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6章 冬季野营(2)

  我记得开学第一天还警告我们珍惜小命就要远离那里,后来还反复强调来着……格里菲斯想了想。他的心思被许多别的事情牵扯着,一个多月前林中的山怪后来就再没有后续了,校方还拿走了山怪析出的非凡特性进行调查,应有的奖励也没有下文。

  有没有调查结论就算了,多半像之前的事一样被笼罩在阴影中。但是,山怪的非凡特性可是很珍贵的啊!

  格里菲斯越想越急。与山怪和鲁特的战斗极其冒险,一点不符合格里菲斯往日的风格。他本来是打算看清状况就撤退的,但是战斗仓促爆发把他卷了进去,最后的胜利也非常侥幸。这段时间以来,他越是总结就越觉得那天的自己太不谨慎。

  冒了那么大风险,总得有相应的收益!我要主张非凡特性的所有权。

  “不至于吧~”

  长桌边的讨论还在继续,嘉拉迪雅摇摇头,“饮食和住宿都由校方安排,高位阶的教授会带着我们在森林外宿营,森林边缘的魔物根本没胆靠近我们!”

  “森林边缘的魔物?”菲欧娜插进话题,很好奇又担心地问道,“难道森林深处厉害的魔物不会来吗?”

  “如果那样,我就会多一些标本。”

  干冷一般的冷漠音调突然从背后响起,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洛尔德斯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他的目光扫过还在吃早饭的同学们,恒定而冷漠地说道:

  “冬季野营提前了,现在回去打包你们的行李,半小时后我要看到所有人出现在校门口向维洛诺斯报告。迟到一分钟,实践课就扣一分。”

  啥?

  所有人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懂了吗?”教授说道,“九点出发,冬季参谋旅行,今天开始。”

  ……

  白色的雪片纷纷扬扬地飘落在格里菲斯的肩甲上。凌晨的小雪已经转为鹅毛大雪。

  今天突然就变成了一年级参谋旅行的日子。

  刚入学几个月的新生们披上厚厚的斗篷,裹紧暖和的羊毛围巾,排成长长的队伍跟随着教授们向着呓语森林走去。四个学院根据不同的顺序和目的地先后出发,密涅瓦学院的第一站是距离学院40里的一座废弃古堡。

  布朗尼小精灵们赶着满载行李和食物的马车,碾过松软的白雪走在队伍后面。专属密涅瓦的20个修托拉尔披挂上刚刚脱下的重甲,手持长枪大戟在道路上迅速展开。

  “散开,沿途呈警戒队形散开,”埃里希教授并不参加这次野营,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着披甲持锐的年轻人大喊,“格里菲斯、奥菲莉亚,别慢吞吞的,为什么斥候还还没有派出去?散兵线为什么和大队那么近?!”

  “呜啊~想不到临出门还骂我们一顿!”奥菲莉亚来到格里菲斯的身边,和他一起看着不远处慢慢经过的学生队伍,“少爷小姐们走得真慢。”

  “积雪让我们的行动很不方便,出发也很仓促,现在的速度已经很不错了,”格里菲斯注视着长长队伍里索妮娅的身影,然后把视线又拉了回来。

  让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在大雪中行军40里,校方的心真大。

  “我带着猎兵前出,”扎着金发马尾的女孩伸手点了点格里菲斯面前的地图,“守望堡,我们在那里汇合,我们今晚宿营的地方。”

  从霍蒙沃茨出发,沿着呓语森林的北部边缘一路向西,大约40里的地方有一处废弃的堡垒。在百年前的战争中,北境诸侯试图通过这里穿越呓语森林突袭拜耶兰。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北境诸侯们在这里用巨石修筑了一个高地上的坚固堡垒并且驻守了两百多名士兵。他们一边监视霍蒙沃茨的行动,一边强迫附近的村民砍伐森林开辟道路。

  没有人再见过那些士兵和村民。

  ……

  整整一天的旅途不能乘坐马车,如果冻伤或者摔伤也会被治好继续走。冬日的太阳早早地下沉,给冰冷的手脚加了几分寒意。

  格里菲斯查看了一下路线和方向,确认没有走错路,便收好地图从道路边的制高点跑了下来,向着队伍的最前方跑去。

  “看呐~铁皮罐子回来了。”累得够呛的费舍尔少爷没好气说道,“这种破事明明让他们做就好了。”

  “是啊,为什么以我们的身份还要做这种事?”一旁的巴东少爷嘟嘟囔囔地附和着,“就算是以后我们要领军出征,我们也要维持贵族的体面不是吗?”

  “真要是战争岂不是很好!”费舍尔小团体的另一个成员温斯顿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我会让奥菲莉亚晚上来我的帐篷。”

  “注意你的言辞,蠢货,”还不等巴东少爷发出附和声,费舍尔就厉声喝道,“她不是你能觊觎的,在亚伦大人发话以前,管好自己。”

  折磨人的旅途持续了一整天,弥漫天际的大雪似乎有转变为暴风雪的趋势。万幸的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新生们已经可以望见前方巍峨的城堡轮廓。

  “我们晚上要住那里吗?”索尼娅掀开毛绒绒的斗篷兜帽,望向灰暗天幕下的遗迹,“想想都有点激动!”

  “这座城堡每年都会得到校方的维护,是冬季野营的第一站,”菲欧娜小姐紧靠在索尼娅的身边,搂着她的胳膊,“但是~我感觉不太好。各方面~”

  “再坚持一下!”嘉拉迪雅晃晃脑袋,

摘下自己尖耳朵上的耳帽收进背囊里,“等布朗尼点燃篝火铺上毛毯准备好晚饭,你们就会欢呼的!”

  “停下,”呼啸的北风中传来带队的维洛诺斯副教授的声音,“教工和布朗尼,布置营地,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所有人——我还没有说解散。”

  走了一整天的一年级学员们忍住欢呼声,站在原地探头探脑地望着前方巨岩上的古堡。

  这座堡垒建在一块天然形成的灰白色巨岩上,高出地面十几米。古堡的建造者沿着巨岩的边缘挖掘了螺旋向上的宽阔通道,并且在顶端的平地上用灰色的岩石筑起双层城墙和塔楼。

  岁月的侵蚀已经瓦解了巨岩的石壁和大部分的建筑,还带来了植物的种子和泥土。从巨岩的下方向上望去,可以看见生长在岩石上还没有被积雪完全掩盖的树木和灌木丛。

  布朗尼们手脚麻利地赶着马车,沿着螺旋状的通道向上驶去。在它们布置好营地之前,教授和学员纷纷来到附近的大树下,找了一片干爽的空地坐下来休息。

  虽然不用大家背行李,但是这样用自己的脚走上一天也是很多学员从未体验过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索尼娅一路上喝了好几次体力补充剂,每次休息以后都要用很大的毅力才能站起来。

  格里菲斯踩着积雪,向着休息的人群小跑过来。和其他修托拉尔一样,格里菲斯在这次野营中也处于临战状态中。在这种情况下,他和索尼娅的关系转变成了带队士官和指挥官一样的状态。

  因为这种原因,虽然拉莫尔家的少女累得要命,格里菲斯也不能背着她赶路。

  “索尼娅小姐,各位先生、小姐,侦查工作已经完成,斥候没有发现危险迹象。这是今晚的营地布置和警戒方案。”格里菲斯捶击了一下胸膛,向一旁的几个累得脸色苍白的女孩和男孩们一一问候,汇报了一些操典上要求的例行公事,非常认真递上了他绘制的地图。

  正如格里菲斯负有对拉莫尔家的义务一般,名门世家的继承人在需要的时候也要响应他们的封君——国王陛下或者某位大公的征召前往战场。对于霍蒙沃茨的贵族学生来说,三四年级的时候他们就很大的概率接到征召令,带着封臣和士兵前往战场或者完成某个危险任务。

  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霍蒙沃茨每个学期都会举行野营或者野外教学,由经验丰富的教授或副教授带领,模拟战时的行军和宿营,甚至以课程和学分进行考核。

  当然,再怎么模拟也变不出大队的步兵随行,校方为了让大家好好体会体会,多年来一直要求所有人步行。

  参谋旅行不是旅行,不是郊游,是霍蒙沃茨最可怕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