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50章 中央突破

  “拦住他们!”苟斯拉一闪身躲藏到重重护卫的身后,向着队列的后排喊叫道。

  一群哥布林已经扑向奥菲莉亚她们。和她在一起的三个修托拉尔都是突击骑兵编制下的突击侦察兵,她们没有穿铁甲,但是精良的皮制护甲也不是哥布林的武器能够轻易击穿的。

  奥菲莉亚灵巧地闪开一支刺向她的短枪,挥剑切开了敌人的喉咙。哥布林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仰头倒下。她一边战斗,一边抽空用剑刃挑开捆着女孩们双手的绳索。

  这个四人小队控制着战斗距离进行游斗,不断地投出飞刀或射出弓箭,将后面的哥布林击倒,留下少量放到面前杀死。不过,她们能够机动的空间也不是无限的。

  一旦解除了被俘女孩们的束缚,突击侦察兵就取出准备好的魔杖和活力药水塞到她们的手里。

  索尼娅一挣脱束缚就拿过修托拉尔递来的魔杖,向着前方挥舞。她的动作非常果断,吟唱迅速而准确,看来在被抓的时间里已经盘算了好久如何反抗。

  在四个修托拉尔的前方立刻出现了一大片弧形的寒冰区域,坚冰之上还有极寒的冻气徘徊翻滚。索尼娅的魔咒竟然附带了双重施法强化的效果,踏足冰面上的哥布林不是滑倒在地就是遭到惨烈的冻伤。

  “用控制类魔咒!”索尼娅施法结束后一阵眩晕,银牙紧咬后退了两步靠在树干上,向着纷纷挣脱束缚的女孩们喊道。

  在距离她们几十步的地方,格里菲斯正和11名披甲的修托拉尔屠杀哥布林的战线。

  “挡住他们!”一个萨满高喊道,它抢过骸骨布旗,带头向修托拉尔冲了过去。蜂拥而来的哥布林支撑住前面的同类,形成层层叠叠的血肉壁垒。

  见习骑士们披挂着半身甲,精铁护手和胫甲,头戴铁盔,手中还握持着巨大的盾牌,呈一个钝角嵌入了哥布林的密集大队。来自前后左右的哥布林攻击密集的像是夏日暴雨一般。

  “踏破它们!”

  前排的修托拉尔一起举起盾牌迎头撞去,被撞击的哥布林像骨牌一样跌倒一片,甚至有好些被撞的倒飞出去。

  撞击刚过,第二排修托拉尔一闪而出,向着龟裂的哥布林方阵劈砍。霍蒙沃茨库藏的精良长剑轻松破开哥布林的甲胄,掀起一片片断肢血雨。

  “不要退!”哥布林萨满高喊着人类所不懂的语言,“前面的战死了,后面的补上!”

  “桀桀桀!”

  杂乱的战鼓声中,哥布林一个个双眼赤红,就像是疯狂的老鼠一样涌了上来,它们前赴后继,往刚刚被撕裂的战线填了进去。

  修托拉尔突然停滞。但是只是瞬间停滞。

  突然间,他们又一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气势,密不透风的盾墙迎头撞来。

  “呯!”

  十几个哥布林再一次倒飞出去,在同类的队伍里砸倒一片。余下的哥布林发疯般砍向压来的盾墙。不等它们重新聚集,修托拉尔的队列里又是一轮森然刀光卷来。

  他们就像是犁地的铁齿,翻滚着碾过破碎的血肉。涌上来的哥布林转眼间被刀光剑影卷入,成片撕碎。

  ……

  “勇士们很快就会消灭那些女人,只要两分钟!”后卫中的哥布林萨满对已经退到一边的苟斯拉说道,“我们的数量远远超过他们。”

  “不可能的,一分钟后以后人类就会从我们的尸体上碾过,”苟斯拉摇摇头,“勇士们继续进攻,卫队跟我来。”

  “我们应该先干掉那些柔弱的女人!她们没有铁甲!”最后的哥布林巨怪咆哮道,不等苟斯拉回答就冲向战列的后方,一边跑一边高喊,“勇士们,跟我来,撕碎那些女人!”

  “慢着!”哥布林萨满都来不及阻拦,眼看着一大群哥布林呼啦一声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跟着哥布林巨怪一起向着奥菲莉亚她们的方向冲了过去。

  “让它去。”苟斯拉毫不在乎地抖抖帽子上的尘土戴回头上,扭头走向黑暗的树林深处,不再去看血肉横飞的战场。

  担任突击箭头的格里菲斯透过头盔面甲的缝隙望见好些哥布林脱离了阻击阵地,正在一个巨怪的带领下向着奥菲莉亚她们所在的大树下奔去。

  “哎呀呀!这下要命!”奥菲莉亚已经和大家被逼退到了一个巨大的树下,背靠着宽大厚实的树干进行抵抗。好在同样被抓的菲欧娜和另外几人凭借不趁手的魔杖也勉强在附近施加了制造泥泞的魔咒,大大延缓了哥布林的速度。

  一时间冲不上来的哥布林只能疯狂地射来石块和弓箭。

  “吼!”

  突然间一声巨响,一根粗大的树干飞了过来,正中一个战斗中的修托拉尔。她当即吐出一口鲜血被打飞出去。

  哥布林巨怪向着她们投出了巨木,在这样近的距离上,它的投掷很难落空。

  受到了惊吓的突击侦察兵立刻向着巨怪倾泻弓箭,但是她们的羽箭扎入厚实的硬皮,只是让巨怪稍稍颤抖一下。

  “第二发要来了!”索尼娅眼看着巨怪冒着箭矢扯断一根树木,拔去树枝和叶片。在它的身边,一大群哥布林正丢来密集的石块。大家现在都拥挤在狭窄的区域里,一旦被树干命中,不死也要重伤。

  “掩护我!”奥菲莉亚摘下头盔,摇晃了一下垂下的金色马尾。

  剩下的两个修托拉尔立刻抛下弓箭,举起小型的圆盾抵挡雨点般投来的石块。

  巨怪也注意到了奥菲莉亚,非常乐意一次干掉三个穿盔甲的人类。它比划了一下方向,狞笑着拎起了巨木。

  奥菲莉亚双色异瞳中红色的左眼突然变得愈发明亮,就像是宝石般闪烁出让人迷乱的瑰丽光芒。她注视着巨怪的眼睛,丝毫不在意它手中蓄势待发的致命巨木。

  “咚!”一块石头击中了奥菲莉亚的额头,把她砸得一个趔趄。但是她摇晃了一下再次站好,血红色的瞳孔已经浮现出仿佛要吞食天地的漩涡。

  即将打穿哥布林战线的格里菲斯突然觉得全身一窒,巨大的危机感从自己的前方传来。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奥菲莉亚眼中令人窒息的血光,几乎要下意识地进行攻击。

  魔眼,和嘉拉迪雅类似的魔眼!

  哥布林巨怪对眼前的危机浑然不觉。在它看来,不远处的人类女性只是一只眼睛红得厉害而已。哥布林巨怪舒展手臂,准备将粗大的巨木向着前方掷去。

  奥菲莉亚目光仿佛直入心灵,在雨点般丢来的石块和木棍中向着巨怪投去凝视。

  “你的目标,将会丢失;你的意志,为狂乱掌控。”

  哥布林巨怪突然浑身一颤,简单的一掷突然被打乱,那根粗重的木头没有在应该出手的位置被投出。紧接着,笨拙的巨怪突然癫狂起来,咆哮着抓起树干向自己的同类横扫过去。

  “呜哩!”聚集在巨怪边的哥布林战士被比它们身体还要粗大的巨木击中,顷刻间化作一团烂肉和血污,伴随着噼噼叭叭的爆裂和折断声,刚刚还在狂呼酣战的一群哥布林被一扫而空。

  奥菲莉亚身体一软便倒了下去,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左眼眼眶中流出,显然刚才的一击对她也有极大的负担。

  “非凡者?不对,这是邪神的眷者,”已经带着一个萨满躲到远处的苟斯拉耸耸肩膀,“你看,人类的力量依旧强大,我们还很弱小。这是一支完全由人类的精英士官组成的突击队,只要他们的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在面对面的正规战斗中,哪怕二十倍的数量优势再加上巨怪都跟纸糊的一样。”

  “领袖,我们快跑吧,

勇士们已经无法抵抗了,”哥布林萨满焦急地望着被修托拉尔杀的血流成河的战线,“我们失败了。”

  “失败?”苟斯拉翘起嘴角,“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和他们交战?为什么要和那个人类废话?为什么要给他迂回我们后方的时间?”

  ……

  哥布林巨怪莫名其妙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巨木。凹凸不平的树干上黏满了血肉糊糊,惨白的断骨镶嵌在树皮里,不断滴落着让人作呕的脓液。先前跟在它身边的勇士已经荡然无存。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巨怪决定不为难自己了。刚才的那一会,人类女性释放的泥泞和冰冻的妖术已经逐渐消散,哥布林巨怪再次举起巨木,振臂高呼。

  “杀光人类狗!”

  话音未落,一支投枪穿透了它肥厚的右侧腰腹,锋利的枪头从背后贯穿,在肚皮上血光闪闪。

  “呜!”哥布林巨怪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只见漫天的血雾和断肢间,几个全身是铁的人类已经捏碎了哥布林的堵截,向着它投来一连串银白色的闪光。

  “噗,噗——噗!”一连串怪异的声响后,哥布林巨怪的胳膊,脖颈和膝盖上被四发投枪贯穿。巨怪立刻感觉自己的力气和血液向着体外喷涌而出,它下意识地伸手去捂自己的伤口,但是手掌眨眼间就满是鲜血。

  不到一分钟,12名修托拉尔从正面洞穿了哥布林的防线,留下一地的碎肉断肢。

  格里菲斯刚刚掷出投枪就挥剑砍翻一个逃窜的哥布林,那个魁梧的怪物也缓缓地跌倒在地。但是哥布林巨怪跪倒在地也可以和他平视。格里菲斯不敢大意,向着巨怪一剑挥去。

  还想挣扎一番的哥布林巨怪当即被切断了喉咙,鲜血喷溅而出。即便如此它依然未死,捂着喉咙发出沉闷的吼声。

  米典麦亚和另外几个修托拉尔紧跟着,纷纷挥剑向着巨怪扫去。缪拉一剑削飞了它半张脸,这个怪物才“轰”的一声倒在地上。

  “太慢~太慢了!”奥菲莉亚用纱布捂着流血不止的眼睛,有气无力地靠着树干上向格里菲斯抱怨道。

  格里菲斯和其他修托拉尔们从中央突破,不到一分钟就屠杀了大部分哥布林并且捅穿方阵。虽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但还是险些让哥布林打崩奥菲莉亚她们的防御。要不是关键时刻奥菲莉亚使用了神秘的力量,这一群女孩子大部分是活不下来了。

  刚才的那一小会,一个修托拉尔被巨木击中受了重伤,经过紧急治疗依然昏迷不醒。此外还有几个女孩被石块和弓箭击中,痛得哭泣不止。

  “包扎一下,带上伤员我们马上离开这里!”格里菲斯匆忙检查了一下受重伤的修托拉尔,发现她虽然还活着,但是仅凭大家手里的初阶治疗法术和药剂也仅仅是吊着一条命而已。

  “很多人都受了伤而且精疲力竭,”缪拉带着几个人在四周竖起盾牌,一边喘气一边说道,“休息一下再走吧。”

  其他人纷纷投来赞同的目光。大家先是全副武装急行军然后立刻投入作战,现在都非常疲惫。

  “不行,不能在这里停留!”格里菲斯喝道,“你们看看四周,这里是能逗留的地方吗!”

  苍白的月光在林中的草地上投下淡淡的光亮。UU看书 www.uukanshu.com遍地都是破碎断裂的尸体。肚肠挂在灌木上,腥臭的血液顺着茎叶滴落。一群群的小虫从土里钻出来,在血肉边肆意狂欢。

  刚才一直都在拼命抵抗的索尼娅看了眼满地的血肉,急忙转头捂住了嘴。

  “这里是呓语森林,就算是在平时都是禁止涉足的禁地,我们又厮杀了一番,很快这里就会聚集林中的怪物来享用血食,”格里菲斯从巨怪身上收回自己的投枪,“赶快回收武器,我们离开这里。”

  虽然所有人都非常疲劳,但是身处这样的险境,危机感还是让大家动了起来。缪拉等人飞快地用树枝、藤蔓、衣服和盾牌做出了一副担架,抬起受重伤的修托拉尔。

  “呜哩!~”远处的黑暗中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叫声让人可以分辨出这是哥布林逃兵垂死的叫声。

  紧接着,是大家从未听过的凄厉而恐怖的尖嚎声。

  霍蒙沃茨的新生们不需要督促地加快了脚步,向着来时的道路逃去。格里菲斯带头开路,沿着来时的标记在树林和石堆间穿梭。

  哥布林的惨叫声时不时地从远处的树林深处传来。一开始还夹杂着一些愤怒的嘶吼,很快惨叫声就被绝望和痛苦填满,然后渐渐平息了下去。

  苍白的月亮在无法触及的高度俯视着这队逃亡者。原本偶尔传来一两声怪叫的密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寂静无声,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窥伺着他们。

  “格里菲斯,”满脸是血的奥菲莉亚靠近格里菲斯,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们被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