  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撕碎了。剧痛从胸口传来,几乎让格里菲斯失去意识。

  男爵的右手打穿了他的胸膛,从后背穿出。

  “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无用!”安瑟姆男爵时而清醒,时而癫狂,开始神神叨叨地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