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45章 冬季野营(1)

  树上的红叶已经落下,白色的雪片在空中飞舞。

  “要下雪了啊,”格里菲斯钻出温暖的被窝,来到阳台上感受了一下冰凉的空气,立刻跑回屋里穿上外套,飞快地洗脸刷牙,接着披挂头盔、胸甲、护手、和胫甲,然后小心翼翼地佩戴上长剑、匕首,拿起长枪和盾牌,尽可能轻手轻脚地跑出寝室。

  当他出门的时候,两个室友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毫无困难地接着睡了过去。

  现在距离普通学生起床还有一个半小时,修托拉尔们要赶在吃早餐以前进行凌晨的合练。

  在这个时候天空才微微发亮,太阳还没有升起,安静的校园还笼罩在寂静和昏暗的光线中。

  格里菲斯迅速穿过幽静的长廊,习惯性地望了一眼女生宿舍的房间。嘉拉迪雅经常早起进行晨练,但是从来不知道她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习惯晚上看书的索尼娅现在肯定还没有起床。

  同样全副武装的拉纳和缪拉从另一栋楼里下来,三人安静地互相点点头,一起向北面的崖壁奔去。

  军事指挥科的埃里希教授已经穿着整齐,一如他几十年的军旅生涯那样精神抖擞。他笔挺地站在悬崖边的草地上,看着同样默不作声的修托拉尔们迅速集合列队。

  “这个大叔怎么每天都起那么早?”同队伍的奥菲莉亚见习骑士小声嘀咕着。在她的身边,壮实而又矫健的米典麦亚刚刚把头盔扣到自己的金发上。

  每天早上,格里菲斯都保持着军队里的习惯,和其他修托拉尔们一起参加清晨的合练。他们先是在霍蒙沃茨堡的丘陵和溪谷中进行全副武装的十公里急行军。

  除了外出执行任务的高年级学员,剩下的七十多名修托拉尔排成整齐的纵队,飞快地穿过崎岖的悬崖边小路进入一个溪谷。队伍中的当值斥候如同一道道影子,迅速地拉开和纵队的距离,分散到远处进行警戒。

  “3点方向的山脊出现敌方斥候小队。”埃里希教授在训练纵队出发不久的时候就根据地形发出了假想敌信息。

  格里菲斯立刻和自己小队中的修托拉尔们跟随着一个高年级学员向着山脊方向增援过去。

  “大队遭遇远程打击,”埃里希也没让其他人闲着,而且隔了一会补充道,“来袭火力是投石机的投射不是箭雨。”

  刚刚举起盾牌的修托拉尔们像一窝兔子一样四散逃开,把自己隐蔽到沟渠和水坑里去。

  “吧唧!”

  格里菲斯一脚踩进了一个满是泥水的坑里,冰凉的泥水冻得他浑身一颤。在他的身后,容貌靓丽的奥菲莉亚·冯·伊修塔尔见习骑士踩着米典麦亚飞快掠过一道矮墙。拉纳和缪拉紧跟其后,好几双铁靴“啪啪啪”地踩着满身是泥的人梯冲了上去。

  “快点!断了条腿的巨魔都比你们利索!”已经带队远离了校区宿舍的埃里希大吼起来,“5分钟内再不完成迂回,大队就要被远程火力歼灭了,你们几个可怜虫都要被吊死!”

  带领这个小队的3年级学员咬着牙,迎着海岸的刺骨狂风向着高地冲刺。格里菲斯和另外几人满身都是泥水,在乱石堆里一脚深一脚浅地努力跟上。

  ……

  “风暴构型9,表面液体指定,挥发,”玛丽安女士站在几步之外挥动魔杖,施展了常用的两个小魔咒,“风暴构型30,表面污泥指定,剥落。”

  灰头土脸的修托拉尔们站在餐厅的入口前,眼看着时钟敲响八点的钟声。冰冷的水迹在他们的甲胄和衣服上迅速干燥凝固,紧接着泥块大片大片地剥落下来,在他们的脚边堆成一堆。

  “埃里希教授,如果你的学员们再晚一点,他们就能多一个叫作‘饥饿忍耐’的训练内容了。”玛丽安女士庄重而严肃地看了一眼靴子上都是泥的军事指挥科教授。

  “建议收到,女士,”埃里希来到一旁的椅子上舒服地坐下,召来一个布朗尼给他擦靴子,“改天我就尝试下这个科目。”

  “这个坏蛋!”清理干净的奥菲莉亚闪电般地把甲胄和武器在一旁的角落放好,披上布朗尼小精灵事先叠好的长袍就跑进了餐厅。

  格里菲斯和其他人紧随其后,一窝蜂地涌进了大厅。

  四个学院的学生们正像大一家子那样聚集在餐桌边,一边聊着昨晚的作业,一边品尝早餐的牛奶麦片、黄油面包、培根和酸奶。

  “早安,格里菲斯!”索尼娅微笑着向见习骑士打招呼。她的容貌比格里菲斯刚刚在悬崖边的泥水里看到的晨曦还要美丽。

  “早安,索尼娅,”格里菲斯飞快地坐到索尼娅身边给他预留的座位上,向着趴在桌上的精灵问好,“早,嘉拉迪雅。”

  精灵把自己的脑袋埋在胳膊里,动了两下尖尖的长耳朵表示“早上好”。

  “你只有不到十五分钟吃饭了,”索尼娅放下手里的酸奶,笑盈盈地看着见习骑士抓起一大块面包,混着牛奶塞进肚子里,“吃慢点,无论何时都要优雅,这可是拉莫尔家的骑士之道。”

  “是。”已经塞了块面包垫肚子的格里菲斯端庄地叉起六块培根,分成三口优雅地吃了下去。

  在他邻桌的位置上,拉纳接过菲欧娜早已准备好的餐盘,把夹着香肠、培根和蔬菜的长棍面包竖着插进嘴里,然后高速开动上颚和下颚,像锯木头一样粉碎了食物。

  “哈哈哈哈!”索尼娅捂着嘴笑了起来,“拉纳吃东西的样子无论看几次都笑死人了……格里菲斯你不要尝试!”

  格里菲斯遗憾地把夹着许多培根和肉肠的面包放了下来,掰成几块仔细地吃了起来。

  “有什么新闻吗?”拉纳像只仓鼠一样嘴里塞的满满的,支支吾吾地说道。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菲欧娜批评了他一句,然后拿起刚刚送来的晨报,“我看看~

  “大凯旋式在拜耶兰举行!

  “嘿,你们全都错过了。”

  “啊——哎~”长桌上的所有修托拉尔一起叹了口气。

  奥菲莉亚远远地拍拍桌子问道:“那奖金呢?大胜之后的奖金呢!?有人拿到了吗?为什么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菲欧娜接着念下去:

  “司法部暂缓了对东方行省逃避兵役居民的诉讼,适龄的年轻人可以申请公民权。

  “统计局最新调查显示,大凯旋式举行后,政府支持度+20,人民好战度-50,可用人力+100,睿智的元老院万岁。啊啦,在这里,议会正在制订奖金发放细则。地方军团和辅助军团奖金将由财政部发放给各地领主,由地方统筹安排,直属军团的奖金仍由中央统一发放。”

  长桌上响起了一片放松的叹息声。包括格里菲斯在内,大部分修托拉尔可以直接从封君那里领取奖金了。

  菲欧娜翻了翻其他版面,接着往下读:

  “拜耶兰与南方行省的航线贸易量近三个月提升1500%,粮食和大宗商品期货剧烈波动,奥术议会和元老院正在讨论最新的贸易和关税法案。

  “BI50指数比前三十个交易日上涨了59.17%。索尼娅索尼娅,我们要不要用私房钱投一点?”

  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格里菲斯努力听了一会,一时想不出奖金政策以外的其他事会有怎样的影响。

  “快看!信使来了!”

  一群漂亮的渡鸦和猫头鹰灵巧地穿过大厅的天窗,在餐桌的上方盘旋着。读报的菲欧娜也停了下来。

  “来,帕露露,”索尼娅向着其中一只伸出白皙的双手。被呼唤的胖鸟没理她,扑腾着翅膀降落在手边的果盘上,自顾自啄食其盘里的坚果。

  “你还是老样子~”索尼娅叹了口气,一边挠着小东西的脑袋,

一边从它的身上取下一个小包裹。

  在女孩打开包裹的瞬间,格里菲斯注意到里面装着一个如同鲜红色的小瓶。纯净的鲜红色比玫瑰、岩浆和火焰的红色还要精纯,即便是匆匆一瞥也让见习骑士的内心沸腾起来。

  小小的水晶瓶就像是拥有生命,竟然在发出无形的波动和诱惑。空气中隐约还回荡着难以察觉的低语。

  “这是什么?”嘉拉迪雅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问道,“魔药吗?”

  “嗯,魔药,还有一份我们家发出的给格里菲斯的信件,是索伦写给你的,”索尼娅翻着小包裹说道,“你们竟然会通信。”

  “索伦是谁?”菲欧娜问道。

  “我爸爸的秘书,阿尔芒斯·索伦见习修士,”索尼娅想了想,用朋友能懂的语言说道,“眼睛很漂亮很忧郁,苍白又严肃的那个。”

  “我有印象!”菲欧娜捶了捶桌子,“他很帅。”

  “这里远离拜耶兰,我请索伦先生帮我调查一些事情。”格里菲斯答道。

  艾西斯和库克黑帮的调查不知道有没有进展了。格里菲斯把信件小心地收进贴身的口袋,准备晚点查看。

  索尼娅点点头,用纤细的手指举起那个鲜红色药瓶,借着光线检查:

  “这是一瓶圣骑士途径序列9‘新兵’向序列8的进阶魔药,已经调配好了,我本来说送原料过来就可以的。在全面提升身体和精神能力的同时,服用者还会获取几种非凡能力。给格里菲斯准备的。

  “不过,要不要服用还得你自己决定。”

  女孩轻轻的话语把附近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这是一份价值超过2000银郎的昂贵魔药。序列8是成为骑士阶级的最低要求,可能是许多人一生成长的终点,要付出许多年的努力才能触及门槛。但是,格里菲斯只要喝下去就能晋升,一切都将改变。他注定将成为贵族和骑士,与大部分人不同。

  好奇、羡慕、贪婪的视线从附近的长桌飘来,投射在小小包裹和格里菲斯的脸上。

  索尼娅将魔药递给格里菲斯,鲜红的光泽立刻摄住了他的眼睛。比鲜血更晶莹的药水仿佛蕴含着生命,用某种若有若无的声音呼唤着见习骑士的心灵。

  坐在不远处的菲欧娜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小小的序列魔药,拍拍坐在一旁的拉纳的肩膀说道:

  “破法者、圣骑士和猎魔人途径很有意思,序列9的位阶都是‘新兵’,在晋级的过程中可以任意选择成长的方向。

  “虽然每个途径各有优劣,但是对于你们这样有志于成为军队指挥官的人来说,一般认为圣骑士是最优解,兼顾了战斗和防护,而且可以向神灵祈祷获得恩赐,团战也很强。”

  拉纳却是不怎么认同这个说法:

  “格里菲斯和我都已经展现出了破法者的天分。要我说,正面捅穿敌人才是男人的战斗,圣骑士这种想在战士和施法者之间骑墙的途径,娘炮才选。”

  有着圣骑士家族传承的菲欧娜一把抓住拉纳的脸,向两边用力拉扯起来:“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呀!”

  索尼娅微笑了一下,对格里菲斯解释道:

  “这份魔药来自于一位牺牲的骑士,艾尔·德·诺瓦,序列8‘代行者’,

  “和大部分的进阶魔药一样,这份药剂也承载着上一代的部分记忆和知识。服用这份药剂的时候,也许能聆听到艾尔骑士的声音。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艾尔·德·诺瓦骑士拥有向圣光祈祷并获得祝福的能力,继承他的部分力量和知识将会让你成为一名圣骑士,这也是我犹豫着是否要将他交给你的原因。理论界对于非凡特性继承的原理研究并不完整。”

  “谢谢,索尼娅,这份魔药远远超过了我微薄的贡献,以我目前的状态,应该能在明年春天自行突破,”格里菲斯用极大的毅力将这个充满诱惑魔力的小小水晶瓶交回到女孩手里,努力将目光从魔药的光芒上收回。

  “我知道,”金发女孩甜甜地笑着,将小包裹认真地收进自己的口袋里,“这份魔药有一些特殊。我想先给你准备着,并没有现在就要你喝掉。”

  艳丽的光泽被包裹遮挡,那股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也随之消失不见。格里菲斯好像听到四周传来了遗憾和妒嫉的叹息声。

  嘉拉迪雅揉揉睡迷糊的眼睛,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进阶的过程中掌握的特有能力数量、种类和强度因人而异,有时候就算天赋异禀也可能因为运气不好获得一些怪怪的非凡能力;相对来说,经过鉴识的魔药所带来的提升是可以预期的,更安全稳妥。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现在就要备好魔药?”

  “前几天,教务长通知我们说一年级最近要前往呓语森林边缘进行这个学期的参谋旅行!”索尼娅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听说那里是炼金术和黑魔法对策研究的好地方,但我最近总是隐约觉得会发生什么,所以让家里准备了这份魔药以防万一。”