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2章 援军抵达

  随着契约的光芒散尽,魔狼再次发起攻击。

  它们虽然堕落而腐化,并非拥有非凡特性的生物,但是强大的身体力量和疯狂已足够致命。刚才的遭遇战中,两位数的人类在被五头魔狼冲锋凿穿后也被打得节节败退。

  双方的身体素质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格里菲斯把手伸进随身的小包,抓住还是下水道战斗的奖励——被保留至今的那瓶潜能药剂,一口喝了下去。

  力量涌上来了!格里菲斯冥冥中意识到自己已有的两个冰霜魔咒竟然可以任选其一被这潜能药剂提升一阶。

  强化极冻新星/寒冰构造,我现在就要!

  冥冥之中,格里菲斯意识到自己的一个魔咒已经被强化,极冻新星的冻结范围更广,冻伤更加剧烈,而寒冰构造则可以持续更长时间,完成更多的塑形。

  神秘而充满冰寒气息的魔咒牵动了空气中肉眼无法观测的元素,扑向人类的魔狼突然发现它们被冻气冲撞,瞬间无法移动脚步。

  “极冻——新星!”

  寒冰将次第扑来的魔狼先后冻住,让这些怪物寸步难行。虽然它们依然可以挥舞利爪向着四周横扫,但是一时间也无法挣脱出来。

  但是冰冻效果并不会持续太久,格里菲斯抓出一瓶以山怪鼻涕为主材料的次级减速药剂,朝着最后方的魔狼砸去。小瓶在坚冰的地面上摔的粉碎,落在最后面的魔狼立刻陷入了速度减半的负面状态。

  相对于人类的身体来说,魔狼太强了,必须首先打散它们的配合。

  格里菲斯向着最前方的魔狼咽喉刺出一剑。精炼的长剑破开魔狼厚实的毛皮,巨大的反震几乎让他的佩剑脱手。

  剑刃卡在结实的血肉里不得寸进,对这种防御力强大的生物来说,还是要用破甲的长枪才行。此时,被攻击的魔狼已经从冰冻状态下解脱,嚎叫咆哮,铁铲一般大的狼爪向着格里菲斯的头抓来。

  格里菲斯向着自己的骨戒传去念头,调动早已凝结在戒指上的冰霜符文。

  三支寒气森然的冰枪在空气中次第构造成形,冰冷的气温强化了这个魔咒的效果,格里菲斯得到了三支不亚于破甲投枪的冰刺。他抓过一支手腕一翻,向着咆哮的魔狼全力掷去。

  让你见识一下,鹰旗士兵的投枪三连!

  腐化的密林中响起一声让人牙痒的破空撕裂声,狂风般扑来的魔狼躲闪不及,一头撞了上去。

  “噗呲!”

  银色冰刺直接插进了魔狼张开的大嘴,和一片鲜血一起从它的后颈贯穿出来。魔狼全身一窒,肉体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到疼痛便已经被投射打入停滞状态。

  格里菲斯第二发冰枪随即在极近距离掷出。这一击凿穿了厚皮直入胸腔,却是撞上了骨头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将魔狼击倒在地,但是冰枪也碎裂开来。

  第三支投枪已经具象成形,格里菲斯伸手一握,却是急速转身,对近在眼前且刚刚受创的魔狼视若无睹。

  他瞄准的是处于中间位置的魔狼。这头强悍的变异生物已经挣脱束缚,就在格里菲斯攻击的间隙一闪而过,向着后面的索尼娅扑去。

  格里菲斯如炬的目光立刻将它锁定,挂在脖子上的一块黑色犄角也开始闪烁淡蓝色的光泽,一头咆哮的山怪幻影出现在他的身后,几乎与他的身体融合。

  这是以沼泽蛮牛的犄角作为载体,融合了山怪之力的非凡物品。当格里菲斯将精神力链接它时,澎湃的怒意和力量便灌注到他的身体里狂暴呼号,下一次攻击将会造成双倍的伤害。

  魔狼也是一惊,无法理解面前的人类怎么会爆发出如此骇人的气势。正当它想要规避躲闪,却发现自己矫健的四肢竟然陷入了凝滞一般缓慢的状态。

  山怪的骇人气势将会让弱小的生物无处藏身,格里菲斯的下一次攻击将会附带必中的特效。

  “用你的身体来铭记这一击,腐化的怪物!”

  格里菲斯全力一掷,惊人的风压扫开漫天飞雪,螺旋的尾迹将爆裂声远远抛下,从魔狼的右脸扎入,贯穿左脸而出。魔狼的狰狞头颅都被这一击撕裂扭曲,整个身体飞了出去,在灰色的雪地上洒下十几米的碎肉黑血。

  这一掷之后,格里菲斯立刻就觉得全身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疲惫,但是更加汹涌的杀意已经笼罩上来。

  被冰冻和减速的第三头魔狼已经挣脱束缚,出现在格里菲斯的身后。见习骑士下意识地就想要躲闪,但是双腿如灌铅,气喘像风箱,几乎是寸步难行。

  身体好僵硬,是体力消耗过度的硬直吗?要硬接这一下!格里菲斯双手交错挡在面前,侧身迎接必中的一击。

  突然,一个高挑的身影冲到了他的前方,挡在他和魔狼之间。

  魔狼腾跃而起,向着地面上的人类扑去。索尼娅的魔杖急速旋转,形成一支激射而出的冰刺瞄准狼头射去。在无处借力的半空中,魔狼几乎不可能躲闪过这一击。

  但是,这头巨大的生物竟然迅速收缩,四肢抱成一团,像个黑色的毛球一样在空中旋转半周,硬生生避开了魔咒的攻击轴线。

  “噗!”冰刺贯穿了魔狼的肩胛,炸开一个血洞,却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

  索尼娅也用掉了魔咒,在长达15秒的冷却时间里,她无法再次施法。

  “冰甲!”格里菲斯匆忙要在索尼娅身上投下冰甲进行防御。但是一度透明的冰墙先一步阻挡在了魔狼的面前。

  索尼娅的外套上一支镶嵌绿色宝石的胸针正在急速闪烁,维持住冰墙的存在,显然是固化了高速发动的魔咒,在关键的时候便能抵挡一次攻击。

  魔狼的利爪撞击冰墙,发出一声让人胆寒的骨裂声,但是这堵墙壁也迅速瓦解。

  索尼娅掏出腰间的小包,向着面前的腐化生物扔了过去,还用闪烁的魔杖向着小包一指。

  “嘭!”

  小包炸开一团粉色的烟雾,还带着四处飞溅的水晶破片。格里菲斯敏锐地闻到空气中出现了一股混合的香气。

  索尼娅扔出了自己的化妆包,然后用魔杖固有的特效点燃,直接在魔狼的鼻子前引爆。横飞的破片、粉末和不同香水、卸妆油的混合试剂让魔狼受到了惊吓,立刻就跳了回去。

  当一个施法者处于施法冷却的时候,附魔物品、卷轴和魔药就是真空期的填充物,单纯依靠自己的魔咒是不够的。

  索尼娅第一次面对哥布林吃了大亏以后,对于自己能力和物品也得出了新的理解,已经想到用饰品甚至小物件来填补施法冷却的破绽。

  ……

  寂静的雪地上,寒冰的枪头在贯穿魔狼后立刻开始溶解,混合着血水滴落下来。格里菲斯给那头被击穿脸颊的魔狼眼窝补上一剑,若无其事地挥去血水。

  二对三,干掉一个。第一个回合算是撑过去了。

  剩下的两头魔狼似乎受到了惊吓。虽然它们腐烂变异,但是也知道刚才的人类显然施展了魔法,而包裹金属的人类应该没有这样的能力才对。

  从发动攻击到现在,狼群已经死伤了五头,不应该继续僵持下去。变异生物虽然疯狂,但是不傻。格里菲斯盘算着米诺斯骨戒上的冰霜符文、剩余的武器和敌人的状态。刚刚消耗的符文正在重新凝聚补充,但形势依旧危急。

  然而,魔狼并没有撤退的意思。它们彼此拉开距离,呈包围的姿态逼近。

  魔狼不撤退吗?难道是必须猎杀我们来获得非凡特性。格里菲斯咬咬牙,知道没有侥幸的可能了。

  “格里菲斯,我还能再要一点吗?”索尼娅摇摇晃晃地靠在格里菲斯的背上。

  “当然。”格里菲斯简单回应道,在身体触碰的瞬间,他感觉自己残存的精神力正在被抽离。

  同时,他感觉一阵阵眩晕,精神力流失的副作用已经显现了。

  原来是这样,只要靠近并且有明确的意愿就能互相补给,真是便捷高效的协作方式。也难怪是需要神灵见证的契约啊!照这个速度,是可以把对方榨干的。

  这,可不能让嘉拉迪雅知道……格里菲斯也有些恍恍惚惚地想着。

  索尼娅注意到了他的异样,急忙停了下来:“我可能发动不了魔咒了,但是项链上还有一次固化的防御魔咒可以使用,仅此而已了。”

  “好的,明白,”格里菲斯握紧长剑,向魔狼喊道,“怎么了?不上来吗?战死的同族可是会哭泣的。”

  魔狼似乎听懂了,发出愤怒的咆哮。它们后腿全力腾跃,像投石机的石弹一样扑了过来。

  空中突然划过一道淡绿色的流光,在最前方的魔狼扑到格里菲斯脸上之前就锁住了它的手脚。流光余势不减,向着后面的魔狼飞去。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惊讶地发现阴湿的泥土和雪地上长出了一片黑色的荆棘,沿着流光的轨迹急速蔓延。待那流光散尽,两头魔狼已经被丛生的荆棘牢牢锁在一起。

  格里菲斯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仓促间挥剑斩去。利剑砍中了坚固的毛皮,向着一边滑开,几乎没有造成伤害。

  魔狼怒吼,疯狂挣扎试图逃出荆棘的囚笼,足以撕碎铁甲的利爪在见习骑士的肩膀抓了一把,立刻就撕下一团破碎的铁环。

  格里菲斯顺手向着魔狼劈去,长剑又一次被坚韧的毛皮挡开,只留下浅浅的血印。

  “绵软无力,让我不是很满意呐~”留着黑色长发的精灵如林中之风一般悄然而至,如果不是她调侃的话语格里菲斯甚至无法察觉她的到来。

  她已经穿上了游侠的装备,头戴秘银单翅桂冠,闪耀的胸甲、护手和胫甲上繁复的宝石和水晶煜煜生辉。精灵翻手从背后取下一张宛若凤凰展翅的金色强弓,向着魔狼张开弓弦。

  羽箭在搭上弓弦的瞬间就化作一道眩目的银色光芒,拖着长长的尾迹和空气漩涡洞穿了魔狼的咽喉,在它的后颈炸开一团血肉。银光余势不减,直击被捆住的另一头魔狼大脑,将它炸成一团血雨。

  格里菲斯被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亮光闪得头昏眼花,等到光芒散尽,地上已经躺着两只强壮魔狼的无头尸体。嘉拉迪雅在纷乱的血雾中手持强弓傲然而立,长发在狂风中飞扬,致命而优雅。

  “嘉拉迪雅,你怎么来了?”

  “还好我来了,不然你们还有活路吗?”精灵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先前的伤势,她一边取出魔药交给索尼娅,一边认真说道,“别看我吃了几次亏,只要有装备我其实很厉害的,之前没有发挥出来!”

  “我对此深信不疑!UU看书 www.uukanshu.com”格里菲斯立刻表态。

  索尼娅站在一边,揉着额头等两人说完才问道:“嘉拉迪雅,其他人呢?教授们的支援来了吗?”

  话音刚落,远处的森林中突然闪现一道霹雳,接着是惊天动地的巨响和剧烈的大地晃动。无数闻所未闻的奇怪尖嚎此起彼伏。

  “洛尔德斯教授已经赶到和其他人汇合,但是他也遇到了非常诡异的怪物袭击,灵感高的人就容易这样。其他援军为了赶时间来的也是七零八落,”精灵伸手一指,“跟我走,然后和我说说刚才的战斗过程。”

  ……

  “所以~现在还不清楚那只布朗尼到底在图谋什么,”听了格里菲斯简要说明的嘉拉迪雅一边灵巧地在黑暗的森林中前行,一边小声说道,“一场战斗的血腥味可以把方圆百里的怪物都吸引过来,以区区哥布林和装备齐整的修托拉尔们进行面对面的战斗,或者和森林中的怪物厮杀,性质上都和自杀没有区别,布朗尼2887号应该非常清楚这一点。

  “也许把我们引进来就是它的目的。

  “在呓语森林里停留的越久,不知不觉丧失的理智就越多。一开始可能还不易察觉,逐渐会感觉到眩晕,听到奇怪的声音,这就是被林中的疯狂污染的迹象;

  “随着污染加剧,你会开始无意识地狂笑,自己都控制不住,甚至意识不到。心情也会莫名其妙地亢奋、沮丧,说一些自己平时不会说的话。

  “被这里的扭曲重度污染后,许多原本看不到的怪物会成形袭击你,直至最后的疯狂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