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1章 绝望边缘

  “数量呢?”格里菲斯急忙问道。

  “四头在前,三头在后。”

  “如果对方发动袭击而且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强敌的话,你们继续跑,我来殿后,”格里菲斯飞快地做出了决定,“奥菲莉亚,你来指挥,不管发生什么都必须带着大家向守望堡的方向跑,哪怕靠近一步,你们就安全一分。”

  “你一个人抵挡不了多久,”米典麦亚立刻表示反对,“我和你一起。”

  “不,那无非多连累一个人罢了,”格里菲斯摇摇头,“而且我一个人也方便脱身。”

  “你要是立刻就死了,也起不到阻敌的作用,”米典麦亚和缪拉一起反对道,“殿后不是送死!”

  “呜——!”

  黑暗中响起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一个个黑灰色的影子出现在队伍右侧,飞快地跃动奔袭。

  “魔狼!?”奥菲莉亚脸都白了,不知道是因为失血太多还是恐惧,“是狼群!”

  不等小队做出反应,四头巨大的怪物冲出黑暗。它们的体型大得像熊,长着狼的长嘴和尖耳,锯齿般的獠牙上还挂着血肉。在崎岖不平的林地中如履平地,向着人类的队伍直扑而来。

  它们并非通识课本上所列的非凡生物,但是变异的怪力和种族固有的体型优势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

  “准备迎战!”格里菲斯高喊道,“投枪准备!”

  现在已经来不及分开殿后的力量。他和修托拉尔们迅速集中在右翼,排成两排人墙保护住后面的女孩和伤员,一起举起投枪。

  “齐射!”

  格里菲斯瞄准在黑暗中跃动的一个巨大黑影,右手全力将银色的投枪如流星般掷出。

  重型破甲投枪呼啸而过,掀起死亡的血雾。最前方的两头魔狼被命中了数发投枪,当即滚倒在一片烟尘之中。

  后面的三头魔狼立刻补上空位,狼群呈一条直线压来。

  它们要发动冲锋!完了,我们没有拒马枪!

  “迎敌!”修托拉尔们排列成肩并肩的队形,向着怪物竖起盾牌。

  “修托拉尔,我们的荣誉即忠诚!”

  格里菲斯高呼战斗口号,但是他的身边响起了一连串惨叫。

  “哇啊!”

  魔狼的冲锋声势惊人。无数次纵马冲击敌人的修托拉尔队列被正面冲撞,盾墙顷刻破碎,好几个人当场被撞飞出去。

  见习骑士们的队列瞬间被撞的七零八落,近三分之一已经倒在地上。

  索尼娅和女孩们蜷缩在地上,眼看着恐怖的巨大黑影在身边肆虐,耳边是修托拉尔的怒吼和惨叫声。

  林中展开了短促的混战,格里菲斯挥舞长剑盾牌和一头魔狼厮杀。敌人的力量远在格里菲斯之上,即便全副武装,见习骑士依然觉得自己不是这头怪物的对手。

  阵型已经乱成一团,长剑根本无法重创魔狼坚韧的毛皮,修托拉尔转眼就被打的连连后退。

  格里菲斯懊悔地在心里大叫。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身后的女孩们,修托拉尔也不会下意识地排成密集的队形接敌。分散成多个三人小组拉扯游斗是最正确的战斗方式,至少也要有一部分人分散开来。破甲投枪一旦命中,也是足以杀伤这些怪物的。

  然而,事发突然,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格里菲斯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就用密集队形迎战,然后被魔狼迎头痛击。

  正面挨了一轮冲锋以后,虽然剩下的人都还坚守岗位,但是战斗已经成了绝望的抵抗。

  狼群来去匆匆,它们打穿了修托拉尔的战线,略作交锋便疾驰而去。冲垮见习骑士队形的它们虽然没有抓走俘虏,但是破阵而去的时候也几乎毫发无损。

  魔狼竟然不近身混战,而是加速拉开距离奔向远处重新集结。这么大优势下它们竟然还要再冲一次!哪学的这招!无耻啊!

  怎么办?格里菲斯焦急地四处查看,只见东北方向的不远处有一处被矮丘和岩石包裹的小路,那个方向应该也可以逃出呓语森林,再怎么着也比站在原地要好。

  “大家撤退,进入东北方的狭道,在那里占住阵地!”格里菲斯呼喊道。但是现场已经失控。米典麦亚在急着抢救被撞飞的奥菲莉亚,缪拉和另外几个人绝望地捡起一块块弯折的盾牌。

  格里菲斯战斗群的组织度已经被打空了。

  “所有人撤退!”混乱的人群中,索尼娅清澈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要冻结这些魔物的行动,大家向着东北方的狭道快跑!”

  没有人响应,挨了一轮冲锋的大家都已经惊慌失措,没有惊慌的人也已经在准备最后的搏斗。

  “我以前敌委员的身份命令,带上伤员向东北方的狭道撤退,我来殿后,”索尼娅一向柔糯的声音变得严厉,“这是索尼娅·德·拉莫尔的决定,执行命令!”

  其实前敌委员没有下令的权力,他们必须集体决策。然而,现场哪还有人在乎这个。还能战斗的人背上伤员,一起向着不远处狭窄的林间通道跑去。

  魔狼在呼啸,它们发现人类的队形已经崩溃,立刻追击过来。索尼娅退到狭道的入口外,闭上双眼,挥动魔杖开始集中精力的吟唱。

  “展开冰霜构型6;塑形,尖刺;

  “展开风暴构型2:聚合,宣泄。”

  连续施展的魔咒的后一个几乎一定会因为冷却规则而失败,甚至两个都失败。但是索尼娅依然在急速吟唱。

  虽然高阶冰霜魔咒我无能为力,但是重叠的魔咒可以模拟类似效果。我的这一次吟唱必将会附带双重施法的特效,我对此深信不疑。如果失败,那也无所谓了。那么,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执掌好运的女神,请赐予我眷顾!索尼娅明亮的双眸突然睁开,绽放出粒子状的璀璨光芒。

  “我是神秘优雅不可侵犯的魔法师,在我的威严下颤抖吧!”

  她的魔杖上流光四溢,

  “双重施法强化(Twin Magic Spells),拟态(),极寒——冰暴(Blizzard)!”

  阴暗的密林发出摧枯拉朽的撕裂声,呼啸的北风卷起弥漫天际的冰凌,以索尼娅的位置为核心肆虐。她赌运气的施法大成功。

  冲锋的狼群最靠前的两头立刻被宛如三千利刃的冰凌卷入,撕裂毛皮折断筋骨,在哀嚎声中被远远地甩出寒冰风暴核心。它们的同类都惊骇地停下脚步。

  刚刚逃进狭道的同学们惊慌地回头看了一眼,拔腿就跑。

  这是高阶法师才能创造的暴风雪,虽然不知道索尼娅怎么做到的,但是在此期间她一定无法移动,必须持续注入精神力才能维持可怕的冰暴,终焉之刻到来的时间以秒为单位倒数。

  疾风和冰晶以索尼娅为中心呼啸肆虐。很快,她的吟唱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和衰弱,仿佛随时会晕过去一样。

  天赋和努力改变不了序列等级的劣势,索尼娅在未晋级序列8博学者以前,精神力不足以支撑长时间吟唱或多次连续施法。

  她剩下的战斗时间要以秒为单位计算。

  再坚持一会……索尼娅拼命挣扎着维持意识,但是大脑渐渐变得模糊。

  啊~这个时间,已经午夜了吧。爸爸和妈妈应该刚从宴会上回来,哥哥肯定又偷偷摸摸跑出去了。他们也不来看看我。

  在这最后的时刻,索尼娅想到自己的家人。但是,虽然她非常思念她们,此时此刻更关心的还是一旦停止引导,阻碍魔狼行动的魔咒就会终结。

  在自己失去意识以前,索尼娅希望尽量让大家逃得越远越好。至于之后会怎么样……反正对自己来说也没有多大差别。

  人生最后的魔咒大成功,

还是很不错的呢!

  ……

  “啪!”一只坚定的大手拍在索尼娅的肩上,把柔弱的女孩打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魔咒戛然而止,索尼娅发现自己被推到了一棵大树旁,一个宽阔的背影正挡在她的面前。

  “格里菲斯?”

  “差不多就这样,大家已经跑开了,跑不远就是他们的问题了,”格里菲斯手持剑盾,挡在索尼娅的前方,“接下来得考虑下如何让我们两个人坚持下去。”

  “你怎么过来的?为什么没有被风暴伤到?”

  “我就在你的身后,”格里菲斯指指地面上一块干燥的土地,“你的风暴中心不受影响。”

  啊!我都没注意。索尼娅叹了口气,揉着额头略带责备地说道:“我不是说了,哎,算了……”

  坚持不了多久的,我们根本挡不住魔狼的进攻,虽说它们并非非凡生物,但是仅靠肉体力量和疯狂已经碾压人类……索尼娅轻轻咬了咬嘴唇,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在两人面前,三头魁梧恐怖的魔狼在吟唱结束后立刻靠了过来。它们的行动矫健而敏捷,即便腐化堕落,依然有着上位猎食者的一丝优雅和骄傲。

  “我,我的精神力快枯竭了,”索尼娅努力坚持着不让自己晕倒,“再喝一次活力药水也没有用,刚喝过不久,还要冷却。”

  “我知道,”格里菲斯的语气波澜不惊,“躲在我的身后,我会履行自己的使命直到最后一刻。”

  其实躲也没用,格里菲斯也许能多坚持一会,但是,只要魔狼发动冲锋,我就可以给自己倒数了。

  但是,既然他来了,那就还有最后的两个选择。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

  索尼娅轻轻地喘气,好似下定了决心。她靠近见习骑士的身边,将手扶在他的胳膊上:

  “格里菲斯,决断的时刻到了。”

  她金色的秀发被狂风吹散披在肩上,湛蓝色的眼眸被疲惫笼罩,却毫无退缩。

  格里菲斯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此情此景他见过。

  魔狼发起冲锋,最后的战斗即将到来。

  格里菲斯双目圆睁,急忙转向前方,他要亲眼看看自己的最后,看看是那一头怪物杀死自己。

  突然,他又聆听到身后传来清澈悦耳的话语,直抵心灵。

  “契约与公证之神,

  “秩序的守护者,

  “永恒天平的见证者,

  “我祈求你的聆听和回应,请为我们的誓约见证!”

  精神力近乎干涸的索尼娅掰开了手腕上金色的手环,不可见的元素和气息突然在空气中涌动,灵能在格里菲斯的心中回响。

  他仿佛不用耳朵就能听到索尼娅的声音。

  “格里菲斯·布兰顿,从此刻起,

  “汝之剑与吾同在,汝之命运与吾共存,

  “愿神圣的契约链接我们的灵魂!”

  这是灵魂契约,在绝望的时刻,索尼娅向神明祈求建立她和格里菲斯的灵魂契约,正等待着他的回应。

  魔狼的利爪已经扑到了格里菲斯的脸上,但是他和索尼娅的身边出现了淡淡的金色光晕,哪怕是可以撕碎钢铁的利爪也无法突破。这头强悍的变异生物“咚”的一声弹了回去。它大吃一惊,立刻后跳躲闪开来。

  这是由神明关注的正在订立的契约,岂容凡俗干涉!

  “UU看书www.uukanshu.com我接受,索尼娅·德·拉莫尔,”格里菲斯在内心中回应,并立刻察觉到自己的灵能正有一部分被抽取给了女孩,补充她的力量。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接收到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知识。

  当他与索尼娅彼此的距离不超过1公里时,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即使遭到了致命的创伤也不会立刻死亡,只要另一人依然存活,契约将会创造极高优先度的护盾庇护伤者的生命并使他免遭伤害;得到庇护的契约人伤势亦会缓慢恢复。

  此外,经由一定的身体接触,订立契约的任何一人可以主动抽取对方的灵能为自己补充,或者为对方补充灵能。

  这是极稀少的高阶契约,订立简单,威力强大。但是只有双方彼此间存在深厚的信任并且祈求契约之神,得到祂的注视才能完成。

  “那么,至此,契约已经完成。”索尼娅回应道。她双目神采奕奕,无所畏惧地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

  保护着两人的淡金色护盾随之消失。

  格里菲斯持剑上前。虽然实力并未增强,但是战意已经沸腾。他仿佛又一次站在鹰旗之下,无所畏惧,头脑也从未如此清明。

  索尼娅已经停止了对他灵能的抽取,仅维持最低要求。但即便如此,她也可以再施展一个小魔咒以及调动身上的饰品,这一次战斗将不会像之前那样手足无措。

  “格里菲斯,我的骑士,”女孩弯腰撕开自己的修身长裙束在腰间,“请毫无保留,无所顾忌地战斗吧!

  “向我,向这个世界,展现你真正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