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3章 代行者

  精灵的脚步又轻又灵巧,奔跑就像是舞蹈般优雅。虽然她在述说可怕的事情,但镇定的语调没有让格里菲斯和索尼娅产生恐惧。在她的带领下,三人从扭曲的枯木下穿过,向着守望堡的方向逃去。

  脚下的积雪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怪异而凄厉的叫声不断从树林的深处传来。阵阵怪叫有时像是枭叫,有时又是从未听闻的野兽的嘶吼。这些怪物彼此撕咬在一起,让可怕的森林弥漫着腐臭的血腥气味。

  索尼娅紧紧跟在格里菲斯身边,她一边跑一边惊疑地打量着附近的黑暗:“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你们看到了吗?”

  精灵转过头来望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替她惋惜丢失的理智。

  三人在苍白的月色下穿行,过了一会,索尼娅再次惊疑地问道:“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你们听到了吗?”

  “这次我听到了,看来我们又被盯上了,”嘉拉迪雅减缓脚步,“我们这样落单的小队免不了吸引掠食者。坚持住,援军离我们并不远。”

  三人背靠背形成警戒的姿态。

  “在哪?我什么也看不见?”格里菲斯只觉得每一处黑暗的阴影仿佛都隐藏危险,但是又没有一处看得真切。

  “到处都是,但是我还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嘉拉迪雅已经将羽箭搭上弓弦。

  格里菲斯举着一块捡来的半破损盾牌,警惕戒备着。他感觉到一股阴寒的气息正在空气中弥漫,伴随着嘈杂而又纷乱的呓语在头脑中涌动。

  似乎有许许多多的气息在附近,每一个都很弱小,但是又极其邪恶。

  好像有许多人在说话,每一句都充满恶意。

  渐渐地,有一些纷乱的气息融合在一起,在黑暗中结成人形,向着格里菲斯他们走来。

  “晚上好,美丽的少女们,”悦耳的男中音亲切地打着招呼,“恩,我不是在和你说话,能自己安静地走开吗?铁锈味的男人。”

  ……

  格里菲斯终于看清了黑暗中的生物,这是一个身着剪裁得体的晚礼服的英俊男子。

  他的皮肤苍白得毫无血色,英俊的面容在拜耶兰的舞会上一定会极受欢迎。笔挺的高筒靴踩过地上的苔藓和积雪,就像是行走在舞会的红毯上一样。

  “我是安瑟姆男爵,高贵的血族,伊瑟纳姆的子嗣,”黑暗生物像体面的人类贵族一样行礼道,“真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竟然会有两位如此娇嫩欲滴的少女。其中一个是精灵?咦!上层精灵的纯洁少女?哇~!这可难得!”

  嘉拉迪雅羞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地一箭射去。

  “无用无用!”安瑟姆男爵轻松地避开致命的箭矢,仿佛精灵的强弓在他面前只是游戏一般。

  格里菲斯的脸一下沉了下来。这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敌人的强大。血族的男爵不仅是头衔,也是血魔这一非凡途径的序列7。这个黑暗生物可能已经在呓语森林生存了很长时间,会更加疯狂、强大。

  “男爵阁下,”索尼娅握紧了魔杖,尽量镇定地说道,“我是索尼娅·德·拉莫尔,拉莫尔伯爵的长女。请让我们安全地通过这里。”

  “为什么?”黑暗生物问道。

  “作为对您高贵行为的酬谢,我的家族支付,”索尼娅想了想,“魔药,财宝或是新鲜的血液。我以拉莫尔家长女的名义承诺兑现。”

  “一个伯爵家族的谢礼,嗯,听着不错啊~”黑暗生物停住脚步,很认真地思考起来,“你说的我都想要。”

  “是的,只要让我们安全离开,您的善意就会得到回报。”索尼娅满脸期待地说道。

  黑暗生物突然板起面孔,严肃地说道:

  “但是,我拒绝。”

  “……”

  “我安瑟姆男爵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对那些自以为能逃出生天的食物说不!”安瑟姆男爵昂起下巴狞笑起来,“看着她们满怀希望的脸突然陷入绝望,我真是嗨到不行啊!”

  血族说完这话就抽风一般狂笑起来,就像是耍把戏的三流小丑说了什么不得了的段子,先把自己笑岔气再说。

  “格里菲斯,”索尼娅突然抓住见习骑士的手,将一个小小的药瓶塞进他的手中,“抱歉,不能让你再等下去了。”

  “收到,交给我吧,”格里菲斯拧开瓶盖,一口吞下鲜红的药剂。

  安瑟姆男爵的狂笑还没有结束,一阵狂风就席卷而来。他的身影飘忽不定,空气中的每个角落都被血腥的杀意浸染。

  嘉拉迪雅向着黑暗生物射出连绵的利箭,几乎是追踪着他的脚步。与此同时格里菲斯也拦在必经之路上,用手中的盾牌向着闪烁的安瑟姆男爵砸去。

  血族男爵的行动极其敏捷,在密集的箭雨中划出一道虚影,却无所顾忌地朝着格里菲斯袭来。

  “砰!”

  盾牌撞击在血族的肩膀上当场破碎开来。格里菲斯也被击飞出去,重重地撞倒在一旁。安瑟姆男爵的胳膊发出一阵让人牙痒的骨裂声,却像是毫无影响一般伸手向索尼娅抓去。

  索尼娅已经在快速吟唱,她的魔杖上闪耀出一团圣洁的法球,漂浮旋转,在黑暗中点亮。

  “哎哟~”敏捷而强大的男爵竟然被这光退了两步,他的皮肤和头发出现了严重的烧灼痕迹。

  嘉拉迪雅抽出三支羽箭搭上弓弦,向着短暂停滞的血族一次射出三支箭矢。三道寒光没有瞄准心脏和要害,却射穿了血族男爵的衣袍将他钉在背后的粗大树干上。

  格里菲斯从地上一跃而起。他觉得全身都在被烈焰炙烤,无穷无尽的血气从心头涌出,让他只想杀戮发泄自己的力量。

  他刚刚喝下的是序列8晋升药剂,‘代行者’艾尔·德·诺瓦传承的神秘力量正像岩浆一样在他的体内翻滚。

  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可以通过聆听、观察、触摸或冥想的方式更加清晰地感知周遭的环境。他正在快速突破了当前的位阶,对战斗的感知已经全面提升。

  格里菲斯察觉到自己的力量、敏捷、感知和精神力都得到了全方位的强化,原本就已经长期锻炼的身体也有小幅度的加强。

  在一片混乱的信息中,他还获得了一些模糊的知识。两种全新的非凡能力,来自艾尔·德·诺瓦骑士的传承已经可以为他所用。

  其一是“圣光打击”。消耗一定精神力启动这项能力之后,格里菲斯在接下来的两次攻击中将会附带上神圣属性的伤害。

  其二是“清算”。身体能力的提升给予非凡者在遭遇到敌人重击后会有很大概率触发高优先度的硬直效果,在短时间内无法被击退;同时他也将锁住攻击者的移动,给予不少于两次难以规避的强烈反击。受制于人类的肉体极限,清算不会在短时间内重复出现。

  一般来说,通过服用魔药获得晋升以后,非凡者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魔药中传承的知识和力量。这个时间从几个小时到几个月不等。

  但是,他正在飞快地由破法者向圣骑士转变,仅仅几秒钟之后,包括他在内,嘉拉迪雅和索尼娅都感知到一个事实——

  格里菲斯已经晋升为序列8代行者。

  ……

  多么澎湃的力量!这就是更高阶的非凡力量!

  力量,力量涌上来了!

  格里菲斯几乎在服用后立刻掌握能了全新的非凡能力。由此可见他的积累相当雄厚,与艾尔·德·诺瓦骑士的契合度也很高,拉莫尔家提供的魔药果然是经过了精心的选择和调配。

  与此同时,只能容纳3个符文的精神力已经扩容,让格里菲斯感觉可以储存6枚符文。

  格里菲斯如火焰般袭来,直接撞翻了血族男爵,挥剑就劈头盖脸地砍去。

  正在和血族缠斗的嘉拉迪雅突然被挡住了射界,

惊疑地看着同伴,又看看索尼娅。

  “我给了他晋阶序列8‘代行者’的魔药,”索尼娅看了一眼正凝视自己的嘉拉迪雅,“血族的男爵一般具有序列7以上的实力,相当于大骑士或高阶游侠,没有格里菲斯的配合我们是无法击败他的。”

  “我能看到,在数据可以描述的范围内,体力13、力量19、敏捷16、感知13、精神15,晋阶的效果很明显,”精灵少女注视着格里菲斯,念出可以作为参考的属性等级,“但是还不够,那家伙显然不是正常的血族男爵,多半是躲藏在此的背叛血族律法的逃亡者。索尼娅,你现在能晋升为‘博学者’吗?”

  “抱歉,还不行,”金发女孩摇摇头,“我不像格里菲斯那样经历过长期的训练和战斗,一点准备都没有……”

  两人说话的时候,从少年时期就在战场上厮杀的格里菲斯已经跃上了斗志昂扬的高潮。

  意识到血族男爵拥有极高的闪避之后,嘉拉迪雅不再直接瞄准同伴掩护,而是专注于封锁他的行动。格里菲斯抽出随身的长剑和一把捡来的单手斧猛扑上去,朝着忙于规避箭矢的血族男爵一顿猛砍。

  安瑟姆男爵的华丽外套被撕碎成一条条的,露出与他英俊的面孔格格不入的死灰色身躯。

  格里菲斯一斧劈开血族男爵的胸腔,入手的感觉仿佛在劈腐朽的木柴,伴随着让人作呕的腐烂气味。他立刻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急忙向着两个女孩的位置望去。

  又一个安瑟姆男爵已经出现在她们的身后!

  “小心背后!”

  格里菲斯话没说完,嘉拉迪雅已经抓住索尼娅化作一道虚影,向着一旁闪避躲开。

  “不错嘛!”新的安瑟姆男爵有些遗憾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手,“我原以为要对付一个序列8和两个序列9,没想到刚动手就升级了。人类,你是有什么隐藏实力的手法吗?还是正巧突破了?”

  格里菲斯没有回答。在他的身边,刚刚遭到他猛击的安瑟姆男爵已经快速地腐朽成一堆的灰泥。

  “这是血族魔咒之一,依托我的灵能创造的傀儡,受到我完全的控制并且随机获得一部分能力,外表和我完全一样,还能承受一些攻击,”安瑟姆男爵很认真地讲解道,“就算在血族内部,掌握这个能力的强者也是屈指可数!没想到吧!是不是很厉害!”

  血族男爵得意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能力,然后扬起下巴看着大家。

  “……”

  “男爵阁下,我只是问问,”嘉拉迪雅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格里菲斯和索尼娅,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在这个地方住了多久了,平时是不是没人和你说话?”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安瑟姆男爵很自然地回答道,“好吧,我承认,要不是好久没有喝到清澈纯洁的鲜血,我也不是不会考虑给予你们贵族应有的礼遇和招待。”

  血族渐渐消失在空气中,连同他的身影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准备好拥抱黑暗吧!强大的安瑟姆男爵是无法抗衡的,我很快会撕开你们的脖颈,一点点喝光你们的鲜血。哈哈哈,噫哈哈哈哈!”

  格里菲斯在一瞬间察觉到了危险,他急速地调动自己刚刚获得的非凡能力,将灵能灌注到自己的全身。

  在这一状态下,他的接下来两次攻击都将具备神圣伤害的属性。更重要的是,在此期间遭受的重击都将触发他风暴般的反击。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也许是为了更好地享用战利品,安瑟姆男爵挑中了格里菲斯作为第一个目标。双方的战斗在黑暗中爆发。

  男爵突然从阴影中现身,挥舞着比匕首还要尖锐的利爪插向格里菲斯的后腰:“我从阴影中降临。”

  利爪穿透了斗篷和锁甲,深深地插入格里菲斯的血肉间。热血当即喷涌而出。

  “格里菲斯!”两个女孩都被骤然出现的攻击吓了一跳。嘉拉迪雅急忙抽出两把银色的长刀赶来。

  “你们抓不住来去无踪的安瑟姆男爵!”血族得意地喊叫道,“我将再度消失,撤回阴影中!”

  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他欣喜若狂。基于血族战斗的标准模式,一击得手之后安瑟姆男爵便将再度隐匿,然后反复攻击反复放血直至猎物力竭而死。

  但是,他的利爪却无法抽出!竟然无法抽出!

  格里菲斯用自己的血肉如铁钳般收缩抓住了男爵的爪子,并且已经转身,如山岳般压来。还不等男爵惊叫,格里菲斯电光火石般的打击便降临了。

  长剑削开了男爵的左肩。

  攻击触发了圣光的神圣伤害,将男爵左肩的血肉炸成一团焦黑。

  利斧从腰间划过,切开了男爵的肚子,把腐朽的肚肠都暴露在空气中。

  圣光随即在血族的肚肠间炸开。

  这是清算,圣光打击的四连击!

  “呜哩哩哩哩!”

  剑锋和金色的光芒闪现把黑暗都惊退了一瞬间,安瑟姆男爵惨遭重创,血肉飞溅地逃进一股狂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