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9章 格里菲斯战斗群

  “救命啊!”索尼娅喊叫起来。但是回应她的是不远处更加密集的尖叫声。逃跑的人群已经陷入了麻烦。

  拉纳迎面撞上了五六个哥布林。他惊了一下,瞬间就挥剑杀死了三个,但是更多的敌人从背后袭来,抓住了躲在他身后的菲欧娜的及腰长发,拖着她向花园深处跑去。

  拉纳急忙抽出匕首捅进一个哥布林的眼窝,接着夺过一把斧子挥舞起来想要营救菲欧娜。但是他刚刚转过身来,后脑勺就重重地挨了一下。

  拉纳只觉得双眼一花,当即跌倒在地。未等他重新站起来,几把尖刀刺进了他的身体。在场的其他修托拉尔疯了一般的抵抗,但是立刻就在四面八方的围攻中跪倒下去。

  不远处,索尼娅精致的脸上被四周的灌木划开了好些伤口,但是抓住她的哥布林根本不在乎,无论她怎么踢打就是一心一意地将她拽向灌木深处。

  突然间,索尼娅发觉抓住自己的力量消失了,紧接着传来草木的响动声。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将她从灌木中搀扶起来。

  “快,跟我走!”嘉拉迪雅不知道从哪里抢来了两把粗劣的短刀,抓着索尼娅的手向着外侧跑去。

  “大家怎么办?”

  “没有什么大家了!”嘉拉迪雅闪电般击倒两个扑过来的哥布林,“刚才的山怪报警是为了将我们引诱出来的陷阱,其他人不是被抓住就是被包围了。通往主堡的路上都是埋伏,我们要往外面跑。”

  “明……明白了,”索尼娅急忙跟上,“我们沿着外城墙躲避,那里不容易被埋伏,还能尽快和格里菲斯汇合。”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嘉拉迪雅银牙紧咬,“这个笨蛋很可能是第一个遭遇袭击的。”

  ……

  2887号布朗尼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注视着哥布林们围攻剩下的一小群新生,与众不同的双眼里闪烁着智慧和克制的光芒,完全不像是一个卑微的使魔。保护他们的见习骑士最多只披上了半身锁甲,已经在围攻中倒下了好几个。两个萨满打扮的哥布林站在它的身边,就像是石像一样沉默。

  在他的控制下,大群哥布林已经抓住了好些从图书室逃出来的新生,而且非常难得地没有当场对女孩们施暴。

  “萨满,带一队勇士去堵截那两个逃跑的猎物,”2887号发现了嘉拉迪雅她们,立刻派出了追兵,“其他人带上现有的猎物撤退。”

  “可是还有人类在抵抗,”一个哥布林萨满反对道,“勇士们很快就会拿下他们。”

  在花园的中央,密涅瓦的新生在遭到迎头痛击以后已经分散成好几个小圈,用他们掌握的各式各样的魔咒进行抵抗。他们在一两个核心的指挥下将附近的地面变得油腻或泥泞,释放火球烧灼或是赋予藤蔓生命攻击哥布林,竟然让数量远超他们的哥布林拿不下来。

  “没有时间了,人类的反扑近在眼前,”2887号摇头道,“一鸟在手胜过百鸟在林。”

  ……

  索尼娅被松软的长袍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冰冷的岩石上。在她们身后,一队哥布林已经追了过来。

  嘉拉迪雅脱下学院袍,弯腰抓住自己长裙的裙摆用力撕开,露出穿着白色长袜的双腿。

  跑不掉了……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嘉拉迪雅可以轻松摆脱追兵。但是索尼娅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很难再坚持多久了。

  “嘉拉迪雅,你快跑吧!”索尼娅一边喘气一边脱下碍事的学院袍,捡起一块石头抓在手里,决绝地看了一眼悬崖下幽深的黑暗,“我不会让它们抓住我的。”

  “这可不行,”嘉拉迪雅转身按住索尼娅的脑袋,把她藏到城墙上一块碎裂的巨石后面,将两人的长袍盖在她身上,“我的战斗需要不断变换位置,你在这里等着。如果它们抓住了你,不要抵抗,我很快回来救你。”

  做完这一切的嘉拉迪雅拔出两把缴获来的短刀,灵巧地跃上城墙。

  “桀桀桀!”带队的萨满立刻注意到了精灵的动作,立刻追击过来。

  “树木,聆听我的召唤,

  “藤蔓,响应我的声音,

  “我指认,

  “面前的敌人为自然之敌!”

  嘉拉迪雅向着城墙内侧一跃而起。在她的下方,茂盛的大树张开自己的树冠拥抱她,树干上粗大的藤蔓宛若游蛇般向着哥布林扑去。

  四五只哥布林立刻被抓住,剩下的哥布林顺着破损的城墙蜂拥而下,冲向从树上下来的精灵。

  嘉拉迪雅首先注意到黑暗中跳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身披斗篷的哥布林。它和一个赤裸上身的哥布林一左一右包抄过来。

  这家伙有什么不同吗?嘉拉迪雅一脚踢飞一个,接着挥动短刀抵挡住斗篷哥布林的匕首,顺势将另一把短刀插进了它的咽喉。

  “呜哩!”受到重创的哥布林向着精灵吐出一口腥臭的血沫。

  嘉拉迪雅急忙向一侧闪开。突然间,斗篷哥布林的背后又出现了另一个同样身披斗篷的哥布林,一摸一样的打扮让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第二个斗篷哥布林张开弓箭,几乎是咫尺之遥对着精灵一箭射去。躲闪不及的嘉拉迪雅肩膀中了一箭,仓促间向着弓手哥布林投出短刀,将它从空中击落。

  中箭的肩膀上一阵剧痛,精灵敏锐的触觉将疼痛也放大了。还不等她惊讶于哥布林的配合,第三个身披斗篷的哥布林从被杀的同伴身后闪现。

  不,不是吧!到底有几个!嘉拉迪雅大惊失色,她的武器已经用光,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御敌。

  第三个斗篷哥布林挥舞木棒向着精灵砸去,重重地砸在嘉拉迪雅的肩上。她的胳膊当场脱臼,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敏锐的感知放大了痛觉。嘉拉迪雅疼的厉害,下意识地举起双手想要保护自己。

  哥布林毫无怜香惜玉的想法,手持木棒用力对着她砸去。木棒第一下打中了嘉拉迪雅的手,接着打在她漂亮的额头上溅起血花。好几个哥布林跟了上来,用木棍和石块向她乱砸。

  嘉拉迪雅被暴雨一样的袭击打得遍体鳞伤,满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在模糊的视线中,被藤蔓困住的哥布林已经挣脱了束缚,从四面八方向着她包围过来。

  “救命啊~”嘉拉迪雅拼命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她的双手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嘴里满是苦涩的味道。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她在哥布林巢穴和法师塔里看到的那些女人悲惨的遭遇。

  “谁来救救我……”

  手持木棒的哥布林狞笑着打量着自己的猎物。身材窈窕的美貌精灵毫无抵抗地倒在地上,分叉的裙摆间流淌着让人迷醉的风光。哥布林下意识地向着诱人的景色伸出手去。

  “喀嚓~”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外围的一个哥布林被扭断了脖颈跌倒在地。

  不等它的同伴反应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他们的面前一闪而过。两把挥动的利刃削飞了两颗脑袋。

  格里菲斯从黑暗中杀出,向着手持木棒的哥布林直扑过来。

  受到惊吓的敌人慌忙收回手,还不等它调整好姿势,格里菲斯一剑刺穿了它的肚子结果了它。

  就在这时,空气中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一道电弧射向见习骑士。刚刚击退了敌人的格里菲斯不小心挨个正着,两把武器都被打飞出去。

  “桀!”哥布林萨满手按在枯木制成的法杖上,继续向着见习骑士开始吟唱。剩余的哥布林战士也从四面八方扑了上来。

  “电系的魔法?哥布林有这么罕见的施法能力?”格里菲斯被电得全身焦黑,手脚上多处烧伤。他急忙向着敌人投去一把匕首,接着顺势抓住了一个扑过来的哥布林扭断它的脖颈。

  虽然修托拉尔有着不错的魔法抗性,但是在只有一人的情况下,格里菲斯还无法阻断敌人的施法,也不能彻底避免遭受伤害。

  如果放任哥布林萨满的雷电攻击,他顶多再接一发就有可能瘫痪在地。

  格里菲斯挥舞被抓住的哥布林,像木棒一样挥舞起来,打翻了两个扑上来的敌人。与此同时,他紧盯着萨满的口形,眼看着雷电在法杖上聚集。

  等闪电成形就来不及了。

  魔咒的最后往往会有长音节。

  随着萨满念出一段莫名的咒语,一段电光炸裂开来。但是格里菲斯先一步将手中的哥布林尸体向着萨满掷去。

  “咕唧!”萨满惊叫一声,眼睁睁地看着尸体撞上了自己的法杖,紧接着电光炸裂,将自己也吞了进去。

  “噼——咔!”

  一团明亮的光芒把在场的所有生物都吓了一跳。待到光芒散尽,哥布林萨满已经满身冒烟地栽倒在地。

  受伤未死的哥布林萨满竭力挣扎着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想要挣脱出来。就在这时,一只脚重重地踏在它的胸膛上。

  “会说人类的语言吗?”转眼间杀光了在场哥布林的格里菲斯向着只剩下半条命的萨满问道。今晚的袭击有太多疑点,他需要尽可能了解一些。

  “愚蠢……走狗!”萨满清晰地吐出人类的话语,恶狠狠地说道。

  “谁派你们来的,指挥者是谁?”格里菲斯用力踩下,萨满焦黑的脸当即变得更加扭曲。

  “向,向这……”

  “你说什么?”格里菲斯略微减少力量,想要听听萨满在说什么。

  “向这虚妄的世界……

  “发起——叛逆!”

  清晰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格里菲斯像是踩了捕兽夹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哥布林萨满用尽力气扯下腰间的一串珠子,剧烈的火焰迅速吞噬了它和哥布林战士的尸体,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球。

  ……

  “哥布林萨满自焚了?还有这种事?”全副武装的奥菲莉亚挑了挑眉毛。

  在她的身边,所有的一年级修托拉尔们已经全副武装。尽管她们在第一时间赶来支援并且救下了不少人,但是,包括躲在城墙上的索尼娅在内,还是有七个女孩子被掳走了。

  抵挡哥布林的拉纳和另外几个修托拉尔重伤昏迷,嘉拉迪雅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格里菲斯接过米典麦亚递来的盾牌和投枪,双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涌出来:“它们带着俘虏跑不快,我们现在披甲追击,现在出发。”

  带队的维洛诺斯副教授已经接手了现场的指挥和救援,并且安排着伤者的治疗。他沉默地看了一眼整齐列队的十六名一年级修托拉尔:“教授人数太少,这点人手现在只够加强防御,进行追击的只有你们自己。我已经通知校方,洛尔德斯教授和护林员克罗格会很快赶来支援你们。

  “记住你们黑魔法防御课程的内容,呓语森林的危险不仅来自于眼前的敌人。”

  校方的强力支援很快就会到,但那是哥布林,现在的局面分秒必争。

  “明白,”格里菲斯点点头,转身对着修托拉尔们问道,“我们现在出发。各位,我要求指挥权,谁有异议请现在提出?”

  大家用毫无疑问的目光望向格里菲斯。截至目前还没有人表现出超越他迎击触手海怪时的坚决和勇敢,也没有人像他一样刚取得一个很可能是序列7的山怪战果。

  “出发!”格里菲斯向着漆黑的森林说道,“要让这些杂碎为自己的愚行付出代价!”

  ……

  哥布林逃进了密林。

它们没有小车来运送俘虏,也没有平坦的道路,只能扛着她们在乱石和树根间逃窜。

  全体修托拉尔丢下板甲急行军,全都只穿一层锁甲或皮甲,但是携带一面盾牌和三支破甲投枪。

  他们点亮火把,越过沟壑,踏过乱石和密林,沿着哥布林留下的杂乱的足迹,向着呓语森林的深处衔尾追去。

  “他们当中有一个布朗尼?”双色异瞳的奥菲莉亚在格里菲斯身边急行,时不时核对一下地图,为后面的援军做出标记。

  “是的,与普通的布朗尼不同,”格里菲斯说道,“它的身份可能不仅限于带路的叛徒,从它的举止和言辞来看,有可能还是这次袭击的指挥者。”

  “一个布朗尼?做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后面的缪拉问道。

  他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修托拉尔们都用沉默表达他们的无知。

  为什么呢?格里菲斯在心中念叨。没有动机就没有犯罪。

  不到半小时的急行军之后,格里菲斯突然抬了抬手,整个队伍立刻停了下来。

  全副武装的修托拉尔向着两侧悄悄散开,迅速进入战斗位置。每个人都竭力控制自己的喘气,隐藏在队伍里等待信号。

  姿态轻盈的奥菲莉亚跃上树梢,向着前方进行侦察。原本这种事由嘉拉迪雅来负责是最合适的,但是她和拉纳一样无法参战。

  格里菲斯顺着奥菲莉亚指示的方向,小心地摸索了过去。

  在黑暗的道路前方,哥布林们正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聚集。它们的身后是那些被俘的女孩子们。

  “数量超过三百,其中披甲超过一百,萨满3,巨怪4,还有一个你说的布朗尼,”奥菲莉亚回到格里菲斯的身边说道,“它们没有用这些女孩作为人质和肉盾,反倒布下阵型,是准备和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

  “哥布林还披甲?”

  “4头巨怪?怎么会有4头?”

  队伍里显然也有人了解哥布林的习性,惊讶地脱口而出。

  “它们既没有分头逃窜也没有全力逃跑。”米典麦亚开始检查大家的装备,现在没有时间穷究原因了。

  “上去问问就知道了,大家按计划展开。”格里菲斯向大家点点头,独自一人走出了树林。其他人则迅速按照布置行动起来。

  在一片平坦的黑色草地上,哥布林们正以与它们混乱的气质格格不入的方式列队,长矛在前,刀盾兵在后,两侧是手持投石索、弓箭和五花八门武器的杂兵们。队伍里举起了好几面用破布、骨头和木棍制作的旗帜,甚至还有带着战鼓的鼓手。

  在密密麻麻的矮小生物中,还有四个高大健硕的魁梧身躯如同海面上的礁石般矗立。那便是格里菲斯曾经遭遇过的哥布林巨怪。

  数百个哥布林排成了密集的大方阵,几乎将林间的空地填满。

  被抓的索尼娅等女孩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被绑在后面的大树下。好几个哥布林在附近游荡防止她们逃跑。

  “我是格里菲斯·布兰顿,二级小队长,”格里菲斯大声喊道,“哥布林的指挥官,说出你们的要求。”

  哥布林队伍从中间缓缓分开一条道路,一个和它们差不多高,但是棕色皮肤,相貌柔和了不少的生物走了出来。

  布朗尼2887号。在城墙下带队袭击格里菲斯的那个布朗尼。

  这个布朗尼赤手空拳地向着全身披甲的格里菲斯走来,站立在双方的中间,平静地看着树荫下的见习骑士。六七个披甲哥布林站在他的身边护卫。

  格里菲斯扫视了一下四周,随即收剑入鞘,手持盾牌向布朗尼走了过去。

  “我是苟斯拉,”布朗尼2887号向着人类点点头,“曾经是霍蒙沃茨花园的一个勤杂工。”

  格里菲斯好奇地打量着不到自己一半高的生物:“苟斯拉,说出你的要求,然后将女孩们安全地交给我们。”

  “好的,”苟斯拉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要求得到10颗霍蒙沃茨宝库中的奥术水晶,200磅秘银,20盎司精金,400人份15天的精制干粮,以及仅由15个布朗尼操控的飞叶号。我会保证俘虏的安全与体面待遇,并且在上船后交还给你们。”

  “恩。”格里菲斯点点头,向着四处张望。

  完全是胡诌……

  这个叫作苟斯拉的布朗尼一定有着别的企图。否则它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布置如此阴谋,就为了得到一些奥术水晶和一艘根本不可能逃过拜耶兰舰队追击的帆船?

  “你同意吗?”苟斯拉看着高大的人类。

  “可以,非常公道的价格,”格里菲斯说道,“同时我也提出我的条件。”

  “请讲。”

  “立刻归还俘虏,你本人加入到我这边来,”格里菲斯屈膝半跪下来,用平等的视线看着苟斯拉,“你会得到一份契约之神公证的文书,霍蒙沃茨不会追究你的罪行,并且将给予你自由和巫师的待遇。你会拥有自己的布朗尼仆人,独立的卧室、书房、研究器材和津贴,成为霍蒙沃茨第一个布朗尼巫师或者以巫师的待遇享受生活。”

  苟斯拉歪了歪头:“你的承诺管用吗?二级小队长。”

  “看在7名身份高贵的少女的份上,当然管用,”格里菲斯点点头,“我说了,你会得到书面的承诺。”

  “那么,我的同胞们呢?”

  “同胞?”格里菲斯疑惑地看了看苟斯拉身后的哥布林们,决定不去纠结苟斯拉的表述,“一般来说,它们会被歼灭。但是,如果你希望的话,也可以放任它们离开,这片呓语森林容纳它们居住想必不难。”

  “哥布林让你们流了血,你依然觉得霍蒙沃茨会放过它们?”

  “血已经流了,”格里菲斯站起身,视线越过苟斯拉和哥布林方阵,眺望它们身后被缚的女孩们,“但是现在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不是吗?”

  哥布林护卫的脸上毫无表情,与那些猥琐的同类不同,他们似乎对什么都不关心,只是用冷漠而镇定的目光注视着几步外的人类。

  “你和我预期的不一样,”苟斯拉点点头,“我原以为你会嘲笑布朗尼不配拥有自己的名字,也以为你在诱惑我之后会建议将我的同胞们就地歼灭。傲慢的人类不会和我们谈判,你没有按照你们人类的习惯这么想,这让我很吃惊。”

  格里菲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毛。

  “如果你不是一个演技高超的骗子,”苟斯拉说道,“那你也许在心里把我们当成了和你们平等的生物。”

  “那么……”格里菲斯有些好奇地等待着布朗尼的决定。

  “我要和我的同胞们商量一下,”苟斯拉向后退了几步,来到自己的哥布林护卫中间,“请稍等,见习骑士,我们很快就会答复你。”

  格里菲斯微微眯起眼睛,仿佛化作了沉默的岩石。

  两群敌对的生物间只有寒风小心吹过,冷寂的草地上酝酿着怪异的气氛。

  突然,哥布林的队伍后方发出了一连串的弓弦响动。守在女孩们身边的哥布林当场被射翻了四个。奥菲莉亚带着三个身穿轻装皮甲的修托拉尔一跃而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桀桀桀!”哥布林大队立刻骚动了起来。它们有些想转身向着后面跑去,其他的则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半跪在地的格里菲斯双目突然睁开,刀锋般剑眉下精芒四射。他由静而动,半跪的双腿踢向大地,按在左腰剑鞘上的右手化成虚影。

  弧形的剑光一闪而过,寂静的林间响起让人牙痒的撕裂声,空气发出哀嚎。

  苟斯拉在听到弦响的瞬间就向着大阵的方向翻身一滚。他身边的护卫在同时间飞起了三四个首级,鲜血喷溅而出。

  不等哥布林披甲护卫们反应过来,格里菲斯已经冲进了他们中间,将他们一起撕碎。

  奥菲莉亚等人冰寒的剑光转眼杀光了人质附近的守卫。她们趁着刚才的谈判时间已经迂回到了哥布林队列的后面,从阴影中突然发动了袭击。

  “进攻!”

  “中央突破!”

  树林中的修托拉尔全身披挂,排成锋矢阵型向着哥布林大队猛冲过来。

  他们践踏大地,发出洪流般的翻滚巨响,却无人喧闹嚎叫,沉默地碾了过来。

  “桀!”哥布林萨满举起挂着骸骨的布旗,方阵前方的三头哥布林巨怪挥舞着巨大的树干,三百多哥布林迈开脚步,敲打胸膛,嚎叫着向人类扑来。

  昏暗中突然绽放十几道闪闪寒光。为首的哥布林巨怪肥硕的躯干上响起了一连串的沉闷爆裂声。瞬息之间,第二轮寒光已经如同星辰坠地般席卷而来,将哥布林的最强者扎成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